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011章 因为你!
    法国巴黎西郊,圣日耳曼莱昂训练基地。

    从中东集训归来的巴黎圣日耳曼正在进行着法国杯六十四强淘汰赛的赛前准备,这一场比赛的对手实力并不强,一支低级别联赛叫阿拉斯的球队。

    但能够从前三轮的淘汰赛中突围而出,估计实力也肯定不会太差。

    高寒默默地站在场边,看着球场上的训练课,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助理教练马克莱莱负责带领大部队进行训练,齐达内从旁协助,跟高寒一样更多是在一旁观看,可一旦有人表现不好,他就会立即喊停训练,走过去进行一对一的指导和特训。

    从本赛季开始,这种场面就已经成为了训练场上的常态,高寒充分放权给两位助理教练,更多是在一旁观看和监督,指挥训练和调教球员都是由马克莱莱和齐达内完成。

    教练组其他成员也都是各司其职,彼此分工合作,并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反而能够让高寒有更多的时间,抽出更多精力投入球队的备战当中。

    齐达内这一次喊暂停,是因为最近被提拔到一线队的十六岁小将金斯利科曼在刚才一次处理球的时候过于盲目草率,这让齐达内看不下去,走进场内将金斯利科曼狠狠地训了一顿,并亲自示范了一个拿球摆脱的动作。

    别看齐达内退役多年,但体型保持得很好,动作也还是一如既往的伸展,很优雅,赢得了训练场上的一阵喝彩声,而金斯利科曼也虚心地接受了来自前辈的指导。

    这就是传奇名宿的优势。

    因为他们曾经达到过那种高度,甚至有很多球员都是看着他们的比赛长大的,所以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东西往往会更加令人信服。

    当然,也不是每一位名宿都有执教的能力,例如马拉多纳,他的足球才华毋庸置疑,但他显然没有办法完整地把自己的想法和思路灌输给自己的球员,这让他很难胜任主教练的角色,但从这一年多的合作来看,齐达内无疑是具备这种能力的。

    看着球场上的这一幕,让高寒不由得回想起自己跟坎塔雷罗的合作。

    还记得,执教切尔西的时候就有人说过,高寒和坎塔雷罗的组合像极了英格兰传奇的布莱恩克拉夫和彼得泰勒的教练组合,他们也是一个负责统帅全队,一个负责一对一细节雕琢,两人分工合作,相得益彰。

    但后来随着坎塔雷罗转型成为技术总监,高寒开始变成了孤家寡人。

    而此时此刻,看着训练场上马克莱莱和齐达内的分工合作,让高寒不由得回想起了记忆。

    齐达内不是坎塔雷罗,因为坎塔雷罗缺乏一名主教练应有的霸气和决断,他像瓜迪奥拉。

    金斯利科曼是高寒从青年队带上来的一名小将,跟拉比奥特一样,都是巴黎圣日耳曼的未来,但从目前球队的情况来看,似乎并不十分重视青训,可高寒依旧还是决定要给金斯利科曼机会,他将在两天后的法国杯淘汰赛中出场。

    至于能出场多久,那就得看比赛的进展了,顺利的话,踢上半个小时都没问题。

    这对于年仅十六岁的小将来说,无疑算是相当不错的开始。

    反倒是拉比奥特,这一场他将代替皮尔洛首发,巴黎圣日耳曼将以全替补阵容出战。

    结束了一堂训练课,球员们陆续返回更衣室,每一个经过高寒面前时,都会很客气地跟高寒道别,然后才离开训练场。

    他们都很清楚,虽然高寒一句话都不说,但他却是球队最具权势的人,主宰着他们的生死。

    训练结束后,工作人员开始入场收拾,草地维护员也在场边待命,教练组也收拾一下,返回了办公室,总结今天这一堂训练课的成果和情况。

    开完会后,高寒就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但很快,齐达内就敲响了他办公室的门。

    “有事吗?”高寒奇怪地看着齐达内,招呼他过来坐下。

    齐达内腼腆地笑着走过来,在高寒旁边坐下,“是这样的,我呢,二月份要再回西班牙去接受教练培训,这你知道的。”

    “知道啊,怎么啦?”高寒还是觉得奇怪。

    齐达内接受教练培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且他就在中国城训练基地里接受培训,根据高寒猜测,好像也快两三年了吧。

    追随高寒来到巴黎圣日耳曼后,他也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返回西班牙上课,主要是集中在国家队比赛日和联赛停摆期,高寒对此也是一清二楚,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我……快要拿证了。”齐达内说完后,咧开嘴哈哈笑了起来。

    “是吗?”高寒也很是高兴,这可是好事啊,“今年五月份的那一班?”

    齐达内含笑点头不语,仿佛是在说,哥们,你可太不关心我啦,亏得我还追着你上课。

    高寒反倒有些尴尬地摇头失笑,他对这种事情向来都不大关心。

    事实上,针对齐达内这种前职业球员,西班牙足协是有一种叫做速成班的培训课程,大概六十天内就能够拿到顶级联赛的执教证书,但很多主教练并没有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拿证,而是重新经过系统的理论培训后拿证。

    齐达内和马克莱莱都在中国城的教练培训班报名了,法国后腰要比齐达内晚一期。

    “那我真的是要恭喜你了,顺利毕业!”高寒哈哈笑着,还真伸出手来。

    齐达内摇头失笑,但还是跟高寒握手,接受高寒的祝贺。

    “那你找我是为了毕业论文的事情?”高寒再问道。

    齐达内点头,“我希望你来当我的指导老师。”

    “我?”高寒倒是有些意外。

    齐达内却很认真地点头,“我打算就以巴黎圣日耳曼的攻防体系为课题,所以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指点,不知道……”

    “当然!”齐达内话还没说完,高寒就抢先答应了,“对我而言,这是荣幸。”

    齐达内听后登时就笑了,他也知道高寒应该会答应,但没得到答案之前,肯定也是有些忐忑,毕竟高寒在欧洲足坛的地位太高了,高到他这位前巨星都觉得自己有些高攀。

    据他所知,高寒作为指导老师,带出来的教练员只有一个,那就是瓜迪奥拉。

    而谁都知道,这位前巴塞罗那主帅在当今的世界足坛的地位有多高了。

    所有人都毫不怀疑,一旦高寒离开执教一线,瓜迪奥拉将成为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主教练。

    “既然你选择我当你的指导老师,那我觉得咱们应该好好谈谈。”

    齐达内听得连连点头,“当然。”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你退役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你不会选择成为一名主教练,但你后来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呢?”高寒关心地问道。

    齐达内听到这个问题后,首先是笑了起来,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好奇地反问高寒,“你这个问题应该憋在心里头很久,一直想问了吧?”

    高寒倒也坦率,哈哈笑着,算是默认了。

    齐达内很清楚,高寒并非是要打他脸,或者是要借他当年的话来讽刺挖苦他,而只是纯粹的好奇,或者说是想要更加深入地了解他一些。

    他是一个不大喜欢表露心事的人,不管是对待媒体也好,对待周围的朋友也好,他都不会轻易地述说自己的心事,就好像类似于高寒的这个问题,如果换一个人来问,他就肯定不会回答,但既然高寒问了,那他就说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齐达内腼腆一笑,“刚才的时候,我确实没想过要执教,你知道,执教是一份辛苦活,我经历过那么多主教练,我经常告诉我自己,只有那些自虐狂才会喜欢当主教练,没事轻轻松松在家里待着,陪陪家人孩子,投资点事业,日子悠闲得很。”

    高寒倒很理解齐达内最开始的想法。

    到了他这个级别,金钱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以齐达内过去和现在的声望和影响力,他根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哪怕是退役之后,他依旧可以每年获得一笔不错的商业收入,再加上以前的存款和投资,舒舒服服地安度余生一点问题都没有。

    “零九年,我记得应该是三月份,那是弗洛伦蒂诺第一次跟我说,他想要重返皇家马德里,他打算邀请穆里尼奥出任俱乐部的主教练,巴尔达诺出任总经理,他希望我能够帮助他,而当时他给我的职务是主席特别顾问和体育总监。”

    “你知道,以我跟弗洛伦蒂诺的关系,我很难对他说不,而经过了三年的长假后,我也突然间发现,原来没有足球的日子一点都不轻松,刚开始倒还好,可渐渐的,你会发现这日子很无聊,就好像一个废人一样,你能懂那种感觉吗?”

    高寒微微点了点头,“执教切尔西之后,我休息了一年,感觉跟你很相似。”

    “追随弗洛伦蒂诺回到伯纳乌,回到了熟悉的环境,那种感觉实在太棒了。”齐达内闭上眼睛,一副很享受的表情,“我非常迷恋于那种比赛所带来的压力,甚至赛前的那份忐忑和焦躁,比赛中的那种紧张和刺激,我都特别迷恋。”

    “人啊,总是特别奇怪,就好像一个有烟瘾的人,他很努力地想要去戒,可结果却是越戒抽得越大,当我离开足球三年后再回来时,我当时的脑海里真的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你属于这里,你回到了你所熟悉的世界,你再也离不开了。”

    高寒完全能够明白齐达内的这种感觉,事实上,有很多球员都跟高寒说起过这些,瓜迪奥拉也说过,而齐达内能够从拒绝到接受,甚至到现在的主动去争取,都看得出他是追随着内心真实感受去改变自己。

    变,才是正常人。

    高寒也始终相信,没有任何人会为三年前齐达内的一句话,而取笑三年后的他。

    “在皇家马德里的初期,我的工作是主教练和主席之间的纽带,但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想要尝试进入主教练这个领域吗?”齐达内问道。

    “不知道,”高寒摇头,“为什么?”

    “因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