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21 最终兵器十体2
    高川感觉到,文蛛和义体的融合就好似打破了一层障碍,仿佛已经不再是单独个体和个体的连接,也不再是一个整体的两个相互运动的部分,而是全方位地融合成一个整体。文蛛无法代表高川,但是,文蛛已经变成了完全由高川意识驱动的身体,那一度若有若无的,隐藏于文蛛内部的灵性,已经变成了宛如本能一样的存在——就如同人类想着抬手的时候,并不需要将驱动这股动作的意识分解到细胞、骨骼和神经之类微观层面的运作,而有另一个深层的意识完成了整个动作的细节部分的统合。

    高川的意识在文蛛身上彻底观测,而文蛛的灵性则贯彻着高川的意识。这让他不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大蜘蛛,没有出现人的意识在驱动异类生命构造时的不协调感。他想跑得飞快,于是,文蛛的身体就飞奔起来,速掠的加速能力产生作用,汹涌的波涛拍打在文蛛的身上,统统变成了进行加速的动力。

    在速掠状态下,不断向后飞逝的景物运动现象不仅仅变得缓慢,而且还变得扭曲起来。原本意识行走的力量所呈现出来的宛如幻觉般的景象,就已经和肉眼可以观测到的景象发生了重叠,两种似乎并不具备直接联系的画面彼此穿透,呈现于脑海之中。再加上速掠时,连锁判定所观测到的景象,就更是在这个本就混乱的景象蒙上了一层怪异的面纱。

    高川并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到底哪些是高速微观的,哪些又是低速宏观的,是否又有才智高绝的人可以从这副景象中,找出低速和高速、微观和宏观、物质现象和意识现象之间的联系。在如今的科学中,微观世界和宏观世界遵从不同系统的理论系统,低速世界和高速世界亦是如此,彼此之间在理论系统上的差异和隔阂,要比国家与国家,人们与人们之间的隔阂更大。科学家想要找出串联微观和宏观,低速和高速之间,这种仿佛井水不犯河水的理论系统,用一个完整而唯一的体系,去解释所有的现象,才有了“大一统理论”的构想。然而,哪怕超级桃乐丝和系色中枢自承已经完成了这套大一统理论,高川也不觉得自己有办法去证明其真假,说到底,高川自认不是才智高绝的人。

    如何去证明大一统理论的存在与否,如何去验证其正确性,如何用它去解释那些未知的东西,已经超过了高川所能理解的范畴。这些高深,朦胧,充满了神秘感,却又被称作是科学的东西,正因为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来不及去理解,所以,仅对个人而言,已经和“神秘”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然而,这些让高川难以理解的东西,却又切身在他的视野中展开,被他以超乎自己想象的角度切入了,观测着,那光怪陆离的现象,总是以数不清的复数状态产生着,无比庞大的资讯挤入脑硬体中,只有超负荷运作的脑硬体才能够承载。这些资讯因为超过理解范畴的庞大和汹涌,而显得无比混乱,但在脑硬体的整理下,却又似乎是有序的。

    也许超级桃乐丝和系色中枢能够看到这些景象的话,或许会拿出一个系统化的解释吧。但高川相信,即便是有解释,那样的解释也同样是自己无法理解的。那绝对已经是超过普通人可以接受的东西,是颠覆常识世界观的可怕之物,是让人变成疯子的东西。就如同一个文盲看着无穷的公式,试图去验证和理解这些公式的意义,不,差距或许要比这个形容还要巨大。

    视网膜屏幕中,无法理论的混乱数据,和仿佛有序的图表线条,仿佛癌细胞一样疯狂增殖,然后又被扫入回收站中,可无论如何删除,其增长的速度也比删除的速度更快。不一会,高川的视野中就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数学符号和公式,并让他有一种,每个符号和公式都试图描述眼前现象的片段、一个或多个。

    文蛛在速掠状态下接近冰山,从宏观角度来看,不过是一刹那间。而对于身处这种高速运动状态下的高川来说,这个时间却绝非是一刹那,而是犹如普通人跑了一百米所需要的时间那么长。而这些混沌的、重叠的、光怪陆离的现象,以及涌入脑硬体中的海量资讯,和视网膜屏幕中无法理解的公式、乱数、和图表,也同样存在了如此长的时间。

    没有一次如同现在这般,让高川觉得时间漫长得难以忍受。

    然而,高川十分清楚,这样的处境虽然在感受上十分糟糕,仿佛被人按着自己的头,来来回回浸入污水沟里,让人作呕,让人憋气,让人窒息,但却是唯一让自己在这场战斗中存活下来的可能性。自己要面对的敌人,曾经杀死了那个无比强大的少年高川,是以“十个”为数量,团体协作的最终兵器,也是高川自己唯一见过的,用前十位数字进行明确编号的最终兵器。

    无论是直觉、潜意识、即视感还是逻辑上,这十体最终兵器都和过去所见过的其他最终兵器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

    哪怕对最终兵器的出现早有预料,但是,一口气出现十位编号的最终兵器,完全是超乎意料。末日真理教对这次计划的狙击,比所有人想的还要坚决。至于“为什么不从战斗一开始,就让这十体最终兵器登场,而非要禁锢在冰块中,反而是纳粹的献祭产物,解除了它们的封印”这样的问题,每一个神秘专家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好疑惑的——正因为这编号一到十的最终兵器,不是正常的东西,所以,才无法使用正常而直接的方式,将它们投放出来。

    高川觉得,纳粹也并非是因为和末日真理教有了合作,才刻意投放这一万名纳粹士兵,借助自己的手完成献祭,去打破冰山的封印。而是他们真的想要对这些最终兵器做点什么手脚,却低估了这十体最终兵器的危险性,才导致血肉泥浆的覆灭。

    甚至于,无论是巫师制造船内事件,随后突袭大船,还是纳粹投放部队,制造出让高川不得不转移视线的环境,所有之前高川所经历过的种种事件,都是在为释放这十体最终兵器做准备。也许这个环节是苛刻的,少了哪个步奏都不行,也有可能是并不那么苛刻,而是只要有其中的某些个环节成功,那么,无论是哪一个环节成功,都能够完成末日真理教的阴谋。

    这些事情在眼下根本无法去证明,事后但大概也无法找到答案吧。正如过去的末日真理教所制的那些惨剧一样,根本没有人可以从头到尾还原出每一个细节。即便如此,仍旧必须去战斗,高川自认为,自己是这条船上最强的人,所以,必须由自己去直面最恶劣的情况,哪怕女军官无数次以那般客观冷静的态度表示过——哪怕所有人都要死去,高川也必须活着抵达澳大利亚。

    高川不想死。看到这十体最终兵器,他的确感受到巨大的,宛如死亡降临的恐惧,但是,他并不是带着绝望的心情,歇斯底里的态度,去面对这些敌人的。他十分清楚,“高川”所有的挣扎,所有的自欺欺人,所有的努力,都不是带着这种极度负面的,宛如自毁般的倾向。他是为了让自己活着,为了让更多人可以好好地活下去,自己之所以诞生,不断在死亡和诞生中反复,都是为了拥抱那个温暖的未来。

    面临绝境而歇斯底里的反击,和在绝望的深渊中试图拥抱希望的反击,或许在事实可以造成的结果上没有什么不同,但在过程的意义上是不一样的。

    高川吐出一口气,文蛛猛然撞上冰山。这块看起来普通,却绝对有什么异常的立方体冰块,从内部被血肉泥浆侵蚀的地方,产生了无数条裂缝。文蛛的背脊上,那数不清的发射口在同一时间,将火力集中在这些通往冰块内部的,宛如神经网一样的通道上。

    原本经受过一轮炮击集火洗礼却无动于衷的冰块,终于从内部开始崩碎,塌方,连锁反应一般,裂缝贯穿到了表面。

    高川借助不同的观测方式,从不同的观测视角,锁定了十体最终兵器的位置和状态——在杀死了血肉泥浆后,它们似乎就等待着这次强攻的到来,就像是早已经确认高川会这么做般,平静地注视着高川的行动。而高川可以肯定,它们进行观测时,所能感受到的时间长度,和文蛛在速掠状态下,高川所能感受到的时间长度是保持一致的。

    对双方而言,这仿佛电光火石,在一刹那间就完成的攻击,并没有其他人所看到的那么“快”。

    十体最终兵器有能力在这个攻击时间中做更多的事情,但是,它们就只是睁着眼睛,抱着膝盖,蜷曲在冰块的最深处,直到包裹它们的冰块在巨大的冲击中,彻底而细碎地分解掉。

    这个注视是如此的恐怖,哪怕高川没有刻意去对上这些视线,这些视线也会无视距离和方向的差异,拐了弯般和高川的视线对上。高川觉得,哪怕自己此时转过身去,也仍旧无法避免这么一种“和它们对视”的情况。

    高川有时还会觉得,倘若换做是另一个人来,对上如此恐怖的眼睛,能够和自己一样坚持的,绝对不会太多。恐惧是一种本能的预警机制,人们在恐惧中逃跑是无可厚非的,而恐惧的时候却无法逃走,却又会更加重这种恐惧的程度。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始终呈现出自我状态的监控数据,上面的数值,已经上升到了“如果还是普通血肉身躯,就会直接造成生理组织麻痹,而导致死亡”的程度。

    然而,高川没有在这种恐惧中丧失运动能力,他有一种不知道是否错觉的感觉,明明状态数值很反常,却让他觉得自己正以一种诡异而强行的方式提升着,仿佛会就这么提升下去,不存在所谓的临界点。是“乐园”的功效吗?高川不由得想。

    药物让温顺的人变成强硬可怕的士兵,在进入二十世纪之后,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如果仅仅是要做到“无视恐惧”的话,非药物的方法也有很多。

    问题在于,这十体最终兵器给人带来的恐惧感,无论是产生方式还是根源,都和正常意义上的“恐惧”这种情感不太一样。哪怕是具有神经缺陷或心理缺陷,理论上不具备情感的人,也会在面对它们时,感受到这种极端强烈的恐惧。

    这种恐惧是无法消除的,至少高川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实际的例子。“乐园”没有消除恐惧,也没有让他在完全意义上无视恐惧,自身状态数据的反常就是证据。

    可无论如何,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正在变强,哪怕是幻觉也好,至少让人不会立刻就丢失和这些最终兵器对抗的勇气。

    哪怕是无谋的,粗糙的,镜花水月般的勇气,高川也想要抓住。因为,尽管谁都知道,不应该直面这些最终兵器,不应该和那些让自己感到死亡窒息的对象进行正面对抗,但是,会不会落到这样“不应该”的情况,哪怕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也并不是每一次自己都能够做出“避开”的决定。

    冰山在高川的面前解体了。巨大的冰块碎片如同冰雹一样砸在文蛛身上。冰山开始向内塌陷,当冰山的体积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高度,仿佛一块几公里宽的冰原时,编号一到十的十体最终兵器,便在冰原的中央站起来。

    文蛛倏然抵达了它们跟前,伴随着的,还有在天空飞舞的导向型武器——它比自己射出的密集火力还要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