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冥域
    北荒孕育出了血魔老祖,东海出现了祖龙,南荒有火麒麟,西方曾经造化出一个石卵,结果被分身给吞了。

    占据天下正中的太虚皇朝又岂能没有天地造化?

    有,而且孕育的更加强大。

    当年太虚就在一座万丈高的山峰下,发现了天地造化,那是一个宝池,里面荡漾着地髓之液。在水液之中,飘荡着正在孕育中的土灵。

    当时太虚大喜,毫不犹豫的将土灵给炼化了,正当收取宝池时,却被突然出现的一人偷袭,抢走了宝池。

    那个人,就是蚩尤。

    “可惜当时我修为不够,否则,要是让我得到土之印记,加上玄黄池孕育的造化能够快速提升修为,这个天下,恐怕已经是我的了,而不是你这个废物,连自己的皇朝都镇压不住,还以大阵之力,杀了八千万人,嘿,说起来,你比我还心狠!”蚩尤冷笑,“杀了八千万人,结果你还败了,到了现在,你已经自绝天下,还真是够悲催的!”

    “若不是你抢走我的玄黄池,我岂能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太虚脸色略微扭曲,“还我的玄黄池!”

    说罢之后,他一掌拍出,引动无量的大地之力,将蚩尤笼罩进去。

    “我有玄黄池在身,这可是大地秘宝,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削弱土之力量的影响,就凭现在的你,能奈我何?”

    蚩尤冷笑一声,一拳将太虚逼退,“太虚,你还有几分力量?”

    “哪怕只有一分,也能杀你!”

    太虚狂啸。

    他对蚩尤的恨意,比对大楚皇朝的还要深。

    手掌舞动,方圆千里的地脉之气沸腾而出,汇聚而来,顷刻间形成了一个土之领域。

    “太虚,你是不撞南墙不死心,那好,我就成全你!”

    蚩尤说罢,手掌化刀,凌空一斩,将无量的地脉之气一分为二,太虚崩飞出去。

    “你的修为怎么会这么强?”太虚终于骇然,却恍然大悟,“你得到了另外的大造化?”

    “你现在才明白?”

    蚩尤微微一笑。

    “四方之位,中央大地,都有了造化,你得到的?”太虚稍微转动脑筋,就明白过来,“万古流波境?”

    “不,我称之为冥域!”

    蚩尤头顶上冉冉升起一颗黑色的珠子,缭绕着浓郁的黑气,却不黑暗,也不阴晦,反而给人一种圣洁的感觉。

    “太虚,你就认命吧!等我得到土之印记,与冥域相合,天下大势,尽握我手!”

    “我为冥域主宰,掌控生死轮回!”

    “死!”

    蚩尤催动头顶上的轮回珠,化作一个漆黑的通道,将太虚给笼罩进去,形成侵蚀腐朽之力。

    “你想杀我?还太嫩了!”

    生死攸关之际,太虚没有任何保留,彻底的爆发了。

    元神运转,催动土之印记,操控天地间的厚土之力。

    轰隆隆!

    轮回珠中的漆黑通道中,爆响声声,可太虚就是冲不出来。

    “这里是北荒,是原先的血海之地,至从三年前冥域降落此处,就自主的化为一方小世界,力量侵蚀,法域笼罩,这里我就是主人!”

    蚩尤力量暴涨,后背之上出现了一方黑色的世界,让轮回珠的力量进一步增强。

    “吞天噬地,我为主宰!”

    他双手一合,如环抱世界,将轮回珠置于中间,就发出了可怕的吸力,抽取太虚的力量。

    “魔主,你想吞噬我?”

    “哈哈哈,没想到我太虚,会走到这一步?”

    “但想要吞噬我,你还做不到!”

    “我是谁?我是太虚!”

    “是皇朝太虚!”

    “我的命运,由我自己主宰!”

    “元神燃烧,土之印记爆发!”

    轰隆隆!

    太虚呐喊着,天地间的玄黄之气蜂拥而来,一举将轮回珠震飞出去,一点青光飞出,印记闪烁。

    “燃烧元神又如何?你真以为能够逃脱?”

    蚩尤冷哼,探出大手就抓了过去。

    却在这时,一点火光忽然出现,化作虚无天刀,斩入了他的元神之中。

    啊……!

    蚩尤痛呼一声,迅速倒退。

    “一剑斩星河!”

    虚空裂开,出现一道剑气,将蚩尤连同轮回珠整个劈飞。

    “楚阳!”

    蚩尤怒吼,“你敢阻我?”

    “杀!”

    高空之上,只传来一声滚滚雷音,接着又是一剑落下。

    “冥域之光,轮回之力,破!”

    蚩尤背后的世界宛若化成了实质,他并指如剑,点在了轮回珠上,幽光一闪,喷出一道死寂之光,却挡不住落下的剑光。

    噗……!

    死寂之光破碎。

    背后的世界一分为二。

    蚩尤惨叫一声,跌落深渊,却留下一声怒吼:“楚阳,早晚杀了你!”

    “我等你!”

    声音冷酷,直达深渊之中。

    原先的一点灯光炸开,化作一片光明,将已经极其虚弱的太虚元神一卷,没入虚空,消失无踪。

    青云门中,面朝北方的楚阳大手一抓,灯光出现,没入手心,消失不见,只留下太虚的残破元神。

    “楚阳,我竟然落到了你的手里?”

    感叹的声音,带着对命运的悲愤。

    太虚只留下无奈。

    “以你的为人,本不该这么疯狂,为何要杀八千万人?”

    楚阳冷漠询问。

    “为了成功,毁灭天下又如何?何况区区八千万人!”太虚更加冷漠,“可惜啊,给我的时间不够,否则,我就将大阵布置到整个皇朝,那时,谁能抵挡我?”

    “天命不在我啊!”

    “贼老天!”

    太虚愤恨。

    “若是真将大阵布置到整个皇朝,八千万人,又怎么会死?”楚阳叹息,手掌一握,太虚的元神怦然破灭,只留下一枚印记明灭不定,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太虚若真将大阵布置整个皇朝,他定然发现不妥,又怎会让太虚丧心病狂?

    一步踏出,他来到了北荒,落在了深渊之上。

    “冥域?”

    “蚩尤,你的际遇,还真令人惊叹!”

    “还不是时候……!”

    楚阳转身而去。

    南方地域,城墙之上,李世民率领文臣武将,面沉似水。

    “天下大势,已经尽归大楚,唐王,臣服于否?”

    诸葛孔明羽扇纶巾,风流潇洒,开口询问。

    “吾乃帝王!”李世民淡淡的说了一句,就看向了李靖和秦琼,“你们两个,本为我大唐重臣,为何要与朕为敌?”

    李靖和秦琼沉默。

    “秦琼,你我真要兵戎相见?”

    程咬金忍不住了,腾空而起,挥舞着开山斧大喝道。

    “一世人,两兄弟,可你当初战死了!”秦琼神情恍惚,摇了摇头,定神道,“当年隋炀帝杨广,三征高丽而天下崩,群豪并起,是楚皇率领吾等,快速平定天下,让百姓耕者有其田,住者有其屋,食者有其食。吾皇又兵伐天下,高丽、倭国、大食等等但凡有陆地的地方,都成为我大楚疆域!”

    “吾皇不辞辛劳,寻找玉米、土豆、红薯,改良小麦等物,让百姓再无饿死!”

    “又找来棉花,开创纺织技术,冬天降临,不在寒冷!”

    “最终我大楚人口,达到了十亿之数!”

    “我大楚,真正的做到了俯视八荒,镇压四海,令之所达,无有不从!”

    “吾皇比之远古三皇,都不差分毫!”

    “你们说,唐王能够相比否?”

    秦琼越说声音越大,最后犹如天音一般,响彻在众人头顶。

    程咬金动容。

    魏征震撼。

    其余等人纷纷露出惊骇之色。

    “谁又知道呢?”

    李世民忽然开口。

    “这一句话,你不该说!”诸葛孔明皱眉,“你来看,在我身后,有远古传说中的赤松子,有霸王项羽,有韩信、陈平、范增,有关羽、赵子龙,还有孙思邈,哪一个不顶天立地?哪一个不在历史中赫赫有名?”

    “李世民,你之手下文臣武将,都是忠贞之辈,吾等不忍加害,你划出个道来,要如何才能臣服?”

    诸葛孔明又道。

    “我为帝王!”李世民喝道,“程咬金,给我拿下秦琼!”

    “遵命!”

    程咬金应下,就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