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68 话术
    右江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明白为什么会想要左眼”,而她也并非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左眼的,我十分确信,只要有需要,月之眼就会重新成为她的左眼,但是,另一方面,她试图得到我的左眼,也应该是认真的。她虽然“不明白”,却实际已经得到引导,知道该如何才能获得这颗左眼。

    “吃掉吧。”右江看着我,催促道:“吃肉吃肉吃肉,全都吃掉,一口气吃掉,把骨头咬碎,吞掉,把里面的血都榨出来,喝掉。”

    见到我没有任何动作,就说:“不吃吗?是因为吃看上去像是人手的肉,让你觉得心理上不舒服?没关系,我有一个更好的理由。”那狰狞的笑容又再度从她的脸上浮现出来,“勉勉强强在这里的你,只有吃掉了这只右手,才能拥有更多的可能性,你不是想要打败我吗?亦或者杀死我?无论怎样都好,但如果你不吃,就绝对不可能做到。”

    是的,可能性。右江所说的可能性,我也十分明白。我的思考和直觉,都告诉我,正因为自己有了左眼,所以,才能去吃掉这只右手,也才能得到这只右手的力量。右江下了一个重注,不是冒险,而是她自信可以赢得堵赌注,在理论上,她这样的想法是不安定的,也的确是我唯一可以在四天院伽椰子杳无声息的情况下,坚持下去的希望。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吃掉它。

    四级魔纹在我的左手中构造出长刀。我挥起它,将自己的右手掌砍了下来。然后,在右江惊讶又充满恶意的狞笑中,把她的右手掌接在断肢上——就如同真江挖掉了我原来的左眼,安上了她的左眼那般。从现在开始。我的右手,也是“江”的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左眼开始抽搐起来,一如经受了百千次的剧痛,仿佛视觉神经有了自己的意识,以自己的力量在肌肉中扎根。蔓延,这钻心的,丝丝缕缕的痛苦不断向下蔓延,绕到后脑,越过脸颊,刺入颈脖,来到肩膀,继而来到手臂中,骨头。肌肉,血管,神经,全都在这一种痛苦的力量中开始抽搐,我的半个身体都已经在痛苦中麻痹,但是,腕部和手掌的存在感却越来越清晰,那从手臂蔓延而来的东西和手腕接驳。手指就不由自主地快速活动起来,反关节的摆幅让人觉得。是不是指节已经折断,亦或者根本就没有骨头。

    我不觉得这是自己下意识的行为,藏匿在我身体和意识深处的它,以这么一种怪异的方式,让我无法否认它的存在。但是,我也同样不觉得它是右江。控制手指运动的,绝对不是右江。

    我在痛苦中,仍旧凝视着右江,她真的露出一副惊异的表情,但是。那毫无情绪的瞳孔,却让人觉得这种惊异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她说:“虽然不明白,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情,但是,你的身上真的有我的一部分呢……不,与其说是我的一部分,不如说是和我极为相似的东西。那颗左眼果然不是我的错觉吗?虽然我听说过末日真理教也有和我相似的存在,不,应该说,是同一种东西,被分割成多个部分,然后在这边的那一部分造就了我。但是,高川,从你的情报来看,根本就不应该接触过那东西才对。”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因为痛苦而蜷曲身体的我,再一次问到:“虽然已经问过了,你也回答了,但我还是想要再问一次,高川,我眼前的高川,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也许你不想承认,但是,在我看来,你更像是我,而不像是你自以为的人类。你们把我称为什么?最终兵器?那么,你在我的眼中,起码有百分之六十也是最终兵器。”

    “你想说,我是你的同类吗?”我忍受着痛苦,因为过去承受过类似的痛苦,所以,渐渐的就觉得自己可以适应了。那驱动左眼和右手的意志也正在退去,将控制权重新交回我的手中。我活动着手指,觉得自己总算变回了自己。我并不是在主观上反感用这种方式呈现于我身上的它,甚至于,正因为我知道它就是“江”,所以,深爱着“江”的我,当然也不会去抗拒她,然而,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固有的本能,却明显有一种抗拒。我有时会认为,正是因为抗拒,所以才会痛苦,才会恐惧,因为,在它的力量面前,这种抗拒实在太过于渺小和无力,就像是垂死挣扎。

    “不,当然不是同类。就算有百分之六十的相似性,在物种上也绝对谈不上是同类。”右江说:“而且,我是没有同类的,亦或者说,在你们的眼中,最终兵器和最终兵器是一样的吗?但是,在这里的我的确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什么分身,也不是什么多类物种中的一类,我就独一份,独一个,独一无二。”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想要我的左眼?为什么会对我的情况感到吃惊呢?我也好,左眼也好,都是和你相似而不同的吧。虽然你的意思是,这颗左眼,以及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再加上你,是同一种根源性的存在分化而来的独立个体,但是,对不需要同类,也不认为有同类的你而言,这种关系上的认知又有什么意义呢?你是怪物,不是人类,精神也好,躯体也好,无论什么方面,都不需要种族的支撑,不是吗?”

    “是啊,为什么呢?其实我也不明白。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右江重复强调道:“我只是想这么做了,于是就这么做了,至于更深层的原因,既没有想过,也没打算去想。就像现在,我想交谈就交谈,我想开打就开打,不,有的时候。我甚至做了这些事情,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想做这些事情。”

    “别开玩笑了!”我忍不住说:“难道你的内质是一片空白吗?是浑浑噩噩吗?”

    右江放下撩开刘海的手,声音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平静地述说着:“空白和浑浑噩噩,不都是人以人的思想行为做基础,主观设立的标准吗?我不是人类。所以,任何用来描述人类的词汇和意义,对我而言都是错误的。”

    “那么,你到底是什么?你现在说的是人话吧,你说的是我能听懂的人话,那你就来告诉我,用人能听懂的方式说个明白!”我的左眼抽搐着,但已经不是因为有意识的活动,而仅仅是生理本能地抽搐着。痛苦还没有完全退去,可我已经感受到,强大的力量正两点一线地贯穿左眼和右手,让麻痹的半个身体恢复知觉。

    “……我觉得,你只是忽略一点。”右江沉默了半晌,声音便再一次,从本来应该无声的宇宙虚空中传入我的耳中,就仿佛是我的世界里仅剩的声音:“你认为。你和我对话的时候,是在说人话吗?你听到的我的声音。是人类的语言吗?”

    “我听到的……”我想说“我们当然是在用人类的语言,人类的方式在进行交谈”,然而,这样的自信,却在说出半句话后,就消失得不影无踪——或者说。我本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此时此刻突然感到,这并不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察觉到了吧?”右江说:“在这里没有人类,失去了人类作为参照物。所以你并不清楚自己的变化,你可以观测自己,但是,观测后所对比的对象,就是仅剩下的我而已。那么,我再问一次,高川,你真的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是以怎样的方式,在和我交谈吗?我明明是怪物,可在你的眼中,却倒影出人类的形象,那么,到底是我变成了人类,还是你变成了怪物,却仍旧自以为有人类的成份呢?”

    说到这里,她的笑脸再次变得阴森,讥讽,充满了恶意:“明明周边都只剩下怪物,明明承认那就是怪物,却不怀疑为什么自己可以和怪物交流。真是太好笑了,你真不愧是小丑呀,高川。”

    我不想去思考,但是,思考不思考,已经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了。因为右江的话而产生的怀疑堆积如山,或许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失去参照物的我,虽然还是可以观测到自己的存在,却根本无法确定自己是怎样一种情况,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因为我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所以,我其实是处于一种“可能已经变成了不是人类的某种东西,但也可能还是人类”的中间态。

    虽然她的意思大概是:怪物是和人类截然在一个分界线两端的,无法交流沟通的存在,能够和人交流的是人,能够和怪物交流的只有怪物。然而,在我的认知中,也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去证明这一点。终究,我的认知,始终局限于我的愚蠢而已。我所能采取的行动,所能贯彻的想法,也局限于我这微薄的认知而已。

    倘若有一个客观的全知的第三者,或许才能确定我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吧。可哪怕我的经历是一个故事,一部小说,身为作者的第三观测者和身为读者的第三观测者,也仍旧针对这个故事而言,并非是全知全能的,因为故事也有着故事的局限性,而无法将全部的细节都呈现于纸面上,作者也不可能是彻彻底底想清楚一切,才把故事写出来,因为,哪怕仿佛是为“造物主”的作者也有着自己认知上的局限性。于是,作者和读者,也有可能是不清楚我此时真正的状况的。

    所以,我所说的客观而全知的第三观测者,也只是处于想象之中。在它出现,并对我讲述之前,它的存在既是普遍有意义的,但又是主观上毫无意义的。

    我本来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去思考这种事情,可是,我的思维不受控制,全都在这一刻,集中在这一范围内,不断膨胀。

    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过用意识行走的力量进行防御,所以,我的思维在限定范围内膨胀的时候,仍旧脆弱地和警惕性连系在一起,进而让自己大致明白,自己其实又遭到攻击了。

    ——这是,思维锁定

    我不想恍惚,想要行动起来,可是,念头无法给予一个明确的行动指令,甚至于,我的身体变得沉重,就好似半梦半醒中,想要挣扎着醒来,却连一个指头都难以动弹。

    真是冷酷的敌人呀。就算我无法确定自己和右江是不是在说“人话”,但是,在那些难以理解的词汇中,去意会里面潜藏的意思,还是可以的,而将这样的行为定性为“交谈”,也是没错的。而这次“交谈”本身的目的,原本就不是为了理解对方,也不是为了理解自己的情况,而仅仅是在判断了形势之后,所做出的牵制行为。

    但是,“交谈”对彼此的影响却是不一样的。

    很显然,对我的影响更大。在我无法遏制的思维洪流涌向同一个方向时,我就知道要遭。

    右江消失了,因为我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所以,连她是如何消失的,都没有意识到。不过,幸好还有一只左眼。在一定情况下,不受到我的主观意识控制,仿佛有着自我意识的左眼,在这种时候,被对方的行为激活,反倒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

    在抽搐的剧痛中,左眼滴溜溜地转动,自行看向左边,又看向右边,没有追上那个消失的身影,可却让我察觉到了,右江就在“不位于左眼的视野范围内”的地方,直觉告诉我,她在身后。

    直觉,在千钧一发之际,发动了速掠。

    我这个不由自主的身体,被无形高速通道推动,向着前方疾驰。如果右江在我的身后,那么,她肯定是“追不上”我的,所以——

    正如我想的那样,她再一次出现时,就已经是在我的正前方了。

    就如同重复上一次的情况,我们面对面,沿着同一条直线,分毫不差地向着彼此冲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