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东方之恨
    楚阳静静的站着,不显山不露水,看不出任何不凡,让扫地神僧和黄裳这等人物都忽略了过去。

    可王重阳询问,楚阳回答,却让几人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是怎么知道的?”楚阳笑了,“他们都没有飞升吗?”

    “飞升了!”王重阳深深的看了楚阳一眼,不再追问,而是感叹道,“当年我和林朝英还有南帝等人,聚集一起,参悟玄法,最终悟通了道理,打破了虚空,飞升而来,降临此地!”

    “降临之后,我等就结伴潜修,参悟天道!”

    “在五十年前,被蚩尤的走狗帝释天等人发现,让我们臣服。嘿,也太小看我们了,以我等之高傲,又怎能臣服?一言不合,就发生了冲突!”

    “大战之下,朝英死了,欧阳锋死了,一灯死了,洪七公死了,郭靖死了,杨过死了,只剩下我和黄药师拼命逃了出去,被黄裳道兄所救,这才保了一命!”

    王重阳落寞之中,带着无尽的仇恨,“莫非你见过药师兄?”

    “没见过!”

    楚阳摇头,却感觉意外。

    射雕英雄传属于低武世界,如王重阳等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可不应该打破命运,破碎虚空才是。

    至于其中种种,也难以探查,只能归结于宿命的轨迹发生了变化。

    只是想不到,郭靖、杨过等却已经殒命。

    可惜、可叹!

    至于黄裳,是创出九阴真经的妖孽人物。

    “没见过?又怎么知道我等?”王重阳低喃,“十年前,药师不甘寂寞,行走天下,寻找机缘,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这几位呢?又是何许人也?”

    楚阳看向了扫地神僧等几人。

    “这位大师,出身少林,人称扫地神僧!”

    “这是黄裳道兄!”

    “这是打理段思平道兄!”

    “至于这一位,是东方不败!”

    “我几人结伴而行,探查天下,寻找志同道合之辈,攻抗蚩尤!”

    王重阳一一介绍,道出了目的。

    “段思平?莫非是创出六脉神剑的段家之人?”

    楚阳疑问。

    “竟然还有人记得六脉神剑?不知你来自什么时代?”

    段思平意外道。

    他是段誉的先祖,开创六脉神剑,应该与逍遥子、慕容龙城一个时代的人物,也是惊才绝艳之辈。

    “我来自后世,自然听说过你们的事情!”楚阳说着,看向了东方不败,疑惑道,“东方不败我也知道,修炼葵花宝典,一代人杰,只是……!”

    “阿弥陀佛!”楚阳还没有说完,就被扫地神僧给打断了,他双手合十道,“不知施主怎么称呼?”

    “楚阳!”

    “原来是楚施主!世间之大,超乎想象,我等竟然没有听说过施主的名号,不知楚施主可认识雄霸?”

    “认识!”

    楚阳嘴角抽了抽。

    从扫地神僧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怎么感觉那么别扭?

    “笑三笑呢?”

    “认识!”

    “楚施主,莫非你臣服了蚩尤?”

    扫地神僧露出了凝重之色。

    “大师,你似乎想掩饰什么?”

    楚阳冷笑道。

    王重阳皱眉。

    黄裳露出深思之色。

    段思平却脸色一沉:“你认识雄霸,又熟悉笑三笑,却对我等也十分了解,显然,你是蚩尤的走狗。怎么?想转移话题,污蔑大师不成?”

    “你和扫地神僧应该是一个时代的人物,同处一方世界!”

    楚阳点了一句,就没有多说。

    眉心之中,心念之力一闪,便没入了东方不败的脑海。

    “果然如此!”

    在对方的脑海中,他察觉到了淡淡的金光,有着镇压和蛊惑的禅意,压制住了东方不败的本性。

    东方不败这个人物来自笑傲江湖,因修炼葵花宝典而自宫,虽成为江湖第一高手,却弄的男不男女不女。

    到了后来,就以女子自称,爱恋粗犷大汉杨莲亭。

    如今飞升到了冥域,显然打破了以往的命运,否则,以女儿心态,如何突破自我?

    可眼前的东方不败,不但没有曾经第一强者的威势,也没有曾经身为一教之主的霸气,更没有打破命运的狂傲,反而以美人自居。

    显然不合常理。

    刚才又几次被扫地神僧喝止,楚阳感觉怪异,正想试探,就立马被扫地神僧转移话题,心中就明白了几分。

    “斩!”

    楚阳的心念之力何等庞大,轻易的破去了封印压制。

    “不好!”

    扫地神僧大惊,就要动手,就见东方不败的气息爆发而出,狂傲霸道,魔威无双。

    “老秃驴,你找死!”

    东方不败咆哮一声,手中出现了一柄神剑,就刺向了扫地神僧。

    “阿弥陀佛,东方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必执迷不悟?”

    扫地神僧叹息一声,双手一合,化身大佛,挡住了这一剑。

    唰唰唰……!

    东方不败不停,转眼间就攻了九九八十一剑,却被对方轻易的抵挡住。

    扫地神僧并指如剑,破开剑气,冲到了近前,一指点向了眉心,让东方不败难以抵挡。

    啪……!

    黄裳一掌将扫地神僧震飞,挡在了中间。

    “怎么回事?”

    王重阳趁机上前,皱眉询问。

    “阿弥陀佛!”

    扫地神僧低眉顺眼。

    “嘿嘿!”东方不败狞笑,他扫了几人一眼,冲楚阳感激的点头之后,就指着扫地神僧怒喝道,“你们可知,这头老秃驴对我做了什么?”

    “大师,究竟怎么回事?”

    黄裳喝问,眉眼之间,充斥着凌厉之色。

    在几人之中,唯有他和扫地神僧的修为不相上下。

    “东方施主修炼魔攻,被魔心操控,我就将他带在身边,时时以佛法洗礼,镇压心魔!”

    扫地神僧老实道。

    “呸!”东方不败脸色扭曲,杀机化成了实质,“老秃驴,看着你慈眉善目,不争不抢,却男盗女娼,肮脏下流,卑鄙无耻,最是可恶!”

    “百年前你我相遇,就坐而论道!”

    “我参悟葵花之法,至阴之道,最终至阴化阳,走无极造化之路!”

    “老秃驴演化九阳之法,至刚至阳,霸道阳刚,却阳火旺盛,难以镇压!”

    “我们两人参悟之道,正好互补,当时我将他当做知己,无话不谈,将我之葵花之道尽数道出,让他参悟,领悟天人之法,我也好参悟天人化生之道!”

    “哪知……!”

    东方不败咬碎了钢牙,头顶上燃烧了怒火,“这个老秃驴,却趁我突破之际将我重伤,然后以佛门秘法,镇压我的元神!”

    “他就以双修之法,抽取我的至阴至纯之气,让他率先突破了天人之境!”

    “之后百年岁月,他一直将我带在身边,助他修炼!”

    “老秃驴啊,你坏我道途,误我修炼,玷污我躯,此仇此恨,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刷!”

    “不杀你,我东方不败,如何成道?”

    东方不败长啸,再次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