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47 自转
    四天院伽椰子从头部到躯干,再到四肢,各以不同的方向和角度被扭曲了,就像是她精神上的表现反馈到**上,让人得以直接目视到一种可怕的力量正在拉扯着她的心智。她已经失去控制,如同流星一般砸向货柜般的宇宙舰队。可即便在如此疯狂的时候,她用以抵抗宇宙环境的神秘,以及推动她行进的动力,却完全被某种不受到其神智管理的力量的调动起来。

    我无法唤醒这副模样的四天院伽椰子,甚至于,仅仅是当前的心智强度,都难以承受直接目视四天院伽椰子表皮所掩盖的内质。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真正意义上,彻底体会到四天院伽椰子到底变成了怎样的一种怪物。六十亿人构成的黑水和沙耶融合在一起所形成的这个身体,无论外表形态如何像是人类,其内中的神秘已经远远超过四级魔纹了。nog和五十一区相信如今的四天院伽椰子可以和异化右江掰一掰手腕,也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我在呕吐,强烈的不适感让肢体都有些麻痹。若非四天院伽椰子并没有因为自我陷入疯狂而失去对自身神秘的约束力,我大概会被甩出她的体外吧。也正是因为四天院伽椰子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所以才会察觉到“江”的存在,并在察觉之后还试图追寻“江”——只是,可以隐约感受,并不意味着可以正面去观测,就连如此强大的四天院伽椰子也无法承受“江”的真面目吗?不,也许,变得疯狂的四天院伽椰子是否真的观测到了“江”都无法确定。

    如果她只是“在路上”,而受到那种可怕的,超乎想象的神秘侵蚀了。进而才陷入疯狂中,那么,她仍旧有机会脱身。

    从这个扭曲的四天院伽椰子的身上,渐渐散发出一种熟悉的味道,一种莫名的即视感。我知道这是为什么,她正在以我所无法理解的方式追寻“江”的踪迹。虽然无法确定成功与否,但她至少也已经逐渐靠近了。然而,一想到她正在逐渐接近“江”,再看看她眼下的模样,就不由得让我产生一种幻觉:仿佛四天院伽椰子这个存在,正在一个非物质性的深渊中坠落,可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坠落,她深信在那不可捉摸的黑暗的最下方,有着她想要抓住。想要弄明白的东西,可是,她却已经忘记了,“坠落”本身就意味着危险。

    真正致命的东西,或许会在她意识到自身正处于多么危险的状态前就会降临。

    “可恶!”我什么都做不到。如果四天院伽椰子死在这里,亦或者扭曲得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变得敌我不分,就有可能会让我的计划出现巨大的漏洞——我本以为末日真理教才是最有威胁的变数。而眼前的宇宙舰队就是一个信号,然而。在那之前,偏差就已经从我身上开始了。

    另一方面,任由四天院伽椰子就这么砸进宇宙舰队中的话,一定会造成巨大的伤亡吧,假设这些货柜般的飞船真的是所谓的“诺亚方舟”,那么。那些乘客在抵达月球之前,就会不得不遭遇一次致命的危机——死在如此扭曲状态的四天院伽椰子手中,并不比死在异化右江手中更好,哪怕同样是以“死亡”为献祭手段,作为“行刑者”的一方。越是充满了恶性,其所造就的结果就越是可怕。

    那支一直按照固定航线行驶的宇宙战舰终于有了变化,但是,在这个变化中所让我感受到的,同样是恐惧和慌乱,就像是“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却又无法在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及时做出正确的反应”。不,不要说什么正确的反应了,到底怎样的反应才是正确的,都弄不明白,只能是竭尽全力去没头没脑地努力——宇宙舰队的航线和队形调整,第一次表现出要避开我们的想法。

    无论宇宙舰队中搭载的是什么人,它们的目标又是什么,似乎都没有预料到此时此刻,四天院伽椰子身上发生的状况,也似乎完全不想和这样的状况扯上干系。

    此时所发生的情况,都是我和对方没有想到的,而相对于我这边,四天院伽椰子给那一边带去的偏差和威胁也不见得更小。

    然而,哪怕四天院伽椰子已经陷入形体的扭曲和意识的疯狂之中,她的飞行路线却仍旧遵循一个十分明显的轨迹,就好似自动导航一样。宇宙舰队的航行轨迹不断偏移,虽然整体规模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但动作却十分整齐迅速,就如同海中的鱼群,时而分散,时而聚拢。这些货柜状飞船的移动轨迹并不是连续的,总会突然消失在某一处,然后突然出现在某一处。可无论它们的反应多迅速,有多少花样,都无法让我感到,它们有一丝避开四天院伽椰子的撞击的可能性。

    四天院伽椰子的移动,就像是被目标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不可见的“磁力”吸引着,两者坐标的重叠在我的感受中是必然的事情。

    我休息了一会,就继续用武器攻击四天院伽椰子,以试图刺激她醒来,然而,这样的行为也渐渐难以持续了。在四天院伽椰子那类人形的外壳下包含的无法理解的内质,对我的精神和身体都带来产生了极度负面的影响,让我想要却又无法实际再继续深入做点什么。我挣扎着拔出长刀,那被剖开的伤口一瞬间就愈合了,但是,在我的感受中,就好似睁开的眼皮重新合上一样——仿佛这里存在的是一只眼睛,而我的攻击不是切割了肌肤,而仅仅是挑开了眼皮而已。

    四天院伽椰子的身体扭曲还在加强,有许多地方已经无法承受这种扭曲而产生裂纹,仿佛再这么继续下去,随时都有可能被拧断。以我对四天院伽椰子来说,如果这个扭转的力量是正常的物理性力量,那么。无论如何拧转,也不可能对四天院伽椰子造成伤害,毕竟,她如今的身体你虽然看起来类似人形,但内在结构却和人类截然不同。

    没有神秘的物理变化,是拿这个怪物没有办法的。

    “江”的味道从这个巨大如山峦的身体内部弥漫出来。我仿佛看到了一层透明的膜,正在将这个巨大身体全部覆盖——“胃袋”这个词汇陡然从我的脑海中跃出,就像是“江”正以一种莫名的方式,囫囵将四天院伽椰子整个儿吞下。

    下一刻,我猛然惊醒过来,但却无法可想,只能勉强维持平衡,任由这个巨大如同山峦的怪物,一头栽入上百艘货柜状飞船构成的宇宙舰队中。宇宙舰队的货柜状飞船已经散开。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试图让四天院伽椰子栽过去。可是,即将穿过这个空洞的四天院伽椰子却在无形力量的牵扯下,做出了钟摆状的偏移。这次的位移是如此的莫名其妙,突如其来,以至于偏移方位上的货柜状飞船已经来不及再进行躲闪。

    这些飞船的每一艘,都和四天院伽椰子差不多大小,外壳质地给人一种坚硬厚重的金属感。也看不到任何易爆的点火装置暴露在外。靠近了看,有时会觉得。“棺材”比“货柜”的形容更加恰当。可即便如此,当其中的一艘飞船如当头一棒,被四天院伽椰子撞上的时候,那感觉无比坚硬厚实的外壳装甲,就如同纸糊般被砸扁、撕碎、飞溅,内部发生剧烈的爆炸。将乱七八糟的内脏喷了出来——我看到了难以言喻的血肉,掺杂在无机的金属碎片和非金属材料中散落,又在火焰中被焚烧殆尽,这些血肉有的像是人形的肢体,有的则完全看不出是什么部分。但是,当这些血肉喷出来时,却让人感受到,这些飞船是“活生生”的,亦或者是“搭在着活生生的生命”。

    尽管碰撞引发了大爆炸,但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安静的烟花在宇宙背景中绽放,被四天院伽椰子横穿而过。高温扑面而来,又被弥漫在四天院伽椰子全身上下的神秘挡住,无法对置身其中的我造成任何威胁。蛮横的力量,一口气凿穿了三艘飞船,才得以让其它的飞船逃脱。即便如此,四天院伽椰子也已经开始自转,如同闯入了一条偏角狭窄的引力轨道般,以一个犀利的弧度再次朝宇宙舰队的侧方扑去。

    无论路线上的宇宙舰队如何以一种无法直接目视到轨迹的方式,调整自身的航线,哪怕是仿佛幽灵般的方式陡然闪现到另一条路线上,都始终置身于四天院伽椰子的弧线运动轨迹上,就像是注定了要再一次被撞上一样。

    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宇宙舰队不再徒劳选择躲闪,航向的调整,让分散开的船只以一种更主动的方式包抄四天院伽椰子。我看到船体的变形,炮塔的上浮,以及迅猛又尖锐的光芒,以针锋相对的攻击形态聚拢起来。

    四天院伽椰子的自转越来越快,她的形状已经不再是“扭曲的人形”了,就像是受到离心力的作用,整个身体蜷成一团。龟裂已经在她的表皮上随处可见,我似乎还听到了某种支离破碎的声音。四天院伽椰子正在承受巨大的伤害,但有一点我十分肯定,这种程度的伤害对她的生命力而言不值一提。表面的扭曲和龟裂,也许对人类而言是显而易见的严重,但是,这不过是严重的精神状态恶性发展的一种微不足道的外在表现而已。

    倘若四天院伽椰子会在这里死亡,那么,首先死亡的,一定是她的精神、意识、人格和灵魂之类无形无状又十分核心的东西,而这个身体,有可能会在其意识死亡后,以一种缺乏束缚的方式,再度释放出可怕的力量。

    四天院伽椰子变成了一个失控的陀螺。我站在她的肩膀上,跟着她一起旋转。

    明明是我在伴随着四天院伽椰子的自转而旋转,但比起自身正在旋转的感受,反而是“自己没有动,而是四面八方的景状在绕着自己旋转”的感觉更加强烈。

    我没有晕眩感,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旋转产生的离心力作用在自己身上。“绕着自己旋转般的宇宙背景”之中,宛如在地球上看到的星河,数不清的光点在闪烁,在汇聚,在绽放,陡然它们全都变成了流星,从幽暗高远的深空朝自己坠落,那是难以描述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壮丽。

    我知道,这是宇宙舰队开炮了。

    光束状的炮火,先是从镶嵌在船体四面八方的喷口出钻出,再以各自的角度进行调整,偏折的光路好似长矛一样,找准了四天院伽椰子的位置。四天院伽椰子的移动轨道在这一瞬间失去了神秘感,既可以用肉眼观测,也可以直接进行通过逻辑计算,预测其下一步的路线——这一瞬间,我觉得,我们根本就没有躲开这些炮火的可能性。

    事实也是如此,仿佛永无止尽的光束从四面八方射来,击打在四天院伽椰子身上。每一个部位在一秒内,都至少承受着三四次的攻击,我虽然可以躲开,但是,四天院伽椰子却完全没有这种意识,她被动地承受着这种穿透和切割性质的伤害。不过,哪怕表皮上的龟裂,在进一步的光束炮火的打击中更加严重,却仍旧没有让我感到那种“伤势变得更加严重”的感觉。

    这些光束一旦穿透表皮,就会被难以直接目视的内质吞没——四天院伽椰子蜷曲成一团的身体会在这个时候产生一种细微的,却充满了活性的颤抖,攻击越是密集,频率越高,这种颤抖就越是频繁,也越容易感受到,那是一种多么奇异的节奏。

    光束炮的集火,像是鞭子一样抽打着四天院伽椰子这个“陀螺”,而这个“陀螺”在旋转的时候,内部也开始震动,发出带有节奏的声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