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节 一箭双雕
    第五百六十八章节一箭双雕

    刑天对于自己这一次突然面对的危机,也不知道到底是福还是祸,心里是七上八下,而且越是与之对抗,刑天越是心里没有底,因为他感受不到那诅咒之力的消弱,相反在自己发动反击之时,自己心中那种烦躁不安的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头。

    刑天的眼中透露出无尽的杀想,心中不由地暗忖道:“人族联盟那些混蛋究竟在干什么,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若是他们聚集了诸多人对手下杀手,那不该用这样的添油战术,若说是一个人在动手,那更有些不正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混蛋究竟是想要咒杀我,还是在用我来布局?想要借机暗算他人?”

    不管人族联盟究竟想要干什么,刑天现在都必须要抵挡住下一波的攻击,等待着新的诅咒力量出现,这时刑天可是高度地警惕起来,凝神以待,全神戒备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一身的实力也是全面动员起来,毕竟这关系到他的生死存亡。

    人族联盟之中诸多神王大能齐聚在一起,一个个皆是在凝神聚力,仿佛是在追寻着什么似的,不过他们一个个个都皱着眉头,看样子是没有什么收获,在为此而苦恼

    这时,烈火神王则是有些不安地说道:“大长老,你确定我们真得能够借助着这场机会找到刑天那小辈的行踪吧,要知道我们所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情况,毕竟凭借着一丝气息想要在这无尽虚空之中找到一个人的踪迹是十分困难的。最重要的是你真得认为血咒王那混蛋会有私心,按照我们所设想的那样行动?”

    听到烈火神王之言。神光王则是淡然地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没有人比我还要了解血咒那混蛋。别看那混蛋有着不错的名声,在几次出手都成功,可正是如此,他方才会有私心,要知道我们一次性可是给了他八头凶兽,那混蛋一直都有野心要冲击神皇至尊的境界,有这样的野心,他如何会对这八头凶兽没有贪念,现在不就是如此吗。那混蛋正在一头一头凶兽地投入,根本没有想过要全力出击,一举拿下刑天那小辈!”

    神光王的这番话让烈火神王不由地又皱起了眉头,说道:“既然大长老知道血咒王是个混蛋,会有这样的私心,那为何还要请他出手,有这八头凶兽,我们完全可以另寻其他神王出手,那样岂不是更安全。我们也用不着如此费心力?”

    神光王摇了摇头说道:“不,你们不了解诅咒之术,任何一个修行诅咒之术的人都不可能对这八头凶兽没有贪念,换成任何一人都会有私心想要贪下我们的这些凶兽。而相比其他人,血咒王那混蛋还算是比较保险的,至少他的实力摆在那里。更何况我们不是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吗,就算血咒王也不知道我们在那八头凶兽的血脉之中留下了后手。不仅仅可以借助着这丝后手的力量一探血咒王的虚实,能够得到他的传承。同样还能够借助着这后手之力找到刑天那小辈,那怕是血咒王失败了,我们也有机会杀死刑天那小辈!”

    不得不说神光王的安排的确是够阴险的,将血咒王也给算计上了,真是一箭双雕,好厉害的手段,那怕是这一次对刑天的出击失败,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至少他们能够在暗中夺取到血咒王的传承,能够为人族联盟的底蕴再增添一份力量。

    烈火神王沉声说道:“就怕血咒王那混蛋会有所发现,毕竟那混蛋一向十分谨慎,而且他仅仅只是施展了两次的诅咒之术就停止下来,这是不是他察觉到了什么?”

    神光王不以为然地说道:“不可能,血咒王是不会有所察觉的,现在那混蛋只怕早已经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了双眼,而且你认为我为何要安排赤焰那些小辈一起去见血咒王那混蛋,那就是为了让血咒王安心,让他认为这些小辈方才是我们派出偷师的,而且八头凶兽所具有的诱惑有多大,你们也应该十分清楚,血咒王是不会放弃的,我们大可静心等待,全力感应着那诅咒的力量,借助着诅咒的力量得到血咒王的传承,找到刑天那小辈的行踪!”

    血咒王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局,这个局不仅仅是针对着刑天,同样也是针对着他,正如神光王所说得那样,血咒王私心,而且血咒王对于人族联盟的一切也有所知道,人族联盟在刑天这小辈的身上吃了多大的亏,他完全一清二楚,人族联盟为了抹杀这个十分有潜力的小辈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也是完全值得地,所以他根本没有想过神光王还会有其他的想法,有其他的安排。

    在神光王等人相商之时,血咒王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第三次的诅咒之术随时可以发出。上一次的咒杀失败后,不仅让血咒王脸上不好看,更让血咒王心疼,因为这已经坏了他的名声,三次出手没有抹杀一个虚神的小辈,这要是在无尽虚空传开,日后还会有谁来找他出手,所以他必须得再加一把劲。

    或许血咒王的战斗力不强,但是在咒杀方面,血咒王敢说自己绝对是整个无尽虚空第一,可是现在他连一个修为不过是虚神之境的小辈都无法咒杀,这实在是丢人至极,别人可不会管刑天有多少手段,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刑天的修为。

    在这个时候血咒王的心中放才会明白人族联盟那些混蛋为什么会一下弄出八头凶兽给自己,这不是财大气粗,而是为了以防万一,生怕自己会失败让刑天那小辈躲过这一场的杀身危机,让人族联盟受到更大的损失。

    “神光王真是一个老混蛋,竟然能够把本王的心思都给猜透。不过神光王你这混蛋也太小看本王的实力了,本王要咒杀这一个小小的虚神。还用不着浪费那么多的材料!”血咒王的心中则是在冷笑连连,对神光王的安排则是有一丝的不屑。在他的眼中神光王这完全是被刑天给打怕了,身为神王被一个小辈给打得失了神,这实在是丢人至极!

    血咒王却没有想过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局罢了,而他只不过是神光王手中的一枚棋子,他自己很了不起,也看不起神光王与人族联盟,其实他又怎么知道自己的传承已经被人给盗走,若是他知道这一点那就不会如此嚣张了。

    血咒王再一次将一头凶兽给投入到自己那法阵之中,快速打出一连串的法印。手指一指,又是一道红光命中了血池之上的虚影。而且一次那头凶兽却没有被杀死,而是被一道血线所缠绕起来,而另外一头则是缠绕在了那虚影的身上。

    只听,血咒王沉声喝道:“血灵咒,夺魂。”随着血咒王的喝声落下,整个血池为之翻滚起来,一道道恐怖的力量从其中散发出来,那法阵之中的凶兽不由地发出一声悲鸣。灵魂被那血灵咒所压走,一身的强大气息也是瞬间消散开来。

    就在这个时候,连接在那虚影身上忽然闪烁出明亮的血光,在他身上那缠绕的血线则是疯狂地在侵蚀着它。不过结果却没有让血咒王满意,因为在那虚影的身上出现了一丝不朽的气息,而这股气息竟然与自己的诅咒之力僵持下来。这让血咒王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意外。这实在是太意外了,血咒王实在想不通一个虚神的小辈身上怎么可能会有一丝不朽的气息。他虽然很恼火,很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怒,可是他却找不到借口,而且先前赤焰神君也早就提醒过他,让他全力出力,而他自己没有听得进去。

    “混蛋,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难道说内世界真得有那么神秘,竟然能够让一个虚神小辈凝聚出一丝不朽的气息?还是说那小辈受到了神王大能的帮助,让自己的诅咒一再失利?”血咒王的心中则是不由地暗自猜测起来。

    不过很快血咒王又摇了摇头说道:“不,不可能,不可能有神王大能出手相助这小辈,若是如此我应该能够察觉到对方的气息,一定是那小辈的内世界太过于完美,所以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抵挡得住我的诅咒之力,不过就算是他的内世界再怎么完美也没有用,一方世界的力量是有限的,等他内世界的力量完全消散之时,也就是他殒落之时!”

    血咒王很快又给自己打气,在说服自己,认为刑天能够坚持得住完全是依靠着内世界的力量,他这么想也没有错,刑天能够在这样的诅咒的暗杀之下保住性命,内世界自然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不过血咒王所感应到的那丝不朽的气息却并非是来自于内世界,而是刑天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虽然血咒王也知道刑天的手中有一艘‘永恒神舟’不过他却没有把它当成是一回事,在他看来刑天不过只是一个虚神小辈,就算有一艘‘永恒神舟’那也是最差劲的存在,根本用不着在意,可惜他错了,刑天的这艘‘永恒神舟’是终极的存在,真正具有不朽属性的神舟,不是他所想的那么不堪!

    这一次刑天便是借助着‘永恒神舟’的不朽之力抵挡住了血咒王的那一次诅咒,让他的诅咒失利,只可惜这样的诅咒与先前的两道诅咒不同,只能发出一击,一击失败,那就是彻底失败,不会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血咒王只能再咬牙切齿地痛恨刑天。

    不甘心啊,血咒王真得不甘心,为了一个小辈竟然投入了四头凶兽还没有搞定,这让他无比的心痛,不仅仅是心痛自己的名怕受损,更心痛材料的损失,整整四头凶兽就这样被浪费掉了,虽然说也会对自身有一点点帮助,但是却无法与自己用法阵完全吸收来得有益,可是他还得继续下去,继续浪费那凶兽,四次出手失败浪费了四头凶兽,一半的凶兽没有了,这更是让血咒王的私心更重,更是决定一头一头地投入,以免给自己造成更大的浪费,白白让自己损失更多的资源,他却不知道正是因为自己有这样的私心,会一步一步陷入到那失败的阴影之中,最终完全失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