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12 巫师现身
    在此时的船内活动,多一个人总比自己一个人更感到安心,但这种安心感并不代表实际情况就会更加安全。可以说,既然涉足神秘事件中,人数已经不是确保安全的因素。而为了确保效率,每一个人单独行动反而是可以接受的。在恐怖电影中,落单的人总是比聚众的人们更加危险,然而,哪怕神秘专家要面对的环境正类似于这些恐怖电影中的场景,但是,真正让自己更加安全的准则,却是和恐怖电影所表现出来的准则有着巨大差别,甚至在某些方面可谓是截然相反。

    在末日幻境中,哪怕是有组织的神秘专家,在同一个神秘事件中,认为单独行动比集体行动更加安全的人同样比比皆是。这也是为什么有时身为同一个计划的执行者,虽然是多个参与者,但是彼此之间的合作联系却不太紧密的原因之一。

    在正常情况下,因为可以预估一项计划中所会面临的问题,所以在事先进行协调,并订制好详细的计划,各司其职,被视为是比较科学,也比较有效率的做法,但是,神秘事件中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可以事先确定,有可能事先做好的计划,却没有契机可以执行,甚至于按照计划施展,却到头来因缘巧合地造成己方的重大伤亡损失。

    比起循规蹈矩地计划行动,不如让神秘专家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能力,在即时变化的未知危险中,去选择自己视为最佳的活动方式。在事后的统计中,后者往往更容易得到较为理想的结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还是不死船员会的建立,其实都是对船内众人整体不利。却应该有利于少数个体的情况。

    女军官在策划组织建立之前,就提出过要“统合多数人是为了更好利用团结的力量,去击败来袭的,富有组织性和计划性的敌人”,若只是按照字面上的意义,其实并不是所有神秘专家们的共识。被聚集起来的人。无论是被迫的还是自发的,在面对未知的神秘时,会不会比没有被组织起来前更安全,更有利,更有效率,在实际结果出来前,无法得到证明——但是,这句话的背后,似乎有着更深的含义。在当时的高川和船长的解读中,这些含义恰恰隐藏了女军官这么做是为了加速战斗白热化的这一目的。

    最终,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然而,即便是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可以确定,在可以确认将会继续恶化的情势中,会出现怎样怪异神秘的情况,而面对这般未知的情况。也没有人能够提前知道,两个组织的建立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是完全不好,还是好坏参半。尽管“大船必然沉没,而多数人将会死亡”的结果是确定的,但是,细节上的每一个变化。都会让一些人脱离“必然死亡的大部分人”,同时又会让另一部分人被列入“必然死亡”的名单中。

    在死亡真正降临在自己身上前,没有人可以确定,自己是否幸运的少数人。

    正是因为有太多的东西无法提前预估,船内和船外。都被浓烈的迷雾遮掩着,让人看不清航向和未来。所以,其实凡是没有被控制意识的神秘专家,都只是在按照自己的判断和直觉来行动,而没有任何客观证据,去证明自己的决定和行为的正确性。

    高川和船长也不例外。

    建立不死船员会的提案,倘若能够被那些尚未加入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的神秘专家同意,也并不是因为这个提案是客观正确的,而仅仅是因为,在此时情况下,它拥有足够的吸引力,让这些神秘专家愿意投注。

    换句话来说,如果说战自会建立的基础是女军官强大的意识行走能力,那么,不死船员会建立的基础,就在于战自会成立后,已经发生变化的船内环境中,这个提案有着十足的蛊惑人心的魅力。它虽然不依靠意识行走的力量去直接干涉他人的意识,却同样是一种间接的,看似温和,但本质不变的,对他人主观意识的干涉。

    它的魅力所在,很大程度上,必须和战自会进行对比,才能体现出来。反过来说,如果战自会没有成立,那么,不死船员会便没有成立的基础。

    于是,问题又转回来。

    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的建立,让人觉得是不正当的。那么,不死船员会的建立,算是正确和正义的吗?

    在普通人的想法中,或许会有不同的意见,但是,高川和船长都清楚,在神秘专家的想法中,这个答案其实是很一致且简单的——不死船员会的成立,绝对谈不上正义,正确与否,也必须在事后回顾时才能得出肯定的结论,但是,它的成立,绝对会得到不少人的认可。

    当这个提案出现时,就注定了,不打算参与战自会的神秘专家,都会对不死船员会产生兴趣。这是神秘专家对自身处境的敏感性和思维方式所决定的,而无关于不死船员会的本质性质。

    船长认为高川拿出的这个“不死船员会”的提案是神来之笔。他对这个组织的成立表现出极为浓厚的兴致和迫切的需求。从高川手中得到隐藏起来的少部分神秘专家的线索后,他在短短的三小时内,就将不死船员会扩大到三十二人——除开一直是由他管理的船员外,近乎一半是乘客身份登船的神秘专家。

    上船登记的名册中,这个人数的确占据了船上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排除应该存在的,没有记录在名册内的神秘专家,既不是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的成员,也不是不死船员会的成员的独行者,已经是寥寥无几。

    正如高川所想,船内那阴森不安的氛围,开始出现被遏制的迹象,动荡的味道渐渐平稳下来。以女军官为首的战自会并没有因为这个变化就停止自己的行动。但是,并没有主动和不死船员会产生摩擦。不死船员会占据了船内靠近主控室的核心区域,而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在这个区域之外的地盘上,继续执行那让人觉得没什么出奇的行动。

    双方用自身的活动范围完成了对船内所有区域的割据后,表现出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最后剩下的极少数独行者。除了高川本人之外,行踪变得更加隐秘,即便是高川竭尽全力,也只能确认他们的存在,而无法真正将他们从阴暗中揪出来。

    在后继的三个小时内,战自会和不死船员会停止对献祭仪式的追寻,以及对自身势力范围的划分,各自进行了极为严格的组织内自查行动,总共六人被判定为不安定因素。两人被直接处死,四人被监禁,而在完成自查后,两个组织的总伤亡人数达到五十多人。

    还能留下尸体的死人,尸体被作为试探献祭仪式的道具,进行了神秘性的处理后,丢放在船内的不同位置。

    看似十分巧合的是,战自会和不死船员会双方对尸体的处理。有着极强的趋同性。

    高川蹲在被处理过,丢房在墙壁边的尸体前。将尸体的衣服解开。

    这是一具女尸,特殊的处理让她的身体处于一个具备微弱活性的状态,但**的生理活动,并不意味着她还是“活人”。除非遇到特殊情况,否则她不会醒来——哪怕醒来了,在没有完整的人格意识前。她也仍旧谈不上活着。

    女尸的衣物被全部解开,高川的手掌沿着她的心脏向外抚摸,感受到和判断出来的情报,被脑硬体转化为更为直观的数据,纷呈罗列在视网膜屏幕中。一个外表完整。但内部扭曲的女体模型被构建出来,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大量的问题被一一解决。

    “特洛伊木马……”高川喃喃自语。

    在欧洲的神秘学中,有一个十分经典的案例:在众神和半神仍旧停驻于世的时代,欧洲的城邦间发生战争,有这么一支军队,将自己人装进一个巨大的木马中,当敌对者把这个木马引入城中后,埋伏于木马中的军队就发动奇袭,一举将这座名为特洛伊的雄城攻下。后人将此战术称为“特洛伊木马”。

    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显示的数据,都在表明,这个女尸就是木马——一旦献祭仪式不分青红皂白,一股脑强行将这些尸体也当做是献祭材料,那么,埋藏在尸体中的神秘就会爆发,直接对仪式环节进行干扰。

    虽然在执行相似的行动,但是,不死船员会的目标或许是拖延仪式的进度,而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则很有可能是催化仪式的进度。

    “如果敌人的手段只是献祭仪式的话,不死船员会和战自会都能够自行处理。”有声音从高川的背后传来,但高川在这之前没有感到半点声息,他不动声色,只是听背后的声音继续说到:“战自会虽然刻意催化献祭仪式,但它并不是站在敌人那边的,仍旧会去对抗献祭仪式产生的恶果。说实话,他们就是在自讨苦吃,而自讨苦吃也就是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不过,因为不死船员会的干涉,所以,献祭仪式所产生的恶果,在程度上或许不如战自会的期待——不死船员会中的一部分人,似乎在期待,在事后可以因为自己这种伸出援手的行为,获得脱离意识干涉的战自会成员的谅解。”

    高川缓缓站起来,转身面对身后之人。那是一个全身上下都笼罩在灰黑色长袍里,虽然戴上了兜帽,但帽檐却挡不住古怪鸟类样式的面具,长长的鸟喙从面部伸出来,那深红的眼珠装饰让人感到不安。

    “末日真理教,巫师……”高川说出了来者的身份。他觉得这名巫师十有**是精英巫师,因为只有精英巫师才会脱掉巫师袍,抛却面具,拥有足够的常识,通晓正常社会的语言,将自己伪装成非末日真理教的神秘专家。只有遮掩普通巫师那独特的风格,才能混迹在这艘船上,不被第一时间找到。

    “其实,战自会的做法是挺让我们困扰的。他们的催化虽然会加速仪式展开,却也会让仪式过于激烈,变得难以控制,有可能会发生出乎意料的问题——幸好,不死船员会似乎也觉得,太过激进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就稍微感谢一下吧。”这名巫师用近乎嘲讽的口吻说到。

    “这种事情对我说合适吗?我对不死船员会也是有极大影响力的。”高川这么说着,在话音落下之前,已经速掠到了巫师的背后。利刃从他的袖口弹出,将灰黑色的长袍一刀两断,但是,轻飘飘的触感让他明白,自己并没有对这个敌人造成有效伤害。

    被斩断的黑袍瞬间分解,扭曲,变成一团漩涡状的灰雾。巨大的吸力从漩涡中爆发,就连通道两个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都受到影响,向漩涡的位置鼓胀起来。高川在眨眼间,就绕着漩涡急转了一百多圈,达成巨大的速度,强行脱离了这片引力的范围。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正贴在稍远处的天花板上,宛如壁虎,而用肉眼则完全观测不到这个景象,甚至于,高川并不清楚,在脱离黑袍之后,这个巫师到底是如何去到那个位置的。

    “你太激动了,高川先生。我们为什么坐下来好好谈谈呢?”哪怕高川跑的飞快,巫师的声音仍旧不紧不慢地,在他抵达之前就传递到耳中,就仿佛声音的速度和高川的速度是分隔的,彼此之间毫无影响。

    对许多人而言,这都是咄咄怪事。但是,高川已经见识过太多不可思议的情况,哪怕惊讶,也绝对不会因此变得迟钝。他完全没打算和对方好好交谈,他十分清楚,这种交谈哪怕可以进行,也不会达成让自己满意的结果,而一旦变成“彼此各退一步”的情况,同样也不会变得对自己有利。无论如何,和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交谈,都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甚至于,连开口的必要都没有。

    高川的速度更快了,灰雾漩涡的巨大引力,被转化为速掠的动力,并因为引力干涉范围的巨大,而一直维持着对这种作用力的转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