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萧炎跪了
    “天王盖地虎,玉帝和王母?”

    “这什么和什么啊?”

    大厅中人,都一脸迷茫,不知所云。

    “同志?”

    萧炎一震,又是惊愕,转而露出大喜之色,又进一步探寻。

    “秦汉三国晋两分,隋唐五代宋辽金,元明清民国短命,社会主义万年春!”

    楚阳笑眯眯道。

    “生在红旗下,长在现代化。改革先南方,解放在天下!”

    “网络通南北,企鹅行天下!”

    “同志!”

    萧炎激动上前,两眼都红了,一把握住了楚阳的手,狠狠的摇晃,好似见到了最亲的亲人。

    楚阳微微一笑,心中也荡起了涟漪。

    “你到底是什么人?”

    萧家三长老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可这个节骨眼上,却让他愤恨,走到近前喝问。

    “我是你大爷爷!”

    楚阳瞥了一眼,冷哼道。

    “小兔崽子,竟敢占我便宜?”

    三长老大怒,一掌拍向了楚阳肩头。

    “三长老,不可!”

    萧战脸色一变,连忙喝止。

    可他哪里能够阻止?

    “三长老,你敢!”

    萧炎炸毛了。

    “算你小子有良心!”楚阳淡淡一笑,扭过头来,看了一眼三长老,这位长老身子一颤,好似被大锤轰在了胸口,伴随着一声惨叫,张口喷血,凌空倒飞出去,将他的座椅整个砸了个稀巴烂。

    这一变故,让萧炎瞳孔一缩。

    大厅中,一阵忙乱。

    “阁下究竟是何人?”萧战望着楚阳,一把将萧炎拉在了身后,催动斗气,神色严肃,“在我萧家,伤我长老,阁下这是不将我萧家放在眼里了?”

    “若还是远古八族之一的萧家,或许能让我正视几分,可惜啊,你们不是……!”

    楚阳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纳兰嫣然,这个小妮子,玲珑剔透,宛若水晶葡萄,确实不错。

    将目光重新放到了萧炎身上,笑道:“萧炎,我不明白,不就是退婚吗?为何如此恼怒?”

    萧炎从父亲旁边走出来,苦笑道:“退婚事小,可对我萧家而言,却是耻辱!”

    “是吗?可你如今是废物,对她而言,有了这个婚约,是不是耻辱?”

    楚阳再问。

    萧炎脸色一沉。

    “你也明白,这是个武道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就只能委曲求全!”楚阳道,“相比纳兰家的权势,还有云岚宗的强大,你萧家,什么都不是。何况你的天才之名已经不存在,又如何配得上她?”

    萧炎还是沉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又是仗着什么说出这样一番话?三年之后,你拿什么去挑战?”

    楚阳接连询问,“若纳兰嫣然是我的孩子,我也会让她退婚,你萧家若是不同意,就直接灭掉。纳兰嫣然资质出众,是纳兰家的宝贝,是云岚宗的下一任宗主,又怎会让她许配一个普通人?你说,若是你萧家真不同意,纳兰家会不会暗中杀了你,或者灭掉萧家?还有云岚宗,以他们的霸道,会不会直接将你萧家给平了?”

    萧炎一颤,脸色就白了。

    萧战也瞳孔一缩。

    “这位公子,我们云岚宗怎会因为一件退婚小事,就灭人家族?”

    葛叶苦笑摇头。

    “悄悄的来一个斗灵或者斗王强者,就将萧家给灭了,很难吗?”

    楚阳笑问。

    心念横扫天下,对这个世界的武力值,他早已有了判断。

    斗之气相当于后天武者,斗者等于先天,斗师相当于宗师,大斗师等于大宗师!

    斗灵等于凝神,斗王-等于化神,斗皇等于真神,斗宗等于通玄,斗尊等于法相,半圣等于归真,斗圣等于天人之境。

    至于斗帝,或许达到了天仙之境。

    在萧家,族长萧战最强,也不过是五星大斗师罢了,随着纳兰嫣然前来的葛叶,却是一位七星大斗师!

    一个葛叶就能力压萧家。

    更何况,云岚宗可是加玛帝国的一霸,宗内连斗王和斗皇强者都有,萧家在他们眼中,还真什么都不是。

    听到楚阳**裸的言语,大厅中人,都沉默了。

    “这个世界还是有王法的!”

    萧媚硬着头皮顶了一句。

    “可惜啊,这里的王法大不过拳头!”楚阳感叹一声,就温和道,“小丫头,我缺个侍女,愿不愿意跟在我身边,端茶倒水?”

    “我?”

    看到楚阳的笑容,萧媚脸色一红,连忙低下头来,讷讷不言。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萧家大长老皱着眉头将萧媚挡在了身后。

    楚阳没有回答,只是惋惜的摇了摇头:“你可知道,就因为你的犹豫,你失去了一次天大的机缘,从此蝇营狗苟,活在尘世烘炉之中,不得超脱!”

    大长老皱眉。

    萧战警惕。

    不过对楚阳,他们都分外小心。

    刚才三长老被对方一个眼神都瞪的差点死去,这是何等手段?

    他们不知道!

    “阁下,这个世界也不止一个加玛帝国,比云岚宗强大的宗派和势力多的是!”

    熏儿看着沉默的萧炎,忍不住上前道。

    在他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位老者。对这位老者,楚阳多看了一眼,他知道,这位是被称作凌老的凌影,五星斗皇,专门为了保护熏儿。

    此刻的凌老,望着楚阳却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在楚阳身上,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斗气波动,好似没有修炼过一般,可刚才一击,连他都没有看出什么手段,就将斗师级别的三长老差点轰杀。

    他不得不谨慎。

    “我是叫你萧薰儿好呢,还是古熏儿?”

    楚阳笑问。

    “你究竟是什么人?”

    熏儿大为警惕。

    凌老体内的力量已经运转到了极致。

    “我是谁不重要!”楚阳道,“重要的是,古家千年以来最完美的神之血脉,就只有一位勉强算得上的强者来保护?还真够放心的!”

    萧薰儿,真名古薰儿。为远古八大家族之一的古族千金,天之骄女,古族近千年内斗帝血脉觉醒最完美者。

    容貌倾城,优雅高贵,气质清冷淡然,犹如清莲初绽,身材窈窕动人。完美的她,极为引人瞩目。

    冷漠又不失温柔,善良不失执着。深爱着丈夫萧炎,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实力强横。对待他人态度疏离清冷,唯对萧炎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绝对是完美的小娘子。

    “阁下,你究竟是何人?”

    凌老倒吸一口凉气,踏步上前,将熏儿挡在了身后。

    熏儿的血脉,是古家最深的隐秘,却在这里被人得知了,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好吧,不说出来我的身份,你们都不放心了!”楚阳叹道,“我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千年,后知五千年的斗帝转世!你们可以叫我楚阳!”

    凌老嘴角抽搐。

    熏儿撇撇嘴。

    萧炎翻了个白眼。

    “放心,你是萧炎兄弟看好的小媳妇,我不会觊觎!”楚阳又道,“只是你的金帝焚天炎(异火榜排名第四),以及净莲妖火的部分本源,还算不错。”

    “你怎么知道的?”

    熏儿骇然。

    楚阳没有多说,而是再次看向了萧炎:“要不要拜师?拜我为师,顷刻间,我能让你成为斗师、大斗师,甚至斗灵都可以,怎么样?”

    萧炎眼睛一亮,却感觉分外别扭,“那个,兄弟,你究竟有多厉害?”

    “他是斗皇!”楚阳指着凌老道,“在我眼中,就是蝼蚁!”

    “狂妄!”

    凌老大怒,也知道没法继续隐藏了,强大的气势释放而出,将大厅中的萧家之人全部挤压到了墙壁之上。

    威势如海。

    “怎么可能?”

    萧家众人,无不震撼。

    这种力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唯有萧战没有太大的吃惊。

    “说你是蝼蚁,你就是蝼蚁!”

    楚阳冷哼一声,大手一抓,心念之力化作牢笼,将凌老一身气息尽数压到了体内,禁锢起来!

    凌空一提,悬浮半空,宛若待宰的羔羊。

    大厅中,如海的威势当然无存,可包括萧战在内,无不瞠目结舌。

    “你、你……你是斗尊还是斗圣?”

    凌老结巴了。

    “刚才我就说过了,我是斗帝他师父!”

    楚阳将凌老放下,同时说道。

    “刚才你说是斗帝转世来着!”

    萧炎弱弱道。

    可他的双眼,已经冒出了绿光。

    “我说过吗?刚才我说的是斗神来着吧?对,就是斗神,我就是斗神,你们有谁不同意的吗?”

    楚阳眼光扫视大厅。

    众人无不低头,有几个少男少女却不住的嘟囔。

    “小炎子,愿不愿意拜我为师?这是最后的机会!”

    楚阳再次询问。

    “我、我……!”萧炎挠头,若是换成一人,他二话不说,早已经跪下了。

    可这一位却是和他一样的穿越者。

    在那个年代,怎能跪拜?太丢人了!

    “我、我愿意当您的侍女,端茶倒水,洗衣做饭,我什么都会做,都能做好!”

    没等萧炎回答,萧媚却急不可耐的说道。

    她看到楚阳大发神威,再加上帅气的脸蛋儿,温和阳光的笑容,一颗芳心,早就乱颤了。

    “刚才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没有抓住!”

    楚阳摇头。

    “我、我没有拒绝啊!”

    萧媚脸色一红,眼泪就流了出来。

    “圣贤说的好,机缘机缘,机会来临,一线缘法,抓不住一线,时机就烟消云散!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楚阳摇头。

    “我、我本来想答应的,真的是想答应的,都是二长老……!”

    萧媚哭了,楚楚可怜。

    在心中,她将二长老骂了个狗血喷头。

    二长老脸色也挂不住了,只是不敢辩驳丝毫。

    “拜见师父!”

    萧炎看了看身旁担忧的熏儿,望了一眼神情严肃的父亲,最后瞥了一眼纳兰嫣然,又想起楚阳刚才所言,一咬牙,跪了下去。

    “哈哈哈,好徒儿!”

    楚阳大笑,同时将萧炎手指上的戒指给凌空摄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