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说谁谁死(二更)
    东汉末年有一旷世奇才名为苍璩,因愤世嫉俗、孤傲偏激,不容于正统,故遍搜天下典籍,将其中的奇技秘术去芜存菁,取其合于己道者,加工整理为十卷《天魔策》,是为魔门之始。

    后来魔门分裂,十卷《天魔策》散落于后来大唐双龙传中的两派六道手中。

    苍璩,魔门之祖,算起来,与诸葛孔明算是一个时代的人。

    “楚阳,你来的还真快!”

    苍璩声音淡漠,冰冷无情。

    “堂堂魔门始祖,竟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还真让我失望!”

    楚阳不屑道。

    “手段,只是为目的而服务,谈不上正邪,更别说上下。”苍璩道,“在我手中,你要如何?”

    “哈哈哈!”楚阳摇头大笑,“你擒住我的爱妃,却要问我如何?苍璩啊苍璩,以往我还真高看了你,如今一见,当真让人失望!”

    苍璩沉默。

    面对楚阳,哪怕是他,心中也难免忐忑。

    “放了,我给你个体面的死法!”

    楚阳强势说道。

    “大言不惭!”祝玉妍从白雾中升起,望着楚阳冷冷笑道,“我们可都知道了,你在大唐中,将魔门两派六道,还有慈航静斋等等全部灭掉了,可对?”

    “我还可以再灭你们一次,这一次之后,我敢肯定,你们的下一次轮回,绝对无法再次飞升到大荒界了!”

    楚阳淡漠道。

    自从上次天降神音,这三年来,以大楚皇朝的情报系统没有发现一个飞升者,让他有了联想。

    或许,大荒界在这个关键时候,已经杜绝飞升,甚至以后都不再可能。

    这是推测加直觉。

    “楚阳,你还真是狂妄!”

    白雾之中,又上来一人,正是慈航静斋曾经的宗主梵清惠,她望向楚阳的目光带着难以复杂的恨意。

    随后,又有一位位强者出现,楚阳竟然认识其中的绝大部分,其中有邪王石之轩,散人宁道奇,奕剑大师傅采林,武尊毕玄,拓跋寒,了空和尚,赵德言。

    还有两位不认识。

    “那两位,其中一个是向雨田,我认识,另外一个应该是厉工!”

    孙思邈向楚阳传音。

    “都是大唐的老熟人!”

    楚阳了然,微微一笑,却笑的十分冷漠。

    他发现,这些人之中除了苍璩、向雨田和厉工是天人强者之外,其余等人,强弱不等,如傅采林,才刚刚步入返虚之境罢了。

    “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怎么会聚集在一起?又怎么有胆量和我作对?”

    楚阳发出了疑问。

    “因为我们或被你灭了道统,或被你所杀,都想看着你死在我们面前!”

    祝玉妍说的平静,却有种咬牙且此的味道,他伸手一抓,将提了上来,此刻,哪还有先前的温柔,她抓住的脖子,冷笑道,“楚阳,她是你的妃子,你会如何?”

    一身修为被禁锢,此刻只能苦笑,还有一抹悲哀之色。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楚阳看着说道。

    “大不了一死而已!”叹息,“皇,不要妥协!”

    “我不让你死?谁敢杀你!”

    楚阳哼道。

    “狂妄,她可是在我们手中!”

    武尊毕玄冷笑道。

    楚阳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石之轩:“邪王,以你的个性,不该臣服他人才是?”

    “时也,势也!”

    “说实在的,楚阳,我很佩服你,以你之力,镇压正邪两派,称霸天下,唯我独尊,再世的圣贤,存在的神话!”

    “只是可惜,你太过独断专行,不容于人,这就注定了我们走向对立面!!”

    “既然如此,那只有先对付你!”

    “至于臣服?这是个武道为尊的世界,今日我臣服,说不得他日我可端坐王座之上!”

    石之轩平静道。

    楚阳点点头,不在多说,看向了宁道奇:“以道人之身,成为佛门走狗,现在又与魔门沆瀣一气,宁道奇,我想问问你,你到底坚持的是什么理念?”

    “只为这天下太平!”

    宁道奇淡然道。

    “为天下太平?”楚阳笑了,“既然为天下太平,为何不对付东海龙族,南荒万族?”

    “时候不到!”

    “我镇压了血海,是不是为天下太平?”

    “你只是为了一己私欲罢了!”

    宁道奇神色不自然。

    “为何你会出现这里?”

    楚阳又问。

    “杀你!”

    “杀我?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天下的事情,你再看看我大楚境内,百姓安乐,万民兴盛!”

    “这个天下,只有一个太虚皇朝,你却在皇朝之内,自立大楚,这就是叛逆!欲平天下,必须安内!”

    “懂了!”

    楚阳点点头,不想和对方继续嗦下去,一切的借口,不是为了杀他罢了,至于什么天下太平?攘外必先安内,都不过是给自己头上带一个高帽子罢了。

    “只是以你们这些人想要杀我?有些不自量力了,我身后的任何一人,都能将你们灭了,有什么后手,都亮出来吧!”

    楚阳又道。

    “一个就够了!”赵德言忽然开口,笑眯眯道,“你说,我斩断她一条手臂会如何?”

    “死!”

    楚阳看了过去,冷漠的瞳孔中,散发出幽幽光芒,声音落下,赵德言身子一僵,凭空跌落下去,已经没有了气息。

    “赵德言怎么死了?”

    祝玉妍惊呼。

    其余等人纷纷躁动。

    最后,他们看向了楚阳。

    “是你杀了他?”

    武尊毕玄喝问。

    “你说呢?”

    楚阳淡笑道。

    “我不相信,相隔这么远,你还能杀得了赵德言?”

    武尊毕玄皱眉。

    “信不信由你!”楚阳道,“祝玉妍,放了!”

    “好不容易抓到了,怎能放走?反倒是你楚阳,若是走入山谷,我可以放了她!如若不然,今天就为她收尸吧!”

    祝玉妍摇头。

    “真不放吗?”楚阳默默道,“也罢,反正都要杀,早杀晚杀都是一样!”

    “死!”

    他再次断喝一声。

    祝玉妍身子一僵,元神破灭,没了气息。

    这一次,梵清惠等人全部骇然了。

    “诅咒之术?”

    苍璩皱眉,不确定道。

    这种无声无息的杀人之术,也只有传说中的诅咒或许才能够做到。

    “过来吧!”

    楚阳没有理会其余等人,冲招了招手,她身上的禁锢,已经被破去。

    “皇,我可不可以将她埋葬?”

    抱住了祝玉妍的尸体,询问道。

    “人死为大!”

    楚阳点点头。

    “嗯!”

    乖巧的点点头,就往一步步的往山谷外踏空走来,对于身后人毫不理会。

    “想走?真当我们无人乎?”

    武尊毕玄怒了。

    他探出大手,拍向了。

    “死!”

    楚阳再次喝道。

    武尊毕玄,同样身子一僵,元神破灭,没有了生机。

    梵清惠等人,全部面无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