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28 中继器充能
    十体最终兵器拥有高川见过的其他最终兵器所不具备的特性,但是,几乎是基础的,所有最终兵器都具备的特性——同步,它也同样拥有。或者说,最终兵器彼此之间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通过“同步”的效果进行区分。同步,变得和参照物一样强,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变得更强,至于究竟是同步参照物的哪一个方面,亦或者是全方位的同步,全方位的增强,这些都是让最终兵器成为“终极杀手”的关键因素。

    很不巧,义体高川所观测到的十体最终兵器,在他的感觉中,更接近于“针对单独某个参照物,变得相对之更强”。到底强大多少?以之前收集到的数据来看,其实并不太多,关键在于双方发生直接碰撞的一瞬间,哪怕只是强上一些,也会让相对较弱的一方显得举步维艰。要说有好消息,那自然是之前和少年高川的无言默契配合中,所取得的战果——它至少证明了,这十体最终兵器无法同时参照两个高川,将两者的优点集于一身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变得更强。

    义体高川十分清楚,也相信少年高川同样清楚,虽然两人都是高川,也有着最终合二为一的意愿,没有极为强烈的成为独立个体的意识,哪怕在思想哲学上,都有过自证自我的行为和思考,但所有“让自己只是自己”的想法,却不是人格意志中最为强烈的那部分。相反,两人对自己生命的终极意义的思考和结论都是十分明确、坚固且统一的。

    即便如此,两人在有着极大共性的同时,也有着鲜明个性,这也是客观事实。义体高川认为,正是这些区分出“我”和“另一个我”的独立个性,就是彼此之间神秘体现存在差异的源头,也是差异本身的体现。

    这些差异若放在彼此的战斗中,或许谈不上哪一个针对哪一个,但是,放在分别参照两者进行强化的最终兵器上,却真的存在针对性。之前战斗的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并且,义体高川觉得是可以重复利用这个优势的。

    参照少年高川的最终兵器,因为少年高川自身速掠的特性,在面对少年高川的时候,并不具备绝对优势,而必须通过数量上的差距进行弥补。与之相同,参照义体高川的最终兵器,也同样因为文蛛的存在,在同步并强化的基础上,仍旧无法占据绝对优势。以计策将针对少年高川和针对义体高川分别进行同步和强化的最终兵器分割开来,逐个击破,已经取得了事实上的成果。

    义体高川不认为十体最终兵器是笨蛋——尽管它们看起来没有什么情绪,但并不是只会按照死板程序运作的机器人——它们不可能对上一次生效的计策不做出防范。但也正因为它们需要防范,所以,才更加显得之前的判断和策略卓有成效。

    十体最终兵器被击退了一次,卷土重来时会表现出更多的神秘吗?

    当然会。

    义体高川已经直接感受到了。他可以通过“桥梁”确认它们的存在,却已经无法像之前那样精确地锁定它们的位置。文蛛持续性的火力覆盖,在“桥梁”的协助下,不可能完全脱离目标,但是,就算命中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效果,就如同炮弹打入一大片雾气中,尽管搅得雾气蠢动,甚至于掏空雾气的一部分,却无法彻底让这片雾气消失。

    十体最终兵器在“桥梁”的另一端,就仿佛这样一片存在于宽阔范围中,无法被驱散的迷雾。

    “你需要足够的爆发力。”少年高川这么说,义体高川承认这句话在理,可他就是没有,反过来说,不正是因为自己没有,所以才需要吗?在这里战斗的有不是白痴,如果存在可以解决问题的手段,而自己也能够施展这些手段,从一开始就不会落到这么被动的下场。

    “更近了。”少年高川的声音低沉,随着风传来,听在耳边就仿佛是错觉一样,“不对劲,太慢了,像是在等待什么。”

    的确如此。这个时候,义体高川也感受到了,那种朦胧而危险的味道。这十体最终兵器哪怕遇到挫折,也仍旧给人一种处于最佳状态的感觉。它们原本的战斗方式更直来直往一些,然而,它们重新聚集再一次,正面迎上来,却步履缓慢,很快,是三秒就过去了。在这个战场上,“三秒”绝对不是什么短暂的时间,反而让人觉得漫长,让人觉得,它们在耍某些拖延时间的阴谋诡计。

    “我们主动一些?”义体高川问。

    “……试试看。”站在文蛛背上,隔空眺望最终兵器所在处的少年高川说,“当心点,我看到的东西告诉我,我的速掠也许无法救你第二次。”

    “我知道,爆发力是吗?一瞬间要比对方更强。”义体高川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干燥,“也许这不是唯一的办法。我会处理好的。”

    “行,那就上吧。”少年高川的话音还没有落完,其人已经不见踪影,下一瞬间,“桥梁”剧烈地动荡起来,而动荡的源头,毫无疑问就是“桥梁”另一端的十体最终兵器。文蛛也开始加速,新产生的蛛网,沿着“桥梁”向对面滑去。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文蛛已经闯入那片无论何种观测,都仍旧让义体高川觉得模糊的战场中。可是,哪怕进入了战场中,所有存在于战场上的物事和现象都仍旧谈不上清晰,在义体高川的眼中和感知中,就好似打上了一层半透光的膜——轮廓,动静,运动的开始、经过、结束和连锁,都让义体高川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半个瞎子。

    只是卷入战场的零点零几秒内——义体高川觉得自己连时间判断都不精确了,视网膜屏幕上有关时间的计数都出现了问题,不是说数字不走了,亦或者走得慢还是走得快,就是那种明明看到了时间数字,却就是觉得它不准确的感觉——文蛛遭到了数以百计的攻击,虽然外壳没有被击破,但是,被击中的警报却在他的脑海中响个不停,让他几乎以为自己要被这疯狂的攻击给撕碎了。

    要说这个打击太过突然或迅速也不尽然,若是可以保持之前的观测精度,在少年高川也给出提醒的情况下,就算无法全部躲开,也绝对不会全部硬生生承受下来。然而,观测的失准,让义体高川哪怕有意识防御,也仍旧被对方提前绕开了。

    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像是被密封在一个翻滚的罐头里,又像是敞开胸膛,被对手一顿胖揍,连蜷起身体自我保护的机会都没有。他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冲击顶上半空,就这么悬浮着,在击打中无法落地。每一次下降,都会有新的冲击,让自己再次腾空,下意识改变姿态和运动方向,也会在还没有完成所有动作的时间,就被精确的打击阻断。

    然而,只能看到敌人模糊的轮廓,通过“桥梁”的连接,知道敌人在哪个方向移动,知道它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却无法判断它会以怎样的方式穿透防御,击中自己。这些攻击就像是毒蛇一样,灵活地弯曲着,盘缠着,瞧准了破绽,就猛地弹起来,当你以为会是直接撞上时,它却在伸出抵挡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尖锐的牙齿和要命的毒素,才是真正的攻击。

    少年高川再次出现在观测中的前零点一秒,集中在文蛛身上的攻势才缓和了那么一下,让义体高川得以用较为狼狈的方式脱离这显得一边倒的战斗。可是,本来还能看到一个模糊轮廓的十体最终兵器,又再一次消失于视野中了。只有那在义体高川眼前摆动的,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桥梁”,在提醒着他,十体最终兵器并没有真正退去。

    “简直就像是狼群一样。”义体高川不由得这么想到。虽然文蛛的外壳没有被击破,却在视网膜屏幕上留下了近乎百分之十的,无法即时修复的受损度。受损的地方不会影响到文蛛的运动能力,但是,防御力和适应力的下降却是无法忽略的。

    “还活着吗?”少年高川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义体高川向上看了一眼,仿佛可以看到隔着厚重外壳,站在文蛛顶上的少年高川。

    “还行,幸亏有一个乌龟壳。”义体高川没有掩饰自己的窘迫。说实话,既然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躲开的攻击,能够只遭到这点损伤,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它们统一起来了。”少年高川的声音有些严峻:“全部是基于我的能力进行同步。纠缠我的是两个,针对你进行攻击的八个。”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义体高川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十体最终兵器的统一同步,让之前那分隔部分,各个击破的方法无法再用了。义体高川十分清楚少年高川速掠下的加速度有多么的惊人,有多么的不科学,就好似台阶跳跃一样,在瞬时的加速度上,几乎可算是最强的。

    速度快,加速度更快,这样的最终兵器从五个变成了十个,也就意味着,它们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战斗的运动体系会变得更加紧密。

    “我记得你之前可以纠缠住它们全部。”义体高川说。

    “那是因为我让它们觉得,我才是最优先的目标。”少年高川顿了顿,说:“我只是让她们全都来追我,而不是主动去拦截它们。但是,这种蒙蔽的已经失效了。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已经有瞄准这个战场的迹象,我的干涉能力仅仅能够维持自身的存在。我想,那些末日狂会很愿意在这里释放某种大规模,具有强烈攻击性的神秘。”

    “你没有真正来到这里?”义体高川从他的话中听出了端倪。

    “当然,站在你眼前的我,只是我利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力量产生的投影。”少年高川说:“虽然存在性在受到中继器等级的干扰时就不那么稳定,但是,在能力上没有任何差别。”

    中继器的力量可以这么利用吗?真让人感到惊讶。义体高川想了想,决定不继续这方面的话题,因为,他就算知道了也没用,中继器到底拥有怎样的力量,可以利用产生怎样的现象,根本不是他可以决定的,甚至也无法全部了解——在如今的末日幻境中,中继器是公认神秘性最高的事物之一。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中继器都拥有着同时在宏观和微观层面上影响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能力。

    这样的东西,除非自己也拥有,否则深入谈论并不会让自己变得更强,也不会让自己脱离困境。

    “它们又慢下来了。”义体高川说。他虽然已经无法清晰观测到它们,却并不意味着,它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掩盖,哪怕变成了幽灵,只要留下蛛丝马迹,脑硬体也可以顺藤摸瓜,弄清楚幽灵的运动方式。

    “纳粹的中继器也开始行动了!”少年高川的表情和眼神没有变化,却偏偏让义体高川也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可这些涉及到中继器的变化,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感受不到。中继器的相继活跃,让眼下的战斗有一种可有可无的感觉——谁都不知道,当中继器爆发力量的时候,会不会将眼下战斗的结果,乃至于这次计划的航行全部从“过去”抹杀掉。

    不只是义体高川知道,很多神秘专家都已经知道了,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拥有“世界线打击”的能力,可以在付出某些代价后进行“有限许愿”,从“世界线理论”的角度,将整个世界的“过去”进行扭曲,以达到一个和原本不同的“现在”。和其他神秘专家不同的是,义体高川并没有受到上一次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世界线打击”的影响,哪怕世界线已经明摆着发生了一次改变,他对自身的“过去”的认知并没有因此改变。

    这一次,末日真理教也打算使用这样的力量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