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14 冰山
    “1408”的金属数字已经完全融化,门牌上一片空白,剩下一片烧灼的痕迹,门板早先已经被灼烧出一个个孔洞,而此时更是冒出丝丝的火苗,在一股阴冷的风吹来后,倏然膨胀起来,一口气吞掉了整扇大门。融化的金属液体流淌到地面上,不断发出滋滋的腐蚀声,朝高川所在的位置蜿蜒而来,不时腾起一股酸味的烟气。高川总觉得这些液体流经的路线具备某种意识性,并不是说液体就是怪物,有意识地追寻自己的位置,就感觉来说,更像是这些液体是某个看不见的怪异分泌出来的体液,它的移动其实就是怪异本身在移动。

    然而,无论是肉眼还是视网膜屏幕,能够切实观测到的就只有黑色液体本身,而且,是否真的有这么一个看不见的怪异暂且不提,黑色金属溶液本身也具备极强的破坏力,就连特制子弹的弹壳也会在这些液体淌过之后纷纷溶解。

    高川转了几个位置,液体的流向也发生转变,他用速掠检查了整个房间,意识到有可能除了正门之外,再没有多余的出口——想要破坏墙壁和窗户也办不到,它们就好似和空气牢牢固定在一起,甚至于通过通信网络向外传递信息也无法办到,而这样的情况在神秘事件中其实并不少见。真正意义上毫无出路的“密室”在高川的印象中也是存在的,例如完全封闭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是空间和时间都几乎被分割出来的异世界般的存在。

    如果是真的没有出口,那么,除了用暴力破除隔离之外,就只能依靠自身的生存能力坐以待毙了。不过,哪怕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一些人混上了这艘船。高川也不认为这些人有这样的能耐,在这艘船上临时制造出一个完全彻底的“密室”。高川觉得自己必须相信负责建设和管理这艘船的那些人的背景和能力,纳粹暂且不提,如果末日真理教真的可以渗透得如此深入,这场战争就几乎可以说是不用再打了。

    要制造一个连此时的义体都无法击破的完全密室,不仅仅需要足够的时间。还需要足够的能力,仅以这艘船启用的时间来判断,制造出“只有一条逃生路线,并且在逃生路线上设置种种陷阱”已经是对手能够做到的极限了——以神秘专家的经验和常识而言,的确如此,超乎经验和常识的情况不是没有,不过,在这种时候与其相信自己毫无办法,不如相信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高川不断开枪。试探着正在燃烧的大门的坚固程度,以及那熊熊火焰的破坏力,以及子弹对黑色金属溶液的干涉效果。情况很不理想,大门哪怕被击穿,也不过是变成了马蜂窝一般,想要通过子弹彻底破坏大门,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做到的,那些火焰也释放出比感受到的高温还要高的温度。能够将进入其中的特殊金属在一秒内融化。而不断爬向自己的黑色金属溶液则完全不会被子弹攻击所干扰,它的蜿蜒速度不快。但很稳定,已经可以确定,的确是锁定了目标的位置,它对地面留下的痕迹看似不会破坏地面,但高川可以肯定,一旦自己与之接触。即便强如义体也大概维持不了一分钟的时间,就会被彻底腐蚀掉——这种对特定物质的破坏力和它对其他物质的破坏力有极大反差,反而让人觉得,它并不是寻常那些依循化学规则的物质,而是通过“神秘”在发挥效用。

    好在房间中还有一些可以利用上的东西。高川不知道哪一些才是真正对自己有用的,但他还是取来被单,浇上足够的水,如果可以找得到管道,他还想做一个喷洒装置,看看是否会对燃烧的大门有效果。不过,这也意味着,这个房间内虽然可以看到消防报警装置,但只是一些无用的装饰品而已。

    这个房间肯定不是自己曾经在船上遇到过的房间,也绝对不是最初进来前,自己有印象的那些房间。

    这里虽然收拾得整洁,却一副从未有人来过的新房模样。也许,仅仅是针对自己而特备准备的吧,高川不由得这么想。虽然时间紧迫,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但他一点都不紧张,脑硬体严格控制身体激素分泌和情绪变化的能力,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会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将吸饱水分的被单披在身上,也不知道这么常识性的办法是否真的有效,但是,房间内的烟气越来越多,视网膜屏幕上已经弹出提示,愈加恶劣的内部环境已经快要达到足以伤害这个身体的程度。如此恶劣的环境还真是少见,义体化后的身体可不是随便来个高温和腐蚀就能破坏的,这个身体的神秘度很高,绝对不弱于统治局遗址中的素体生命。

    无论如何,哪怕是再常识的方法,也必须试一试了。披上湿被单的高川这么想着,猛然冲向侧墙,已经近在咫尺的黑色金属液体也仿佛在这一刻受到极大的刺激,从地上飞溅起来,如同高压水线般朝高川射去。高川再一次爆发出更快的速度,从这些水线的缝隙中钻过,眨眼间就来到被火焰包裹的大门前,用力撞了上去。

    比他想象的还要容易,容易得让他也觉得不敢相信,燃烧的大门在瞬间烧掉了被单,却在火焰蔓延到他身上前,房门就被撞开了。高川在浓烟中扑向外边,却没能迎来通道的墙壁和地面,在他的视网膜屏幕前迅速展开的,是一片浓雾遮掩的空旷地带。他的下方空空如也,四周也没有任何借力的物体,就在身下十几米处,是和这个大雾天气一样阴沉的海面,幽深阴暗得就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波涛起伏,拍打着船体表面,力量之大甚至让船身倾斜了三十度,而在船体内部却一直没有感觉到如此摇晃。

    高川开始下落,速掠前冲的力量,让他瞬息间就离开船体三十多米。海风扑面而来,宛如刀锋般锐利。在他落入海面前,迷雾中有更加深浓的灰色雾气构成漩涡状,一个又一个戴着面具,身穿灰黑长炮的巫师从中钻出,仅仅是在正面。隐约可见的轮廓就有二十多个。而在视网膜屏幕中,示意为敌人,呈现红色的标记点则包围了整艘新泰坦尼克号。唯独只有高川自己,在他们的注视中坠入海里。高川的时速可以达到极为惊人的程度,但是,这短短的加速,无法让他在空气或水面上站立或奔驰。

    一秒后,高川落入水中,以更快地速度游动。但在下一秒,他钻出水面的时候,视网膜屏幕上代表敌人的红点尽皆消失不见,原本出现在迷雾中的巫师们就好似泡沫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可高川知道,这些敌人的消失可不是因为惧怕,自己虽然还活着,但已经不再船上,他们得到了更多在船上兴风作浪的机会。

    高川尝试联系船内。通信装置却一直传来忙音。他想要回返,却在四顾打量的时候。于船只航向的正前方,看到了藏匿于迷雾中,一个若隐若现的巨大轮廓。反馈到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很快就让高川明白了那到底是什么,现在这个时节,这东西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一带的海洋上。因为根据自身的体验,这些海水还是挺温暖的。

    那是一个巨大的冰山,矗立在这艘船的前方,格外有一种黑色幽默的味道。如果这艘新泰坦尼克号无法及时转向,就一定正正撞上去。而就算转向。根据此时两者之间的距离,以及船只前行的速度,只用正常的控制系统,也是无法完全做出回避的。更不用说,这座冰山可一点都不像是正常造物,高川觉得,只要这艘船还在行进,就绝对无法避开它——这座冰山或许还具备着超过这艘船的的移动能力,亦或者会产生某种神秘的力量,确保两者会发生碰撞。

    就在高川准备做点什么前,似乎有人意识到了冰山的问题,船身开始偏离现有的航道,似乎要转向九十度。高川的肉眼看不到,却可以用连锁判定感知到驾驶室内有人在活动。也许是船长察觉不妙,已经在和船员开始努力自救了。可下一秒,船内的活动就突然爆发到一个相当激烈的势态,即便是落入水中,距离船只足足有三十多米远——距离还在增加——也能第一时间意识到,船内正发生战斗。

    巨大的力量好似一个无形的拳头,将转向的船头揍回了原来的航道上,更有一股猛烈的火舌击破舷窗,喷出大量的金属和玻璃,甚至于还有尚未完全化为灰烬的人体。高川已经加快速度向大船游去,却在速掠的状态下,也没能在三秒内抵达。

    三秒的时间,足以让更多激烈的碰撞发生了。被陷阱刻意排除在外的高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好几个身体被剧烈的冲击波撕碎,带出船体,洒落在海面上,有几具肢体上还残留着不完整的船员服。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上罗列出这些破碎人体所在的位置,甚至观测到有几个肢体还在有意识地蠕动,让人觉得还有拯救一下的可能,可是,直觉告诉他,那蠕动并非是受害者的生命力足够强,而是因为在这些尸体上正在发生更加恶劣的异变。

    血红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蔓延到了二十多米方圆,仅仅是数量就已经远远超过可以观测到的人体所拥有的血量。这些血自然不全都是人血,但也不知道究竟还有什么东西的血。猩红色从浅薄变得浓郁,越是浓郁的位置,波涛起伏就越是平静,和周遭的惊涛骇浪相对照,就形成了一个块看上去就明显异常的区域。

    高川意识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阻止自己靠近大船。他有意识朝更远处游去,这一次没有力量阻止他离开,不到一秒的时间,他就已经来到航线的正前方,以一个纵览整体的视野观察着眼前的事态。接下来,被喷出船外的尸体有不少是身穿灰黑长炮,一些碎片在视网膜屏幕的拼凑后,还能整出数张巫师面具。虽然这一秒内,巫师的尸体碎片更多,却不能说明是自己人更占上风。

    新泰坦尼克号看起来已经无力继续调整方向了,强硬又看不见的力量,牢牢锁住船头,让它几乎无法避免和前方的冰山相撞。

    高川不得不做出决定,与其想办法回到船上,不如想办法解决那座冰山——仅仅是为了复制过去历史上那艘泰坦尼克号的经历,变成冷笑话,还不如相信主导这一切的敌人们,在冰山内埋藏了更多的手段,一旦撞击完成,就会连锁引发更多的情况。当然,也有可能,连通冰山在内,所有针对自己的布置,都是为了尽可能把自己和大船隔离开来的陷阱。

    可是,在这种时候,从来都没有足够清晰的条件,让人做出足够客观的判断。神秘事件总是这样,突然而模糊,神秘专家必须在无法确定的事实中,去猜测,去想象,去补完各种条件,然后根据自己的直觉和经验做出判断。与其说这个判断一旦正确就能解决问题,还不如说,至少可以让自己活下来的几率更大。想要帮助他人的话,首先就必须祈祷自己的运气足够,自己在不完全的条件下做出的脑内补完和决定是相对正确的。

    高川知道这次计划有可能会招来什么东西,即便是他也没有绝对的自信,认为自己可以活到最后——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出现了,纳粹也应该会接踵而来,在女军官的引导下,战斗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白热化,引出最终兵器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对手是最终兵器的话,高川可不觉得,除非自己能够纠缠住它,这艘船上能有多少人可以活下来。

    说来话长,但是,这些考虑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就已经在脑硬体中转了又转。高川一头扎入海中,扑向远处的冰山。在大船的甲板上升腾起一团巨大的火球时,他已经来到了冰山的边缘,通过接触和观测,确认了这的确是一座符合常识物理结构的巨大冰块,只是,冻结起来的并非海水,而是淡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