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75章 重出江湖
    萨尔的表现,让沃金无比担心。

    的确,萨尔很有领袖的天赋。

    在天赋没转化为能力之前,天赋只是一份还没兑现的能力。

    如果联盟统帅不是这位号称是二十九岁,看起来像十八岁的强大年轻法师,或许萨尔还有足够的成长空间和时间。

    可是,看着杜克,沃金瞬间就感到联盟和部落两位领袖人物之间的差距。

    无论是个人实力,魅力,魄力,气度上,杜克完爆十五岁的萨尔九条街。

    不是哪个领袖都有魄力,单人匹马亲自来到曾经是敌阵的中间。毕竟曾经是死敌,即便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杜克偏偏来了,毫无顾忌地展示着他的胆识,以及那身恍若烈阳的浓郁魔法气息。

    倘若是普通的高等精灵法师强者,在这个距离上的沃金至少有七成把握用他那把经过巨魔巫术强化的旋刃将其击杀。

    杜克……

    从他出现伊始,沃金就有种不光是他和萨尔,连周遭所有的兽人卫士都被某种未知的神秘力量锁定的直觉。只要他们轻举妄动,等待他们的必定是一击必杀级别的雷霆打击。

    这不是错觉,雷克萨貌似盯着旁边,额角却渗出汗珠子。

    瓦罗克和布洛克斯都有着不同寻常的紧张。

    唯有萨尔,他的直觉感应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杜克没有恶意,起码现在没有,而且杜克有着解决问题的方向。

    犹记得,奥格瑞姆生前曾经说过“杜克*马库斯作为敌人是最可怕的,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策划了两步、三步甚至十步的计谋,其实是不是依然在他掌心上跳舞而已。”

    奥格瑞姆又说过:“然而他又是一个仁慈且恪守某种信条的家伙。”

    当时萨尔问为什么这么说。

    奥格瑞姆如此回答:“我还至少还活着就是例子。他有一千种方式可以在我被俘之后弄死我和雷克萨。他却放弃了。所以,如果有选择,我会希望跟他做朋友而不是敌人。”

    想到这里,萨尔一颗心又迅速平复了下来。

    他的表现,让沃金暗自高兴。

    杜克瞥了萨尔一眼:“放心吧。曾经支配过你们兽人的燃烧军团,它们的统帅阿克蒙德正在来卡利姆多大陆的路上。我可以代表联盟向部落承诺,在干掉阿克蒙德之前,联盟不会主动向部落开战。”

    不知为什么,明明不想表现出来,但在杜克许下诺言那一瞬,不光是萨尔,连同沃金、雷克萨、布洛克斯和瓦罗克等强者在内,所有部落都松了一口气。

    萨尔开口:“好吧,看在共同的敌人份上。部落在此期间也不会主动向联盟开战。杜克*马库斯,你拥有现任部落大酋长的诺言!”

    一只巨大的绿色拳头,跟一只看似小巧的人类男性拳头,在半空中轻轻碰了一碰。

    萨尔转头:“好吧,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下,这个……”

    “他可不能算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杜克反驳了萨尔,看向了现场那具巨大的遗骸。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生前非常强大的生物。

    他的上身如同暗夜精灵,下身却是雄鹿的模样,他身高三米多,由四条生蹄的腿支撑着。他变得浑浊的眼球是金色的,如绿苔般的长发直垂到肩部。他的头发和胡须上生有树叶和嫩枝。头上还生有两个庞大显赫的鹿角,这使他三米多高的身体更加高大。

    只是,他现在死了。

    他身上明晰的斧头痕迹和凝留在伤口附近、那充满疯狂血色气息的不祥能量,告诉着大家,凶手是谁

    格罗姆*地狱咆哮!

    “他是谁?”萨尔问出了一个他想问很久的疑问。

    兽人是典型的外来者,沃金也是第一次来卡利姆多大陆。关于卡利姆多的史,部落这边只能抓瞎。

    杜克叹了一口气:“如果我告诉你,陷入疯狂状态的格罗姆居然把暗夜精灵族和不少牛头人德鲁伊信奉的森林半神塞纳留斯都干掉了,你要怎么办?”

    “嘶”萨尔倒抽一口凉气。

    他实在无法想象,部落的新朋友牛头人一族会怎样对待他们。

    半神塞纳留斯,从上古时期活到至今的看守者,从上古之战开始,就一直致力于恢复大地的创伤。他不停用自己的半神之力,制造着森林和琥珀,也是暗夜精灵和牛头人共同崇拜的自然半神。

    一万年前艾萨拉的上层精灵们为燃烧军团打开通往艾泽拉斯的大门时,塞纳留斯召集了上古看守者野猪阿迦玛甘、熊怪兄弟乌索尔和乌索克、白鹿玛洛恩、风暴乌鸦艾维娜以及其他不朽者来对抗燃烧军团的末日守卫、恶魔守卫和艾瑞达巫师。大部分上古看守者都死去了,塞纳留斯在其父亲白色巨鹿的拼死保护下幸存下来。

    他却被深渊领主玛诺洛斯惦记上了,玛诺洛斯要为第一次入侵的失败向塞纳留斯复仇。

    所以他死了。

    准确地说,是死于恶魔的阴谋。

    兽人对造房子和建城的需求,导致兽人进山伐木,这轻而易举地惹怒了暗夜精灵。暗夜精灵用其无双的森林战法把战歌兽人逼到了绝境,而此时,玛诺洛斯只需偷偷引导兽人找到一个滴了他一滴高阶恶魔之血的泉水。

    为了生存,格罗姆和他的族人轻而易举地再度喝下恶魔之血,变成了狂暴的邪兽人。

    接下来,惨剧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萨尔完全可以想象出,自家半神都被做掉的暗夜精灵族会多么愤怒,多么疯狂。即便暗夜精灵族一如之前的高等精灵族那么强大,他们的反扑都不是只剩下十来万人的部落所能承受的。

    这时候,一个杜克没料到的虚无缥缈声音在空中响起:“年轻的大酋长,不必太担心,只要你们能找到真正的凶手深渊领主玛诺洛斯,并将其击杀。暗夜精灵族会原谅你们的。况且,你们所有种族,现在都有着更大更恐怖的共同敌人燃烧军团统帅阿克蒙德啊!”

    萨尔和杜克同时失声。

    “先知!?”

    “麦迪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