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17 文蛛2
    若是以肉身相抗,纳粹士兵在正常情况下,每一个都能歼灭一直发达国家水准的连队,也因此,哪怕纳粹一方在总兵力上完全落于下风,联合国也仍旧只能处于守势,根据最新的调查结果,纳粹从月球投放下来的兵力尚未达到最大值,可以预见的是,越是往后,纳粹方面的兵力投放能力也会逐渐增强,而制约他们的方法并不多。

    至今为止,联合国仍旧受到种种形势上的牵扯,哪怕在理论上已经可以组建出一支月地系的太空舰队,也没有在实际行动上有所表现。自身无法抵达月球,而卫星早在第一波纳粹入侵的时候,就已经被摧毁得七七八八。如果按照正常途径,真的组建了这么一支太空舰队,在抵达月球之后,也仍旧考虑如何观测和接触纳粹大本营的问题——纳粹在月球,但又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月球空间,他们拥有自己的中继器,利用中继器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正如末日真理教的“圣地”,以及统治局遗址。

    目前所有针对中继器的干涉能力中,最具备可行性的仍旧是中继器本身。换句话来说,倘若在地球上的中继器无法跨越常规距离问题,和月球中继器产生连通,对纳粹的攻击就是不彻底的,无论此时歼灭了多少纳粹士兵,他们都可以制造出更多——其中生产资料、生产方式和产量都无法确定,但理所当然不能用现有的“资源转化生产”的公式套用——他们的投放能力远远小于生产能力。

    而另一方面,假设中继器解决了连通问题,这种连通也有很大可能不是单向的,也就意味着纳粹同样可以通过这种连通直接将积压在大本营的士兵投放到地球上,进一步增强自身的投放渠道和投放能力,而对方已经积蓄已久,一旦敞开投放,就会在第一时间让联合国方面尝到苦果,这种压力需要通过时间来宣泄,联合国必须要在比目前还要强大好几倍的压力下,维持并扩大自身的人口和生产,才有可能逐步扭转局面。

    高川通过nog的渠道和中央公国的情报,对联合国方面的担忧有着大致的了解。包括中央公国在内,知晓中继器情况的成员国,都对开放中继器连通抱有万分谨慎的心态。nog是否真的已经可以完成连通技术暂且不提,即便此时已经可以做到,联合国方面也不会批准,而在网络球领导下的nog也不太可能私自违背联合国的意愿。

    拉锯战给人们造成的伤害是持续性的,如今地球表面的环境早已经被破坏得千疮百孔,电视台里的播报中,三天两次就会提及带有辐射性的烟尘和黑雨,原本已经因为温室效应而逐渐变暖的全球气候,在短短的一周内,就需要面临一个可以预见的小冰河时期气候。

    在这种逐渐变得恶劣的环境中,最具备普遍适应性的士兵,仍旧是纳粹的士兵。他们超乎寻常的体质,让他们哪怕赤身**,也不会受到辐射的影响,更不会因为作战环境和势态困境而产生半点动摇。虽然看不出当前的恶劣环境是否对他们自身素质有所增益,但对正常人的士兵们而言,绝对是苦不堪言。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哪怕不再上战场,也无法确保一定可以如常生活下去,一场战斗带来的减员暂且不提,非直接战场上的死伤也是联合国的一大负担。

    纳粹士兵就是这样一种,拥有足够的底气,看起来像是人,也有着自己的智慧和思想,但是无论生理机能,思维角度,思想哲学,都和地球上的人们有着极大差别的生命。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在生死攸关的战争中体现出无以伦比的优越性。

    然而,即便是这么强大的,让联合国陷入苦战,不得不采取被动防守姿态的纳粹士兵,也在文蛛的捕猎中犹如蝥虫一样脆弱。落入蛛网中的他们一个个都看起来像是较之普通蜘蛛而言的飞鸟,可是,哪怕它们真倚靠自我伤害的方式脱离网面,在这个挣扎的时间里,就已经让文蛛撕碎它们了。无论是巨大质量辅以巨大速度的尖刺射击,还是野蛮的冲撞,如同长矛一样的节肢,粗大有力有藏匿着某种可怕口器的大螯,乃至于那厚重的装甲,都让纳粹士兵们无力抵抗。

    被接近就一定会被干掉,这就是纳粹们需要面对的事实——它们的身体很强壮,但在体积更大更强壮的智能杀戮机器面前,就显得太过原始,它们之中有一些拥有如同神秘专家那般奇妙的能力,但在同样具备神秘性,甚至神秘度在理论上更高的文蛛面前,任何必须直接接触才能产生作用的神秘性都会被破除,而无需直接接触就能产生的神秘性,就连文蛛的外壳都无法打穿,哪怕这种神秘性可以加载到它们随身携带的破甲武器上也是一样。

    文蛛射出的尖刺,大范围笼罩的蛛网,都被视为文蛛的一部分,哪怕没有物理上的直接关联,文蛛的神秘性也仍旧会在这些发射物上体现出来。看似“远程攻击”的尖刺射出,其实在近江进行解说,仍旧被归为“近距离攻击”的范畴,和文蛛使用身体、节肢与大螯将敌人撞成肉酱,撕成碎片没什么差别。

    高川的脑硬体在实战中,不断和文蛛进行磨合,这让脑硬体的负荷不断接近极限,却仍旧没有抵达极限,就如同曲线在坐标系中,无限贴近横竖轴,却在理论数值上不会与之重叠。倘若是以超负荷进行运作,高川不觉得自己可以坚持多长的时间,但是,如果始终保持在这种无限接近极限的状态下运作,却让他没有多大的压力——虽然相比起正常状态是有些难受,却只要忍耐就能解决的问题就统统不是问题。

    高川认为自己最强的一点,就是耐压性十足。

    义体也在这种磨合中,完成了和文蛛的深层次连接,就如同这两个身体原本就属于一体,亦或者是某个模糊而异常的整体的两个部分,并且,还不是完整的两个部分。越是深入进行连接,进行磨合,高川就越发感受到,这台文蛛的制造理念并不完全是他所认知的那样,仅仅是近江不满于ky系列而制造出来的替代品,而是有着更进一步的目标——此时的文蛛就如同一个中间层,一面连接着义体,一面留出隐形的接口,去准备连接另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庞然大物。

    这个庞然大物是什么?如果仅仅是猜测的话,高川有一个相对明确的想法:自己这一次前往澳大利亚和三仙岛汇合,不仅仅是中央公国发出召唤,更是因为,三仙岛上有自己必须去做,也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

    中央公国最初制造三仙岛的时候,并没有国外势力的援手,若说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是神秘组织最难涉足的地方,那么,中央公国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例子。中央公国同样是二战时期的战胜国,更是两次世界大战时期都首屈一指的强国,要说对纳粹没有任何研究,自然是不可能的。既然美利坚和不列颠都能从纳粹撤退的遗产中找到中继器的蛛丝马迹,中央公国也不可能毫无了解——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央公国没有加入中继器的争夺,原因有很多,大概中继器距离本国太远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在完全放弃了中继器的情况下,自力更生所制造出来的三仙岛,却是在某种意义上,不弱于中继器的武器。

    这样的超级武器应该如何控制,毫无疑问是一个极为严肃的问题。而最终的结论,正是对高川发出召唤的结果——过程是如何复杂,高川无从知晓,但是,他得到的消息很明确,经过联合国和nog的交涉,在网络球的建议下,“由超级英雄高川接管三仙岛”的决议被通过了,这是由中央公国认可,并得到联合国和nog支持的决定,这样的意义,可谓是“众望所归”。

    高川的身份很特殊,特殊到了,只有他负责使用三仙岛,才能让各方保持意愿上的平衡。

    高川对三仙岛计划所知不多,不过,桃乐丝私下里曾经向他透露过,三仙岛其实也是她和系色中枢在不断纠正的剧本中隐藏起来的后门——三仙岛并不是简单的三个武装改造海岛基地,而是一个巨大联动装置的核心部分,最终的面目,并非是传说中的“浮空岛”,而是借用了中央公国神秘学中,一种象征最初与终极的神秘,其名为:元始天尊。

    不是曾经在对抗爱德华神父的六六六变相中,利用ky3000制造出的临时产物“原始天尊”,而是“元始天尊”,尽管读音相似,意义上也有部分关联,但在中央公国的神秘学中,这两个名字所延伸出的意义各有侧重。

    “原始天尊”是在中央公国源远流长的神秘文化中,被人们虚构出来,承载人们“至高至强,超脱世间一切苦难”之希望的神明。

    “元始天尊”却是一种哲学意义上的概念,是因果哲学中无和有的联系,是万事万物的原初和终结的统一性,是世界本质的描绘,而并非是一个人性意义上的象征。

    两者所暗示的力量强弱,在每一个熟悉中央公国文化的人眼中,都是元始天尊高于原始天尊一筹,其高下本就代表了中央公国自古传承,并在如今仍旧具备旺盛生命力的天人哲学观,亦或者说,后者是前者的表面化且人性化的认知。

    将三仙岛的真面目命名为“元始天尊”,由此可知中央公国对其力量的信心,以及高川入驻后,将要承受的压力——并非是政治上的压力,而是自身能力上的压力。

    即便如此,高川也没有藉口去拒绝。

    “再没有比如今的义体更适合接驳三仙岛的身体了。”近江曾经在高川接受义体调制期间,如此说过,虽然无论近江和桃乐丝都没有明确指出多次调制的具体目标,但是,联想到如今的情况,就不由得让高川认为,是为了可以更好地和三仙岛进行接驳,以期最终完成“元始天尊”。

    此时此刻,高川感受到的义体和文蛛的深入结合,让他觉得,就好似在抵达澳大利亚后,所要进行的三仙岛连接的预演——甚至于,不仅仅是义体,就连文蛛也可能会是“元始天尊”的部分组件。

    义体、脑硬体和文蛛的磨合所产生的种种状态起伏,都被罗列在视网膜屏幕中,但即便是波动最大的时候,文蛛所产生的失误,也仍旧没有让纳粹士兵找到反击的机会。文蛛是如此强大,全方面超越了纳粹士兵的个体,如果它们在第一时间就以集团的方式整合力量,直接破除蛛网的约束,或许可以制造出更大的威胁,但是,无论什么原因,导致它们没能在前几秒完成整合,抢占先手,那么,之后也不会再有轻易可以做到的机会。

    每一秒都有纳粹的士兵在死去,更多秒后,哪怕它们仍旧可以整合起来,其整体力量也仍旧要弱于它们满员的时候,甚至于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被评估为“不会再对文蛛产生威胁”。即便如此,高川也仍旧十分谨慎而高效地杀戮着,竭尽全力去寻找可能导致异常的苗头——他并没有忘记,脱胎自末日真理教的纳粹,也很可能对献祭仪式有一手。所有死去的纳粹士兵,或许到头来,仍旧会成为更强反击的关键。

    观察死者的身体,观察血液在海水中散开的痕迹,观察波涛的韵律,观察纳粹士兵的位置变化,所有观察到的情况都会在第一时间转化为数据,经由脑硬体处理,反馈回视网膜屏幕上。

    死亡并不是结束——这句话对于末日真理教延伸出来的任何神秘都是有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