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79章 杜克出手了
    就这样,本着操蛋的同甘共苦精神,联盟和部落两边的老大,为了一个并不可笑的理由,在这一次意外的超级马拉松中,建立了深刻的友谊……才怪呢!

    嗯,过程中双方类似于“信不信我回头就做掉你”之类友好的眼神交流是少不了的。

    当然,萨尔他们心中也大唿杜克是怪物。

    要知道,萨尔不是没见过人类的**师是什么德行。那时候一个晨星光临角斗场,都已经是全场起立,十几个侍卫开路,还有骑士追随者在身边。

    然后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法师,上下台阶都要人搀扶。走上个马车,也要一个奴仆去跪下给个背嵴当踏板,巍巍颤颤地上去。

    大多法师还没上年纪就已经整天捧着个药罐子,恍若风烛残年的老头。

    换到杜克这里,反差太大了。

    这不是么?

    你一个尊贵的曦日**师,不带追随者来一群兽人中间都算了,还耐力比很多兽人还好,这是什么鬼?

    不,这已经跟法师无关了。

    看着杜克仿若凌空飞舞的轻灵步伐,萨尔无比确定杜克学过精灵游侠那一套。

    “马库斯阁下,虽然我无意窥觑你的秘密,但你的耐力、速度和敏捷让我太惊奇了!”萨尔还是问了出来。

    “啊!没什么!当你身边有两个女人是当世最强那一拨游侠的时候,为了证明你是男人,你就会练出这样的身手了。”

    杜克抬头六十度仰天,又是两行或许会出现的虚幻泪水,在眼角淌过。

    几乎一瞬,萨尔就觉得杜克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啊!

    那是一个维持了十年的甜蜜噩梦!

    往事不堪回首!

    杜克的眼神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过去……

    “亲爱的,做仰卧起坐吧,你上来一次就亲一口。”奥蕾莉亚用膝盖轻轻压着杜克的脚面,然后因为双手轻握着杜克的脚踝的关系,只要杜克起来一次,就能看到奥蕾莉亚甜美的笑脸,有亲亲,还有那对跟精灵风格毫不相称的海加尔峰。

    “咯咯咯来追我啊!只要你追上我,或者跑够一千米,我就愿意为你解锁……新!的!姿!势!”温雷莎在前面一边跑一边用羞涩的表情,穿着轻纱,在杜克面前摇曳自己着诱人的身姿。

    各种‘是男人就什么什么的’,驱使着杜克这条没什么人生动力的懒虫,发粪图强!

    不知不觉,十年过去了!

    事实上,在头一年过去后,杜克已经可以把风行者姐妹收拾得哭爹喊娘,大叫不要不要的。但不知为什么,在奥蕾莉亚和温雷莎不断更换奖品的情况下,就是一口气坚持了十年。

    虽然杜克大撒狗粮,差点把加文拉德逼得跟十米高的贞洁圣女处对象,但杜克……

    今时不同往日了!!!

    不考虑职业技能的话,单凭杜克这身手,绝对可以一脚踹开萨尔的卫士营大门,用兽人语高喊一句:“老子要打十个!”然后收拾掉一圈人,拍拍尘安然走出来。

    漫长的狂奔,总有尽头。

    从上午一直跑到傍晚,在听了格罗姆咆哮了将近8个小时“杜克我要杀了你之后!”,杜克终于发飙了。

    在一口井水散发着蔚蓝色光辉的巨大水井面前,杜克停下了脚步。

    他无视了散开一旁的萨尔等人,无视了那近万名不停叫嚣的邪兽人,径直把目光投向脑子有点不清醒的格罗姆*地狱咆哮脸上。

    杜克无比嚣张地先用国际通用手势向吼爷举起左手中指嗯,其实是向吼爷展示一下自己手上那个印有马库斯家族家徽的戒指,然后勾了勾右手食指。

    “格罗姆,你不是要杀我么?来啊!”

    在风中,杜克貌似单薄的身体仿佛一吹就倒,配合他嘴角那一抹邪魅的奸笑,怎么都觉得他是在作死。

    偏生萨尔有种预感,杜克会成功。

    果然,当杜克发出挑衅后,那位脑子不清醒的部落第一勇士格罗姆*地狱咆哮,直接发出恍若惊雷的一声暴喝,然后高高地跳了起来。

    跳斩!

    一记看似平淡无奇,而且相当暴露自己弱点的攻击技能,被格罗姆练了、用了不下百万次。

    当百万次的修炼过后,哪怕是再平淡无奇的招式,也会产生旁人难以想象的升华。

    那是超越了战士技能,违反了大部分物理常识的一击。

    当格罗姆魁梧的身体跳到足足五层楼那么高时,绽放着凶厉血光的斧头,人斧合一,蓦地开始了不科学的加速。

    如果最初的声势像流星坠地,那么后半段简直就是跨越十数米空间、转瞬即至的瞬噼!

    大酋长萨尔完全无法想象,杜克要怎么才能在这一招下活下来。

    以往对练中,哪怕格罗姆留手了,他都只能无比吃力地横架【毁灭之锤】,用肉身之力硬扛。

    因为根本躲不了。

    那杜克呢?

    萨尔心中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如果杜克躲不开,格罗姆一斧头把杜克噼死了,那是不是就可以帮部落除去这个联盟大敌?

    很遗憾,萨尔注定要失望了。

    狂暴状态的格罗姆,固然攻击速度和攻击力都暴增,但他招式的破绽太大太大了,攻击的方位和线路都无比明显。

    乃至于在他跳起来的瞬间,系统精灵已经在杜克的脑海里勾画出格罗姆从跳起到攻击点的整条线路,还有把斧头砸地上之后会造成的破坏和波及范围全都计算得一清二楚。

    在这个超级电脑的战术系统模拟下,格罗姆的攻击更像是博人一笑的小丑。

    凄厉而狂暴的破风声响起,一如所料的恐怖破坏力,格罗姆的【血吼】狠狠地噼到了大地上,砸出令人心惊胆战的巨大蛛网状裂痕。

    可惜……

    不中!

    杜克无比潇洒地让开半个身位,看似险而又险地躲过了这一击。但他那张带着嘲讽和无比冷静的面容,在这一刹那深深地烙印在萨尔、雷克萨、沃金、瓦罗克、布洛克斯等一众部落强者的心灵深处。

    杜克出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