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77 生与死
    存在于四天院伽椰子的残骸中的意志已经无法再确认究竟还是不是四天院伽椰子了。第一次融入右江的失败,让这个奇异的存在失去了许多东西,它似乎也无法再变回人形,无论是物质态的身躯还是意识态的内部,都被挖空了一大块。触手怪物的模样,就像是其现存本质的真实写照。即便如此,它仍旧存留有执行原定计划的意志,或者说,我更觉得这是一种执念。

    然而,就算四天院伽椰子变成了这般残骸的模样,其意识态的危险却不比它在完好时更少。我感知着这片意识态中的黑暗,感知着在这片黑暗中存在的那无形无状的东西,由衷感到莫名的恐怖。我无法理解黑暗中的东西,也同样不明白,出现这样的东西究竟意味着什么,我唯一清楚的是,它开始向我暴露爪牙,就在我进入之后,开口之后,就以难以言喻的方式,侵蚀着我的精神。作为半吊子的意识行走者,这是我进入意识态后所遇到的怪异中,最为险恶的怪异。

    “来吧,让我们弥补过去的失误,我们将融为一体。”这样的话语,也仿佛是我自己的念头,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中回荡。这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声音,我哪怕遮住双耳,类似的意思也自然而然地于我的脑海中自然生出,我之所以不认为这是自己的想法,仅仅是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会这么想而已。

    “计划进入强制执行阶段。”黑暗中的声音再度浮现。我觉得这个说法有点意思,就像是网络球或五十一区,亦或者别的什么幕后策划人,在最初的预计中,就已经将此时的情况和应对方法准备好了一样。也许梅恩先知真的可以预知到这一幕吧,我并不否定这种可能性。但相对的,我也从来都不打算按照对方的想法去做——哪怕对方也有可能预估到这一情况,而事先准备好了,才使用“强制执行”的说法。

    黑暗中的那东西开始变化,尽管我看不到,但这种变化的动静在感知中十分强烈。只是,无法辨析到底是怎样的变化。我只是知道它变化了,而在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退出意识行走。有一种力量将这片黑暗化作牢笼。然后,它出来了,那无形无状的,无法看到的东西,就好似蛇的爬行,好似水的流淌。好似一堆虫子熙熙攘攘,好似从一个细胞开始快速而又无止境地增殖,就这样从深深的黑暗中涌出。

    我还是看不到,但我已经生出鸡皮疙瘩。在黑暗中,我也同样无法确认自己的形象,因为,黑暗遮掩了一切,而我仅仅拥有“自己”这个概念。然而,当黑暗中的“它”涌出的时候。我反而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正变得可视,变得形象,就像是底色太过深浓,而将那隐约的浅色轮廓衬托出来一样。

    我是一个“人形”,这是毫无疑问的,可是。无论身躯还是手脚都没有具体的细节,当黑暗中的“它”扑上来的时候,我就好似被咬了一口。作为“我”的人形的右手缺损了一块,这个部位正是被“它”咬住的地方。

    完全无法反应过来,虽然可以感知到那东西是“扑”了过来。还“咬”了一口,但实际情况却无法观测到,也无法在咬住之前,确定自己被攻击的位置。

    可怕,恐怖。这样的情绪就好似从人形的缺口中涌出,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我开始移动,但是速掠没有任何效果,我可以看到仅以“人形”这么一个形象的自己正在用力挥动双臂,迈开双脚,向着不知道是什么方向的黑暗中跑去。我并不觉得慌乱,但“人形”的动作是慌乱的。我想要用自己的理智和冷静,去压制油然而生的恐惧感,去让自己这个人形的身躯恢复正常,然而,这个念头就像是被隔离了一样。我只能看着人形的我自己跌跌撞撞,避开黑暗中的它的第二次攻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追逐的时间应该很短暂。黑暗中的“它”,要比这个人形的身躯跑得更快,不,关于“它”的动作,不能说是跑,因为“它”并非人形,也没有双脚,它就是冲上来,滑过来,蜿蜒着,将我逼到角落——说是角落,但却无法实际看到壁障,四周仍旧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黑暗,只是有一种到了尽头的感觉而已。

    黑暗中的“它”再一次扑上来,明明是我,却不受到我的想法控制,陷入恐惧和慌乱之中,无法动弹的人形身躯,就这么被扑倒,然后肩膀缺损了一大块,就好似被硬生生撕咬掉了,紧接着是双脚,左手,连腹部都空了一大块。“它”的啃噬迅速、残忍而混乱,完全不留余地,也没有任何松懈,在我还在尝试进行挣扎和反击的时候,就完成了对我的肢解。就如同在我在宇宙虚空中的模样——最终只剩下一颗头颅。

    同样的,我也没有死,虽然很恐怖,那巨大的绝望感让人几乎要晕厥,但我也仍旧清醒着,清醒地感受自己到底是如何被肢解,如何被啃噬的。黑暗中那看不见的“它”,盯着我仅存的头颅,这一次,失去了人形其它部位的我,却觉得反而可以完全控制自己这个身躯了——虽然只剩下头颅,却可以控制自己的嘴巴,眼睛,耳朵,鼻子,呼吸。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脏跳动,感觉不到神经上的痛楚,却可以感觉到,有如同岩浆一样灼热的东西,从自己尚存的一点脖子处流淌出去,然后,又从我的眼睛、耳朵和鼻子中流淌出去。

    这就是“流血”——我下意识明白了这一点,可是,也仍旧无法看清楚,这血到底是什么样子,何种颜色。

    我可以感觉到,黑暗中那看不见的“它”再次张开嘴巴,我可以想象出一个有着尖牙利齿的巨大嘴巴,这样的想象甚至让我觉得。这个“它”的全部形象,就是这么一张恶魔般的嘴。

    就要“它”咬下来之前,我依稀听到了乌鸦的叫声。我幻想出夸克,我认为那就是夸克,我觉得夸克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在这个意识态中,我肯定夸克已经在这里。我不意外为什么夸克会出现,只是觉得它姗姗来迟——不,应该说,已经太迟了,我不确定,自己被啃噬殆尽的话会变得如何,但是,我觉得自己就要知道了。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只乌鸦的形象——抽象极了。就像是鸟的形象支离破碎后,在以完全不正确的方式拼凑起来——若非我知道那就是夸克,否则,还真的无法在第一时间中辨认出那是一只鸟的形象。

    夸克不是去啄咬黑暗中那看不见的“它”,而是笔直地一头扎在我的头颅上,大概是被黑暗中那无形的“它”啃噬的痛楚太过巨大,从而遮掩了被夸克扎中的痛苦。夸克啄住我的左眼球,将之生生扯了出来。一口吞进肚子里。虽然只是一颗眼球,我却觉得自己整个人。所有的意志,都被伴随这只眼球被扯了出去,被夸克吞进了肚子里。残存的感觉,迎来了失去左眼的头颅的终焉,黑暗中的“它”一口口咬掉了,吃掉了。于是,我对头颅的感受也顿时烟消云散。

    我还存在着,但却已经变成了一只乌鸦。我仍旧拥有“自我”的认知,但在此之外,再没有其它的认知。因为——

    我就是夸克。

    亦或者说,我成为了夸克。

    我随着那颗眼球进入夸克的内部,以这么一个抽象的乌鸦形象,扑腾着翅膀飞起。黑暗中的“它”没有理会,它似乎在啃噬完我的人形后就离开了。我感觉到,黑暗中那无形无状的东西正在退潮般,收缩到更深处,但再仔细去感受一下,却又不觉得是“回到深处”,而是“前往某个地方”,只是碰巧那个地方正好位于黑暗的深处。

    我挥动翅膀,朝着感应到的方向,那黑暗的深处飞去。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个选择。除此之外,既无法离开这个意识态的世界,停留在原地也没有任何作用。我已经无暇顾及物质态的身躯,我想知道,黑暗中的“它”前往的地方,究竟是不是右江的意识态。我觉得四天院伽椰子的物质态残骸虽然从右江中脱离,但是,仍旧在意识态的层面上保持有某种联系。

    物质态的战斗已经失败了,不,应该说,事实已经证明,用那种方式根本无法战胜身为最终兵器的右江。而在意识态的战场上,虽然四天院伽椰子也已经失败过一次,但是,当这个黑暗中的“它”试图卷土重来的时候,我却觉得,这是最后一次战胜右江的希望。

    所以,我追寻着,以近似于本能的方式,去感受着,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深入。

    我不知道在黑暗中飞了多久,直到我感觉,黑暗中的“它”越过了一条界限,彻底从感知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消失感是如此突然而强烈,就像是在黑暗中陡然闪烁的光,虽然一闪即逝,却已经足以照明方向。我朝那方向飞过去,一路上黑暗仍旧是黑暗,“它”所越过的那条界限并没有实际的形象,直到我在某一刻,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已经穿过了这条界限。

    当产生了这样的意识时,黑暗便在我的观测中迅速褪色,分解,变成灰烬洒落。

    黑暗的退去,就宛如帘幕的拉开,新的景象映入眼帘——是一片花海,白色的花海,白色的克劳迪娅。

    无数的白色克劳迪娅分开了天和地,一直蔓延到地平线的尽头,然而,白色克劳迪娅扎根的大地,并非是什么土壤,而是一具具的尸体,这些尸体也一直蔓延到地平线的尽头。哪里有白色克劳迪娅,哪里就有尸体,尸体长满了白色的花,花茎是红色的,就好似汲取着尸体上的血肉,被那它们的鲜血染得通红,但又没有邪恶的感觉,反而清晰剔透,好似红宝石。

    尸体的面貌和轮廓可以区分出男女,却也同样没有太过明显的个人特征,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就好似从同一个模子里塑造出来的。尸体被白色克劳迪娅的根茎扎入,抽取,可尸体的表情却没有痛苦,仿佛只是平静地睡了过去——我觉得,他们永远都只会是尸体,再没有醒来的一天。

    白色克劳迪娅的世界,让人绝望的,充满了“死”的世界。是让人类物伤其类,却并不存在苦痛的世界。充满了世界末日的气息,却又流转着诡异的安详。

    然而,这个末日的景象虽然让我产生极为强烈的即视感,却也让我意识到,这并不是我所猜测的末日。或者说,这根本就不应该是我会看到的景象,而更贴近阮黎医生对末日的认知。只有在这个中继器的阮黎医生的认知中,白色克劳迪娅才会占据了如此的份量,亦或者说,末日才会以“白色克劳迪娅”为主去体现出来。

    紧接着,我又意识到了,已经“死亡”的阮黎医生就在这里,这里就是她所在的战场。

    我在天空飞翔,俯瞰着这片堆积着尸体,长满了白色克劳迪娅的平原。我寻找着右江、黑暗中的“它”和阮黎医生。我猜想,“它”或许在那片黑暗中,是无法辨识的,无形无状的,无法目视的,但是,在这片充满了光和色彩的世界里,“它”会暴露出一个具体的形象。

    风吹起来,无穷尽的白色小花摇曳着,花瓣被风扯下来,卷起来,有一个念头让我跟随这风卷花的方向飞去。于是我顺从了这个直觉。

    然后,一朵之前从未见过的,无比巨大的白色克劳迪娅,和这片白色的花海格格不入的轮廓——宛如这片白色世界里的一个斑点——映入我的眼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