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04 迷航
    女军官的行事作风如何,高川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进入工作状态前的她和进入工作状态的她完全就是两回事,她对待床事的态度和对待战斗的态度也截然不同。虽然高川早就清楚,各国政府中定然有这么一批人,从事非常识的战争职业,五十一区只是众多国家组织中较为声名显赫之一者,不过,高川仍旧在这名女军官身上深刻地体会到,一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军人”和一个“神秘专家”的不同。

    并非是指两者之间力量高下的差别,而是在于对待同一件事的思维方式和优先选择上。在大多数时候,面对同样的情况,各人所选择的态度和处理方式,有着明显的风格化烙印,是个性、职业习惯和惯性思维等等复杂因素的综合体现。

    女军官的选择和手段,已经充分显露出她和非国家部门性质的神秘组织成员的不同,乃至于,和明显带有国家部门性质的五十一区也有很大的不同。在一定程度上,高川觉得,女军官这个人,以及这个人所代表的背后组织,其实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纳粹是很接近的,亦或者说,越是纯粹的暴力机构,其实都具备相似的特点——只有一条隐约的线划分在他们和纳粹之间,那就是对非己方的划分范围和对非彼即此的包容性。

    仅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纳粹表现而言,他们的包容性可谓是狭隘到了极点,对敌我划分也苛刻到了极点。而现在的纳粹,虽然还冠着“纳粹”的名头,但其实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了——其思想、生物形态和组织构成方面,已经彻底和“人类”分割开来,称其为“怪物”。称其为“人类之敌”,一点也不为过。

    不过,无论女军官是怎样的一个人,只要她仍旧是纳粹和末日真理教的敌人,高川就仍旧觉得可以和她进行交流,在一个严酷的境况中达成共识。如今谴责对方的手段和思想。都是毫无意义的,她对时机的把握极好,也对自己的手段拥有充分的解释——而实际上,高川也认为,没有被她控制的神秘专家,所需要的就只是一个解释而已,而且,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解释,就如同船长一样。

    高川十分清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不多。因为,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大家其实都知道,这艘船和这艘船上大部分人的结局会是怎样,如有不同,那也仅仅是过程的不同而已。明明都是要死,死之前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从某个角度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是毫无意义的。

    船上即将发生的事情。将是很可怕,很可悲,但又必须有人去面对的事情。

    再没有比“在事情发生之前,就知道事情的结果,却又必须去面对这个结果”更让人感到痛苦的了。

    女军官承诺“会考虑一下”高川的提议,但是。高川却不能肯定,自己的说服一定可以成功。他只能等待,目送女军官离开房间后,他重新拿起那本《心灵复制》,静静地等待结果。他的连锁判定虽然可以覆盖这艘新泰坦尼克号。但却无法做到全方位地对这艘大船进行观测,因此,他知道,自己没有观测到的事情,并不意味着没有发生,相反,可能在自己无法察知的某个角度中,一些极为糟糕的事情正犹如墨汁一样荡漾开来。

    高川隐约感受到了那不安的躁动,死亡,挣扎,绝望和疯狂,就好似一团迷雾沿着船内的每一条通道涌入,从缝隙渗进每一个房间,让一些人产生困惑,又让另一些人感到窒息。

    在寂静寒冷的大地开始明亮之时,人影已经登上了山坡。——《心灵复制》

    高川读到文中的这句话时,似乎在惊鸿一瞥间,犹如幻觉一般,看到门外陡然一亮。那是很柔和的亮光,好似丝绸一样从门缝中铺进来,但是,还没来得及眨眼,它就消失了,仿佛光线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他突然觉得,房间外的世界陡然变得格外的寂静寒冷,就好似一个闲置已久,只用余下电力运作的冷藏库。有白色的冻气渗进来,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和之前那宛如幻觉般的光亮不同,这袅娜的白色冻气格外真实。

    这个时候,自己究竟是处于宛如梦魇般的意识态世界?还是一个相对真实的物质态世界?自己究竟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高川完全无法确定,他觉得自己是醒着的,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怪异情况,都是真切的事情,可是,过去的种种经历已经无数次证明,当神秘事件发生时,意识和物质的分界线往往并不严密。

    脚步声咚咚响起,像是踩着悬空的铁板,回声嗡嗡,仓促而由惶恐,这根本就不是这艘船的正常过道会发出的声音,反而让人不由得想象一个巨大而空旷的场景。铁链在摆动,齿轮在转动,巨大的机器发出轰鸣,有某种液态物质涓涓流淌,人声喧嚣,却一直被器械的声响压盖。那声音,那味道,皮肤所感受到的温度,更像是一个古老而破旧,却仍旧在运作的厂房。

    可是,这里是大船内部,而不是什么工厂。

    高川觉得呼吸困难起来,并不是形容恐惧,而就是生理上的难以呼吸,有看不见的东西堵住了气管。好在,他并不依靠正常的生物器官维持生命,他身上多达百分之六十的部分已经被义体化,这让他可以在正常人无法承受的极限状态下生存,而如果这种极限状态是幻觉造就的,那就更加拿高川没有办法了。

    虽然仍旧觉得不太习惯,但是,窒息也好高温也好,凌乱得让人心神不宁的声音也好,都无法让高川的内心躁动起来。脑硬体严格地监控着情绪和生理状态,并将实时数值和统计数据发送到他的视网膜屏幕中。

    猛然间,房门向内凹陷。仿佛有什么巨力的怪物狠狠撞了一下,又撞了一下,第三下的时候,整扇门都扭曲了,豁然洞开。一个东西飞扑进来,然后于高川的视野中近乎凝固。高川在同一时间。已经发动速掠,只是起步的速度,就比这个扑进来的东西快上好几倍。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高川起初看不清楚,哪怕在速掠状态下,对方的所有动作都如慢动作一般,也有一层朦胧的纱布遮掩着它的轮廓。

    高川已经绕到它的后背了。

    一如既往,高川举起左轮,就要将子弹一一打进这个怪物看似脑门的地方。却在扣下扳机的一刻停止了动作。他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告诉自己,不应该扣下扳机。

    在高川停止速掠的同时,那东西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停留在原地,将双手举起来——正是这双举起的手,仿佛撕破了笼罩在它身上的朦胧,让它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它变成了他。以这双手为中心,这个看似某种异常之物的东西。从脑袋到脚底板,彻底变回了最容易认知的形象。

    正是新泰坦尼克号的船长。高川不动声色,把左轮收回左手中。

    “搞什么鬼?我可不是敌人。”船长夹杂着不客气的怒意,豁然转身面对高川。

    “抱歉,没能在第一时间弄清楚是谁。”高川平静地说:“我正在遭遇怪异的情况。”

    “是吗?那你又要遭遇新的怪异情况了。”船长如此说到。

    “怎么回事?”高川问。

    “海面上出现大雾,所有的导航方式都失灵了。”船长说:“就在刚才。有什么东西试图袭击我。”

    “你解决了?”高川说。

    “能解决的话,也不会冒着被干掉的危险穿过这么长的距离来你的房间了”船长说:“既然你没有事,我打算找找其他船员。”

    “我还是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高川说。

    “简单来说,我们已经处于一个非正常的状态,就连那团迷雾也是不正常的——迷雾已经渗透进来。似乎把很多地方都隔离了。”船长想了想,解释道:“我一路行来,就只找到了你。其他的,人也好,房间也好,都不见了。”

    “你确认迷雾是从外渗入船内的?而不是从船内滋生,涌出船外的?”高川不由得确认到,因为,船长的描述似乎是和自己察觉异常同时发生,但是,具体的过程却又不小的差异。

    “的确是从外面渗入的。”船长十分确定地说。

    “船内的样子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吗?”高川又问。

    “除了许多房间消失之外,没有太大的变化。”船长说。

    “好吧,我们出去,找找其他人。”高川将《心灵复制》搁置一旁,“你觉得有可能是献祭仪式的准备工作吗?”

    “也许……我这里没有太多的情报,你知道的,我只负责开船。”船长耸耸肩,“但是,我知道那个女人肯定知道更多的东西。”

    那个女人自然指的是女军官。

    船长说罢,又看了桌上一眼,突然问了一个怪异的问题:“高川先生,你刚才,是在做什么?”他这么说着,重复了一次高川放下书本的动作。这让高川陡然意识到了,其实在自己身上,已经在更早的时间就发生了异常。

    “一本书,叫做《心灵复制》。”高川严肃地盯着船长:“你没看到吗?”

    “何止没看到,简直听都没听说过。”船长露出苦笑,他也是一个敏感的人,意识到了发生在高川身上的不正常,“看来情况比我们认为的还要糟糕。”

    如果不是船长的眼睛有问题,那就是自己的认知出现了问题,亦或者两人都有问题——高川的目光不由得转到这本《心灵复制》上,然后,他眼睁睁看到了,这本书正在变得透明,在一个呼吸内,就失去了实际的触感,消失在空气中,半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个声音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在寂静寒冷的大地开始明亮之时,人影已经登上了山坡。

    门窗外再次陡然出现如丝绸般柔和的光亮,这一次,就连船长也感知到了,他警惕地从腰后取出一件武器——折叠的弓弩自行展开,上弦,发出仿佛不堪负荷的吱呀声。这一次,从门缝处铺开的光亮没有立刻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道长长的人影从门缝中钻进来,沿着墙角,从地板折向墙壁。这个人影描绘出一个瘦长的怪异的轮廓,看起来像是人,又像是人形的某种东西——但无可否认的是,高川也好,船长也好,都觉得它是活生生的。

    然后,高川突然想起,之前船长进来时,房门已经被硬生生破坏掉了。然而,眼前的房门仍旧完好无损。究竟是自己之前看到了幻觉,还是现在的才是幻觉?

    “你是怎么进来的?”高川在怪异紧张的气氛中,一边警戒着,一边向船长问到,“是谁开的门?”

    “不是你吗?”船长说,顿了顿,他意识到不妥,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的,是你以一个怪物的形象,把门硬生生砸开了。”高川说。

    “……我觉得,除了我们都在做梦这个解释外,没有更好的解释。”船长的声音有些干涩:“如果敌人可以在现实中扭曲每一个人的认知,量身定制不同的现象,那我们的处境,将会是比做噩梦更糟糕。”

    “也许,也不是太糟糕。”高川如此回答。因为,他早就遭遇过类似船长所说的这类敌人。

    尽管眼下的情况怪异又凶险,不可理喻,但却还没有对自己两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脑硬体对义体的监控数据全都处于最佳状态。无论如何,选择都不多,离开这个房间,找到其他人,确定这艘船的状态——高川这么想着,问到:“船只的航行方向还能确认吗?”

    “有特别制造的自动导航系统。”船长说:“如果人员不能工作,就只能依靠这个系统了。你说它靠不靠谱,我觉得,必须相信它是靠谱的,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