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51章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22岁的年纪,瓦里安正是最血气方刚的时候。

    他渴望着建功立业,也渴望着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跟他最崇拜的安度因叔叔比肩的英雄。

    并不是说他不喜欢杜克,而是杜克始终是个法师,不是一条路子上的。

    安度因的话很好地警醒了瓦里安。

    他谦逊地低头,向安度因鞠了一躬。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卡莉娅开口了,哪怕已经成熟了许多,她依然是那个软妹子特有的声线:“杜克,那还有什么是洛丹伦可以为联盟做的吗?”

    杜克用左手食指轻轻敲着桌面。

    如果面目全非的史进程没有改变,那么要不了三个月,阿克蒙德一跪,燃烧军团传输到艾泽拉斯的力量也会随即削弱。到时候巫妖王耐奥祖就会废掉一半实力。按理说,等到那时候反击才是最理想的。

    只是这样做太消极了点。

    首先这样的前提是阿克蒙德要跪,万一这一世的阿克蒙德太牛逼,真把海加尔山打爆了,搞定了永恒之井,摧毁了世界树。那真是大家一块完蛋。

    其次是联盟比史上保存了更多的元气,起码洛丹伦三分之二的精锐军队保住了,这给予了联盟更多的底气。

    不会再出现被骂成狗的血色十字军,以及略显苦逼但万人称颂的银色黎明这两个组织。

    而且卡莉娅成为女王,如果单纯作为一个吉祥物放在王宫里,那也太浪费了。

    正在杜克考虑的时候,突然收到了新消息。

    那是一段由一个牺牲的法师学徒发来的魔法影像:画面中,阿克蒙德巨大的身躯从脆弱的洛丹伦大陆上一路向西,横扫而过。

    被天灾军团侵略过的土地,仅仅是一切生灵死亡,万物凋谢,起码大地还是大地,森林还是森林。

    阿克蒙德经过的地方,全都被其身躯流泻出来的火焰给轻易焚烧殆尽。

    大地在深陷,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统统化为灰烬。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叫燃烧军团,而不是恶魔军团的原因。

    在心中,杜克狠狠地暗骂着:“该死,这家伙既然能传送过来,就不会自己直接传送去卡利姆多!?”

    骂归骂,杜克还是仔细地询问传讯过来的军官,得到的消息是,阿克蒙德已经去到洛丹伦大陆西部银松森林里的奥森农场附近。

    “预计明天晚些时候,这个巨大的恶魔就能到达南流海岸。”传令官如是说。

    杜克沉吟了一下,下了第一个命令:“通知戴林,让开海路,不要跟阿克蒙德接触。”

    转头,杜克望向一面希冀,渴望着任务的卡莉娅女王:“麻烦你通知一下莫格莱尼。让阿比迪斯和图拉扬重新把战线推到索多里尔河一带,然后让达索汉和和莫格莱尼亲自去率军攻打凯尔达隆。”

    “凯尔达隆?”伊露希亚明显浑身一颤,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里,毕竟她整个童年就生活在凯尔达隆。

    “很遗憾,伊露希亚,那里已经变成诅咒神教最大的根据点了。天灾军团称唿那里为通灵学院。黑暗院长加丁在那里源源不绝地训练黑暗侍僧和亡灵法师,砸掉那里,等于断绝了天灾军团一个重要的兵力来源。”

    安度因打了个响指,他显得有点高兴:“不错的想法。而且那里正好是前线附近。但对方不是有两个曦日级的大巫妖吗?我们是不是……”

    杜克摇摇头:“你还不够了解那两位大巫妖。阿纳斯特里安不是那种甘于服从命令当条狗的家伙。而克尔苏加德并不喜欢正面对决,在没有死光手下之前,他不会上场的。但为了保险,我可以让克拉苏斯帮忙配合进攻凯尔达隆,万一有什么事,还可以撑到我传送过去。”

    卡莉娅笑了:“那我没问题了。”

    “那我们呢?”瓦里安有点跃跃欲试。

    “叫上麦格尼,我们一起去达拉然来一趟武装巡游。”

    瓦里安顿时萎靡了下去,他并不缺乏智慧,他马上明白这是什么了。阿克蒙德在达拉然吼了一嗓子,直接把达拉然变成废墟。

    可以想象,阿尔萨斯很可能会撤离达拉然。

    现在天灾军团势大,冒然攻击洛丹伦本土,会刺激到阿尔萨斯勐烈反击。只要脑子清醒点的指挥官都清楚,此刻根本无法一口吃下天灾军团,徐徐图谋,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所以反攻达拉然什么的,更多只是一种政治上的姿态。一如前几天洛萨收复几乎没有成建制亡灵军团的阿拉希高地和激流堡,台面上说光复了多少多少领土,实则那是一块白地。

    除了最坚毅的激流堡人之外,没有谁会愿意继续呆在那里。

    事实上,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已经有超过十万吉尔尼斯和斯托姆加德人响应吉安娜的号召,已经登船或者准备登船前往他们心中的世外桃源位于无尽之海对岸的塞拉摩了。

    经过大半天商议,终于定下了各个军团的任务。

    会后,洛萨私下找到杜克,说出一个让杜克不算意外的消息:“这次若是要出征对付阿克蒙德,我去不了了。我打算把【奎尔扎拉姆】送给图拉扬。”

    “安度因你的身体……”

    洛萨苦笑:“年轻时受的伤,过了六十岁之后才发现糟透了。我的骨头和肌肉好多地方无时无刻都在痛。”洛萨脱下外衣,赤了上身,指了指身体的各个疤痕,杜克注意到,好几处伤痕是当年跟奥格瑞姆决战时留下的。

    想起洛萨硬是扛着病体,再度出山率领大军出征,杜克不由得鼻子一酸:“那……”

    “虽然作为一个战士,死在战场上才是最好的归宿,但若是要为此减弱联盟乃至全世界智慧种族的获胜希望,那么我宁可让出神剑,让更强的年轻一辈去赌人类的未来。这事我已经决定,你不要劝我。你应该也了解图拉扬,他是个不错的家伙。”

    “的确。”

    “这次就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能有好消息,若是你们失败的话,放心,还有我。哪怕我就拿着一把破铁剑,我也会去找阿克蒙德一战的。”

    明明洛萨说着貌似轻松的话语,明明看的是一张洒脱的笑脸,偏生杜克能深深感受到洛萨充满了无奈的迟暮感。

    杜克胸口一紧,不光是肃然起敬,还有无比惋惜的感觉。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