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49 击穿
    船舰内的一切跟我想象中的都不太一样。我对这些宇宙战舰的认知,完全基于过去对科学幻想的种种畅想,人们将这些远超出自身文明的科技,绘成图案,书写成文字,假定各种理论,以直观的方式呈现于其他人的眼前。“科学幻想”一词核心的地方,并非是“科学”,而是“幻想”,所以,我此时眼中所见之物,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和自己抱有的幻想不太一样——虽然也许可以通过种种假定的科学理论去证明这些物事有多科学,但这么做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这些景状给我的感觉,并不是严谨的,也不是什么宏大的,但却格外的阴森诡异。

    说到底,自己身处在这片宇宙背景中,这些宇宙舰队的存在,到底是逻辑的科学性更多一些,还是非逻辑的神秘性更多一些呢?从病院现实俯瞰末日幻境,再从末日幻境俯瞰中继器世界,所产生的种种看似有逻辑的论点,又有多少切实地影响着这个中继器世界呢?仅仅就眼下的状况来说,在这一片区域里,种种现象的运转是孤立于外在环境的,还是有着太过强大的外在力量干涉,才造成了这般诡异莫名的情况?

    我又开始思考。我一直都清楚自己的思考有多么愚昧。我的知识,我的认知,既不深入科学,也不深入神秘,而仅仅在表面的哲学中徘徊着。可即便如此,我仍旧忍不住去就着自己有限的认知和知识去思考,尝试去解释,这就像是本能,亦或者,是一种“病发症状”。

    我的肉眼观测不到真相,连锁判定的观测中更是一片空白。我追寻着感觉——这个感觉,也许是对更深入的某种现象运转的感知,也或许只是一种错觉——从那只在感觉中隐约呈现出来的人来人往中,寻找那最隐秘的线索。哪怕假设自己和船舰中的人们身处在不同的平行空间中,他们视为隐秘核心的地方,也必然存在于我所能观测的这个看似空无一人的船舰内部。我们看到的景状也许是不同的。但是,发生某种现象的位置却是相同的。

    我感受到了他们,他们感受到了我吗?我暂时无法干涉到他们,他们可以干涉到我吗?这些问题似乎有答案,因为我并没有受到阻拦。我在追寻的尽头,看到了一扇颜色和样式都格外显眼的红色小门,它就像是点缀在黑白电影中,唯一刺目的存在。又仿佛是一路行来,那些一致的风格。就是为了衬托这扇红门的独特性和存在感。

    于是,我觉得自己找到了地方。

    时间还剩下多少?我心中猜测着。陷入疯狂和扭曲中的四天院伽椰子就像是陨石一样,沿循着神秘而必然的轨道,持续摧毁这支宇宙舰队,我不觉得她会突然停下来,又或者突然恢复神智,她也许会在下一秒,亦或者更长的时间。猛然抵达这艘船舰并将之摧毁。在这个封闭得如同棺材般的船舰里,我无法观测。也无法预知四天院伽椰子的碰撞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到来。我无法以最好的构想去判断形势,因此,在我的心中,时间总是十分仓促。

    在推开红门前,我又仔细想了想,自己闯入船舰中。到底是想要什么?放任四天院伽椰子对这支宇宙舰队的摧毁,当然不是最好的,但是,自己也其实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反而言之,虽然在假设“这支宇宙舰队就是搭载了地球人类的最后希望之光的诺亚方舟”的前提下。我想要拯救这些人,不让他们在巨大的绝望中死去,就目前四天院伽椰子的状况来说,也变得十分渺茫。

    最底限度而言,“不摧毁船舰,而仅仅是杀死船舰中的所有阴谋者”是救人的必要条件。普通人和神秘专家不一样,和怪物也不一样,他们无法不依靠工具就在宇宙环境中生存下来。摧毁了舰船,和杀死他们几乎可以划上等号。

    哪怕我可以在一瞬间杀死船上的末日真理教人员,也无法在一瞬间,让船舰远离毁灭边缘,也无法在一瞬间,将失去船舰这个保护伞的普通人保护起来——不,或许我可以做到最后一种。当普通人暴露在宇宙环境中,死亡的速度是多快?一秒?两秒?三秒?考虑到舰船是“地球上的普通人为了躲避末日而修建的”这一情况,哪怕是被末日真理教引导,也一定会考虑自身因素,储备有相对完毕的求生措施。那么,“船舰受损或被摧毁”的情况也会在考量之中,也许对普通人来说,在宇宙环境中,船舰被摧毁就相当于死亡,但是,为了争取哪怕是一线的生机,建造船舰的人也应该会为自己能够在宇宙环境中多生存那么几秒,而准备了种种方法吧。

    综合种种因素进行考虑,只有在最恶劣,最突然的条件下,这些船舰中的普通人才会随着船舰被破坏而直接死亡,而有意识地脱离船舰的话,多少也应该可以坚持十秒以上,更好的情况下,全身穿戴宇航服,生存的时间会更长——以我的速掠,或许可以分批将他们送回地球。

    说到底,虽然末日到来了,但是,地球没有灭亡,而仅仅是“留在地球上的人类”灭亡了。

    这些思绪在我的脑海中翻滚,让我猛然从哀愁和困惑中解脱出来。如果这支宇宙船舰没有搭载普通人,而全部由末日真理教布置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的最后部队构成,反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末日吧,如此一来,就算是这支舰队被四天院伽椰子摧毁,也算是死得其所。反而言之,真的还存在普通人类的话,拯救的意义和希望,就时刻都存在着。

    回地球。

    如果还有普通人,就不得不让他们回地球。他们离开地球,躲开了黑水带来的末日,从结果来看是正确的。但这一次,他们必须回到地球。才有一线生机。

    我一想到这里,那低沉悲观的心灵中,就不由得生出一丝热力。

    我被这逐渐加热的情感催促着,奋力挥动长刀,斩断了门锁,一脚将红门踹开。凹陷的红门。并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坚固,或者说,比起其它的门,这扇格外显眼的门却意外的脆弱。它向内飞起,即刻就触动了某种防御装置,交错的光束在随后的通道中穿插反射,将红门切割,我没有观测到发射装置,这些光束就好似陡然从虚空中产生。又在虚空中湮灭——但是,在我看来,却觉得是从“平行空间”发射出来的。

    我开始速掠,在细密的光束网络中,无形的高速通道以碎片化的方式呈现,翻滚,逐一接驳,弯弯曲曲。穿透了这一刹那间的网眼——这些漏洞会在下一秒就被光束的移动填补,但在这一秒。它们相对于更快的速度而言,就如同凝固在了这里——我跃入,疾行,在近乎凝固的时间和空间中,前往通道的尽头。

    无形的高速通道贯穿了红门后的实体通道,但在这个无形的高速通道中速掠。我所观测到的实体通道却和速掠之前看到的有着极大的区别。我难以描述这种区别,只在许多细微之处,感受到其中存在着多么诡异神秘的差异。正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奔驰在仅就眼前这一条的实体通道中。而是奔驰在三维物理坐标重叠,但却在更高或更低的维度上,亦或者是存在性的更多确定因素上有所区分的两条通道中。

    这两条通道,一条看得见,一条看不见,但都被速掠产生的无形高速通道贯穿了,于是两者开始扭曲,重叠,交错,这些变化是一种持续的运动,无论是扭曲、重叠还是交错,都不集中在某几个确定的坐标上,就像是两条频率不同的波段在相互干涉。

    无形的高速通道从诞生的一刻起,就不是笔直的,我每拐过一个弯道,所看到的现象和风景就会改变一次。红门后的通道本身没有变成其他的东西,但是,存在于通道中的东西变化了。我看到了鬼影,那是影影幢幢,只存在于短时间内的人形,瘦长而高大,就像是人们脚下被拉长的影子。还看到光在墙壁上的闪烁,切割了红门的光束陷阱似乎就是从那些孔洞中激发出来的。我还听到了声音,那像是人们在惊呼,在疑惑,在慌乱地奔走。和之前只能“感受到”不一样,现在,它们实际出现在眼中的频率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变得像是人类。

    我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对我而言,在奔驰中所看到的种种变化,都是一个有序且并非瞬间的过程,但它们会因为速度的巨大差异而凝固在某个状态上。它们并非是真正凝固了,而仅仅是来不及动弹而已。我十分清楚,我所看到的那些鬼影,所听到的人声,之所以还没有凝固,反而证明了我尚未抵达他们存在的地方。反过来说,当我闯入他们的世界,眼前这还在晃动的若有若无的人影和鼎沸的人声,都将凝固下来。

    当我生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好似穿透了一层透明的薄膜,在这一瞬间,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切都出现了重影,每一个重影就代表着一种截然不同的状态。重影的出现和消失也是在一瞬间,在一瞬间之后,看似恢复原状的红门通道已经和刚闯入时看到的不一样了。

    密密麻麻的机械装置镶嵌在通道中,通道内部没有人,但通道前后的空间中,都切实存在着人类——这些人和物不仅仅可以感觉到,更可以被肉眼和连锁判定同时观测到——明明是同一条通道,我仿佛是跨越了时空,来到这些人和物并存的阶段。

    这些人的脸上挂着不同的表情,维持在不同的姿势,凝固在这一瞬间。通道内光束交错,被切割的红门以碎片的方式,停留在半空,不少人的目光停留在通道中,他们并非是在看我,而是为这些防御装置突如其来的发动感到愕然和犹疑。也许,在他们的眼中,我本来是“不存在”的,而我的出现,或许也是突如其来的。

    但无论他们如何看待我,在他们的观测和思维集中在我的身上前,我已经穿过通道——这条通道本来就不长,物理长度只有十米左右——比光束的速度更快的我所跨越的,是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

    在出现于所有人面前,也观测到了这些人的一瞬间,连锁判定就已经在我的脑海中,描绘了这一带的运动。人们在运动,物体在运动,因此,它们纤毫毕露地呈现于我的脑海中,被打上一个个标记。他们的运动告诉我,他们到底是普通人还是神秘专家,是别有用心还是三心二意,是毫无威胁还是有所图谋,是已经注意到了我却装作无意识,还是真正的没有反应过来。

    我之前一直在思考的事情,有一部分得出结论,而另一部分也似乎随时可以得出结论。红门后的空间宽敞又高科技化,大部分地方被一个透明的球状内室占据,透过玻璃般透明的外壳,可以看到身穿紧身制服的人们漂浮在半空,在失重中作业,密密麻麻的投影屏幕充斥他们之间,上面的信息流正在被处理。而置身于球状内室之外的人们,则在重力中奔走相告,一台台桶状的自行走装置也如同工蜂般来回穿梭。这些人行色匆匆,叫嚷的姿势中透露出焦虑和恐惧。最为巨大的屏幕,正在放映宇宙空间的景象——扭曲又蜷曲着的四天院伽椰子占据着屏幕中最显眼的位置,在她的四周,是无数已经炸裂的船舰或正在发生的爆炸。

    这些人中既有普通人,也有带着古怪面具的家伙,有一本正经的焦虑,也有深深隐藏的冷酷。有人死盯着屏幕,也有人正转向我的来处。可以肯定得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措手不及,明显不是普通人的家伙,在这一刻,和周遭的普通人显得格格不入。

    但是,无论他们的反应如何不同,结果都是一样的。

    无形的高速通道缠绕着他们,我便在他们的身旁和背后挥起刀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