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79 神们自己
    银河铁道列车仿佛从童话故事中钻出来,行驶在这片一望无垠的天空中,阮黎医生打开车窗的时候,我就确认了那就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她。

    她探出身体,仿佛看到了我,于是用力朝我招手。可我只是一只乌鸦,也无法飞到列车那边,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深渊阻隔在我们之间。我只是用力扇动翅膀,追上去,我的心中充满了再见的激动,哪怕这个再见,也短暂得如同童话故事里的梦境。

    阮黎医生打扮得就像是一个提着箱包的独身旅行者,她的草帽被风掀下来,瞬间就飘落在很远的地方。她朝我大喊,然后将箱包搁在车厢的窗沿上,猛然打开,一大堆深紫色的试剂管就这么倾倒出来——箱包并不大,但是这些从里面落下的试剂管却仿佛无穷无尽。我看到它们落在地上,落在那些白花和尸体中,就砰然裂开,让紫色的“乐园”撒得到处都是。

    白色的克劳迪娅渐渐枯萎了,尸体也在枯萎,咕噜噜地发泡,冒出白烟,这些白烟聚集多了,就变成一个个的人形。人形向空中飘去,对我而言几乎是无法抵达的地方,它们一下子就到达了。列车的车窗都被里面的人影推开了,可是,除了阮黎医生之外,我仍旧看不清其他的任何一个人。这个时候,白烟的人形们就从车窗里钻了进去。

    随着列车的驶来,越来越多的“乐园”被阮黎医生倒出,越来越多的白色克劳迪娅在枯萎,尸体也开始消失,白烟的人形也越来越多,一个劲地钻进列车中。

    呜呜呜——汽笛的声音向着远方。

    我飞翔着。追逐着。

    白烟的人形蜂拥而起,越过我的身边,穿透我的身体,就好似车站人流的高峰期,人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去。这些白烟的人形就仿佛幽灵,总能依靠不为人知的渠道。比我更快地靠近列车——不,我很快就发现了,无论我如何奋力地扇动翅膀,也不可能靠近那辆列车,如同我和对方身处在不同的两个世界,而此时的我却绝对进入不了那条应该存在的通道。白烟的人形变成了列车中的人影,车厢却好似永远不可能被填满,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乘客繁多却不拥挤的样子。我顺着阮黎医生推开的车窗向内瞧去,也看不到除了阮黎医生之外的更多乘客——在她的身后。车厢靠里,永远都是隔着一层毛玻璃般,肯定有什么东西却模模糊糊的样子。

    大地上,枯萎的白色克劳迪娅和尸体数量还在扩大,就好似这些东西堆叠成多米诺骨牌,被无形的手推了一下,于是一圈圈地,绕着复杂的路线倒下。我俯瞰着它们。只见这种枯萎的现象正在向更远处的那朵最大的白色克劳迪娅蔓延。我似乎听到了笑声,我抬起目光。就看到阮黎医生露出畅快的笑容,就像是终于完成了一件心事,那笑容没有半点虚假。

    她还在朝我招手,但是,她所在的车厢已经去到了我的前方。银河铁道列车就好似一阵自由自在的风,从梦中驶来。又向着梦中驶去,车头已经看不见了,让人觉得这无比漫长的车身,一直连接到前方地平线的尽头,车尾却从后方地平线处冒出来。我原来已经被这辆列车落下了那么远。

    我知道自己追赶不上它了。无论如何扇动翅膀,无论如何想要启动速掠,我也就只是像只普通乌鸦般飞翔着,再也追不上这趟列车了。这也不是我可以搭乘的列车,我对阮黎医生的再度离去依依不舍,但那个招手的身影完全没有我这么多愁善感,只是几个眨眼,就消失在前方。

    列车继续轰隆隆作响,汽笛声在空中徜徉。当车尾从我的身旁一掠而过,整个列车就消失在我的眼中,那由白色花瓣堆积而成的轨道,也在这一瞬间溃散。大地上,除了那朵无比巨大的,仿佛世界中心的白色克劳迪娅,其他所有的白色克劳迪娅和埋葬在它下方的尸体都已经无影无踪。干涸的大地涌出清澈的水,我觉得这些水本来是黄色的,就好似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溶液一样,散发出刺鼻的臭味,但是,此时所看到的,流淌在沟壑中的水是如此的清澈,让人觉得连一丝细菌都没有。

    大地是干涸的,但却被净化,也许再过不久,它就会重新长出茂盛葱绿的植被——这样的想法油然而生,却在下一瞬间,就出现了可怕的颠覆者。

    一个庞然大物撞碎了大地,它好似一直藏在地下,直到这个时候才脱身而出。这到底是怎样的怪物,根本看不清楚,它仿佛是透明的,只是掀起的土石散落在它的身上,才依稀勾勒出这么一个巨大的形象。它一出现,位置就在极为靠近那巨大的白色克劳迪娅的地方,我觉得那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虫子,要用强壮的颚齿咬断这株同样巨大的植物。

    之前那美好而梦幻的色彩尽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冷诡异的色彩,明明是同样的一个物事,只因为色彩的变化,而让其给人的印象彻底反转。床前的童话彻底变成了夜谈的鬼故事,猩红色和黑色犬牙交错,就连清水也变成了血色——不再是环境被净化,而是在可怕的伤害中流出血来。

    那巨大的白色克劳迪娅在无形的怪物扑上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被咬断了,它在我的视野中缓缓倾塌,花瓣变成了某种细碎的磷粉,在愈加暗淡的光色中,就好似群聚的萤火虫般闪烁。夜幕降临,天空什么都不剩下,无边的黑暗笼罩下来,让我觉得只有这个剧变的大地,是这片黑暗中唯一可以落足的地方。可这片大地变成了如此模样,只让人觉得比那黑暗的无尽天穹更加危险——我不知道危险究竟来自于何处,因为它无处不在。

    在无形怪物的强力扑击面前,那巨大的白色克劳迪娅毫无还手之力,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击的回应。它就如同只是一株植物,被折断了。所以死去,死去后的残骸化作磷粉,随着吹来的风洒落到四面八方。这风充满了我所熟悉的疯狂而绝望的味道,我突然觉得翅膀就好似悬挂了几千吨的砝码,几乎无法抬起来。

    于是,我开始坠落。从上千米的高空,自由落体,无法维持平衡,被风吹得打转,下方的大地映入眼帘,也在不断地旋转。我感到恶心,想要呕吐,有一种郁结的情绪不得抒发,憋在胸腔里。让人难以呼吸。

    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不,也许就算是死了也比此时的感觉更好过一些。

    我被狠狠地砸在地上,身体弹跳了好几下。虽然此时的乌鸦身躯明显不是什么正常的情况,但我也仍旧对自己竟然没有死掉感到惊讶,因为,在飞翔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从如此高度的天空硬生生坠落会毫发无伤”的感觉。因为,这个乌鸦的身躯就如同普通的血肉之躯。诡异又突然的事情一波紧接着一波。让人完全想不出,接下来还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唯一的好消息是:我还活着,我仍旧活着。

    那如同流血的红色水流席卷上来,将我冲刷到沟壑中,泥泞的土壤粘在羽毛上,很快就将身体裹了厚厚一层。我的翅膀无法张开。我的双脚无法伸直,我的眼皮无比沉重,我的脖子也无法转动,我就好似被浇灌在水泥柱中,就算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密封的黑暗迅速将我的目光遮蔽。我再也看不到那只无形的怪物和巨大的白色克劳迪娅。我无法呼吸,觉得在下一秒自己就会被憋死,但是,下一秒又下一秒,我还是没有死去,也无法透过包裹自己的厚重外壳去感知外面的情况。

    我感到自己开始腐烂,确切地说,是这个乌鸦的身体在腐烂。羽毛脱离,肌肉萎缩,神经、血管、大脑和骨骼变成了一堆黏糊糊的烂泥,仿佛还生出了蛆,最后连蛆都死在了这烂泥一样的腐肉中。而仍旧存在的自我,却让我觉得,是自己挣脱了这么一具弱小的躯壳,不断在腐烂的营养中壮大,本来无形无质的灵魂长出了轮廓,长出了血肉,长出了角质层,这种生长就好似春秋加速流逝,上一刻还是春天种下的种子,下一刻就已经是秋天结出的硕果。

    我没有死,也没有谁去,我可以感受自己的失去和再成长,可以感受到在重生的过程中,无时无刻都积压在自己身上的某种东西。然后,我舒展四肢,从地上爬起,稍一用力,就掀开了压在自己背上的那沉重的东西,再次用双腿站了起来。

    我用手擦去站在眼皮上的赘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片血色泥泞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天空是没有星星的黑暗,这个世界的大地除了我和另一个巨大的物体外,就是一片平坦,一望无际。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我和那个巨大的东西还是“活物”。

    那巨大的东西实在太显眼了,最初还让我觉得是一个巨大的怪物——这么描述其实也没错,那绝对不是什么正常情况下可以见到的东西,也完全无法用常识去描绘它的存在。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我虽然亲眼目睹到了,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总而言之,那是在如此漫长的旅行中,所见过的怪异中,也是最为独特的一种怪异。

    粗略地一眼望去,会以为那是一株植物,但仔细一瞧,又像是动物,更仔细地去凝视某个部分,又会觉得那是一个变形的人体。它的形象似乎在表现什么,却又让人觉得晦涩不明,只是给注视者带来一种压抑、阴郁、绝望的情绪,让人想要在它面前死去。

    我看向自己的新身体,一丝不挂,不再是构造体材质,充满了血肉的充实和脆弱,并不陌生,就是自己最熟悉的,那十七岁高中生的模样。我想使用速掠,但是魔纹没有生效,我突然意识到,魔纹布在这里。所以,我没有速掠超能,没有连锁判定,成为了这个奇诡的意识态世界中,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年轻人。这个身体是脆弱的,那些藏匿在黑暗、诡异和奇形怪状之中的危险——任何可以想到的危险——都会带来致命的威胁。

    虽然神秘专家在面对神秘事件时也不会太好过,也不会就能生存下来,但是,没有神秘的力量,而仅仅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面对神秘,需要比身为一个神秘专家更坚强的意志和更巨大的勇气。

    我甚至找不到一把武器,恶劣的空气充斥着臭味,让人觉得自己的寿命正以急剧的速度缩减。我心中充满了恐惧,就如同过去一样,这倒是没什么不习惯的,手脚也不会因此变得僵硬。我就这么光着膀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那个形象怪异的巨大存在。我十分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怎样的境况下,而自己又是如何落到如此境况的,我连番受到打击,被无数突如其来的剧变冲刷,但却没有失去半点记忆。

    我还记得自己的计划,知道自己必须去做什么。

    比起因为恐惧,因为赤身**,血肉之躯,而什么都不去做,还是做点什么更让人安心。

    我当然不能肯定那怪异的巨大之物到底是什么,我只能肯定,必然和右江、阮黎医生和四天院伽椰子她们有关——它就是各方行动的一个结果——这个结果证明了那绝对不是什么善物,但又不能仅仅因为觉得恐怖危险,就停留在原地。

    接近它当然是危险的,但是,停留在原地也不一定安全。“几率”的选择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意义,因为,情报永远是不充分的,而我身处的世界,也总是比我认为的更加荒谬。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在“做好充分准备”后才去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永远都不能依靠伺机而动去争取机会和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