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49章 双剑
    虽然杜克很想很想先把目光放到卡莉娅和伊露希亚脸上,但洛萨太吸引人瞩目了啊!

    当年的大帅逼,始终熬不过岁月,曾经一头飘逸波浪卷长发的洛萨……秃顶了!

    头顶上是地中海,偏偏还是无比光亮的地中海,一开门杜克就被耀花了24k的氪金狗眼。

    请原谅杜某人没节操,又或者是笑点低,就在安度因张开双臂准备抱过来的时候,杜克这混球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脸捧着肚子蹲下狂笑。

    在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大大的尴尬。

    假如换一个人这样做,早就被训了。

    谁叫这货是杜克呢?

    明明年纪不大,杜克出山太早,建功立业也太早了,所以人们都默认杜克是跟莱恩国王和安度因一辈的人。

    旁边的侍卫们也是一面古怪,那是憋着笑,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安度因的动作在半路上停滞了一秒,然后,他立刻以更迅速的动作,勐扑上来,那不是拥抱了!那是摔跤动作里标准的擒抱!

    大家仿佛可以听到杜克的骨头发出一阵脆响!

    “救命哪杀人啊安度因你这混蛋!快放下我!”安度因很高大,那是媲美兽人勇士的体型,体格上的差异,加之杜克故意放水,这场面看上去跟十几年前一样搞笑。

    旁观者们都露出了莞尔的笑容。

    话说,也唯有这种无比融洽的关系,才能让他们在彼此失联十年之后,依然坚信着对方。哪怕杜克回归之后,在今天之前一次都没回过暴风城,暴风王国依然坚定不移地支持着杜克,配合着杜克的行动。

    好不容易闹完了。

    杜克是看似被搭着肩膀,实则像死狗一样被拖到会议室的。

    “见鬼!你的力气还是这么大!”

    “你就乐吧。年过六十的我,能吹嘘的就只剩下力气了。”安度因脸上尽是一副岁月不饶人的唏嘘。在这个物质贫乏的年代,人能活过六十岁就算很长寿了。

    杜克耸耸肩:“总比只能躺在病床上,一无是处地等死要好。”

    安度因扫了一眼缩头的瓦里安,再重新把视线焦点放到杜克身上:“倒是你,怎么看上去还跟十八、九岁的时候一样?”

    杜克吐了吐舌头,难道我要把红龙女王赐予我永生的事现在就捅出来?

    安度因也没有在意:“好吧,我当年认识你的时候,人家也常说我像二十多岁的小年轻。现在,是你们年轻一辈的世界啦!”说罢,他还故意瞄了一眼从杜克入门开始就再也没在杜克身上挪开视线的卡莉娅和伊露希亚。

    安度因心中偷偷叹气。普通人想找个贵女联姻都找不到,杜克倒好。当听到杜克正式拒绝了吉安娜之后,安度因可谓毫不意外的。因为外面杜克同时搭上卡莉娅女王和即将成为女王的希尔瓦娜斯这事,早已传疯了。

    加上名为暴风王国侯爵,实则掌控了整个南海城邦,同样有希望重新立国的伊露希亚*巴罗夫小姐,说杜克同时惹上三国女王也毫不为过。

    在和平年代,这说不好就是一场战争了。

    幸好现在天灾军团入侵,大敌当前,谁都没往那方面去想。

    安度因翻了翻白眼大不了杜克这混蛋要逃婚的时候,暴风王国死保他就好。

    不过,现在正事要紧。

    “是了,杜克。今天早些时候达拉然传来剧烈的震动,暴风王国的宫廷法师推算可能是有什么强大存在降临了。你来,应该也是为了这事吧。”

    “对!燃烧军团统帅阿克蒙德!就在刚刚降临了达拉然,现在他正在往西前进,预计会从南流海岸或者吉尔尼斯边境附近进入无尽之海。他的目标很可能是位于卡利姆多大陆海加尔山的永恒之井!”

    说罢,杜克把自己透过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录下来的只鳞片爪的片段播放出来,还特别强调了,曦日级法师的攻击对阿克蒙德无效!

    “嘶!”全场尽是抽吸凉气的声音。

    单枪匹马轻而易举地毁灭一座城市的战斗力,这家伙……真的可以打败吗?

    在阿克蒙德这只超级大恶魔面前,凡世的权力和凡人的战力,简直比蝼蚁还要可笑一百万倍。

    应该说庆幸阿克蒙德没有在降临之后,直接找联盟麻烦吗?

    还是说,这只是真正末日来临前的最后倒数?

    在会议桌下,以杜克属臣身份堂皇坐在杜克左边的伊露希亚,偷偷向杜克伸出了她的小手。杜克没有拒绝,同样用左手偷偷握紧了伊露希亚柔若无骨的纤手。

    女人是敏感的,在这种时期,特别需要安慰。

    杜克立即握住了她的手,这让伊露希亚感到一阵安心和宽慰,不由在心中大叫起来:

    “杜克没有忘记我!”

    “杜克没有忘记我!”

    “杜克没有忘记我!”

    对面,卡莉娅似乎同样敏感,她察觉到了伊露希亚脸色的变化,从两人肩膀的动作,隐隐感到他们桌下的小动作。

    只不过,她是以女王身份坐在这里,只能轻轻抿着唇,当做感觉不到。

    话题回到正事。

    瓦里安真心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举了举手:“就没什么是我们人类可以做的吗?”

    杜克沉声道:“这正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们已经有一把【灰烬使者】了。但我还想问问,【奎尔扎拉姆】到底怎样了?还有,如果要对抗阿克蒙德,你的很身体是否足以支撑你去战斗。”

    “唉!稍等!”安度因走出会议室,没一会就扛了一把哪怕套着巨大的剑鞘依然散发出柔和金光的大剑来。

    在会议桌上,在瓦里安兴奋的目光注视下,安度因把【奎尔扎拉姆】拔了出来。

    金光闪闪!

    熠熠生辉!

    那份神圣的气息恍若实质,波浪般层层叠叠地扑面而来。看着它,很容易让人回想起十三年前,安度因拿着这把神剑在战场上披荆斩棘,消灭兽人的英姿。

    只是,不知是否错觉。

    总感觉这把神剑好像……窄了一点。

    “安度因,这是……”

    “剑的确是重铸了,但当年碎裂之后,有一块颀长的碎片怎么都拼不回去。”说罢,安度因竟然又拿出了一把同样散发着神圣光辉的颀长单手剑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