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6 奇袭
    我第一次做了这样的怪梦,自己变成了乌鸦,在虚空中飞翔,但是,这个怪梦似乎反而让我挣脱了右江的思维锁定。做梦也一定是需要时间的吧,然而,它比一个恍惚还要短暂,短暂到了当我脱离怪梦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还仿佛停留在做梦之前。近乎没有失控的速掠,近乎没有改变过的周遭景状,近乎没有任何异动的右江——她距离我十个身位,落后一个身位,从眼角撇去的时候,可以看到她凝视过来的目光,一如进入怪梦之前,毫无变化。

    也许这就是抵抗了“思维锁定”的表现吧,但是,到底是何种理由,何种原理,有何种因素作用于这个怪梦诞生的过程中,我完全不了解,也来不及思考,因为,右江似乎放弃失效的力量。newtype加上同步性,也无法真正追赶上我,思维锁定也无法迟滞我的脚步,我是这么认为的,至少在这一刻是这么一回事,因此,当我在下一刻,看到右江突然出现在正前方,并向着我正面冲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任何惊讶。

    不是她以特别的方式绕到了我的正前方,而是我的速掠被扭转了,这理应是“概念逆反”的作用。当newtype,同步性和思维锁定都宣告无效的使用,唯一剩下的,也应该是最核心,最本质的力量,自然而然地作用在我的身上。我无法避让,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转开,仿佛我们之间的这条直道,就是我必然踏上的道路,而我们的相遇和碰撞也实属必然。

    这种必然性,是由右江制造的,却让我不由得想起四天院伽椰子在被“江”扭曲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必然的轨道运动。

    真是相似呀。当神秘性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其效果也会愈发表现出一致性,而这样的一致性,是否也意味着现象和效果背后的根源,都是一样的呢?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如今也在思考。并在主观上相信,一定是这么回事。因为,这种一致性,可以证明我过去的想法都有多少是正确的,又有多少是错误的,而正确的地方,要比错误的地方更多。

    希望自己是正确的,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倘若自己是错误的,那么。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又有什么继续下去的理由呢?

    我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就如同眼下,我和右江正面碰撞的必然性一样,这种正确也一定存在某种必然性。

    我思考,思考,冲刺,冲刺。

    四级魔纹高强度地运转,将临时数据对冲的余波转化成防御的装甲和攻击的武器。以倍增的方式,在接触之前这短暂的时间中。安装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牙齿、关节、手臂、腿脚,胸口、背后和脑袋上。我将自己武装成刺猬,射出密密麻麻的特种弹药,让自己旋转起来,如同钻头一样,跟随着弹幕急掠上前。

    我知道。也实际看到了,右江是如何行云流水地穿过那近在咫尺,****而去的密密麻麻的弹幕,就如同我过去利用速掠重复做过上百次的事情,哪怕弹药和弹药之间的缝隙。在这短短距离之中,根本就没有扩散到足以让一个正常人体穿过。右江的身体就好似有一大半是幻象,而只有足以透过那细密缝隙的部位才是真实的,她从弹幕之中擦过,每一个可以感受到的最小时间里,她的身体都在以极端的频率变换着姿势。

    她俯身,摇摆,如蜻蜓点水般滑过,又跃起,漂浮,看似一条直线的运动,实际已经完成了好几个起落,就这么来到了我的跟前。无法形容的流畅,就好似一块冰在水道中滑落,完全没有半点磕磕碰碰的迹象,也因此,让我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不舒服——就好似其他人在面对我的速掠时,也会产生的情绪。

    我化身螺旋的钻头撞上去,在触及右江之前,螺旋的方向已经被扭转了。我不明白,这种概念逆反在产生具体效果时,究竟是针对哪些效果,上一次是方向,这一次也是方向,但是,旋转的方向不同,有什么意义吗?钻头只要还在旋转,就一定会产生力量,右江却绝对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然而,和我想的不一样,变成了逆向旋转的螺旋钻头在触碰到右江的时候——我此时是如此的敏锐,那极度细微的触感,也决计不会是错觉——钻头瓦解了,武装到牙齿的种种凶器也瓦解了,在不知不觉中,在悄无声息中,就被碾得粉碎,粉尘从右江的肌肤上滑过。

    她的整个轮廓在霎那间被一片溃散的粉尘所掩盖,然后,一只手从粉尘中身处,抓住我的脑袋。

    是了,我已经意识到了,如果速掠的方向被固定,那么,再快的速度也已经不是无迹可寻。这就是无法做到“无过程”的时候,仍旧破解速掠的方法。我必然会来到她的正面,必然不可能从其他路线闪开和后撤,这种必然的方向性,就是对我而言的最坏结果之一。

    被右江抓住脑袋,我没有任何惊愕,速掠被破解,也不足为奇,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完全没有破绽的神秘,而我的魔纹超能也不止一次被破解了。问题在于,被破解了之后,该如何战斗,而这种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

    被摧毁的武装,也不过是四级魔纹的临时造物而已,能够制造一次,就能够制造第二次。我的头盔被右江捏爆,脆弱得如同朽木,不过,正因为并不是完全化作灰烬,所以就能够再次利用起来。四级魔纹临时构成的装置,加速了这些破片,在我的脸上再一次构建保护层。小小的爆炸让右江的手弹开,我的脑袋也一阵翁鸣,只觉得某种灼热的东西流了出来。下一刻,更加巨大的力量击中了腹部,只是,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放弃了速掠。

    突然放弃速掠,的确失去了速度,但是,失去速度的节奏和重新获得方向的控制权,却成功地让我的防御赶上了。也许是右江也没有料到,但我已经感受到了。在这一瞬间,我们的运动频率不再搭调。近乎和我速掠时同速度的她,相对于失速的我,已经称得上是“极快”。所以,接下来的任何防御都不是那么及时,但至少比“必然位于右江的正面承受冲击”要好上一些,本能的防御没有完全赶上,却足以偏转一部分力量。

    我被右江打得向后飞起,却没有被一击打死。真是幸运。我不由得这么想。只要还没有死掉,再沉重的伤势,也可以依靠四级魔纹使者的体质恢复过来。而自己被击飞,也意味着,我和右江之间的距离重新拉大了,也许她可以用更快的速度追上,但没有用,我的速掠已经再次展开。

    这一次。在这被击飞后,开启了速掠之后的远逊于一秒的时间内。右江一直都在我的正前方,但是,我却一直在后退。

    比右江更快的速度,在这不到一秒的时间里,让我争取到了五米的差距。我不知道概念逆反的力量何时会出现,又会以何种方式作用于自己的身上。但是。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立刻出现。这就够了,足够了,四级魔纹已经重组装甲和武器,然后。我停止了速掠。

    在脱离高速的同时,我更改方向,向侧边歪倒,弹出刀刃,右江在我原本的轨迹上一闪而过,在这个用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的轨迹中,她几乎死板的,延续了我在速掠状态下必然会经过的路线。

    我只是将刀刃搁在这条路线上。

    于是,在一闪而过的同时,右江的右手连腕被斩断了。

    虽然有想象过,但实际情况真如想象这般发展时,却也还是让人感到惊愕。右江在之前的动作是如此的流畅自如,但此时却又变得如此的死板,意外的僵硬,没有变通——是因为她的神秘就是如此作用的,还是我的反应也出乎了她的判断?

    无论如何,这是我第一次有效地完成了一次攻击。不是依靠加速,而是依靠减速。

    果然,过去的那些高川在使用“速掠”时的经验并非无用之物。哪怕他们的“速掠”和我的“速掠”不太一样。正因为他们的“速掠”无法像我的“速掠”这般拥有相对性,不但拥有一个速度的上限,更在高速运动时受到一部分惯性的作用,所以,他们的战斗方式,不是依靠“比他人更快”,而是使用一种更有技巧的,多变的运动节奏。

    在速度没有上限,又不受到惯性干扰的速掠超能面前,这些技巧看似是无用的,充满了局限性的,但是,的确在针对一部分特定的对手时,拥有超乎预想的效果。过去的我曾经在富江和诺夫斯基等人的身上实践过这些技巧,无疑有所收获。不过,放在当前的情况中使用,有很大一部分是无奈的选择,只是,右江竟然硬生生吃了这套。

    “让人惊讶。”我看着漂浮在身前的右腕,又看向已经去到十米外的右江,不由得自言自语。

    是因为概念逆反这种神秘,也只是针对神秘有效果?所以速掠超能被逆反,不使用速掠的正常动作却不受到影响?

    还是概念逆反在发挥作用之后,就必须延续一个既定的模式进行下去,所以才无法临场调整自身的行动?

    亦或者,仅仅是右江没有意料到,我会这么做,所以被偷袭了?

    如果是前两种,无疑是好消息,但是,如果是后一种,那下一次就没有便宜可占了。我觉得,被砍断一只右手,对右江而言根本谈不上什么伤势。尽管,她此时还没有拿走右手,也没有让断肢复原。右江面无表情地抬起被斩断的右腕,看着看着,就咧出那个狰狞恐怖的笑容,似乎这才提起了兴致。

    这个笑容的意义十分沉重,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下一击还能反击吗?依靠之前那种技巧?不,或许应该扪心自问一下,在反击之前,是否可以躲闪呢?面对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右江,在她身上真的还能用相同的技巧吗?

    我漂到那只断手前,将之拾起,没有我想象的那样,这只右手突然变成某种怪物,试图打我个措手不及,它就仅仅是一只断手,从断面看去,有着血肉和骨头,但是,没有血液留出,明明活生生的,一副血气旺盛的健康态,实际却一滴血也没有。

    “一只右手而已,送给你了。”右江终于开口了,盛气凌人却又让人无法反驳。因为,我十分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之大,根本就不是一只右手可以弥补的。我本来要做的,也不是正面对抗,而是拖延时间,等到四天院伽椰子和月之眼分出一个明显的结果——哪怕眼下只有月之眼在蠕动,我也不曾相信,四天院伽椰子会这样就被解决。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一定会有什么明显的异动出现在月之眼,甚至是眼前的右江身上。我是怀着这样的想法,和右江继续纠缠下去的。

    “原本以为在消化之前和会很无聊,但是,四级魔纹使者高川,也是个不错的对手嘛,有点儿小看你了,明明是那么呆板的超能,却能用得有模有样。”右江的话多了起来,对我来说,也算是不幸中的一个好消息吧,“你不是天才呢,高川。你的魔纹超能,是在第三级的时候,被魔纹强行加载的吧。”

    是的,真正的天才,会在二级魔纹使者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触发魔纹超能,并且,在传闻中,这种自然触发的魔纹超能,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超能。这种方式触发的超能,也不能仅仅用效果如何强大的描述,它的强大并不直接体现为杀伤力,而在于灵活性和成长性,使用者对这种超能的理解和应用,会变得直接又深刻,那种超能就如同自己的手脚,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是自身意识的一部分,而不再单纯是“工具”。

    和我这种纯粹依靠超能效果本身的强力不一样,像是席森神父和锉刀、走火他们,根本就不需要“随机到一个强力的超能”,而是,自身的魔纹超能一定会变成强力的超能。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在所有需要晋升三级魔纹的时候才能获得超能的魔纹使者当中,也是极为幸运的一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