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22 濒临绝境
    成千上万枚不同作用方式产生杀伤力的弹头从文蛛背上的发射口抛出,又以一个近乎垂直的角度向十体最终兵器落下。而在它们击中目标之前,文蛛就已经速掠到了距离最近的最终兵器跟前。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三分之二的准星分布在其他九个最终兵器身上,仅仅是为了牵制一段极为短暂的时间——零点一秒或者零点零一秒——在这个极为短暂的时间内,他要对自己选定的目标进行主攻。

    所有的攻击都必须足够快,足够猛烈,高川十分清楚,最终兵器的特性会让它飞速适应战斗的强度,倘若攻击强度的上升是以一种坡度的方式,那等待自己的就是一场拉锯战。其实,哪怕是以高幅度阶梯的方式陡然提升攻击强度,也很难达成比“零点零一秒”这一时间更长的压制,过去的最终兵器对目标强度的参照和同步快得惊人,总能在形成僵持后,将目标拉入自己最擅长的局面形成压制。

    过去对最终兵器这一让人头疼的特性毫无办法,如今也无法想出什么别致的战术。

    高川虽然可以通过种种手段,压制恐惧对行动的影响,却无法从根本上拉开自己和对手的差距。问题是很实际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觉得还好,就一定是还好。高川早就明白,自己身处的境地是何等的让人绝望,但他有必须去战斗的理由。

    文蛛开始旋转,巨大的体积和质量,是一个最终兵器个体的十多倍,高川觉得倘若还有什么过去没有尝试过的突破点,那就是在体积和质量上。反而是速度,早已经被多次证明,在最终兵器面前是没有太大效果的。

    科学理论中最质朴的质能公式,在这个时候就仿佛是救命稻草一样。当速度无可避免地处于近乎同步的状态下,只要最终兵器无法提升自己的质量,那么,至少在这种科学性的质能效应上,文蛛具备更大的优势。最终兵器想要拉近这个优势,就必须从其他角度,通过难以理解的神秘力量避开质能效应的作用。

    高川无法断定最终兵器能不能做到,或者说,他更倾向于,最终兵器是有这种手段的。但是,这是他唯一可以想到,而自己也能做到的办法。

    当如雨的弹头落下,将最后一片冰层也卷入爆炸中时,可怕的漩涡也以冰山所在之处未中心,迅速扩展到远超出原来冰山体积的范围。新泰坦尼克号已经被卷入漩涡中,加速靠近交战中心,破碎的冰块被先一步卷入漩涡中,让大船避免了撞上冰山而沉船的这个黑色笑话般的命运,但是,如果无法逃离漩涡,被卷入中心后沉船也是唯一的下场。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直接被文蛛和最终兵器的交战波及,在途中就葬身鱼腹。

    不过,那也是许多秒后的事情了。在高速的战斗中,任何以“秒”为单位的计时都可谓是“漫长”。

    在海面环境产生如此重大的变化前,文蛛就已经和选中的第一体最终兵器短兵相接。一对大螯,六只节肢,坚固而庞大的身躯,都化作直接碰撞的武器。高川意图就这么蛮横地撞上去,禁锢对方,进行肉搏。然而,最终兵器却只用了比他预期更短的时间,就同步了文蛛的速度,在双方的肢体产生实际接触之前就开始后撤。

    哪怕两者之间最短的距离只剩下最后一厘米,但在运动速度和方向完全一直的情况下,这一厘米就仿佛是不可逾越的天渊。不,这个距离还是在缩短的,因为高川仍旧在提升文蛛的速度,而这种提升在速掠的作用下几乎可以说是永无止尽,这让文蛛在同一时间,总是会比最终兵器快上那么一点点。可是,这一点加速度,不足以在零点一秒内弥补这一厘米的差距。

    当爆炸产生的冲击从文蛛身上席卷而过,漫天都是冰层白色的屑沫和烟雾时,高川知道自己必须再找机会了。视网膜屏幕中一直被锁定着的其他九个最终兵器已经消失,下一次再观测到它们时,它们铁定已经不会还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那么,它们在哪?

    在接近自己?还是在接近别的区域?亦或者在接近新泰坦尼克号?

    在问题出现答案之前,高川必须做出推断或猜测,并拿出行动。

    在高川的意识驱动下,文蛛收回所有的肢体,蜷曲成球状,身上的发射口再次拼合成尖刺,宛如被动防御的刺猬。它仅以惯性,如同滚球一样的笔直朝逃离的目标砸去。被选定为目标,并加固锁定的最终兵器也同一时间钻入海水中,和这个带刺的滚球擦身而过。

    只有在这个时候,高川才敢让文蛛变回原来的昆虫形态。高川的操作下,它就如同打滑般落入水中,巨大的质能切开漩涡表面,让漩涡的流动顿时变得混乱起来。

    巨大的风浪扑向天空,足足有一百米高,距离这股浪潮只剩下不到百米远的新泰坦尼克号,就如同即将陷入巨浪中的小舢板,有一股摇摇欲坠的感觉。

    文蛛牢牢站在水面上,继续沿着漩涡的内壁滑行,更多的弹药倾泄出来,瞬间就将漩涡弥盖。更多的爆炸即将产生,而这些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在高川的预估中,应该可以将这个巨大的漩涡给撕碎。如此一来,也算是帮了那变得诡异安静的大船一把。

    高川觉得,如果自己还可能有一点胜算,那么,大致已经不在自己身上,而在于还有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忙。

    无论是实际需要还是任务需要,船内的神秘专家只要还活着,就必须进行支援。虽然说,大船此时的安静,让人感受到莫名异常,但要说船内的所有神秘专家都和末日真理教同归于尽了,高川也是不着怎么相信的。

    这些复杂的判断和行为,也同样是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就完成了。

    即便如此,当十体最终兵器的标识重新浮现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时,高川毫无惊讶地察觉到,自己再一次被包围而来。

    这些最终兵器从水中跃起,占据了文蛛的上下左右前后。

    它们的行动模式和行动目标,仍旧显得十分暧昧。高川有的时候,也不太清楚它们到底有没有思想,有的话又到底在想些什么。没有人可以从最终兵器的行为模式中,解读出它们的心理特征,但这并不意味着,高川觉得它们是没有灵智的,机械般的死物。

    好好想想,再仔细好好想想。高川这么告诉自己。但是,在想好之前,同时出现的十体最终兵器手中都抓着一杆造型独特的枪矛状物体——就像是用两支长枪并列,用力拧在一起,长柄以螺旋状结合,在柄端延伸出两个枪头,而枪头本身也是螺旋状的,足足有柄部的三分之一长短。

    十体最终兵器做出了投射的姿势,好似狩猎般将文蛛围在中心。

    文蛛的反应和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在它将反应付之行动的第一个动作时,这种围猎投射的姿势就已经完成了,当第二个动作产生时,螺旋长枪已经离开最终兵器的手,第三个动作产生时,文蛛已经距离最接近的最终兵器不足十米,然而,螺旋长枪和它之间的距离更近,仿佛就在咫尺之间。

    在高川的观测中,自己落入下风的整个过程是极为简单的,虽然也许最终兵器用上了十分高深的神秘,但正因为无法观测到作用的过程,而只能观测到结果,所以,从结果反推过程,就只是:自己在一瞬间失去了敌人的行踪,而在敌人出现时,就已经陷入困境了——如此简单的情况。

    高川的脑硬体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义体和文蛛的结合更是武装到了牙齿,无论是观测能力,还是速掠能力,都处于最极端的状态。高川十分清楚,自己并不弱小,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强大,可即便如此,自己仍旧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置身于一个近乎绝境的地步。

    这十体最终兵器制胜的手段和优势,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这可不是区区一个“和目标素质保持同步”的特性就能做到的。

    如果只是达到“没有哪一个方面弱于目标”的程度,那么和目标僵持周旋就无可避免。过去和最终兵器交手的经验,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其他神秘专家遗留的,都能够证明这一点。

    可眼下的处境根本就不是什么僵持,只有在全方面拥有凌驾于目标的能力,亦或者,在某一个方面的优势,达到了目标的其他优势都无法弥补的程度,才会让情势变得如此严峻。

    这编号一到十的最终兵器,真的和过去自己所见识过的最终兵器都不一样。它们的特性,要远超“同步”的程度,亦或者说,它们直接越过对目标展现能力的观测,一瞬间就激增到了目标可以承受的极限,并进一步超过了这个极限。它们针对的不是目标施展出来的能力,而直接就是目标的最强状态。

    ——相对强?怎么可能?

    这个念头从高川脑海中浮现的时候,却有一种强烈不知从何说起的即视感,让他觉得这个自觉得荒谬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就仿佛自己曾经在近期的某时某刻,见识过比眼前的猜测更直接的“相对强”的体现。

    那似乎是……

    来自于另一个自己,少年高川的体会。

    是在攻略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时候?

    高川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理解为什么桃乐丝和系色都认为,曾经的少年高川是“最强的高川”。因为,少年高川也曾经面对过这十体最终兵器,虽然结局是死亡。与之相比,此时面对同样境况的自己实在想不出来,当时的少年高川到底是如何与这些怪物周旋了那么长的时间。

    是实力?是运气?还是别的什么……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如今义体化的高川似乎都不具备。

    就在这从反应到行动,只允许完成几个动作,连零点零零一秒都不到的时间里,高川陷入绝境,无数的想法就如同走马灯一样,在他的脑海中淌过。在他放大的瞳孔中,似乎那十支飞驰的螺旋长枪和自己之间,距离文蛛的“咫尺”间隔已经消失了,文蛛厚重装甲的间隔也消失了,虽然物理上存在着,但感觉上,什么阻拦都不存在,下一瞬间,就会将自己贯穿。

    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哪怕脑硬体在超负荷运作,高川也仍旧感到那发自内心的,包含了恐惧的情感是如此的浓烈,难以抑制。

    这绝对不是他曾经预料过的战况——也许就死亡结局而言,也算是在意料情理之中,但是如此迅速地迎来这个结局,超出自己极限的挣扎,就仿佛是空气一样,连一秒都无法延长,如此地毫无抗衡之力,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然而,对这一刻的高川而言,这就是事实。

    残酷的事情,和病人固有的处境一样让人绝望。

    失败了吗?高川不由得这么想,可是,虽然有着巨大的包含了极端恐惧在内的情绪在心中涌动,但高川仍旧没有闭上眼睛。他无比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意:绝对不能说,自己可以坦然接受这个死亡。这样的失败,是残酷而客观的,是无论接受不接受,都似乎已经不会改变。所以,自己才更要在最后一刻,注视着失败的自己。

    当一个高川在沉默中死去,新的高川就会从这片灰烬中站起来——此时,留在高川中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如同过去每一个死亡的高川一样,将这份失败的信息深深烙印下来,传递下去,让下一个高川可以感受到,无论是即视感还是直觉,这份情报,或许将会成为扭转类似失败的根基。

    少年高川是被它们杀死的,义体的高川也是被它们杀死的。那么,之后的高川,倘若能接受到这份信息的话,请一定要记住,敌人是何等的可怕。但却不是为让你们感到害怕而退缩,而是为了在这份恐惧和绝望的教训中,寻找胜利的可能性。

    时间不多了。

    高川没有闭上眼睛,螺旋长枪已经刺穿了文蛛的外壳,距离贯穿自己仅剩下一个指头的距离。

    就在这个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