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节 地脉之龙
    第五百五十九章节地脉之龙

    “无知,危言耸听,烈火,我倒认为你被那个小辈给吓得失了魂,这样可笑的话也说得出来,一个区区的虚神竟然会让你如此恐惧,你真是丢尽了我们神王的脸!”一向与烈火神王不和的惊涛神王则是不屑地冷笑着。

    烈火神王冷哼一声,大声说道:“我危言耸听,我说得都是实情,你们又有谁真正与这小辈正面对抗过,没有,只有我一人与他正面对抗过,所以我知道的要比你们所有人都多,那小辈可不是你们说得那样无能,若是他真得无能,早已经殒落了,该说得我都说过了,听与不听是你们的事情!”

    看到烈火神王那激烈的反应之时,神光大长老则是沉声说道:“烈火,那小辈子真得如你说得那么厉害吗,你要知道这可不能信口开河啊,这关系到我们整个人族联盟的安危,不能有任由的马虎大意,更不能有任何的夸大!”

    烈火神王长叹一声说道:“我都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你们说我还有什么可夸大的,那小辈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可是手段则是层出不穷,我甚至怀疑那小辈的身上有着一份完整的远古神魔的传承,也只有这样方才能够解释得清一切,最重要的是我认为我们都小看了内世界的力量,内世界虽然无比的凶险,可是却有着外人能难以了解的力量,这一点从那小辈的身上我们都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想要干掉那小辈,我们首先得干掉他的分身,要不然永远也别想杀死他。就算我们能够杀得了他的本尊又如何,只要他的分身活着,那同样可以恢复!”

    惊涛神王冷哼一声说道:“内世界强大我们都知道,可是修炼内世界的那是百分之百的死亡率,没有一人成就神王,烈火,你是想让我们的弟子走上一条死路吗?刑天那小辈就算现在十分嚣张。但是他终究难逃一死!”

    对于内世界的恐惧让整个无尽虚空的修行之人都畏惧,毕竟他们走的道路不同,难以如同远古神魔那样可以无惧内世界的威胁。在死亡面前没有人不为之恐惧,所以就算是众多神王有心想要培养一批弟子修炼内世界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没有人会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若是强压只会引起人族联盟内部的叛变。

    烈火神王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认为那小辈会死在内世界的威胁之下。因为他的身体无比的强大,他走的是远古神魔之路,他的身体足够支撑起内世界的压力,指望他自爆那是不现实的,更何况这小辈现在就这么嚣张,若是等他修炼到神君之境,只怕有能与我们任何一人正面对战的实力,那时我们的危机更大!”

    神光大长老沉声说道:“烈火。依你的意见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将整个无尽虚空掀个底朝天。你可不要指望那小辈还会在雷域,以他的狡诈早已经逃之夭夭了,这便是内世界的最大作用,随时都可以让自己处于安全状态之下!”

    烈火神王不由为然地说道:“不是我们不能干掉刑天那小辈,而是自始至终我们都选择错了方法,所以我们一直被这小辈给牵着鼻子走,我们想要成功那就得另辟蹊径!”

    神光大长老淡然地看了烈火神王一眼,平淡地说道:“说吧,你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干掉刑天,只要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干掉这小辈挽回我们人族联盟的名声,我们将全力相助!”

    听到此言,烈火神王的脸上则是闪过了一丝兴奋之色,只有干掉刑天他方才能够除去心中的那份隐患,不让心魔影响到自己的修行,而仅凭他一人的力量自然是做不到这一点,他只能依靠人族联盟的力量。

    烈火神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都只想用自己的实力去对付那小辈,却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小辈不过只是虚神,之前不过只是一个连神火都没有点燃的小辈,我们完全可以用诅咒的力量来干掉他,诅咒一位神君或者是神王很困难,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可是诅咒一位虚神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若是当初我们在那小辈渡劫之前用这种方法,那小辈只怕早已经身死魂消了!”

    “好,烈火,这一次你的牺牲很有价值,让你看清了这小辈的弱点,这很好,不过我们人族之中却没有拥有诅咒法则的神王,神君只怕有点不保险,看来我们得找血咒那混蛋了,有他出手那小辈绝对难逃一死,烈火,你能够提出这样的意见,想必已经抓住了那小辈的一丝气机了吧,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说可对?”神光目光凝重地看着烈火神王,生怕烈火神王会说出让他失望的话来。

    烈火神王点了点头说道:“我只从那小辈的出手之中得到了一丝十分淡薄的气息,若是想用这气息来搜索那小辈的行踪只怕很困难,但是用来诅咒他相必是已经足够了,有血咒出手,若是还搞不定那小辈,只能说我们都高估血咒的实力了,也低估那小辈的元神强度!”

    这时,神光长老点了点头,然后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一点我们倒用不着太担心,那小辈之所以能够一再从我们的手中逃脱完全是依靠着内世界的力量,这一次我们从元神之上下手,那绝对质是万无一失,他一个走得是远古神魔的体修之路又怎么可能有强大的元神,我们完全用不着为此而担忧才是!”

    神光大长老的这番话很快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没有人认为刑天有能力在元神之上有很强大的作为,毕竟大家所见到的是他在体修之上的强大,只要不是傻子走不会走元神之路。更何况他们对刑天底细也是了如指掌,一个出身巫族,没有元神的小辈。就算是有一点造化,那也不可能必变自身的本质有能够与身体相当的元神。

    可惜他们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刑天在元神的修行之上并不比自己的炼体要差,更何况现在刑天已经初步祭炼出本命至宝,那本命元神更是与内世界休息相关的世界之树,想要用诅咒的力量来干掉刑天。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这一切人族联盟这些神王大能并不知道罢了,刑天的实力虽然很低。可是手段众多,要不然也不可有有这样的战绩。

    刑天的疯狂出击将整个人族联盟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没有人再去观注其他的事情,而这样的结果则是给了他武道分身强大的机会。让他进入到了圣地的核心。时间圣地可是人族联盟的重地之一,这里不仅仅是灵气喷涌如泉,开启时间之境后更是有强大的时间之力,百倍的时间加持那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天大的机缘,谁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一个个进入圣地之后立即开始修炼,只有刑天的武道分身却不是这样,在众人修行之时。他一个人则是闯进了圣地的核心之中。

    圣地的核心是一处神殿,在这神殿之上有着无尽的法阵在运转着。正是有这些法阵的在,方才能够让整个圣地得到时间加持的力量,能够有百倍的修行速度。

    进入到神殿之后,武道分身的脸色不由为之震骇,在这神殿的中心灵气太浓郁了,让他都为之惊讶的地步,原本刑天只想夺取那时间之心,可是现在看到这么浓郁的灵气,让刑天的心不由地活了起来,这么浓郁的灵气那地下必有一条惊人的大龙,若是能够将这条地脉大龙给抽出,投入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那是何等的美事。

    心动不如行动,刑天从不缺乏决心,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之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来,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不过这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心念一动那刚刚回转到死海之中打开尊则是感受到了分身的念头,瞬息之间刑天的本尊出现在了人族联盟的圣地之中。

    刑天的本尊一出现在这里之后则是仔细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在他的神眼探察之下,只见那神殿坐落的大地之上漫起一片玄黄光晕,整个地面隆起,凝集形成一条厚土地龙,近千米长,龙鳞叠叠,散发着无尽的气息,而在这气息之中则有着一丝远古的气运,几近真实龙身更如晶石一样透彻,一双龙如同火炬一样。

    这条地脉之龙,虽然并非真实生灵,而是象征一方大地的气运玄物,但是却已经有了一丝的灵智,而且这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地脉之龙,而是真正的远古地脉之龙身上凝聚着一丝远古的气运,这让刑天如何能不为之震惊,仅仅只是这条地脉之龙便足以让人为之震惊!

    一瞬间,刑天的本尊与武道分身做出了新的安排,刑天本尊借助内世界的力量全力抢夺这条地脉之龙,而武道分身则是冲进那神殿之中将那被地脉之龙所戏的时间之心收取,两人同时行动,在完成之后则是立即撤退。

    无论是地脉之龙也好,还是那时间之心也罢,一但出现异外那必将引来人族联盟那些大能的疯狂反扑,若是稍有闪失,刑天的本尊与武道分身都有可能殒落在这里,那时刑天的麻烦可就大发了,这是他所无法承受的后果。

    心念一动,刑天立即行动起来,瞬息之间他是力量全开,一只恐怖的巨手则是抓向了大地之上的地脉之龙,这条地脉大龙虽存世久远,稍通灵性,毕竟并非是真实生灵,并没有多少战斗力,因为那人族联盟那些大能根本无法在这地脉之龙身上加持诸多的禁制,那样做只会坏了地脉之龙身上的那一丝远古的气运,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在刑在的大手抓捕之下,整个圣地则是为之颤抖起来,就在众人为之失神之时,刑天那无比恐怖的大手则是硬生生地将这条地脉之龙从那大地之中给抽了出来,任是那地脉大龙疯狂地翻滚都难以逃脱刑天的大手!

    在刑天本尊动手的同时,武道分身也是挥手抓住了那时间之心,在地脉之龙受到影响之时,这圣地之中所有的禁制都瞬间停止了,没有元气可供那些禁制运转,这样的剧变一下子让整个圣地为之震骇,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元气的消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