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37 沙耶五蕴曼陀罗
    涌入半岛的黑水在大地上咆哮,奔涌,居高临下俯瞰,可以清晰看到它们虽然不分彼此地淹没周遭,却在流向上有明确的目标。它们就好似刻画在地图上,登岸而来的箭头,经由不用的路线,朝向沙耶超聚体所在的地方。巨大的沙耶依靠身后的三对翅膀悬浮在半空,她的体积是如此巨大而沉重,以常识来说,那三对翅膀根本不足以提供上升浮力,但即便不考虑“翅膀”在正常情况下所能提供的动力,翅膀本身的高速震动,就已经掀起巨大的风暴,这片狂暴的气流让靠近它身周的一切景状都变得模糊扭曲,让人觉得这狂暴的气流才是真正让它浮空的原因。

    从地下喷涌的黑水缠住了沙耶的脚踝,横亘天空的黑水当头落下,绞住沙耶的颈脖,又有黑水巨浪从后方掀起,捉住沙耶的双手。四天院伽椰子伫立在更远处的风尖浪头,在她的控制下,黑水还试图扑击沙耶的翅膀,但即刻就被高速震动所带起的冲击撕扯得七零八落。哪怕如今千方百计抓住了沙耶的肢体,也没能完成绞杀,哪怕是禁锢其运动的效果都不太明显。

    沙耶无视缠绕在身上的黑水,挥动着双手,释放出孢子,黑水在它身上撕咬下来的血肉,也在试图反向侵蚀黑水。它们那边的战斗是如此激烈,而让人不想要插足其中,但是,哪怕黑水、孢子和异化血肉被冲击掀离到距离本体极远的距离外,这种侵蚀和反侵蚀的现象也没有停息。在我的视野可及之处,黑水被异化血肉吸收而导致血肉膨胀,异化血肉被黑水浸泡,在浸泡中溶解,孢子落在黑水中。便盛开肉质的花朵,继而又被黑水浸入花茎和花瓣的脉络,将整体染成黑色,又在黑色的状态下化成黑水,如此这般的景象反复无常,和三者同时落在爱德华神父的恶魔变相上所发生的变化截然不同。

    仅仅就侵蚀的结果而言。让人看不到有哪一方真正占据了优势,虽然可以视为战况焦灼,但是,在关注了一段时间之后,反而会觉得,这种侵蚀状态正陷入一种富有韵味的循环,不可能停止,也不可能一方彻底消灭一方,或许在某个时间之后。黑水、孢子和异化血肉就会在这种循环中彻底脱离其本来面具,变成另一种东西。

    我第一时间就有了这样的念头——黑水和沙耶是如此的相似,它们看似激烈的争斗,会导致它们彼此融合吗?

    观察到的迹象已经给了我一个似乎证明了这个猜测的答案,在一些角落中,这种侵蚀和反侵蚀的交锋正在减弱,好似有一朵朵黑色的花从污秽的血肉淤泥中摇曳招展。这些花像是莲花,又像是白色克劳迪娅。却因为是黑色的,仔细看那色泽和质地。又仿佛是一团团的黑水浇入了花型的铸模中。

    这些黑色花朵的形成是如此的迅速,在我观测到迹象之后,它便真的以一种更为实在的形象出现在视野中,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从战场的边角向外蔓延,它们比单独的黑水。单独的异化血肉,单独的孢子更有生命力,也对那些正在纠缠的侵蚀过程,有着明确的引导性,只要有一朵黑色花朵盛开。其周遭就会接二连三有更多的黑色花朵盛开。

    我看到的盛放之景是如此壮观,它的美是幽暗森然的,是充斥着不详却又让人无法挪开视线。也许每一个看到这般景象的人都会产生和我一样的想法吧——这片花丛盛放的地方,不应该是人间的一座半岛,而应该是地狱黄泉的沿岸。哪怕,它的名字既不是曼陀罗,也不是彼岸花。

    大概是一分钟后?或者是更短时间,所有被黑水淹没的地方,全都被黑色的花海占据,如同肿瘤脓包的异化血肉结块就如同是最肥沃的土壤,被黑色的花朵盘踞后,迅速干涸消失,以至于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半岛的大部分面积已经被黑色的花海占据了。

    因为地处偏远,没有被侵蚀破坏的自然环境只剩下最后一点绿色,在将靠近内陆的一隅苟延残喘。咆哮的黑河还在漫上沿岸,但只要深入半岛内部,就会消失在黑色花海的深处。满天的孢子还在狂风中飞舞,但它们最终也会落在地上,成为一粒粒种子。殴斗的冲击泼洒着异常的血肉,但只要落在黑色的花海中,就会成为诞生并滋养更多黑色花朵的养分。

    四天院伽椰子和沙耶超聚体的战斗,反而更像是辛勤的园丁在培育着快要侵占整个半岛的花海。越是接近战场的中心,冲击的风暴就会将黑色的花朵连根拔起,黑色的花瓣在风中盘旋着,围绕着两者,让它们的举手抬足中显露出来的躁动和狂暴,被一股雅致压抑的气氛环绕着,溶解着,变成一首诗歌,几句歌谣。

    神秘学中描述过神明和神明之间那美丽又致命的战斗,而此时就在我的脑海中,对应着眼前两个怪物的战斗浮现出来。

    现在我要去形容这场战斗,该是用“两个女体的怪物”,还是该用“两个女性形态的神明”呢?

    我瞪大了眼睛,去注视这从未见过,无比震撼人心的场景。

    黑色的花瓣飞旋着,以四天院伽椰子和沙耶为中心,向外扩散成一个又一个的圆,这根本就不是自然形成的景象,在这形状中有一股宛如即将孵化的力量。花瓣拥挤成一团,散开的时候,就变成了更加丰富的图案,一层图案套着一层图案,不局限于地面和天空,以立体的方式,和其它的图案连携成更大更复杂的图案。三角形、正方形、多边形、矩形、直线、曲线、人形、动物的形状、乃至于类似神秘学中那些暗喻神明的形象,线条勾勒成建筑,建筑汇聚成场景,飞舞的花瓣用自身作为笔墨,去勾勒一副巨大又复杂的画卷。

    这是只有在远处进行整体观测时才能看到的宏观变化,我觉得身在其中的四天院伽椰子和沙耶。是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身边正在发生这么一种诡异的现象。它们的战意是如此焦灼,而让它们难以从对方身上移走注意力,哪怕是脚下这片不正常的黑色花海,虽然会进入它们的视野中,但却可能不在它们的脑海里吧。

    我感觉到了。深深感觉到了,爱德华神父的存在。

    爱德华神父就在这异常的变化中。就在这片黑色的花海中,他也许不是人形的形态,也许不是我所可以想象的实体的恶魔变相,但是,他在怪物和怪物的战斗中,演奏着属于自己的歌。这片黑色的花海,就仿佛是他的意志,是他的某种愿景所呈现出来的姿态。

    黑色的花海就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若要去找一个近似的东西去描述这个魔法阵,那么。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名字,却是一个更为东方化的神秘——曼陀罗。

    我似乎听到了空气中传来吟诵的声音,像是一个人的声音在密室中回响,重叠,又像是许许多多的人发出同一个祈祷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如同浪花在空中破碎,又像是花朵的摇曳。在心中演奏着韵律,那是人发出的声音。也是动物发出的声音,是森林发出的声音,也是流水发出的声音,是金属在碰撞,是岩石从山顶滚落,是岩浆在地脉中流淌。是木鱼在敲击,是拨浪鼓被摇动,是风铃在奏响。

    密密麻麻的声音,如同群蜂来袭,又似见缝插针。哪怕是黑河的咆哮,沙耶和黑水的碰撞,四天院伽椰子疯狂的大笑,都无法掩盖这些声音,而我所见者之中,却又仿佛只有我才能听到这些声音,而它们却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另一个世界里,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

    那声音如此述说:“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一如真理永远长存。如是我闻,众生皆苦。此苦,非是磨难,也并非邪恶,它是通向末日的道路,也是酝酿美好的沃土。吾以吾之苦,赋予汝之苦,赋予众生之苦。在万物终结到来之时,此苦将让吾等解脱。汝不受苦行,必将于真理降临之时伤恐悲痛,必无法开启天堂之门,必轮回于地狱之中。末日真理之光,就深藏在汝等的心中,吾不求谅解,只求在必然降临之末日前,让尔等尽入天堂。吾之尽苦行法为沙耶五蕴皆苦曼陀罗。”

    我所能够理解的部分就到这里,之后是更多的音节组成了我所无法理解的含义,虽然只听声音可以明白其中必有意义,但却无法从声音去理解其内容和意义。

    “萨瓦得塔格呵哩达呀塔督母得哩斯瓦哈萨瓦得塔格达萨塔督尾普悉达梯斯提帝……”层层叠叠的声音涌入我的耳中,在肌肉和神经中回响,深入脑海,渗入心灵,让人觉得哪怕蒙上耳朵也无法阻止这声音的回响。

    这声音让我恍惚,让我仿佛被什么东西包围,可我却无法用肉眼看到,只能从心灵去感知。在我的眼中,沙耶超聚体的额头浮现一颗红痣,它痛苦地抓住脑袋,无法继续悬浮空中,也无力再去对抗黑水。它跪倒在花海中,做出凄厉的叫喊的模样,却又没有发出可以让人听到的声音,直到那红痣裂开,有无数的线段和蝌蚪一样的纹理从中漫出,沿着沙耶的脸庞、颈脖、身躯、四肢流淌,在它的身上镌刻出一幅幅图案,对称的正方形和圆形交互重叠,一层层展开,就像是另一幅曼陀罗图案包裹了它的全身。

    花海的曼陀罗和沙耶身上的曼陀罗并不完全一样,但却交相辉映,存在可见的共鸣。四天院伽椰子似乎这才意识到不妥,可她转头四顾,似乎也很茫然,就在她操控咆哮的黑河,再次掀涌起来的时候,两个曼陀罗法阵同时产生巨大的吸力,将这些黑水化作龙卷,吸入到法阵之中。

    四天院伽椰子尖叫起来,但却无力阻止巨大的黑河被两个曼陀罗法阵瓜分。这场景太过如梦似幻,而我的耳中除了那吟诵声,也听不到更多的声音,我只是宛如做梦一般,看着四天院伽椰子手舞足蹈,脸色扭曲,好似痛苦得不能自抑,她张开的嘴像是在尖叫,但无论她如何去做,如何去喊,都无法让曼陀罗吞噬黑水的过程有所减缓。

    用了多长时间?不知道,我似睡似醒,这眼前的转折是如此的强烈,又是如此让人觉得虚幻。因为,那看似巨量的黑河,在自己的片刻恍惚中,就已经消失一空。四天院伽椰子失去黑水的衬托,只能无力地落入黑色的花海中,她在花海里奔跑逃亡,脸上充满了惊恐,就好似无助的女孩,面临着扑将而来的梦魇。她踩碎了花朵,随风卷起的花瓣在她的身周飞舞,然后,一只巨大的手破开层层的花瓣,无论四天院伽椰子如何闪躲,就是一捞,便将她牢牢抓在手中。

    抓住四天院伽椰子的沙耶超聚体不再是原先那副痛苦的表情,肃穆的神情带有神圣的味道,它注视着小虫子般的四天院伽椰子,看着她的疯狂和丑态,却没有半点的厌烦。然后,沙耶将四天院伽椰子塞入自己的口中,咀嚼后咽下,期间,四天院伽椰子就好似太过恐惧而失去了精神般,没有半点抵抗。

    四天院伽椰子就这样被干掉了?我从不可置信中猛然惊醒。却似乎听到她的声音,仿佛在狡诈地微笑着,说:骗你的!、

    可是,当我从那如梦似幻的恍惚中惊醒过来时,半岛上的确就只剩下了沙耶超聚体和漫天满地的黑色花海。

    半岛外的黑河只剩下干涸的河道,四天院伽椰子也不见了踪影,仿佛就真的是被沙耶吃掉了。(未完待续。)

    ps:好像标题号又错了,今天这章才是1537,前两章是1535和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