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武悼天王
    圆月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里面有两个主角,一个是被称为剑神的西门吹雪,一个是号称飞仙剑的叶孤城(前文写成了独孤城,失误!)。

    冥域的白云城正是叶孤城所建。

    叶孤城抽出了长剑,犹如爱人一般,缓缓抚摸,轻声说道:“以前,我修炼剑道,达于极巅,再难以突破,就心神分散,想要谋夺皇权!”

    “紫禁之巅,我遇到了平生对手!”

    “他问我何为剑,我答曰:剑就是我,我就是剑!”

    “他却说,剑道在于诚:唯有诚心正意,才能达到剑术的巅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学无止境,剑术更是学无止境。”

    “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要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他给我上了一课!”

    “那时,我剑法比他略胜一分,可对于剑道的理解,他却超我一分!”

    “比试之后,我就归隐不出,参悟最强剑道,至于其它,全部舍弃!”

    “最终踏破虚空而来!”

    叶孤城说的很缓慢,很诚挚,“飞升之后,有了自保之力,我就重建白云城,困守于此,不理俗事,只为更强剑道。”

    “我手中只有剑,眼中只有剑,心中只有剑!”

    “何必为难我?”

    他最后叹息道。

    “不是我为难你,而是这方天地为难你。”宁道奇也叹道,“人生天地间,岂有那么多自由?”

    “如此而言,我必须选择了?”

    “必须!”

    “那好,我告诉你我的选择!”叶孤城微微低垂的眸子,猛然凝聚,射出了两道剑光,“我的选择,正如手中剑,宁折不弯!”

    “天外飞仙!”

    剑光一闪,绚烂之极,犹如真正的飞仙降临,刹那间,灿烂了星河,却凋零了生机。

    噗……!

    轻响过后,剑尖没入了宁道奇的眉心。

    “好美的剑法!”宁道奇惊叹一声,虚弱道,“我也想反抗,可我不想死,希望、希望你能够活下来!”

    话音落下,灵魂彻底的毁灭。

    “我会争命!”

    叶孤城应了一声,抽出长剑,宁道奇的身躯被剑气搅成了粉尘,随风而散,落向天涯。

    “你竟敢杀宁道长?找死!”

    傅采林大怒,腾空而来。

    他与宁道奇向来交好,特别飞升之后,相互扶持,如今见老友死亡,哪里还顾得上对方强横,就一剑刺来。

    “都是红尘苦命人,何必苦苦相逼!”

    一声声叹息幽幽响起,随后,就见一道流光一闪而逝,破碎了空间,沿着命运的轨迹降临而来。

    傅采林身子一僵,眸子中失去了神采,却留下一声低喃:“小李飞刀,果然名不虚传!”

    在他的咽喉处,正有一柄银色的飞刀,刺破了护体神通,刀气入体,斩碎了元神。

    “何必呢?”

    李寻欢一招手,飞刀倒转而回,傅采林的尸体跌落尘埃。

    扫了一眼,一扬脖,倒了一口酒。

    呼吸之间,宁道奇和傅采林身死,也让邪王石之轩等人身子僵硬,难以置信。

    “一起出手,灭了他们!”

    石之轩是个很辣的角色,当即提议。

    拓跋寒、了空和尚、梵清惠、向雨田、厉工纷纷点头,一拥而上。

    他们六个,全部达到了天人之境,简直匪夷所思。

    六大强者一起出手,惊天动地。

    “我来!”

    黄药师不落人后,走奇门,迈五行,手掐印决,须发皆张,他张口突出一片粉红色雾气,凌空化作一片桃林,将扑来的石之轩等人尽数笼罩其中。

    “我最多困住他们三息时间!”

    黄药师艰难说道。

    “够了!”

    叶孤城说罢,他和李寻欢相视一眼,彼此点头。

    唰……!

    “天外飞仙!”

    同样的一剑,催动了全部的力量,化作飞仙一击,没入了阵法之中。

    噗嗤……!

    拓跋寒被一剑抹杀。

    叶孤城倒退而回,脸色苍白。

    一击必杀同级强者,耗费了大半精气神,力量衰减,气息降低,可他的眼睛始终明亮。

    噗嗤……!

    李寻欢的飞刀同样没入了阵法之中。

    流光一闪,正义一刀,超脱了时光,没入了了空和尚的咽喉。

    砰……!

    下一刻,桃花大阵怦然炸开。

    “正是此时!”

    叶孤城眼前一亮,一剑在手,所向无敌。

    又一剑凌空,灿烂了苍茫,落向了石之轩。

    “这就是你推演而出的终极剑道天外飞仙吗?我来试试?”

    石之轩冷哼一声,双手环抱,天魔气场散发而出,形成领域,里面力场错乱,扭曲空间。

    剑光落入,不停的颤抖。

    “叶孤城,我才是你的克星!”

    石之轩催动神通,将剑光困住。

    “是吗?一剑飞仙,星空绚烂!”

    叶孤城的气息刹那之间暴涨,剑气暴涨,散发出万点寒芒。

    “自残之法?”

    石之轩脸色狂变。

    噗……!

    剑尖刺入了眉心。

    石之轩一掌,也拍在了叶孤城胸口。

    “我还是小瞧了你!”

    石之轩苦笑一声,闭上了眼睛。

    叶孤城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他的身躯也如飘零的落叶,倒飞而回,摔倒在城墙上。

    他的气息在一瞬间降落到了冰点。

    不但耗尽了力量,也受到了石之轩临死反扑,遭到了重创。

    同时,另外一侧也决出了胜负生死。

    李寻欢催动所有的精气神,融入意志,发出了一刀。

    “你还能一击?”

    梵清惠脸色惨变。

    “我自信躲不过,但想让我死,你也别想活!”

    “慈航秘法,元神归墟,无量剑元,杀!”

    梵清惠曾经为一宗之主,何等果断,催动秘法,将一身血脉尽数抽取,融入了元神之中。

    元神一转,化作九道剑气。

    飞刀一卷,直接湮灭了其中六道,破灭了梵清惠的身躯。

    噗……!

    剩余的三道剑气撕裂长空,疾驰而来。

    “我命休矣!”

    李寻欢苦笑。

    此刻,他力量也耗尽,没有了抵挡之力。

    “奇门之法,遁甲之术,引天地玄黄之力,守护!”

    黄药师踏步上前,挡在了李寻欢身前。

    咒语出,印决成,在身前形成了一座大阵,堪堪挡住了三道剑气。

    砰砰砰……!

    剑气炸开,阵法震荡。

    梵清惠也就此而亡。

    与此同时,厉工已经飞来,一掌落下,拍碎了大阵。紧接着,向雨田一掌落在了黄药师胸口,直接将身躯打的四分五裂,只剩下一个头颅被阵法守护住落向了远处。

    “竟然杀了我们六人,了不起!”

    向雨田挑起大拇指,走向了李寻欢。

    杀……!

    城墙上的守护,叶孤城培养出的强者纷纷出手,却被向雨田一掌拍成了血雾,冷哼道:“蝼蚁之辈,焉能阻我?”

    “叶兄,我要先走一步了!”

    李寻欢扭过头来,朝叶孤城露出了笑容。

    “我陪你!”

    叶孤城洒脱一笑。

    “若有地府,咱们再聚痛饮!”

    李寻欢说着,取出酒葫芦,灌了狠狠一大口。

    遥想当初,他打破宿命,飞升而来。

    天大地大,却无一个熟人,就行走世间,提升修为的同时,也了解到这方天地的玄奇。

    后来就走到了白云城,遇到了叶孤城,彼此吸引,相互论道,都有较大的提升。

    李寻欢没有去处,就落脚白云城。

    他们一个参悟飞刀之术,一个专研剑道之法,凭借自身的天资,还有谋夺而来的简单修炼之道,参悟之后,一步步提升,走出了自身的道路。

    相交几百年,虽平淡如水,却已生死相托。

    “如此洒脱的人物,真不想杀你们,可惜啊,我等身不由己,傀儡一个,徒呼奈何?”

    向雨田幽幽一叹,抬起手掌,拍了下去。下一刻,他心中冒出了死亡的感觉,想也不想,就舍弃了李寻欢,横空而去。

    噗……!

    一杆大戟凭空落下,打碎了虚空。

    “好险!”

    向雨田冷汗直冒,看到来人,询问道,“阁下何人?”

    “冉闵是也!”

    来人手执大戟,犹如神皇,镇压八荒,横扫**,惊天的煞气,令苍茫动容,万物惊悸。

    “冉闵?武悼天王?”

    向雨田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