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11 不死船员会
    此时船上的情况算是正常吗?从普通人的视角去看,早就谈不上是正常了,但是在神秘专家的眼中,那些理所当然会发生的不正常情况也算是正常的范围内,要说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反而是在女军官的率领下,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竟然处于一个相对平静的状态。并不是说他们应该要搞出些大动静才叫做正常,只是,他们现在做的事情,是他们不作为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简称战自会——的成员时,也一定会去做的事情。如此一来,这些人的行动和他们是不是战自会的成员没有直接关系。

    女军官用强硬的手段组建了战自会,在对高川表态时,更是表现出有十分强烈的私人欲求,但是,如果战自会的行动在明确符合其私人欲求的前提下,和战自会成立与否没有直接关系的话,那么,这个战自会存在意义就不免有些奇怪。高川和船长都不清楚女军官到底是什么打算,因为,哪怕是高川,也无法弄清楚,在身为先知和意识行走者的女军官的眼中,这艘船和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她的所有想法和行为,都是基于她的世界观、人生观和道德观,但是,她那异常的身份和能力,让她的三观明显和高川,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

    女军官在平时看似一个普通的神秘专家,哪怕有心去观察,在初接触的短短时间内,也很难察觉到她的异常。但是,当这种异常表现出来的时候,高川意识到,哪怕是生存在同一个世界里,她和大多数人也是格格不入的。这种情况。就如同拥有认知障碍的精神病人和普通人看待同一件事物时的差异,在某种程度上,也类似于高川看待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其他人看待这个世界的差异。

    问题在于,高川知道自己和其他人的差异在什么地方,却无法了解女军官和其他人的差异在什么地方。高川可以全方位地观测自己。却无法全方位地观测女军官——这就如同自己了解自己是如何想的,却无法读取他人的内心一样。

    高川了解其他人,是因为大多数人的行为和思想,都遵循一个社会化趋同性,有一个庞大但明确的模板。但是,女军官似乎并不包含在这个模板内,在这个意义上,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她也是一个真正的异类。哪怕。这个异类在一些行动和思想的表现上,似乎又没有彻底脱离这个模板,但那若即若离的关系,又是否仅仅是一种为了让自己更好地在人类社会中生存的伪装呢?

    女军官向高川透露了她自己的一些情况,但是,仅仅凭借这些已知的东西,是无法对其行为和心理变化做出正确推断的。高川其实已经放弃去研究她的想法了,他十分清楚。自己不是那块料,自己不是人类学家。也不是生物学家,更不是社会学家,自己的知识范围,只是一个“优秀的高中生”这个程度而已。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在抵达澳大利亚之前,不,往更短的时间说。在事态升级前,琢磨清楚女军官这个存在,然后顺理成章地破解她的一个个手段。

    正因为做不到这些事情,所以,高川反而对自己在抵达澳大利亚之前所要面对的境遇。有一个简单却清晰的认知——那就是“被动”。自己必须被动地承受一**出乎意料的变化,而自己很可能无法做出扭转乾坤的应对。所有自己所遭遇的恶劣情况,都有可能是由女军官的作为引发的,但又并非是她针对自己的攻击,而更像是殃及池鱼。

    如今,这艘船就是一个封闭的小社会,任何人在这里做出的拥有足够影响力的事情,都会无可避免地,且极为严重地波及每一个人。

    高川在这种时候,不由得想起这么一句笑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呆不下去,而你,却无可奈何。

    “真的是没办法了吗?高川先生。”船长的忧郁完全写在脸上,但高川不觉得自己应该说一些好话去安慰他。这里可是战场,如果不对环境的苛刻严酷有足够的认知,可是会轻易丧命的。而且,哪怕是这个看似一直把自己摆在弱势地位的船长,真的是一个柔弱的人吗?仔细想一想,就明白,这绝对不可能。

    虽然女军官一举用意识行走强行梳理了船上大多数人的意识问题,但是,能够踏上这艘必沉大船的人,都绝对不是软柿子。他们之所以被轻易控制,不是因为他们自身不够强,亦或者在意识层面上有缺陷,而仅仅是因为神秘的未知性和可能性,正好在正确的时间地点,出其不意命中了他们在那一刻最薄弱的地方。反过来说,也正因为神秘拥有深不可测的未知性和可能性,所以,如果有人突然翻盘,而那个人是一个最不起眼的陌生人,也不应该太过惊讶。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所以,高川只是这么回答道:“会有办法的。”

    “我想问一下。”船长在沉默了半晌后,却这么说到:“高川先生真的很反感那个女人的做法吗?”

    高川有些意外,船长似乎话中有话,起初他看起来是对女军官的所作所为,反抗得最激烈的人之一,但是,他此时的问题,让人觉得,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

    “不是反感。”高川仍旧回答了:“我只是觉得她不应该那么做,还谈不上反感的地步,只是对一些细枝末节的不同意见罢了。她有一点说得很正确:无论怎么做,结果都不会有变化。我到是要问问你,船长,在这个前提下,应该怎么做,是重要的吗?”

    “我觉得在结果不变的情况下,如何去做事是很重要的。”船长斟酌了一下,说:“但是,并不是最重要的。”

    “那么,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高川反问到。

    “在于我们自己认为什么是最重要的。”船长那因为恐惧而持续失血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饶有深意的笑意。“说到底,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并不总会是他人同样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在‘最重要’的认知上,每个人的分歧其实是很大的,但是。仅仅是‘重要’的认知,大部分人却相同。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那个女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在什么是‘重要’的这一点上,她的认知也和我们这里的大多数人不一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是错的。”

    “是的,没有人可以说她完全是错误的。”高川慎重地说:“因为,她是先知。”

    船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倒抽了一口气,仿佛明白了什么般,说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一定要赞同她的所有想法和行为。”高川认真地盯着船长的眼睛,说:“因为,我也不认为。我的想法是错误的。尽管,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都不会生硬地,主观地划分出正确和错误的界限,其他人的想法是正确的,我的想法也是正确的,这种同时具备的正确,也是存在的。但是。也不能否认,当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时候,就必须否认他人的正确的情况。”

    “是啊……你们都是如此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正确,去执行自己的计划,哪怕是细枝末节的对立也会斤斤计较。”船长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就和我对那个女人承诺过的一样,我也这么对你说,高川先生——我是船长,职责是把这条船开到澳大利亚,也仅此而已。”

    “那么,船长,你可否可以收容不属于战自会的那部分人呢?”高川说:“他们只是少数,已经无法在这条船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了。他们现在就好似居无定所的幽灵,无论是战自会还是敌人都不会让他们过得轻松。若是死在和敌人的战争中也就罢了,死在自己人的陷阱中就太过分了。”、

    “就算我可以接受,高川先生,您又为何认为,他们在被我收容后,那个女人就不会再打他们的主意呢?”船长如此问到。

    “因为,她并没有控制您,不是吗?”高川平静地微笑起来,“无论是什么原因,是因为你有办法让她无法得逞也罢,是她故意放您一马也罢,总而言之,既然您安然无事,那就意味着,在一段时间,您也会一直安然无事下去。”顿了顿,又说:“只要您能够接纳拒绝战自会的那少部分人,我想,他们也会愿意团结在您的领导下。”

    “其实,我倒是觉得,高川先生您亲自去团结他们,效果会更好。”船长虽然这么说,但却没有反对:“不过,既然高川先生您属意我,觉得我可以做得更好,我也不会推脱。我们必须团结起来,那个女人的做法虽然让人觉得很不愉快,但是,却为我们开了一个好头。”

    于是,在寥寥几句话后,两人的话题就开始围绕这个相对于战自会的新组织的名字转起来。最终,船长决定了这个组织的称呼:不死船员会。

    在女军官的领导下,战自会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促使战斗尽快朝白热化发展”。

    那么,将要以船长为核心领导者所组建的“不死船员会”,其口号则是:在让新泰坦尼克号成功抵达澳大利亚这一首要目标的前提下,尽可能保证自身安全,最大程度去剪除内部敌人和内部敌人的威胁。预定成员是除了战自会的成员外,所有能够接受这一口号,并愿意做出一定贡献的船内人员,以及目前负责管理船只的所有船员。

    预期中,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仍旧会是成员最多的,且意志最为统一的船内组织。但是,完成对非战自会成员的整合后,不死船员会的人数将会至少达到战自会的三分之一。

    “而我会继续保持独立。”高川说:“如此一来,新的三角就得以完成,船内的动荡会重新被压制到最低限度。”

    尽管新的组织尚未完成整合,目前仍旧停留在高川和船长的共识上,但是,这个新组织的轮廓,让饱受恐怖折磨的船长,暂时放下了对近在眼前的严酷局面的担忧。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在神秘的世界中并不具备绝对性,但是,人类的社会性,总会让人对周遭人群的数量有一种极度的敏感性,会因为自己身边的人变多了,而觉得更加安全——哪怕实际上,并不会真正变得安全。

    “我在巡查船内时,找到了不少躲避战自会的神秘专家留下的痕迹。”高川对船长说:“我知道我们的处境并不好,献祭仪式很可能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并且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又一次严重的神秘事件,而我们无路可逃。但在考虑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把那些散兵游勇的神秘专家们找出来,如此才能让他们,也让我们渡过这一次难关。”

    船长沉默了一会,点点头说:“没问题。高川先生,您说得对。事态如何爆发,什么时候爆发,并不在我们的掌握内。我们既无法立刻找出敌人的破绽,也提不出预见性的处理意见,更没有执行的人手,船上的大多数人会如何行动,也不在我们的意愿内。我们是很被动,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要把握住我们有能力去做的事情,将这些事情优先做好。”

    统一意见后,高川便扯出数据线,接驳自己的颈部接口和磁盘,将自己找到的线索录入磁盘中。那些不满战术合作与自我革新委员会,不愿意成为女军官意识行走的阶下囚的神秘专家们,凡是可以藏匿到现在的,无不是直觉敏锐、战斗意识惊人和能力特殊的精英份子。高川只是找到了他们藏身处的线索,如何才能让他们现身又是一个问题——比起捣兔子洞一样找出他们,高川觉得,应该让他们自愿出来。而船长以及不死船员会正是让他们自动现身的理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