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53章 不就是区区十年吗?
    月光皎洁,美人如水。

    仿佛害怕心爱的抱枕跑掉一般,伊露希亚死死搂住杜克不放。

    美人儿累坏了,因为杜某人也憋了太久,一时兴起就过火了,把她折腾得很厉害,偏偏伊露希亚以飞蛾扑火奋不顾身的态势,抵死相迎。

    等杜克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可是奥蕾莉亚加温雷莎两姐妹联手都未必扛得住的连招啊!

    呃……

    会不会搞出人命啊?

    会不会搞出人命啊!?

    以上两句话请以两个角度理解。

    嗯,中文是一种很奇妙的语言。

    察觉到杜克动了一下,伊露希亚仿佛受到惊吓的兔子,抖了一下,努力睁开疲惫的双眼,几乎下意识地说道:“杜克你不要走……”

    杜克哑然,轻轻抚着伊露希亚的脑袋瓜,柔声道:“我不走,我不走。”

    直到这时候,伊露希亚才清醒过来,抬起头,眼角犹自有着淡淡的泪痕。

    杜克忽然心痛,用最轻柔的动作拭去她的泪:“抱歉,弄痛你了。”

    黑发美人一声婉转的鼻音,然后就是一个柔软至极的微笑:“这点痛楚跟十三年的等待与心灵煎熬相比,真不算什么。只可惜,我无法把自己最美丽的十年留给你……”

    女人如花,伊露希亚最璀璨绽放的年纪刚好已经过去。

    用手指头轻轻在杜克练出来的腹肌上画着无意义的符号,伊露希亚幽幽道:“我不是善妒的女人,只要你还能偶尔来宠宠我,我死了都甘愿了。”

    唉!这么好的女人,哪里找?

    杜克有那么一瞬,觉得开后宫真是一种很掉节操的行为。但是相处了这么久,抛下谁都是一种罪过啊!

    好吧!

    节操什么的,掉着掉着就习惯了。

    不过,杜克决定给伊露希亚一个礼物。

    “你闭上眼睛。”

    “嗯?”有疑惑,却没有犹豫,伊露希亚跪在那里,没有任何掩饰地支起身子,展露自己的美好,然后轻轻仰着头,闭上双眼,静谧地等待着杜克的动作。

    她毫无保留地信任着杜克,哪怕杜克下一瞬给她的是一把自裁用的利刃,她都甘愿受之。

    然而,她得到的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流。

    仿如夏日山间的清泉。

    又像是春日里无限滋长的快活生机。

    她明晰感受到,自己因为长期加班熬夜而熬出来,又很好地掩饰掉的白发自己脱落了,干枯分叉的发尖也无影无踪。

    还有那肌肤,虽然她一直保养得很好,然而一个二十八岁的轻熟女的肌肤,怎可能跟一个十八岁少女媲美,但在这一刻,她仿佛感到了无尽的生命源泉在自己体内滋养着身躯里每一个角落。

    全身上下,每一分每一寸每一毫的细胞都在欢快地歌唱。

    “啊!”伊露希亚终于失声惊叫出来,她满眼不信地看着自己娇嫩的手掌。然后,她几乎是不顾一切地转头冲向房间里唯一的那面全身镜。

    下一刻,她突然明白杜克的礼物是什么了那是几乎全天下人类女性都暗暗渴望的,一直羡慕高等精灵所拥有的永恒的青春!

    如果是另一个人送给她,那么她多半会以为这是某种魔法或者高级的骗局。

    但送礼物的人是杜克!

    那个救了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的杜克,也是她的爱人!

    杜克轻轻搂住伊露希亚,跟她耳鬓厮磨着:“不就是区区十年吗?如果你想要……百年,千年,我都给你。”

    伊露希亚激动得泪水决堤一般,反过来疯狂吻着杜克。

    嗯,人体炼金术第二回合,开始。

    第二天早上,又是军议。

    瓦里安目瞪口呆地看到,昨天有份参与军议的两位女士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

    伊露希亚神采飞扬,更夸张的是,她仿佛年轻了十岁。以前瓦里安对着伊露希亚还有种非常明显的姐姐的感觉,现在,怎么感觉她跟自己的王后一个年纪?

    反观卡莉娅女王那边……呃,女王陛下似乎一整晚没睡好。哪怕用胭脂水粉遮盖住,还是能看到明显的眼袋和黑眼圈。

    瓦里安正想问问女王是否昨晚没睡好,结果桌子底下被老成的安度因狠狠地踢了一脚。

    反而是今天才率领新一批矮人军队赶到的铜须兄弟一副茫然的样子。

    接着,杜克突然想掐死麦格尼那个大嘴巴了,因为矮人王一上来就挑明了:“杜克,你又搞什么鬼?你到底惹了多少个女王?告诉你啊!如果因为你的破事搞得联盟内战,我可不救你!”

    一番话,把卡莉娅羞得只想找地洞钻,她跟杜克是清白的……理论上!

    杜克那个啊!

    杜某人决定当只鸵鸟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特么什么都不知道!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自己信了!

    嗯,计划通!

    接下来的一周,联盟两路大军同时进发,算不上分进合击,却在实则意义上挑战着天灾军团的底线。

    毫无障碍地,联盟的南路大军收复了达拉然废墟。

    一路上碰到的,只有刚刚过四位数的游荡不死者,跟天灾军团一毛钱直辖关系都没。

    瓦里安上去兴冲冲地上去,几下就收拾掉了。

    无聊的胜利,让瓦里安显得兴趣缺乏:“杜克叔叔,通灵学院那边会不会抵抗激烈一点?早知道我也去那边见识一下了。”

    “不!那边也不会有什么激烈抵抗。”洛萨笃定地说道。

    “为什么?”瓦里安追问。

    “因为现在掌控天灾军团的,不再是巫妖王耐奥祖了。如果我没有推算错误,在阿克蒙德降临时,天灾军团的控制权会落到恐惧魔王一族手上。它们的话,当然是恨不得耐奥祖的铁杆被灭得多一点。”

    通灵学院培养的是诅咒神教的人,创立诅咒神教的克尔苏加德又是耐奥祖和阿尔萨斯的铁杆。肚子里花肠子多得很的恐惧魔王,当然乐意看到通灵学院跪了。另一面,由高等精灵变成的巫妖们同样乐于看到这一幕。

    光是阿尔萨斯和克尔苏加德这两个光棍司令,会赶去救通灵学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