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六章:一手炼丹,一手治疗,一边绝望
    没有人去理会兰斯。

    的确,兰斯是很该死,也很可恶,他们也很不得杀了这兰斯。

    但和娜塔莎相比起来,这个兰斯,根本不值得一提。

    所以,在看到卫子青要治疗娜塔莎的时候,大家的眼睛都紧盯着他,

    虽然说他说过能治疗好卫子青,可是在没有真正治疗好的时候,大家心中还是有些没底。

    当然,除了一个人之外。

    这个人就是希尔。

    可以说,爱情真的会使人变得盲目,虽然说开始到现在,卫子青都还没有给过希尔承若,可是希尔却早已经将一颗心放在了卫子青的身上。

    而她也从来不会去怀疑卫子青。

    说是她傻也行,说她呆萌也行,因为这就是希尔,因为,她就是相信他的话。

    不过有一个人例外。

    那就是兰斯。

    虽然被打得可以说是失去了行动能力了,可是脸上的冷笑却没又消失,配合那臃肿的身材,怎么看怎么厌恶。

    所以,在他们说能治疗娜塔莎的时候,他也紧盯着,不过不是在害怕这卫子青能治疗好她,而是在准备看着笑话。

    ……

    kx的毒,的确是很恐怖。

    虽然还没有具体的查看,可是卫子青能够看到,在娜塔莎的身上,有着一股看不到的黑雾笼罩着。

    尤其是她的神海之处,当然了,这娜塔莎并没有神海,有的只是天庭之内。

    在那里的黑色雾气,更是浓郁,只是不止是那里,卫子青更清楚的发现,在娜塔莎的经脉之处,都有这种黑雾。

    这黑雾,就是kx了吧?

    如今看来,也正是这黑雾,才会说,使得人饱受折磨,控制人的身体,甚至慢慢的腐烂而死了。

    “卫……卫先生,有办法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卫子青还是看着娜塔莎没有治疗的样子,拉伯克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了。

    “哼,所谓的办法,就是杀了她,你们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兰斯冷嘲道。

    “给我闭嘴!”

    玛茵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朝着兰斯拍了过去,这一掌力量之大,直接将兰斯拍飞,牙齿和血水,从他的口中喷出。

    也亏得着兰斯肥胖,能受震,否则真的就被玛茵给拍死了,不过也正是这样,这兰斯就在也不敢开口了。

    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要是在开口,这些人就要忍不住杀了自己了,那么自己还怎么看笑话。

    “虽然有些麻烦,不过,总算了有了两全的办法了!”

    卫子青微微点了点头,一手按照了娜塔莎的天庭之上,一股浓郁的医疗查克拉涌入娜塔莎的身体中。

    一手却是抬起,哗的一声,一股炙热的琉璃色火焰顿时出现在手中。

    这突然出现的火焰顿时下了大家一跳,不过大家没有出声打扰卫子青,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打扰他的时候。

    而就在火焰出现在卫子青手中的时候,在卫子青的虚空中,突然飞出好几十棵奇特的草药。

    这些草药是大家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更重要是,这些草药中,竟然都蕴含着一种奇特的力量。

    它们好像被什么控制一般,不断飞入那火焰中,被燃烧,化为一滴滴的液体精华。

    而且并不是没有规律的,而是好像有选择的一般,更甚至,有时候这些化为精华的药液,在被煅烧了很久之后,才会在飞进去一棵,有的只是几秒,更有着是好几棵同一时间放了进去。

    “这……这是在做什么?”

    所有人都不知道卫子青在做什么,在这个世界中,从来没有炼丹这个说法,大家如何能知道?

    只是卫子青根本没有时间去解释,因为他必须好好治疗娜塔莎的体内创伤,还必须分出心来,炼制邪灵丹。

    kx的毒的确有些麻烦,不过也说不上麻烦,只是要炼制丹药罢了。

    当然了,不用也行,自己可以强行驱逐这些毒素,但只要是强行,就难免会对中毒者造成一些损伤,所以卫子青才炼制邪灵丹。

    这邪灵丹是这些年历练的时候得到的,只是五品丹药,可以说很鸡肋,因为它的效果,只是吸收一些毒素。。

    卫子青早就做到不百毒不侵的地步了,这种丹药,别说是自己,就是自己的女人,也根本用不到。

    可是这一次却派上用场了,至少,对于娜塔莎,还是有着完美的效果的。

    一阵阵的丹香在最后一株药草被扔进之后,从火焰中传来,那些液体不断的凝聚着,最终化为一颗绿色的的丹药。

    也就在这时候,卫子青终于治好了娜塔莎体内的创伤,时间看起来虽然很长,可是其实连短短的一分钟都没有到。

    火焰消失,握着邪灵丹,卫子青看着这丹药一眼,将她塞进娜塔莎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看到丹药入体,卫子青松了口气站了起来看向了拉伯克:“好了,幸不辱命!”

    “这……这就好了?”

    听到这话,拉伯克整个人都呆住了,这就好了?

    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当下冲了上去,抱着娜塔莎,可是娜塔莎还是紧闭着眼睛,根本没有醒来的样子。

    “哈哈,这就是你说的你能救得了她,那她怎么还没有醒来?哈哈!”

    兰斯大笑着,边笑还边吐着血,显然受伤不轻,不过这又何妨,因为他看到了最好笑的笑话,那个贱女人,还是要给自己陪葬,

    因为,他还有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自己还能控制那个贱女人,所以,他根本没有治疗好她!

    “兰斯!”

    布兰德手中的长枪举起,这想要一枪砍了这兰斯,可是卫子青却一手抓住了那枪。

    “别急……”

    也就在这时候,昏睡中的娜塔莎猛地张开了嘴巴,一股及其熏臭的黑色呕吐物从她的嘴中吐出,吐了一地。

    伴随着这些呕吐物的出现还有一颗圆形的珠子,这珠子无比漆黑,更散发着一种令人想吐的臭味。

    也就在这时候,兰斯的眼睛陡然正大,脸色苍白无比,一口鲜血猛地喷出:“这……这怎么可能,我和她的联系,断了,这……这怎么可能!”

    兰斯惊恐无比,满是不可置信,他和她的联系断了,这不可能的,这可是kx和下毒者和中毒者的联系,谁也无法斩断的,除非说一方死了才有可能,可这怎么可能!

    他不可能治疗好的,这不可能,kx是无解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kx解了,自然,你就和娜塔莎没有联系了!”

    “不……不……你骗我,这不可能的!”

    兰斯不信,他是在骗自己,一定是在骗自己的,一定是的!

    听到卫子青和兰斯的对话,大家终于相信,娜塔莎的毒是真的解了。

    可是看着昏迷不行的娜塔莎,大家还是有些担心:“那boss她怎么还没有醒……”

    “放心吧,她只是累了,睡一觉就好了!”

    这一下子,大家都松了口气了,尤其是拉伯克,更是喜极而泣。

    “他,怎么办?”

    希尔看着兰斯开口道。

    听到这话,兰斯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爬了过来,抓着卫子青的裤脚,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道:“卫先生,不要,不要是我,我错了,我不敢了,不要杀我!”

    兰斯终于怕了!

    他开始不怕是因为有人和他陪葬,而且娜塔莎也是真的没救,自己是绝对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他才不畏惧,因为他破罐子破摔了。

    可是现在娜塔莎活了,那么自己只要好好的哀求,他应该就有机会的。

    拼了一把,不管如何,能活下就好,至少,活着,才有机会报仇啊!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听到卫子青的话,兰斯顿时大喜了起来,果然有机会,他没有看到的是,大家在看到他这神色的时候,顿时鄙夷冷笑了起来。

    额……

    突然,一道漆黑的光芒突然摄入了兰斯的口中,兰斯捂着喉咙,想要吐出来,可是不管怎么吐,却也吐不出来,那东西无比之臭,可一下子就化为了液体,竟然直接进了自己的肚子。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你不是不是杀我了吧,你骗我!”

    “没什么,只是用刚刚娜塔莎体内所有的毒汇聚的毒丹,给你喂下罢了,也就是说,你中了kx了!”

    刚刚从娜塔莎口中吐出的黑珠子,就是kx的毒丹,卫子青不会杀兰斯。

    因为,简单的死,这无法让夜袭成员这几年的屈辱洗清,更不用说,这个人还想要希尔死,卫子青更不能说那么轻易就让兰斯死了!

    所以,让他饱受着kx剧毒的折磨,这是最好的办法。

    七天的时间,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腐烂被吞噬,这种痛苦,才是最好的折磨!

    “不!不!你个恶魔,你下毒,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兰斯觉着,想要自杀,他太清楚这个毒的厉害了。

    可是他做不到,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个念头一起来,就被毒素给压制着,他无法做到。

    甚至,只有那么一瞬间的念头,他就在也升不起了,这也是kx的恐怖之处,没有人能在中了毒之后,能自杀得了!

    “走吧,拉伯克你带着娜塔莎回去,我们,该去还这个帝国一个清净了!”

    卫子青没有去看兰斯,对着夜袭的众人道。

    娜塔莎就出来,兰斯,只有七天的命,而这七天所受的痛苦,足足可以让他长达七十年,这仇也算是报了,大家也就该去处理那些大臣和皇帝了!

    “嗯!”

    夜袭的人离开了,没有人去看兰斯,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