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73章 库尔提拉斯之殇
    另一面,正当萨尔跟吉安娜商讨关于战歌氏族的失踪时,新的消息传来了。

    萨尔失声:“什么!?战歌氏族发疯了?甚至敌我不分地进攻自己人?很像当年喝了恶魔之血的老一批兽人?”

    在恶魔之血这种可以给兽人以疯狂之力的毒药面前,萨尔甚至宁可听到的是战歌氏族叛乱。

    距离格罗姆第一次喝下恶魔之血已经有二十年了。

    萨尔永远记得,自己在年幼时看过恶魔之血发作时,那个老兽人是何等的狂暴与痛苦。

    在收到战歌氏族的消息时,甭提萨尔有多闹心了。

    部落是没有魔法传信的,在以奥格瑞玛为中心,势力向贫瘠之地扩张的现在,部落有着广阔但荒芜的地盘。维系这样大面积领地的,只有靠霜狼氏族饲养的双足飞龙。

    双足飞龙这种体型巨大但足以承载兽人飞翔的飞行兽,部落也不多。仅有的三十多头,全都用来通讯了。

    即便是双足飞龙,消息的传递依然有迟滞性,萨尔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抱歉,普罗德摩尔公主,看来,今天我先要告辞了。毕竟战歌氏族失控,这事态对于部落来说太过严重。”萨尔如此说着。

    吉安娜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让她无比震惊的魔法传信来了。

    杜克在传信当中的声音无比急促:“吉安娜!马上回来塞拉摩一趟。库尔提拉斯出大事了!”

    吉安娜的脸霎时间发白,她甩手丢给萨尔一个魔法传信水晶:“这是一个魔法定位工具,当你这边事态很紧急的时候,你就把这东西的外壳捏碎。握着里面的白色珠子,想象你周围的地形。我应该会赶过来帮你。”

    说罢,她毫不犹豫地当着萨尔的面开启传送术,让自己化作一抹流光,飞向定好的塞拉摩空间坐标。

    当吉安娜回到塞拉摩,视觉恢复的第一个瞬间,她就感到不妙了。

    伫立在传送大厅门口的杜克沉着脸。

    印象中的杜克,总是充满了智慧和远见,仿佛世上万事万物的发展,都无法逃出他的预想。

    可是现在杜克那张糅合了惊震与苦涩的脸庞,分明在告诉她,出了一件令他也始料不及,还跟她有关的超级大事。

    不祥的预感,填满了吉安娜的胸膛。

    “杜克!发生了什么事!?”

    杜克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焦躁的吉安娜,更不知该用什么语气去回答她的追问。

    深唿吸一口,足足沉默了三秒之后,杜克还是说道:“库尔提拉斯第一舰队和库尔提拉斯本土先后遇袭。戴林陛下,还有坦瑞德殿下一家……出事了。”

    如同被雷霆噼中,吉安娜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

    一阵眩晕传来,吉安娜几乎当场晕倒。杜克慌忙抱住了软倒的吉安娜。他能明晰感到,这位史上的超级女英雄此刻的香躯跟一个任何一个骤逢大变的弱女子没什么区别。

    吉安娜只感到自己身体里的热量正在某个不知名的缺口里疯狂流泻。

    好冷!

    她几乎下意识地搂紧了杜克。

    从那具充满男性气味的身体里需索着不多的温暖。

    杜克就这么顺势坐在地上,静静地抱着吉安娜。

    时间过了多久?

    一分钟?

    五分钟?

    还是一个世纪?

    不知道,好久好久,吉安娜才回过神来。

    “消息……确认过了吗?”吉安娜悲痛欲绝地抬起头,曾经艳红的双唇失去了血色,正在发白。

    “第一舰队的残兵已经靠岸了,戴林陛下……就在塞拉摩。”

    世界仿佛在崩塌,吉安娜一个踉跄,几乎从杜克的怀抱里摔出来,杜克连忙一抄手,再次搂住如泥的吉安娜。

    又不知过了多久,吉安娜才恢复气力。

    “扶我去!”

    杜克默默照做了。

    果然,这一世的吉安娜,没有经过跟阿尔萨斯一块剿灭瘟疫的战斗。一上来就直接到塞拉摩了,在练上差了一截,心态也没那么沉稳。

    杜克就这样扶着吉安娜走出法师塔的最下层,在一众卫兵的簇拥下,来到塞拉摩新建的中型教堂。

    透过敞开的大门。

    吉安娜看到了什么?

    她那个被她暗自咒骂了不知多少次,却仿佛打不死的小强一般,在大海上一次又一次奇迹般生还的父亲,冷冷地躺在了教堂中间的灵台上,下半身盖着库尔提拉斯的国旗。

    他是如此静谧,跟她印象中那个永远都用大嗓门,粗声粗气说话的父王相距甚远。

    曾经因为王权而故意对她疏远,对她的冷漠,对她的变相流放,所有累积的怨念,在这一刹那都烟消云散。

    吉安娜挣扎着离开杜克的搀扶,扑到灵台上,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父亲的遗体。

    晶莹的泪水,潸然而下,滴在库尔提拉斯的国旗上,朵朵泪花就此化开。

    好久。

    好久。

    吉安娜才停止了肩头的震颤:“父王……他是怎么死的?”

    “是阿克蒙德!”

    一个女音插了进来,直到这一刻,吉安娜才注意到她曾经觉得无比碍眼与痛恨的女性父亲的情人吉娜*金剑就在旁边不远处坐着。

    吉安娜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唇,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渗下:“继续!”

    “一周前,我跟戴林,以及库尔提拉斯第一舰队在北流海岸对开海域,大概是五百海里的地方,清理那些漂浮在海面上满是不死者的幽灵船。然后阿克蒙德突然就从海底出现了!完全没有征兆,他就像一座从海底升起的大山,直接把整支分舰队截开两半。”

    吉娜*金剑脸上同样有着无法掩饰的悲戚,甚至在说话的时候,还有牧师在治疗着她腹部一个可怖的伤口。

    “戴林企图冲过去拖住阿克蒙德,让更多的人逃走,可是阿克蒙德就这么一指,手上发出黑色的光芒,一下子击中了戴林……”

    “你当时在干什么!?”吉安娜怒气冲冲!

    杜克制止了她,摇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