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是你逼我,还是我逼你?
    风,在金山寺中吹过。

    带着刺骨的寒冷,至少,在小青的感受中,这雨,这风,从没有这般冰冷过。

    满地的尸体,满地的鲜血。

    整个金山寺的台阶,门前,如地狱一般的恐怖。

    卫子青手中的孩子,早已经睁开了眼睛。

    可是看见这一幕,并没有显得多么的害怕,相反,目光不断的在四周看着,竟然露出咯咯的笑声,就好像,不止没有害怕这种地狱般的场景,反倒有些喜欢上了一般。

    卫子青看着孩子,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很快的就没有放在了心上。

    这只是一个孩子,他能懂得了什么?

    小青颤抖着身体,走到了卫子青的身边,接过孩子,直接朝着金山寺的方向而去。

    “公子……”

    白素贞看着卫子青道,有些慌乱的看着卫子青,刚刚的自己,害怕被卫子青害怕和讨厌。

    “走吧,不要多想了……”

    卫子青轻轻的拍着白素贞的肩膀。

    她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只是自己见过的,杀过的人,比她更多,如果说害怕因为这些,而导致自己厌恶她,那么白素贞就想多了!

    只是……

    看着这一地的尸体,卫子青摇了摇头。

    若说在开始,还有那么的一丝机会,让这和法海和小青在一起。

    那么现在这事情发生之后,小青和法海的可能性,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吧!

    数百条的性命。

    整个金山寺可以说,因为这小青和白素贞,彻底的成功了虚无,不说这法海,一向就对于这小青,没有什么感情,就说,真的因为孩子在一起,而现在,每当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法海,还真的能够睡得着吗?

    而这点,看着小青的状态,她恐怕心里也是在清楚不过了吧!

    只是,谁也没有办法去阻挡这一切!

    一切,顺其自然吧!

    ……

    金山寺,雷峰塔下!

    小青抱着孩子,静静的站在门前,那塔,紧闭着,隔阂着扇门,那是法海和她的距离!

    手中的孩子好像是察觉到距离自己亲生父亲的距离很近了,终于开始嗷嗷大哭了起来。

    小青没有去哄他,只是看着那雷峰塔,她知道,在这里面,法海正看着这一切。

    “你还是不出来吗?多少人了,难道你还要我造下更多的罪虐不成?”

    小青紧咬着牙根,看着那雷锋塔的大门,吼了起来,怀中孩子的哭声更大了,而小青脸上的泪水,也更多了起来!

    她哭了!

    十个月前,她没哭!

    上金山寺时,她没哭!

    杀了无数人之后,她也没有哭!

    可是这个时候,她哭了!

    可想而知,此刻的小青内心是多么的委屈!

    “小青……”

    白素贞看着小青这摸样,心中一疼,想要上去,却被卫子青给拉住,他微微的摇了摇头:“让她自己处理吧,这是她和他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在说什么了,因为,不合适!”

    白素贞紧咬着贝齿,眼眶通红,捂着自己的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小青在痛苦,可她也在担忧。

    只是公子说得没有错,这是法海和她的事情,她们无法去掺和,更何况,至今,她们根本不知道这法海还有小青当初咋子昆仑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这些,小青也从来没有说过。

    ……

    雷峰塔顶层!

    法海坐在蒲团上,他紧闭着眼睛,想要让自己入定,可是整个身体不断的在颤抖着。

    他目睹了一切,他亲眼看着整个金山寺,所有的僧人不断的死在白素贞还有小青的手中。

    他想要出去阻止他们。

    可是他不敢。

    哪怕是他们死了,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自己的面前,直到最后,他甚至连看都不敢去看了。

    而如今……

    她来了!

    来到了下面!

    那孩子的哭声,就好像什么一般,不断的在自己的耳朵中,脑海中出现,自己想要屏蔽,可是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做到。

    听着孩子的哭声,听着小青的话,法海终于睁开了眼睛,那阴鸷的脸上带着无奈,也带着怨恨,和悔恨:“你为什么要逼我?”

    法海的声音看似是低喃,可是在他开口的瞬间,整个雷峰塔四周却是都清楚的听见了。

    而卫子青,其实很早就看到了法海。

    只是此刻他的状态,却让卫子青有些惊讶。

    此刻法海,早就超出了自己的认识了,他已经不再是高僧,而是一个魔头了吧,说的好听点,就是一坠入了魔道的佛陀吧!

    “我逼你?是你逼我还是我逼你,法海,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敢出来和我见面吗?还是说,你以为这一扇门,就能阻挡我进去找你?”

    听到法海的话,小青直接咆哮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法海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她逼他?到底是谁在逼谁?

    她不过是想要他和自己说个清楚,可是他呢?

    只会躲着!

    这到底是谁在逼谁!

    手中的孩子,不断的哭泣着,每一阵哭啼,她的心,就痛得越发的强烈。

    她哭泣着,任其泪水沾满了自己的衣襟和脸颊:“他是你的孩子啊,我只是想要让他见见你,只是想要让他见见你啊!”

    爱他?

    小青不知道。

    昆仑山上的那一晚,不断的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折磨着自己,姐姐说的没错,他是一个出家人,自己不能爱他。

    自己也这样跟着自己说!

    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去见他,想要知道一些事情。

    他想要问问,他后悔没?

    尤其是在孩子出生之后,她更想要让他知道,让他看看。

    可是他呢?

    为什么,为什么就要躲着自己!

    她绝对不会去强求他什么,她只是想要知道一些事情罢了!

    仅此而已!

    沉默,雷峰塔中,顿时陷入了沉默。

    整个空间只有孩子不断哭泣的声音。

    卫子青看着雷峰塔,他能看到,雷峰塔中,法海身上的黑雾更加的重了!

    他脸上纠结的神色,也越来越重了,许久,他终于开口了:“这本来就是一场错,因为我的错,我误入魔道,因为我的错,我害你造下了无数的杀虐,因为我的错,他们因我而死,出去,我出去哪里?见?我又要要见谁?”

    法海哭了!

    他那一张阴鸷的脸孔上,泪水留了下来。

    他看着他的手,那里,早已经血红一片。

    他们不是自己杀了,是小青杀了的,可是和自己杀的,又有什么不同?

    因为,她是因为自己而杀的。

    所有,他根本不能和她见面,这是自己的罪过,他如何能面对她?

    出去了,见了她们母子,自己又如何面对那些死去的僧人,他们可全在看着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