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94 女尸3
    被黑暗笼罩的平面让人觉得无垠无际,内中仿佛存在许许多多看不见的怪异,高川穿过它们的身体,也被它们穿过自己的身体,脑硬体对情绪的控制好似已经消失了,高川每一分每一秒都能感受到清晰而鲜活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对他而言,自己内心如此强力的情绪波动反倒是一种新鲜的体验,他仍旧觉得自己的思维好似被这些强烈而负面的情绪滋扰着。

    与此同时,有一种冥冥的感觉,牵引着他朝着某个方向移动。那个方向到底是东南西北上下左右,都无从分辨,虽然形容这个意识态世界是“一个平面”,不过,也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高川更觉得自己像是失重的环境里,行动并不是完全在一个水平线上的,每过一段距离,就会觉得自己在这个水平线靠上一点,或者靠下一点的地方。

    自己在这个一眼看去一无所有的地方要做什么?答案一直在高川的心中反复铭刻,即便如此,他仍旧感受到了自己的记忆正在渐渐淡薄,就如同被河水反复冲刷的石头,那些粗糙不平的部分被打磨掉了,而记忆就是那些粗糙的东西,亦或者说,是藏匿在那一条条沟纹里的东西。高川觉得,这就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倘若自己无法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也必须离开这个地方,重新想办法对付那个怪异的女尸。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冥冥中的指引让他驻足,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那些感觉就要扑上来的看不见的怪异们,终究没有更多的动作。他立足这片区域,这里本应该和他刚进来的时候所在的地方是不一样的。然而,举目四望,风景却没有任何不同——因为,这里也仍旧是一个无垠的,被如雾般的黑暗笼罩的地方。

    但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

    高川静静地冥思着。感受着,等待着,小心翼翼地放出那些可能会引起变化的信号。

    他不在知道哪些信号是有效的,哪些信号又会引出并非是自己目标的异常变化。

    不一会,不知道究竟是哪些信号引起了反应,高川突然转过头去,就看到自己目视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依稀的轮廓。它好似从浓雾般的黑暗中飘过来,又好似身后连接着一个由大量的某种东西聚成的巨大轮廓。自己所能看到的部分,就如同是“头部”。而后面那在隐约的感觉中更加巨大的聚合物,才是其躯体。

    惊悚和恐惧的氛围更加浓郁,高川虽然觉得自己的内心并没有受到影响,但他在看向自己的手脚时,才发现双手和双脚都在打颤,失去脑硬体而直面这些神秘又怪诞,充满了不详和危险的东西时,本能的反应竟然会如此强烈。

    一片巨大的阴影遮过来。高川抬起头。就看到怪异已经距离自己十分接近了。高川在看到它的时候,心中就已经开始计数。本来按照它刚出现时的移动速度,至少会在固定的计数节奏中,数到“十”以外才会抵达这个距离,但这个时候,他的计数连“五”都还没到。那东西是如此接近,高川必须仰起头才能看清它的“头部”。

    虽然说是“头部”。但其实到底是不是,高川也不清楚,那只是一个头下脚上倒置的女体,双脚就好似在挣扎般甩动着,双手却被一副被捆束的样子放在背后。这是一个被拘束的人形。然而在这个视角完全看不到那些拘束品。

    它扭动着,挣扎着,被无形的刑具刺穿,每一秒都皮开肉绽,翻出血淋淋的伤口,有被穿刺的伤口,有被割裂的伤口,有烧伤和冻伤,也有地方好似蜡液一样在流淌,让人惨不忍睹,可是,它的身形是熟悉的,它那怪异的五官模样也是熟悉的。高川觉得,和那个女尸一模一样。

    然而,这具受刑的女尸也不过是整个巨大怪异的小小一部分,哪怕它被举在那个庞然大物的顶上,多少显得有些独特,但是,和它一模一样的女体还有不少。正是这些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刻画出来的女尸堆积成了这个巨大的怪物。

    这是一个巨大的聚合体,只是注视到,就让人不禁觉得,可怕的折磨正扑面而来,而自己也许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这个聚合体的一部分。构成怪异身躯的大量女体连成一片,有的是只有头部被塞了进去,有的是上半身,有的是下半身,有的已经被众多的身体淹没在里侧,只在外边露出手臂或腿脚,有的脑袋破裂了,脑浆和眼球糊在一起,有的还在不断淌出内脏和血液,黏糊糊的,好似岩浆一样灼热,好似硫酸一样充满了腐蚀性,其它的女尸一沾上,就不由得尖叫起来。她们一个挣扎起来,就好似触动了一张局网,连带着,其他的女体也推波助澜般的摇动着这张局网。

    除了宛如头部,倒立在那个鹤立鸡群的位置的女尸,其他的女尸所堆积而成的肉山,并没有什么固定而特别的形象,就好似随便将尸体扔上去,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这副模样,移动起来,被注视的时候,并不是很快,晃悠悠的,但是,当视线离开之后,它就会迅速靠上来。

    哪怕高川已经事先退后了一段距离,但是,只要移开视线,再移回来的时候,总能察觉到,双方的距离仍旧比上一次缩短了。这和自己究竟再次拉开了多长距离没有关系,而是相对距离被一股神秘而诡异的力量笼罩着。

    哪怕是这个时候,高川也无法明白,这个形象到底在暗示什么。

    总之,它让高川不由得想起神秘学中所记载的“痛苦女士”这么一个怪物。当然,也许它在这个意识态中的形象,正是因为有不少人知道所谓“痛苦女士”的形象——倘若是以这样的猜测为基础,那么,这个和女尸明显具备某种联系的怪异,就绝对不是“个体意识”。不是一个明确且独立的某个异常之物,连带着那诡异的女尸,也并不是什么“个体”。

    她,或者它,不是一个,而是一群。是某种意象的显现——这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之前的任何攻击,都无法对它产生有效的遏制,因为,所有对其产生的破坏,纯粹以次数而言,根本抵不上聚集成它的个数。高川仰视着这个庞然大物。这个巨大的形象上,到底有多少具女尸呢?

    无论如何,在这里解决它的话,女尸的威胁也能迎刃而解吧。

    女尸聚合意识体没有展现出其他的攻击能力。它的外表让人不想靠近,不愿意过多接触,然而,高川和它的距离一直都在缩短。这让高川觉得,它就像是打算就这么硬生生地靠上来,用身体的近距离接触,再一次把自己吞没。

    双方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不足十米,高川在注视这个怪异的时候。已经无法从头到脚地看清它了。它似乎在行动中变得更大了,而且还在变大。高川紧盯着它后退几步。伸手一抓,便无中生有地抓出了一个手提箱。

    ky系列的强火力投射装置,对付复数的敌人,亦或者是个体巨大的敌人,一般而言是很有效果的。在物质态的世界里,高川没有带走类似的武器。但是,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高川已经可以凭空具现出来。

    在抓住手提箱的同一时间,无数的喷口绽放火光。暴风雨一样的弹幕向怪异迎头而上,那倒立的女尸好似沉浸在那漫无边际的痛苦中。仍由这些弹药将她打得血肉横飞,支离破碎。这些杂碎的东西淋在怪物的身体上,立刻又引起构成身体的女尸产生剧烈反应。新的倒立女尸在蠕动着的人形聚合中被硬挤出来,成为新的倒立女尸。

    弹幕无有终止的迹象,少部分击溃了倒立女尸,大部分倾泄在聚合体上,在剧烈的爆炸声中,血肉横飞,这些血肉散落在四周的平面上,便又形成一块块血肉状的菌毯。当两三个菌毯连成一片,就有新的女尸从中浮起,爬行,她的四肢修长干瘦,异化得极为严重,就像是昆虫的节肢。高川一边用肉眼判断这些蜂拥而上的女尸的空隙,从中穿插跑动,一边持续着扫荡眼前所有可见的异常之物。

    因为没有了义体,也无法做到如同构建ky兵器一样,将义体也构建出来,因此连速掠都无法使用了。他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奔跑。无论如何,他都尽可能不让那巨大的聚合体离开自己的视线,但是,在少数时候,不得不将目光转移到从菌毯上诞生的女尸上,再次转移回去时,那聚合体又逼近了不少。

    来回几次,这个巨大的怪异已经距离高川只有五米了。高川只觉得头皮发麻,那扭动身体,挥舞手脚的女尸们,哪怕无法直接从聚合体上脱离,也差不多要直接触碰到他了。

    女尸的碎裂和增殖过程,是很有即视感的,高川觉得有许多曾经见过的东西,都和眼前的东西很相似,但又无法具体说出到底是哪些东西,而且,在意识态世界里看到这样的东西,也是第一次。

    此时的女尸所具备的能力,仍旧和在物质态里看到的它一样,让高川觉得难以应对,虽然高川还有许多想法,不过,如果可以不那么冒险,直接用凶猛的火力扫荡的话,当然也不会故意去选择那些即便在他看来也更有风险的行为。

    只是,没有办法。

    只依靠ky系列的火力,哪怕变化成多武器基座平台的形态,也仍旧会被源源不绝的女尸淹没。看似每两三个菌毯连接在一起,才会新诞生一个女尸,但是,这些菌毯的原型都是被火力从聚集体身上撕裂的血肉,飞洒得到处都是,也不知道有多少。所有可以使用出来的特种子弹,都无法彻底将其抹消,而哪怕变成一副烧焦的模样,这些血肉也仍旧是存活的——外表看起来怎样,似乎和它们是否活跃没有任何关系。

    从这个角度来说,会造成大量血肉分离的凶猛火力,反而是让自己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可是,作为义体化的高川,在不持有临界兵器的情况下,ky系列就是过去所拥有过的最强武器。在失去义体的情况下,该如何作战,其实是一种十分陌生的感觉。正因为自己不知道“正常的身体到底是怎样的感觉”,所以高川很早就考虑到意识态世界中自己的存在形态,对于意识行走慎之又慎。

    能够拥有意识行走的力量,不意味着能够在短时间内适应意识行走。在一个陌生的领域,以一个陌生的状态,去面对一群陌生的怪异,对于任何神秘专家而言,都是一场几率极低的赌博。只有在最熟悉的地方,无法找到胜利和存活的方法,才会试图另辟蹊径,走向那陌生而未知的战场。

    高川已经停止转移了,ky系列通过魔方系统向更大的体积释放,以使用者为中心,构造出一座和聚集体相近体积和高度的多炮塔基座。高川将自己密封在看似很严实坚固的核心处,多炮塔的火力网可谓是没有死角,但是,女尸仍旧疯狂地涌来,比起她们刚诞生时的时候,数量已经增加了几十倍,不,也许是百倍,因为,在高川肉眼可以观测到的范围内,女尸已经几乎填满了每一寸空间,而且其数量甚至蔓延到更深远的黑暗迷雾中。

    她们扑上来,被打得粉碎,又就地滋生,倘若彼此纠缠在一起,就会相互融合成多手多足的连体人,而这种连体人大概也正是那个巨大聚集体的前身。高川觉得,她们最终还是会被那巨大的聚集体吸纳,并且,这个猜想很快就演变成事实。

    女尸已经爬上了基座,只有炮口指向的位置才能从这汹涌的人潮撕裂一条空隙,但很快又会被填满。因为一直停留在五米外的巨大聚合体轰然倒下,那一团女尸凝聚的肉块变得极为柔软,有着仿佛果冻般的弹性,随着倒地的惯性,柔软的身体摊开,五米的间距就这么越了过去。

    当它的一部分接触了基座的时候,那些潮水一样的女尸就开始和它融合,成为其巨大身躯的一部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