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05章 残念
    看着系统提示里对那只爪子的标注是‘冰霜巨龙之母辛达苟萨’,杜克就好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我勒个擦!

    我不是提醒了玛里苟斯要帮辛达苟萨迁墓吗?

    这个逗逼蓝龙之王这段日子里干了什么?

    这货根本就没把我说的话当一回事吗?

    杜克火都大了,真是不怕神一样的boss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叫他做的事不做,反而给敌人送强力打手,这样的队友能忍?

    这一刻,杜克弄死玛里苟斯的心都有了。

    只是,下一瞬,当杜克凝视那只苍白而巨大的骨头爪子时,一簇充满怨气的神念却被系统精灵解析开来。

    那是几近凝固为实质的疯狂怨气。

    在恍惚中,杜克看到了这段幻象。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五色巨龙被赋予了看护艾泽拉斯世界的使命。

    某天,耐萨里奥创造了巨龙之魂,并以抗击燃烧军团为理由,欺骗其它巨龙将力量注入这个神器……

    在永恒之井的上空,耐萨里奥公然背叛了曾经的兄弟姐妹。玛里苟斯与他深爱的配偶辛达苟萨,带领他们的蓝龙族人一起包围了大地守护者,企图围歼这个龙族大叛徒!

    他们向耐萨里奥发起攻击,然而耐萨里奥使用巨龙之魂的一击,一瞬间杀死了几乎所有的蓝龙。

    辛达苟萨被击飞,直到极北之地……已经无法飞行的她,一头栽在寒冰皇冠的冻土上。她双目已瞎,濒临死亡,绝望地向龙骨荒野的方向挣扎那是龙族安息的地方。

    她聚集起剩下的全部力量,呼唤玛里苟斯帮助她,得到的回应却只有凛冽寒风的呼啸……

    距离实在太远,她绝望而痛苦地意识到自己已不可能到达龙骨荒野安眠了。她的理智与她的生命一起慢慢消逝……

    在临死前的疯狂中,她的心中只剩下了恨:对燃烧军团的恨,对耐萨里奥的恨,甚至……对玛里苟斯的恨。但最多的,是对整个凡人的世界的恨……

    在死去的那刻,辛达苟萨发誓:复仇!

    巫妖王耐奥祖复活了她,并给了她复仇的机会,她也成为冰冠城堡的首领之一,所有冰霜巨龙之母。

    影像到这里就结束了。

    骨龙不是巫妖,它们残存不多的理智不足以掩饰它们心中所想,这不重要,它们的强大弥补了这一切。

    唯有杜克知道,或许就是命运的改变,让一切都乱套了。

    按原来的历史,辛达苟萨至少还要二十年才会出来,但他提前袭击了阿尔萨斯,结果让现任巫妖王耐奥祖跑去复活辛达苟萨了。

    这样推算的话,耐奥祖其实一早也盯上了不在龙骨荒野的辛达苟萨,只不过出于某种目的,才没有在第三次黑暗之门大战开始的时候复活她。或许是为了培养这条冰霜巨龙之母的黑暗力量,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杜克这时候忽然也能理解为神马蓝龙之王玛里苟斯没有带辛达苟萨的遗骸回去了。

    因爱成恨的时候,有多少爱,就有加倍的恨。

    当年伴侣的死亡,固然是一场悲剧。

    但回头发现伴侣死了一万年之后,疯狂仇恨自己的怨念依然没有消散,换做谁都受不了。

    把一头有着如此怨念的巨龙的骸骨带回去龙骨荒野,这不是引狼入室,拆自己祖坟吗?

    好了,理解归理解!

    你特么没迁墓,玛里苟斯你这王八蛋跟我或者跟我的人说一声都好啊!

    你这条王八蛋蓝龙坑死我了!

    嗯,理解不等于谅解。

    杜某人把一万年来都没给老婆收尸的玛里苟斯给恨上了。

    没有玛里苟斯当年留下的破事,怎么会有现在的辛达苟萨横插一爪?

    有敌人干扰的空间传送是极为危险的,换成人类,在对方这样干扰下依然传送过来,早就灰灰了。

    但蓝龙出身的辛达苟萨不同,其强韧超乎想象的身躯,可以承受更为巨量的虚空扭曲力度,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一幕,以耐奥祖亲自出手,以辛达苟萨探爪子救阿尔萨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克*马库斯!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等我回来的时候,那就是这个世界所有生灵的终焉!”在辛达苟萨的爪子缝隙中,只剩下半个身体的阿尔萨斯狂笑不止。

    杜克龇了龇牙,命令道:“莫格莱尼!图拉扬!把他的邪恶半身给毁了!”

    两大圣骑士顿时会意。

    就在睚眦欲裂的阿尔萨斯面前,两把神圣系圣剑直接劈下,把阿尔萨斯的下半身给彻底灰飞烟灭。

    “不”伴随着阿尔萨斯愤怒的吼声,冰霜巨龙的骨头爪子和他终究消失在巨大的传送门当中。

    杜克的嘴角终究泛出笑意,巫妖王耐奥祖当初看重的是阿尔萨斯的身躯,那么,现在把这位堕落王子的身躯毁灭了一半,那到头来,阿尔萨斯是否还会成为下任巫妖王呢?

    这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猜想。

    随着阿尔萨斯的狼狈撤走,整个森林终于回归寂静,莫格莱尼等人围过来。

    “我们这一战……”图拉扬有点迟疑。

    杜克长吐一口浊气:“好歹算是成功了。死亡骑士的躯体的确可以重塑,但新造的绝对不如原来的。我们至少可以确定,阿尔萨斯不会插手海加尔山之战了。”

    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

    好歹联盟这边没死人,却把对面的强者阿尔萨斯废了一半。

    杜克转头问图拉扬:“用过【圣疗术】之后,赛丹他……”

    图拉扬笑了:“没大事,就是透支点精力罢了。圣光又不是邪能,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回头给那家伙的三餐多加条鸡腿就够了。只不过,海加尔山之战,恐怕指望不上赛丹的战力了。”

    杜克摆摆手,示意没事。

    他也是保险起见,才拉了这么多人过来。要知道,原本历史中,联盟这边出的仅仅是吉安娜的塞拉摩远征军而已。

    突兀地,费伍德森林北面的远方,一个巨大的黑暗力量波动惊动了所有人。

    “那是……”希女王惊疑不定。

    “没事。”拍拍希女王的肩膀,杜克笑了笑:“应该是有个恐惧魔王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