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97 尸检处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超级泰坦尼克号不是战舰,也不是游轮,只是一艘载着诱饵航行于海洋的大船,尽管是利用一个废弃计划进行改建,大体上的结构遵循最初的蓝图,但是,改造后的配置和人员都仅仅是针对这一次作战所需。大家都清楚,这只大船能够不沉没的几率近乎为零,但是,在有限的供给下,人们仍旧想尽办法,让它可以在可以预计的范围内航行更长时间——人力有穷尽之时,船上的乘客不能说全都带着破釜沉舟的想法,但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刚刚,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神秘事件造成了五十六人的死伤,这个数据还算是在情理之中,并不会让这艘船上的人员太过意外和震惊。高川在女军官的引领下前往尸检处,一路上可以清晰感受到紧绷气氛的残余,但这个时候,所见人员之神情已经恢复常态,娱乐室内仍旧有人在活动。这次袭击已经被确定,不是自然产生的神秘事件,而是有预谋的袭击,下一次袭击也暂时无法确定什么时候会到来,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到来——敌暗我明的情况十分明显,虽然也已经有人在试图查证敌人的所在,但目前而言,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肉眼可以看到的东西,并没有带来明确的线索,而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在利用“神秘”进行观测后,也难以得出有用的情报。即便如此,危险仍旧在直觉中阴魂不散。就好似看着荡漾的波涛,明明除了海水之外,什么都看不到,连地平线都被淹没在水中,可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藏在那里。虽然自己睁大了眼睛去瞧,但它总会机灵而敏捷地躲进视线的死角中。

    从舷窗望去,站在甲板,攀上瞭望台,聆听风声、水声和人们隐约的活动声,这些危险的东西,就遍洒于这些声音、气味、行为的细节中。

    如果时刻都要提心吊胆的话,谁也受不了,所以。保持对自己而言的警惕就足够了,船上的人都并非新入战场的雏鸟,每个人都明白应该在这种场合下,持有怎样的态度。袭击过后,气氛的舒缓是可见的,行色匆匆的人,大都已经凑在了尸检处——有关袭击的情报总结已经被相关人员做好了,正准备分发下去。不过,也有人想要知道第一手的情报。所以才和高川一样来到这里。

    安然无恙的人暂且不提。

    死亡的三十八人,昏迷的十二人都被送入这个巨大的舱室内。已经确认死亡的人,和暂且还在昏迷的人仅仅被一道帘子分隔开来,这在平日里也是罕见的处理方式,按照现代医学的处理方法来说,十分的不专业。不过,船上的人如此布置,当然也有自己的想法——高川不觉得这么做很意外,只要涉及“神秘”,事后的处理往往都和“正常”扯不上干系。

    “……没有发现昏迷者和死者之间存在反应……”高川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尸检处的人员拿着报告进行数据上的解说。

    高川和女军官抵达的时候,已经有六七人过来了,他们对新来的两人投来不存在敌意的视线,但要说有多亲热也谈不上。大家虽然都明白,这次航行的重点是什么,但在登船之前,分属不同的组织,各自天南地北,也没有太多人是彼此之间存在深厚交情的。仰慕高川的人虽然也有,但放在总数来看,也只是小部分而已。

    彼此之间的信任、合作和感情,还有待时间的验证。也或许,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发酵和证明了。

    为什么要这么配置人员?高川觉得,也许存在政治上的考量,但也应该兼顾了战略战术上的需要——负责出谋划策的人,进行决策的人,应该不是拍拍屁股就做出这种决定的。尽管自己的确不太明白,但是,自己本来就不是那么聪明的人,无法明白也理所当然。

    高川的行动不是完全由自己决定的,但却有他相信的人在其中干涉,所以,他一直都认为,在保持信任的同事,去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就好了。如果事不如意,那也并不是谁的过错,也不会因此就觉得,若果是自己专横独断就可以让结果变得更好。

    正如这一次的行动。

    也许换做是其他人,会觉得是受到了压迫和欺瞒,才不得不接受这明显是九死一生的行动。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众人被当成了当权者的棋子而充满了愤怨。

    但是,高川完全没有这么负面的想法,也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负面的思维方式。

    他只是觉得,既然自己所信任的人,也在赞成和推动这一计划。既然,必须有这么一个人站出来,去面对九死一生的境况,去争取那些愚蠢的自己看得不太分明,但却被聪明人认为是值得一搏的契机,那么,自己就去做吧。

    这本来就是身为英雄所必须承载的事情。

    对于已经被公认为英雄的自己,也是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自己也不是被推上英雄的位置,被迫去承担这个名号的,正好相反,自己是带着去承载这一切的想法,坚定地踏上授勋的舞台。

    那么,就去做吧。

    去战斗,去面对那可怕而诡异的神秘,去突破敌人已经做好狙击准备的包围圈,在这个过程中,也尽自己所能,保护好船上的同行者——也许事情会不尽如人意,但是,倘若只是觉得不尽如人意就不去尽力的话,也就不符合自己想要成为英雄的初衷了。

    高川对自己的选择,一向都做好了承担其后果的准备。

    他不介意他人的冷淡乃至于敌视,他为之付出,并不是为了得到他人的感激,而是为了时刻准备着,向那无可捉摸的。不可名状的,导致世界末日的恐怖宣战。战胜它,让自己所爱的人得到安宁和平静,乃至于推及所有人,尽可能让更多的人不需要在卷入一次又一次,仿佛永无止尽的末日轮回。

    “我想看看尸体。”高川对相关人员说。

    负责解说报告数据的专员点点头。朝一旁的副手嘱咐一声,就让高川随这名副手过去。副手是个外表看似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在这艘船上的人员中,也算是最年轻的一批。不过,当高川询问他的实际年龄时,这个年轻人温和却坚定地拒绝了。没有委婉的转移话题,就是告诉高川,他并不想谈论这些私人方面的事情。

    高川不为己甚,女军官也没有在这种事上插嘴。只是越靠近藏尸柜,她的眉头就越是紧皱起来,像是可以感受到什么其他人感受不到的东西——高川仔细观察着这些人,因为,他并没有在这个地方感受到太过特别的东西。

    “你也是第一次过来吗?”高川突然朝女军官问到。

    “不,收尸的时候我也有帮忙,但是……”女军官似乎有些迟疑。

    “但是什么?”高川问到,副手也看向这名女军官。

    “不太协调的感觉。在收尸的时候。和在这里……感觉不太一样,我说不出来。只是一种很细微的差异,也许是错觉?”女军官模糊地说,她似乎也找不到自己产生这样的感觉,究竟是缘于何种变故。

    “不,我觉得,感觉是十分重要的。”高川顿了顿。说:“在这种时候,哪怕是错觉也值得重视。”

    “会不会太敏感了?”副手说:“我是没感觉,如果只有你有感觉的话,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动员起来。”

    “我个人是很有兴趣。”高川没有反驳,只是这么说到。

    “恕我直言。神秘专家的感觉一直都很可信,但是,感觉到的东西并不一定会立刻产生影响,有的时候,甚至会因为神秘专家自身多余的行为,让本来不会有具体影响的异常朝更坏的方向产生变化。我觉得,还是不要太过于执着尚未出现巨大征兆的情况比较好。”副手态度温和地劝说到,“我不是说你的感觉是错误的,也不会认为你的感觉无足轻重,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和精力,去处理每一种可能性。所以,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就别继续接近了。”

    “好吧,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女军官认可了副手的提议,在近侧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

    在距离女军官十米外的一隅,高川在副手的协助下,逐一打开藏尸柜。白雾一样的冷气从拖柜中泄出,死者的尸体上已经挂满了白霜。这些死者的外表情况,正如尸检处的报告所说,并不存在明天的伤势。据副手说,另一边还在昏迷的人,也是类似的情况,他们就好似直接睡去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反倒是那些存活下来的人,身体上完全没有留下激战痕迹的反而只是少数。

    “感觉上,活下来的人,是经过了艰苦的战斗才存活下来。”副手说:“死掉和昏迷的人,是连战斗都无法开始,就直接被冲垮了。”

    “我这边遭遇的是意识态层面上的战斗。”高川说:“其他人又是怎样?”

    “根据他们的自述来看,应该和您一样,高川先生。”副手回答道:“但是,虽然死亡者中没有意识行走者,但他们在精神层面上的坚固程度,绝对不弱于存活下来的人,甚至有几个更强……说实话,我直到现在,还很难相信,那些在精神层面上独树一帜的神秘专家,连反抗都没有,就直接死掉了。”

    “意识层面上的战斗,并不是精神坚固的人就一定可以活下来。”高川却并不觉得惊讶,“我觉得,大概和他们的思维有关。决定意识强度的因素是多方面的,精神方面的坚固,并不意味着思维方面的强大。如果我遭到的袭击,和他们遭到的袭击是一样的,那么,这个结果就不出乎意料。”

    “袭击高川先生的家伙,真的那么强吗?”女军官在十米外发问。

    “不是他们更强,而是我们被针对了。”高川摇摇头,说:“我们的情报应该已经外泄,否则,对方不可能在短时间就完成那些针对性的布置。”

    “您的疑意思是,船上有暗鬼?”女军官又一次皱起眉头,高川觉得她皱眉的次数是不是偏多了点。

    “不一定是主动泄密。”高川说:“但是,泄密是肯定的。查查第一批死亡的人的关系网。”

    “已经在查证了。”女军官说:“这是必走的程序。”

    “你感觉好了些吗?”高川突然问。

    “是的。”女军官说。

    “可以近距离看看这些尸体吗?也许你的感觉还能更敏感些。”高川善意地说。

    “谢谢。”女军官没有推辞,不过,走近后,她的脸色比之前更糟糕,“不协调的感觉越来越强了,但还是说不出不协调的地方在哪里。这些尸体明明和我收尸时没有变化。”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感受着被冻僵的尸体。

    “你觉得这些尸体会被敌人利用吗?”高川又问到。

    “当然。否则这种不协调的感觉就不会存在。我现在可以确定了,这的确不是什么好的预感。”女军官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把他们火化,而不是冷藏。”

    “我个人赞同她的话,你呢?”高川看向副手。

    副手摊开手,无所谓地说:“他们的尸体已经解剖过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如果你们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处理,必须出示许可证明,我没有这方面的权限,也不打算做这方面的提议。当然,不是因为反对,只是觉得,这些尸体怎样处理都行。”顿了顿,他有些玩笑般说到:“反正,化成灰也有化成灰的使用办法,我觉得,冷藏和火化,都只有二分之一的机会可以阻止敌人的下一步。在几率上,仍旧是一致的。”

    高川虽然赞同火化,但也认可副手的说法,把尸体焚烧和冷藏,都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仍旧会被敌人利用。实际上,当神秘事件接连发生的时候,对于某件事物的处理,本就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方法。

    “我还是坚持火化。”女军官说:“我感觉那样比较好。我会去申请许可的。”

    “随你。”副手说。

    高川捏了捏的尸体的肌肉,虽然已经冻僵了,但是,脑硬体大致可以复原数据。三十六具尸体,他一个都没落下,全都在脑硬体中建立了档案。不过,目前也仍旧无法给出进一步的答案。可能性是很多的,可是,在敌人实施之前,完全不清楚,对方会用怎样的方法。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