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591章 剑无双,你在哪!
    剑侯府,那巨大的校场上,密密麻麻大量剑侯府的族人们站在那里,为的赫然便是剑侯府的府主剑心鸿,以及众多长老们,在人群当中,还有一名美艳的女子,这女子便是剑梦儿。

    但不管是剑心鸿还是剑梦儿,甚至所有剑侯府的族人们,此刻面色都无比的苍白。

    一道道目光,带着惊惧、愤怒、怨毒盯着校场高台上,一名席地而坐的妖异男子。

    那妖异男子一身血袍,面色如妖,正带着戏谑的笑容,从一名名剑侯府族人的身上掠过。

    “剑心鸿,已经过去三天了,你可曾想清楚了?”

    血袍妖异男子的目光凝固在剑心鸿的身上,那阴冷的声音在这校场上回荡响起,“说吧,那祖地,究竟在哪?”

    剑心鸿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了血袍妖异男子一眼,缓缓摇头,郑重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

    血袍妖异男子目光一冷,轰!一股滔天的气息猛地升起,直接朝剑心鸿压迫了过去。

    这血袍妖异男子散的气息,其实也只是八霄境层次,可对刚刚突破阴虚境都没多久的剑心鸿而言,却是犹如神灵般的级存在。

    这血袍妖异男子随意散播出来的一点气息,就令剑心鸿感觉整个天地都压迫了过来。

    噗通!

    剑心鸿根本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虽然目中满不甘与愤怒,可双腿却情不自禁的跪伏了下来,就跪在那血袍妖异男子的面前,甚至连头颅都被压迫的低了下去,触碰到了地面。

    他口中亦是鲜血狂喷,在这股气息压迫下,他的五脏六腑都感觉像是移位了一般。

    “恶魔!”

    “这个魔鬼!”

    “混蛋!”

    周边的众多剑侯府的族人,看到自家府主被迫跪伏下去,遭受如此巨大的耻辱,一个个面色涨红愤怒无比。

    可再愤怒他们也做不了什么,那丝理智告诉他们,要忍,只能忍!

    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够对抗的,就算集整个剑侯府之力,怕也伤不了这血袍妖异男子丝毫。

    “剑心鸿!”

    那血袍妖异男子再次开口,声音却变得冷漠起来,“你剑侯府,好歹也是剑祖一脉仅存的后裔,你身为剑侯府府主,难道还不知道那祖地的所在?”

    “我,我……”剑心鸿跪伏着,额头触碰着地面,断断续续的声音从他口中出,“我的确……不知道,就算……就算知道,我也绝不会告诉你!”

    “是吗?倒是真有骨气啊?”血袍妖异男子嗤笑着,下一刻那股对剑心鸿来说本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威压,竟然再次暴涨。

    这次剑心鸿却是整个人都被压迫的趴在了地上,鲜血从他全身毛孔流出,令他瞬间化为了一个血人,前所未有的剧痛,令剑心鸿直接昏迷了过去。

    “哼,废物!还剑祖后裔?就跟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

    血袍妖异男子冷笑着,他气息压迫起来是留有余地的,剑心鸿虽然昏迷过去,但不至于就此死去,毕竟是剑侯府府主,在剑侯府这些族人当中,是最有可能只有那祖地所在的,他还没打算将剑心鸿就这样杀死。

    “你!”血袍妖异男子又指向剑侯府的一名长老,“说,那祖地,在哪?”

    “我不知道。”这名长老紧咬着牙,缓缓摇头。

    可他的话音一落,便看到那血袍妖异男子徒然一挥手,立即便有着一条墨绿色‘毒蛇’猛地甩出。

    这条‘毒蛇’实际上乃是一条墨绿色长鞭,只是长鞭边缘有着一道道墨绿色锋利的鳞片,随着血袍妖异男子这一甩,这墨绿色长鞭立即抽击在那名剑侯府长老的身上,这名长老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形被狠狠抽飞了出去,被抽飞到了校场边缘,最终撞击在石壁上,生死不知。

    “影长老!”

    看到这一幕,剑侯府不少族人都出惊呼。

    “混蛋,我跟你拼了!”

    一名身材魁梧的族人怒吼一声跨步而出,挥动着手中的巨斧,朝血袍妖异男子凶悍劈了过去。

    “不要!”周围有人开口想要劝阻他,可为时已晚。

    这名族人已经出手了,而那血袍妖异男子同样已经出手了。

    嗤!

    那墨绿色长鞭直接穿过了这魁梧族人的心脏,瞬间将其灭杀。

    “不!”

    人群当中爆出一阵凄厉的叫喊声,可那名魁梧族人,已经被灭杀了。

    “你,过来!”

    血袍妖异男子却是再次伸出手指,指向了人群当中一人,而他指着的人,赫然便是……剑梦儿!

    “没听到吗?”血袍妖异男子再次开口,声音带着一丝邪魅。

    面色本就有些惨白的剑梦儿,身形一颤,她抬起头来,露出了绝美的容颜,可这张容颜此刻却是集惊惧、愤怒、绝望、疯狂于一体,她艰难的迈动步伐,走了三步这才停下。

    血袍妖异男子盯着剑梦儿,看到了剑梦儿的绝美容颜,不禁舔了舔嘴唇,旋即却是阴冷的命令道:“脱衣服。”

    剑梦儿惊恐的抬起头,目中闪过一丝挣扎。

    可那血袍妖异男子显然没有那么多耐心,见剑梦儿没有动作,一挥手那墨绿色长鞭再次暴掠而出,这墨绿色长鞭倒不是朝剑梦儿掠去的,而是朝剑梦儿身后一名看上去一两岁,刚刚学会走路的女童掠了过去。

    墨绿色长鞭从那女童右手掠过,瞬间那女童的右手臂直接被削断。

    “哇!”

    手臂削断,女童当即出惨烈的痛哭声。

    “琳儿!”

    剑梦儿看到这一幕,当即眦睚欲裂!

    那女童,正是她的女儿啊!

    “脱衣服,不然下一次削掉的,便是她的脑袋。”血袍妖异男子面色冷漠,带着几分邪恶。

    “我脱!脱!”

    剑梦儿惨然一笑,那绝美容颜上的愤怒、惊惧、疯狂已经全部没了,有的,只是绝望,深深的绝望。

    她的手掌无意识的拉动衣裳缓缓朝下方脱落。

    她的目光也变得空洞无神起来,就好似一具傀儡一般。

    然而就在这片空洞当中,她的脑海当中却忽然浮现出了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曾一度成为她心中的噩梦,让她这么多年来都挥之不去。

    可现在,在这般绝望之下,她却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脑海当中的那个人。

    终于,这股绝望,彻底爆了。

    “剑无双!”

    “剑无双!”

    “剑无双!”

    “你……在哪!”

    “你到底在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