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614章 三年
    将乾坤戒接过,剑无双却显得有些激动。Δ』

    这么多剑道秘技……尽管这些秘技都是只由凌霄境、天神境这一层次的剑道武者所创的,可对现在的剑无双而言,任何一门剑道秘技都堪称深奥,毕竟他自己还根本没法创出秘技来。

    这些剑道秘技,对他借鉴作用当然巨大。

    “除了这些剑道秘技之外,在这三年时间里,我还可以指点你十次,你若是在世界之道的感悟,或是是剑道秘技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不过,你只有十次机会,可得好好珍惜了。”萧帝说道。

    “晚辈明白,多谢前辈了。”剑无双内心惊喜,目光也带着一丝炙热。

    堂堂萧帝,万古界的巅峰存在,愿意指点他十次……

    足足十次啊,萧帝的指点,哪怕只是一次,那在万古界恐怕逗足以令无数天才强者争破头吧?

    “去吧!”萧帝挥了挥手。

    剑无双朝萧帝躬了躬身,随后转身又朝那世界牢狱而去。

    看着剑无双再次掠入那世界牢狱当中,萧帝的脸上缓缓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这小家伙,自身天赋本就极高,又因为修炼了大天造化诀的关系,拥有了完美根基,悟性也大幅度提升!”

    “三年时间,对别人来说,不过是稍瞬即过,可对他而言,却足以令他的实力有大幅度的提升,就是不知道这小家伙最后能够提升到哪一步了。”萧帝淡笑着。

    有他给予的诸多资源,甚至还有他亲自指点,如此莫大的机缘,就算换成普通人,在三年时间内都能有不少提升了,何况是剑无双这等级天才?

    世界牢狱内,一只只完全由世界之力形成的巨手疯狂朝剑无双挥击而来,且随着剑无双现在领悟了世界之道,这些巨手的度还是威能,又都有了大幅度提升,一度将剑无双逼得狼狈无比。

    “萧帝前辈对我不薄,给了我那么多机缘条件,这三年时间,对我而言绝对是一场莫大的造化,这三年,我一刻也不能浪费,必须想方设法,尽最大可能,提升我的实力,至于最后到底能够提升多少……一切就看三年后了。”剑无双目中迸着浓浓的精光。

    从这一天开始,剑无双便开始了陷入了苦修当中。

    且这苦修,还是世界本尊与杀戮本尊完全分开来的。

    世界本尊,呆在世界牢狱内,借助世界牢狱提升世界之道,同时他乾坤戒内拥有的,也是诸多关乎世界之道的剑道秘籍,一边参悟世界之道,一边则是钻研着秘籍,偶尔若是遇到了瓶颈,或者是一些完全弄不明白的地方,他便会从世界牢狱当中出来,去询问萧帝。

    萧帝可是万古界的巅峰存在,且擅长世界之道的,至于那剑道秘技,萧帝虽然不擅长,可指点剑无双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另一边,剑无双的杀戮本尊,则是被帝景送进了一个叫杀戮域的地方,那里存在着众多已经被杀戮完全侵袭了心神,沦为了‘疯魔’的剑道强者,这些‘疯魔’一看到剑无双便毫不犹豫的出手灭杀。

    剑无双自然也只能拼命反抗着,于是,剑无双的杀戮本尊呆在这杀戮域内,几乎天天都在跟人生死厮杀,他乾坤戒拥有的,也是萧帝给的诸多霄云境、天神境剑道武者所创的剑道秘技,这些剑道秘技,都是针对杀戮之道的。

    此外,剑无双还有那六重楼辅助,杀戮之道提升起来,同样极快。

    两大本尊,分别呆在不同的地方,感悟不同的道,钻研不同性质的剑道秘技,彼此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如此得天独厚的修炼条件,加上剑无双的天赋悟性也完全爆了出来,他的实力,开始以惊人的度提升起来。

    春去秋来,一年跟着一年,不断流过。

    一晃,三年时间已经过去了。

    那巨大的花园内,萧帝端坐在一章竹椅上,正独自一人翻看着一本线装书籍,这线装书籍,不过是这方千古界一位凌霄境游历各个位面世界所写下的一本游记,里边写了这位凌霄境在各个位面世界的一些遭遇。

    按道理,一名凌霄境对萧帝而言就跟蝼蚁没任何区别,可这位凌霄境写下的游记,萧帝竟看的津津有味。

    眨眼便是大半个时辰过去,萧帝方才终于将这本线状书籍合起,收入乾坤戒内,随后萧帝的目光不由朝旁边那世界牢狱当中看了过去。

    “三年了,这小家伙的进步倒的确够快的,不愧是我那位故友的传人。”萧帝暗暗赞叹着。

    这三年时间,剑无双进步他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很清楚剑无双的进步是有多么的巨大。

    “可惜,他还是没法将我那世界牢狱给完全破去。”萧帝有些遗憾。

    如果剑无双能够在这三年时间内将他的世界牢狱破去,那才是真正完美的,不过他也知道,短短三年,剑无双又要分心去参悟剑道秘技,能够达到现在这一步,已经非常逆天了,不可能再强求。

    就在这时……

    “嗯?”

    萧帝忽然神色一动,紧跟着便立即朝前方的虚空看了过去,在那里,空间突兀扭曲开来,紧跟着一道绝美冰冷的身影缓缓从那扭曲的空间当中踏出,出现在萧帝的面前。

    这是一名白袍女子。

    白袍女子很美,冷的令人窒息。

    同样的,她也很冷,冷到只需一出现,就足以令周围天地的一切都化为寒冰。

    “父亲。”白袍女子看着萧帝,微微欠身。

    萧帝的女儿,且还如此绝美冰冷的,毫无疑问这绝美女子自然是冷如霜!

    “回来了?”萧帝看着冷如霜,一脸淡漠。

    “我今日是来向父亲你告别的,今后我应当不会再来这了。”冷如霜说道,声音也没有太大的起伏。

    萧帝面色当即一沉,“告别?是因为那件事?”

    “嗯。”冷如霜微微点头,“是母亲大人,亲自吩咐……”

    冷如霜的话还未彻底说话,萧帝却是一挥手一拍扶椅,那明显就是用非常独特材质炼制的扶椅立即化为齑粉。

    “冷氏?那个贱婢!”萧帝的声音都带着一重怒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