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23 生死线的归来者
    高川没有闭上眼睛,但却有一种闭上眼睛的感觉。

    形容一下闭上眼睛的感觉吧。

    闭着眼睛的时候,世界就好似有一张厚重的黑幕拉下,这个速度在普通状态下就真正是一眨眼,但是,在此时高川的感知中,这道帘幕的拉下是如此缓慢,仿佛足足用了十秒,就真的如同一场戏剧结束,场景被徐徐合上,灯光却没有亮起,让人有一种“第二个场景”已经开始布置,只等待着大幕拉开。被形容为“黑幕”或许也不太恰当,虽然感性来说,“闭眼等同于黑暗”这个印象是没有错的,但实际上仍旧可以看到有一片片的颜色在晃动,宛如牛奶一样流动,和调色盘里的色彩一样浓厚,仿佛黑色只是这些颜色彻底混淆成一团时才会呈现,但是,这些颜色是运动的,不会在混淆成黑色之后就变成石头。

    颜色的变幻,让人有一种很客观的感觉,例如会觉得眼帘其实也没有那么厚实,根本无法阻挡光线的穿透。

    高川觉得自己是睁着眼睛的,却看到了这样的色彩,这样的黑幕,而螺旋长枪明明是从四面八方射来,自己却仿佛同样可以从三百六十度去观测到每一根螺旋长枪。

    然后,紧随这些景象而来的,是一种光。

    高川所看到的光不是这些由色彩带来的光感,而是一种更加明确的,刺眼的,哪怕是闭眼后的黑幕也会被焚烧掉的光亮。

    就好似核爆炸时,只要在一定范围内,哪怕闭上眼睛也无法消除的光。

    十体最终兵器投射出十根螺旋长枪,有着即便是速掠也没能在第一时间躲开的速度。虽然螺旋长枪从四面八方射来,但它们之间的空隙甚至要比枪林弹雨中更大,偏偏高川在一个即时的最高速度下,有一种来不及躲开的感觉——就好似它射出的速度值,正好卡在高川在未来零点零几秒的加速度上。

    义体的加速不具备参照能力,而是由自身所承受的外在压力所转化,虽然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外力,加速就没有止境,但是,反过来说,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外力,这种线性上升的加速能力是完全可以被针对的——高川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这不是意识到就能解决的问题,哪怕表面上看起来是可以人工升级的“科技产物”,但义体也好,能力也好,完全就是神秘产物。在神秘研究方面最有发言权的近江,也没有提供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高川并不认为自己可以凭借“努力”和“意志”去做到。

    这个世界上,明明知道弱点,却无法更正这个弱点的情况,多得数不胜数。高川只能够通过更严密的行动计划去侧面弥补这个弱点,而无法真正让它变成没有。

    在遇到这十体最终兵器前,那些从侧面弥补速掠弱点的方法都是有效的,但是,十体最终兵器的特性是如此的惊人,和过去所收集到的最终兵器的资料都有不太一致的地方。高川没有做好准备,无论有多么坚强的意志,使用了多少手段,都无法掩盖这个事实。敌人的情报宛如一团迷雾,直到短兵相接之前,也无法事先预测敌人到底是如何的诡秘和强大。

    仅仅是“十体最终兵器曾经杀死了少年高川”这个仿佛即视感般的感觉,相对于战斗所需要的情报量而言,根本就是九牛一毛,除了让高川知道自己九死一生之外毫无作用。

    不,倘若就眼下的结果而言,九死一生都还太过于轻佻。

    高川觉得自己要死了,仿佛死亡才是正常的结果。他也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唯一让他固执地睁着眼睛,还顽固地坚持最后一丝希望,并无视了脑硬体在视网膜屏幕上呈现的种种警告和预告,倔强地去分辨自己所看到的,所感觉到的,所想到的,所产生的每一种现象和事物等等这些挣扎行为的,就是那已经彻底变成本能的使命感和永不放弃的那一口气。

    自己没有选择失败,失败也不是自己没有竭尽全力,这种仿佛命中注定的失败,让高川既坦然却又不认为自己必须坦然。

    所以,在观测到了又一次超乎预想的情况发生时,他笑了。

    高川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光到底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产生,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但是,正因为如此,它才是神秘的,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至少对高川而言是这样。这无比刺眼的光亮绝对不是十体最终兵器的致命攻击产生的效果,高川拿不出证据来证明,但他就是知道。这是一种感觉,一种基于“神秘不可预测”的神秘专家观念的直觉。

    在神秘事件中,哪怕一切都仿佛有所脉络,但具体细节总是充满意外。无数的神秘专家在意外中死去,但有时也会有人因为这些意外存活下来。

    高川此时此刻,就觉得眼下发生的变化,可真是一场救命的意外。至于意外产生的因素,到底是刻意还是偶然,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陡然绽放的光亮,让近在咫尺的螺旋长矛从他的观测中消失了——究竟是无法观测,还是真的消失了?高川无法判断,但是,在这种时候,他放弃了脑硬体那模棱两可的判断,而将所有的行动压在在了后一种。

    蛛丝弹射出去。

    就在蛛丝成功弹出,自身却没有迎来被贯穿的感觉时,那强烈的死亡预感就进一步降低了。文蛛在高川的控制下,按照在生死一瞬之前所观测到的景象,向着最有可能突破十体最终兵器的包围圈的方向冲去。

    没有任何阻拦,视网膜屏幕上显示的数据,已经是距离原来所在处几百米外。那刺眼的光亮这才开始减弱,在肉眼恢复可视能力前,新的资讯已经通过其他的观测途径,源源不绝地汇聚在脑硬体中,构成一个较为清晰直观的即时图像。

    十根螺旋长矛穿透了一个人形的轮廓——那是高川若还在原地,就必然会被贯穿的位置,包括大脑、五官,脏腑和四肢,哪怕不立刻死亡,也会在一段时间内彻底丧失活动能力,而这段无法活动的时间只要超过了零点零一秒,就会被更多的攻击淹没。

    结果肯定是十死无生的。

    从数据来看,这十根螺旋长矛所产生的贯穿力,就算是曾经见识过的最坚硬的素体生命也无法抵挡,已经达到完整发挥的临界兵器的水准。

    在穿透那实际不存在的人形轮廓后,十根螺旋长矛开始解体,很快就在海水中失去了踪影。而之前那强烈又不可思议的光亮,除了在那一瞬间遮蔽了十根螺旋长矛外,没有产生其他的效果。但很显然,螺旋长矛在光亮中的消失,绝对不仅仅是“观测不到”这么简单。

    或许是通过“观测不到”的现象来产生短时间内的“不存在”效果?

    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的确存在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的神秘,其中就包括所有已经开发的中继器。

    那么,是nog伦敦总部或五十一区方面动用了中继器吗?高川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不由得这么想到。尽管他一直都认为,双方的中继器光是牵制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中继器就够吃力了,几乎没可能腾出额外的效能。

    当高川终于恢复肉眼视力后,看到的情况,和脑硬体借助资讯情报在脑海中模拟出来的景象差不多。

    冰面已经被彻底摧毁,没有半点残留,海面的波涛也一如既往的汹涌,却不像是承受了更多冲击的现象。巨大的漩涡消失了,新泰坦尼克号劫后余生,宛如钢铁的尸体般随波逐流,并没有重演撞上冰山的惨剧。而视网膜屏幕中的景象,就锁定在这艘安静的大船上。

    阴沉沉的天空开始下雨,似乎是云层太过厚实的缘故,雷声十分沉闷。

    船身每一次起伏,都会拍打着海面,掀起细密的水沫,而它下方仿佛永远都是一片腾空而起的巨浪。

    风雨交加中,那个身穿深红色风衣,戴着乌鸦面具的男性站在船头甲板上,稳当地就仿佛双脚和甲板牢牢粘在了一起。看身形并不算高,也谈不上强壮,让人觉得有些苗条修长,而在他摘下面具,露出那张稍显青涩的脸时,就更让人有一种明确的感觉——这是一个尚未成年或刚刚成年,却仍旧可以让人习惯性称为少年,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人物。

    即便外表如此,但他站在那里,却有一种镇压着大船,乃至于船下的波涛之所以在起伏,也是为之沉浮的感觉。

    这个少年长得和高川是如此之像,毋宁说,他就是高川,只是比义体化的高川更年幼一些。但也仅仅是外表上的年幼而已,无法让人觉得其在能力上也有不成熟的一面——是的,仅仅就能力而言,他绝对不弱于这片海域里的哪个人或非人。

    一个真正的战士。

    一个强大的战士。

    一个疯狂的战士。

    这样的气质绝对不是用外表年龄可以遮掩的。

    “少年的高川……另一个我,另一个高川。”义体高川坐在文蛛的驾驶舱中,盯着那个身影,出神地自言自语着。虽然不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对方,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打开了所有的观测部件。他的脑海中,仿佛回响着一个声音,他听不清那声音到底在说什么,但他既不抗拒,也不激动,仿佛在情绪起伏的背后,有一条坚硬而冰冷的丝线,永远都不会波动,也永远都不会断裂。

    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到底是如何获救的。

    尽管关于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攻略战报还没有到达义体高川手中,但是,既然少年高川也来到了这个战场上,就证明他之前猜测的关于中继器的结论是正确的。只是,救下自己的,并不是nog或五十一区的中继器,而是拉斯维加斯的中继器——那台中继器眼下恐怕已经被这个少年高川消化了。

    义体高川深吸了一口气,将惊险一瞬,生死反转所产生的种种情绪,重新纳入脑硬体的掌控中。

    数据报告和各种临场建议源源不绝地从视网膜屏幕中弹出。但是,义体高川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就将之扫进了回收站。

    无论是十体最终兵器,还是再次出现在地球上的少年高川,目前所收集到的数据都无法让脑硬体做出正确的判断,不稳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逻辑思考所得出的结论,甚至连确保防御都做不到。

    在这个时候,暂且还是回到直觉的判断上吧。

    少年高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战场上?也许有无数种答案,每一个答案也都具备一定的真实性,但是,对义体高川而言,十体最终兵器的出现就是最为确定的答案。十体最终兵器曾经杀死过少年高川,就仿佛是“历史”一样,虽然不存在于这个末日幻境中,却深深烙印在义体高川的印象中。

    那么,少年高川是以复仇者的角度降临的吗?义体高川却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义体高川一直都觉得,少年高川本身就充满了一种捉摸不透的神秘感。他的意志和目标毋庸置疑是很清晰的,但是,除了这两者之外的让他有别于其他高川的标签都很模糊。

    文蛛踩踏在水波上,十体最终兵器陆续聚集在一起,就站在文蛛的正对面,而少年高川所占据的新泰坦尼克号则构成了三角形的第三个顶点。战场的味道没有半点削弱,反而像是愈加绷紧的弓弦。

    少年高川将乌鸦面具挪至脑后,在义体高川的观测中,哪怕他和十体最终兵器对视着,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表面体现。他站得笔直,毫无畏惧,但是,眼神中也并没有对这十体最终兵器的出现产生惊讶——亦或者说,他来到这里,本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