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央行宫
    大内-总管的义务?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顿时变得很是诡异了起来。

    卫子青也是有些呆滞。

    是了,因为登基的事情,自己还没有进入皇宫,这一次,艾斯德斯登基了,自己当上了总管大臣的位置,好像还真的得进去一趟了!

    只是,那是要去侍寝啊!

    难道还真的要自己去侍寝?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卫子青很无奈,转过头看着希尔,却只见她浅笑的看着自己,好像根本不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样的!

    卫子青想要告诉艾斯德斯今晚自己没空,可是艾斯德斯早就走了,心中顿时无奈了起来。

    看来,自己是必须进入皇宫一趟了!

    也好,自己有些事情正需要和艾斯德斯说说,也就趁着这个机会吧!

    至于希尔就真的不懂?

    这就有些未必了,只是她不说,而且卫子青也知道她打什么主意,就更不会在这事情上在扯下去了。

    至于说,发兵的事情,艾斯德斯既然同意了,那么这些事情就更不用担心了!

    当下吩咐下去,由着夜袭的人去负责这件事情。

    处理好一切的繁杂事情之后,卫子青,伸了个懒腰,此刻的天色已经有些晚了。

    曾经也历经登基,当初事情也没有那么多,这一次倒是有些累到了卫子青了。

    不过也是,当初他是一代帝王,如今自己不过是一个臣子,身份不同,当然立场也就要不同了!

    当然了,卫子青也没有后悔。

    自己厌倦了当帝王的疲惫,而这个帝国很大的功劳都在自己这边,自己既然无法做到袖手以待,那么就只有抓紧时间,帮这个大唐,恢复繁荣和平静了!

    “看来,得先进宫一趟了!”

    卫子青看着皇宫的方向,迟疑了下,最终还是朝着那边而去。

    皇宫的防卫一直以来都是无比的森严的,而这一次,因为艾斯德斯成为女王的原因,守卫皇宫的更是她的直属部队,也就是那一支冰人军团!

    这支军队是很恐怖的,不管是契合性还是战斗力,别说是一个帝具使用者,恐怕就是十个,只要没有赤瞳能力的帝具使用者,也无法安全的进入到这里。

    这就是冰人军团的强大,要知道帝具使用者可是很恐怖的,足以以一当百甚至是当千!

    若是当初的皇帝有着这种部队,那么只要卫子青不出手,恐怖皇帝也不会那么简单就被除掉了!

    没有皇帝的手谕,进入皇宫必然会被阻挡,可是卫子青并没有,相反,在看到他进来的时候,一群士兵们,一个个的脸上满是恭敬了起来。

    那种恭敬,就好像是看到了主人一般。

    他们的眼神卫子青也看到了,顿时有些头疼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艾斯德斯和这一群人说了什么,在这样下去,黑的,恐怕就要硬生生的被说成是白的了!

    凤栾殿,这是艾斯德斯的行宫。

    卫子青直接来到了这里,只是刚到这里,两个守在门口的侍女就走了上来开口到:“大人,陛下不在这里?”

    “不在这里?那去哪里了?”

    “陛下在央行宫,陛下说了,大人来的话,就直接去央行宫,无需通报!”

    卫子青没有发现,在说到央行宫,无需通报的时候,两个侍女的脸色有绯红。

    “央行宫吗?”

    这地方就在凤栾殿不远处,卫子青自然是知道的,点了点头,就直接朝着那地方而去。

    路上并没有看到多少的宫女,走到央行宫的时候,门口更是空无一人,殿门微微敞开,并没有关严。

    卫子青也没有多想,就走了进去。

    这地方第一出来,一进来才发现,这殿内的空气显得有些湿润,更是时不时的传来一阵水流的流动声。

    “这里面有水流声?艾斯德斯在搞什么鬼?”

    卫子青并没有多想,便直接走了进去,穿过屏风,看到眼前的一幕,整个人顿时楞在了原地,脸上更是尴尬了起来。

    只见在他的面前,是一处巨大的沐浴池。

    在这沐浴池是中,一女子浑身赤果的浸泡在水中。

    她微闭着眸子,满身的水汽,朦胧的雾气堪堪遮住她那白皙,润滑的肌肤,似有似无直教人撕了那挡眼之物,仔细窥探那真国色。

    一头银蓝色的秀发沿肩扑下,铺开在那水面上,如冰晶,如星空一般璀璨。

    诱人,朦胧,却又直叫人深入灵魂般的震撼。

    此人,不是艾斯德斯又是谁?

    “该死的是,这央行宫是沐浴的地方!”

    卫子青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就想要走,他算是明白了,这艾斯德斯就是故意的了!

    叫自己直接过来,感情就是故意要丢自己的脸!

    “急着走什么?我都不害羞,你到是害羞了?”

    就在卫子青连忙转身离开的时候,艾斯德斯睁开了眸子,转身看着卫子青,趴在那浴池旁的瓷砖上,有些戏虐的看着他。

    那语气,说不出的诱惑。

    有那么一刻,卫子青还真的有些不想走。

    要知道艾斯德斯是非常美的,那种美,和自己的女人完全不同,那是一种高贵,霸道的美。

    “陛下,我还是在外面等你算了,今晚来我是有些事情要单独和你谈谈,这地方,可不是一个好场所!”

    苦笑一声,卫子青一刻也不敢停留。

    “切,不是男人!”

    艾斯德斯撇了撇嘴,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她,就好像是一个幽怨的小女生一般,而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一幕。

    卫子青一个人独自站在门外,揉着有些头疼的太阳穴,路过的宫女们在看到他的时候,都是楞了下,随即连忙低头离开。

    只是,这一群宫女却低声在议论着,议论什么,卫子青不想知道,因为猜也能猜到!

    估摸着几分钟后,艾斯德斯终于出来了,她倒是恢复了原先的高贵和冰冷了,只是脸上却带着丝丝的红晕,显然是沐浴后的反应,却也变得更加的迷人。

    “说吧,有什么事,我可是叫你来侍寝的,你不进去,还要我出来,看来你没将我当成陛下啊!”

    卫子青苦笑一声,没有回答艾斯德斯的话,而是开口道:“去御花园走走?”

    艾斯德斯微微楞了下,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竟然变得越发的绯红了,风情万种的白了眼卫子青,说出了令他吐血的话:“淘气!”

    卫子青脚步一阵趔趄,这艾斯德斯的脑袋里在想什么啊!

    不过也没有解释,两人就这样并肩的朝着御花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