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89章 凌乱的穿越剧(盟主爱露堡)
    杜某人一面懵逼。

    饶是他心大。

    饶是他见惯了大场面。

    对于泰兰德的骤然而来的敌意,他都是完全煳涂了。

    他非常肯定,他的联盟统帅身份是被报上去了。从他踏入这片区域伊始,泰兰德和玛法里奥就没有任何的敌意举动。

    一切都是从泰兰德看清他的身形相貌之后,才突然升起敌意。

    这就说明,锅全都在他身上。

    而且泰兰德的敌意,引来的是连锁反应,玛法里奥和周遭泰兰德的亲卫队直接也是刀剑相向。

    被一根大德鲁伊握着的自然系法杖指着,外加百多支利箭指着,杜克无法淡定啊!

    杜某人信春哥会复活没错!

    那也要看对谁。

    面对兽人那群肌肉男,在萨尔没一如史上那样开始转职当萨满之前,杜克哪怕被砍死一百遍都敢大喊一声“老子原地复活给你看!”

    但杜克有两怕。

    一是怕恶魔,分分钟挂了之后连灵魂都被拘禁奴役,又或者是点灵魂灯炙烤千年什么的。

    二是怕真*神棍!好似玛法里奥这种信德鲁伊的,万一把他的灵魂给超度了,魂归大自然,看不到墓地的神仙姐姐,杜克就悲剧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杜克举起双手,发梢渗出汗珠子,一口无比标准的精灵语:“等等!阁下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不!没搞错!就是你”泰兰德饱满得几乎撑破胸甲的双峦激烈起伏着,仿佛随时会把维系着胸甲的系带给撑断。

    当然,杜克是没心情欣赏这份美景。

    旁边的玛法里奥开口了:“泰兰德,你应该搞错了。不可能是他。”

    杜克连忙顺驴下坡:“我发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两位。如果说有联盟有什么冒犯暗夜精灵族的,我在这里先替他们说声道歉。”

    没理由会有冲突的啊!

    就算有,那也是联盟的事!

    要背黑锅一起背!

    在杜某人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这么两个锅:一个是数百人大饭堂用的大锅,差不多要用船桨来当勺子搅拌,嗯,这是联盟的锅,没毛病;另一个是小孩子玩过家家用的小锅,比巴掌还小,嗯嗯,这是他杜克的锅,就是这个理!

    天大的破事,都有整个联盟扛着。

    我杜某人何德何能,要为整个联盟背上这种莫名其妙的黑锅?

    甩锅侠杜克已经打定主意了……

    有什么事,打死不招就是。

    这边,杜克僵住。

    那边,反而泰兰德更像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嘴巴蠕蠕着,窈窕的娇躯抖个不停。

    “不可能是他!人类根本就没永恒的寿命。顶天了是他的后人。”已经把法杖放下一半的玛法里奥不停劝说着:“而且,身为艾露恩选民的你,难道还感知不到,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你么?”

    那边,高举手作投降状的杜克,心中给玛法里奥点了个赞:我真的是冤枉的啊!我才第一次见泰兰德!这个……永恒寿命就另算了好吧。

    泰兰德抿着唇,有点颓然地放下手中的弓箭:“对……对不起!应该是我搞错了!你不可能是他……他是一万年前的人……对刚才的冒犯,我深表歉意。而且,即便你是他,他对我……对整个暗夜精灵族乃至于对整个世界都是有恩的。”

    杜克蛋都疼了

    这算什么鬼?

    姑且不论我是不是你仇人,你这是对恩人的态度吗?

    有那么一瞬,杜克几乎想开喷骂人了!

    可惜下一个刹那,杜克忽然风中凌乱了。

    等等,一万年前?

    那岂不是上古之战的事!

    身为一个熟知原版史的穿越者,杜克是知道‘未来’的。虽然这份未来已经被他搞得七零八落,但很多事,杜克还是知道的。

    如果论起一万年前的超级大事上古之战,那么就不得不提到一场原本史当中的穿越神剧。

    在不远的将来,克拉苏斯和兽人布洛克斯等人,因为一场意外,无厘头地穿越回去一万年前的上古,并被迫参与了无比出名的那场围绕永恒之井的上古之战。

    正是那一场战斗中,因为兽人英雄布洛克斯的英勇表现,让燃烧军团老大之一的基尔加丹盯上了兽人这个种族。这才有了后来基尔加丹找到位于德拉诺的兽人之后,在艾泽拉斯有法阵驱逐燃烧军团大佬的前提下,基尔加丹利用可以避开法阵的兽人、入侵艾泽拉斯世界这码事。

    这次的事件,更像是一个巨大的闭路循环。因为现在的人乱来,改变了过去的史,然后过去的史又反过来影响了现在。

    如果是这码事的话,眼前的状况就可以解释清楚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未来的杜克,不知为毛也参与到这场穿越神剧当中,去到一万年前,然后在保证了燃烧军团依然战败滚蛋的前提下,不知干了什么对泰兰德个人来说天怒人怨的破事,使得在黑暗之门十五年第一次见到现在这个杜克的泰兰德,依然无比敏感和激动!

    好吧!自己装的逼,哭着跪着也要装到底。

    那么未来的自己做的孽,那是否又要现在的自己去偿还?

    如果杜克是个真正的圣人,说不定杜克现在就认了。

    但杜克是谁?

    骨子里那个贱贱的大学牲!

    没听说过吗?

    坦白从严,牢底坐穿!

    抗拒从宽,回家过年!

    招什么招?

    现在的我还什么都没干!

    打死不招!

    不光不招,杜克还直接运气阿隆索斯*法奥的节操,脸上尽是一副祥和之光。

    这一回,玛法里奥和其她守卫全都放下心来。污秽的恶魔可不会有这么圣洁的力量。

    只是,泰兰德却打心里越发肯定,杜克跟那个记忆中的他,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神秘联系。

    这一切都被按捺下来了。

    只是,看着面色潮红的泰兰德,玛法里奥再次感觉到了悸痛,哪怕他不想承认都必须认清,这都是由淡淡的羡慕和嫉妒引起的。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美丽窈窕的精灵一直是他所深爱的那一位。可她却因为那次的事件,在往后的一万年里,从不曾真正接受他的爱。

    作者菌的话:这里解释一下一个读者眼里所谓的bug,泰兰德在本书第一次出场,啥都没感觉。却在前几章对徽章反应很大。其实……杜克的确回到上古之战作孽了。然后现在的他知道了可能的破事之后,穿越之后极度心虚的他是乔装打扮,但忘记了徽章。

    而卡拉赞时期,杜某人还没有资格拥有家徽,所以啥事都没。

    不过这是后面章节的事……本来不想剧透的,但被反复喷我编故事的水准,这个只能提前爆出来算了。

    好吧,大家可以猜猜杜克回到上古干了什么破事,嗯,跟感情无关,大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