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26 存档
    左川也走上来,呆在我们的身边。我用咲夜肩膀的衣料擦去眼泪,朝她看去,她带着笑容,仿佛是发自内心,但又并不仅仅只有高兴,我可以从这双眼睛中感受到忧虑、紧张、不安和恐惧,感受到任何人类都有的负面情绪。她一直陪伴在咲夜和八景身边,是黑水肆虐的幸存者之一,半岛之外世界的巨大灾难,她同样有着切身的体验。可即便如此,她仍旧可以露出笑容。我觉得很了不起,我放开咲夜和八景,走上去和她紧紧拥抱,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人的话,也无法述说确认她们的安危时,心中这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那些用来表述思想情感的语言,在真正深刻的思想感情面前是如此的苍白,在心中的情感面前又是如此的虚假浮夸,我只能沉默地,同样露出笑容,给她这个拥抱。

    半晌后,我也无法说出“谢谢”二字,只觉得这两个字放在眼下的场景,反倒成了一种侮辱。于是,我说:“大家都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这话在我自己听来也是如此的平淡,可偏偏我只觉得这句话,是所有的话语中,最贴近自己想法的一句。

    耳语者的幸存人数:四人。

    不,或许应该是五人。

    “江川出现了。”我对左川说。但是,我并不确定江川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无论她已经变得怎样,我都承认她是耳语者的一员,这是十分感性的决定,但我却不觉得有什么突兀或错误的地方。

    咲夜和八景对江川不怎么了解,因为江川的“死亡信息”更在耳语者建立的早期,她们都没有时间,如同了解左川一样。去了解江川。也许,时间太过短暂,让情感和关系无法积累,而让咲夜和八景无法对江川有太过深刻的印象,但是,左川不一样。我相信。左川牵挂着江川,她们彼此对彼此的意义,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江川的消失和归来,并不是无人问津,也绝非是没人在意。江川不是孤独的,从来都不是。

    左川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我抱着她,这短暂又轻微的僵硬是如此的清晰。我哪怕不去看她的眼睛,似乎也能感受到她心中的情感。左川反过来紧紧抱住我。她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但是,这怀抱是如此的有力量。她也没有问我更多关于江川的情况,仅仅用自言自语程度的声音说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是的,活着就好。只要能活下来就足够了,有许多人在痛苦中死去。或许对许多人来说,用死亡解脱痛苦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但我相信。也同样会有人希望,哪怕世间是如此痛苦、绝望而疯狂,自己所在意的人也能够坚强地活下去,直到战胜了某些东西,带着胜利的心情得到解脱。死亡是一个短暂的结束,也许还会是一个更漫长的开始。然而,哪怕痛苦消失了,过去所拥有的意志和快乐,也会随同一起消失。这就是死亡,每个人都会死亡。每种事物都有尽头,可是,死亡之前所拥有的意义,对于还活着的时候,一定是比死亡本身的绝对意义更重要的。

    末日真理宣扬死亡和终点的概念,似乎那就是一切事物的终极意义和归宿,是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终点,是一切解脱的归纳,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是新生所必需经历的根本转折,是所有能够取得安宁的手段中,是所有的新陈代谢方式中,最容易也最朴素的一种。也许他们自有道理,也许会有不少人认可,我也无法去驳斥这样的想法,说它绝对是错误的。但是,哪怕这样的理念是正确的,也一定不是唯一正确的吧。

    正是因为有人认为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至少不是唯一正确的,所以才会有人抗拒着。抗拒着末日真理的人,也有着各自的信念和哲学观,进而产生各式各样的分歧。

    我也一样。

    我不认可末日真理。哪怕它看起来真的很有道理。哪怕在某些时候,我也必须使用其中的一部分理念去蛊惑他人,去安慰他人,冒充这个理念的传教士。我都绝对不会认可末日真理。

    仅仅于我的内心而言,哪怕无数次对自己说,大家都会死去,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也无法阻止在看到大家都活着的时候,心中喷涌出的喜悦,对我来说,大家都活着,哪怕世界是如此的痛苦、疯狂又绝望,哪怕下一刻就会死去,但在这一刻这一秒,可以确认大家都还活着,并有着继续活下去的意志,就仿佛是得到了救赎般,就像是自己一直以来所承受的战斗和痛苦,都在这一刻有了意义。

    我所爱着的人,我所在意的人,这些人们的活着和继续活着,以我能观测到的角度,得到一个更加安宁又自由的生活,就是我之所以战斗的最大动力。哪怕自己没有办法扭转命运,哪怕这些人无法战胜死亡的命运,但这份心情绝对不掺任何虚假。

    “我们会赢的。我会保护你们。”我对左川、咲夜和八景说,“哪怕这个世界会毁灭,我也会保护你们。”

    我无法成为所有人的英雄,但至少,我要成为她们的英雄!

    我看到约翰牛走过来了。我知道nog的人肯定会过来,他们把耳语者带上半岛,既是迫不得已,也是带有更多主动的想法。他们知道,左川、咲夜和八景的存在,让我不可能拒绝交谈。他们之前为了保护左川、咲夜和八景所做出的付出,也必须拥有回报。我就是可以给予回报的那个人。

    只在这个时候,我十分感谢,感谢自己成为了四级魔纹使者,感谢让自己成为四级魔纹使者的一切因素。

    因为我是四级魔纹使者,所以,有更多的人需要我,所以,可以在关键的时候。被其他人期待着。

    虽然只有约翰牛一个人,但她的走来,已经完全足以代表这支nog队伍的想法了。或许,对其他人来说,仍旧是难以和我进行面对面的对话吧,我可以理解。他们又不是机器人,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和情感,和他们相比,约翰牛和我一起合作的时间更长,也更适合沟通。

    “其他人还是放不下面子。”约翰牛笑了笑,但没有多少歉意,我也不觉得她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地方,对于nog来说,我给他们添加的麻烦。导致的死伤,实在不能谈得上是“善意”。是的,我明明曾经也是nog队伍中的一员,却深深地伤害了他们,我从来都不奢求他们可以原谅我。

    交谈和合作,仅仅是战术策略上的沟通,而并非是表达理解和善意,这一点。我是十分清楚的。约翰牛和我的合作,也一直备受诟病。只是,我们如今还有着同一个敌人,他们需要我的力量,我也需要他们的力量。我对nog抱有比他们对我更深刻的情感,但是,他们一定不会知道。也无法理解。不过,没关系,这样就好。倘若他们觉得,将我当作若即若离的敌人是更好的选择的话,那就这样好了。

    “多谢你照顾了她们。”我看了一眼作为一个独立团体站在一旁的耳语者三人。她们和其他人有着一层明显分界。

    “嗯。不过是交易的一环。”约翰牛说:“网络球是有信誉的。”

    “那么,可以给我说说现在的情况和接下来的计划吗?”我直入正题。

    “当然,就是为此而来。”约翰牛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抛到我的手中,“再加上一个筹码。”

    我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指甲大小的芯片。那熟悉的纹理、触感和形状,立刻让我明白这是什么——人格保存装置!我只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停顿了那么一刹那。

    “这是我们网络球的研究成果,可以保存咲夜和八景的资讯,让她们离开这个中继器世界。”约翰牛顿了顿,才继续说到:“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即将破灭,但是,我们网络球愿意接纳她们,我们也有中继器,不是吗?”

    约翰牛的话已经说得十分直白了。这话中潜在的意思也很明显,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好选项——对网络球来说,仅仅对网络球来说,没有比这个提案更能让其占据义理高地的了。他们大概是认为,这就是处理我这个特殊情况的四级魔纹使者的最好办法,实际上,我这边也完全无法拒绝。我明白,人格保存装置肯定不是如约翰牛所说的,是网络球的最新研究成果,但是,我对它的特殊性之了解,更甚于网络球。

    尽管对人格保存装置的功效还不能完全确认,但放在眼前这个末日化的中继器世界里,已经没有比这个东西更能保护咲夜和八景两人的力量了——她们和这里的其他人都不一样,她们是没有任何神秘力量的普通女孩。要在激烈的战斗中,将有可能导致整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崩溃的神秘冲击下,战胜敌人的同时保护两个普通的女孩,其难度简直难以估计。

    但是,有了人格保存装置,就有了更大的可能性。哪怕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真的会崩溃,中继器世界会彻底灭亡,仅仅是咲夜和八景的话,也比其他人更有几率存活下来。她们可以从这个世界转移,去往其他的世界,哪怕不是末日幻境,或许必须安置在网络球的敦伦中继器之中,但这样的结果也比在这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里更好。

    人格保存装置就是“希望”,是比区区四级魔纹使者的力量更强有力的保护罩。

    我无法拒绝。没有拒绝的理由和可能性。

    “我明白了。”我很干脆地做出承诺,“可以立刻使用吗?”

    “当然,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约翰牛毫不迟疑地回答到,“船上有相关的设备。”

    “玛索在船上?”我问到。不过在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人格保存装置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东西,也无法轻易使用,要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咲夜和八景存储起来,输送到伦敦中继器中,就必然需要调动伦敦中继器的力量。在我所知道的,如今存在于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其他中继器力量相关持有者中,中继器玛索是唯一的人选。网络球能够定位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玛索,以之为突破口,让伦敦中继器的力量渗透进来,也必然实现做了大量的幕后工作——这是网络球整个组织的力量体现。

    反过来说,玛索的存在也是我放任咲夜和八景由网络球的人照顾的原因之一。如果是中继器玛索出手,那么,我也可以放心咲夜和八景了,无论她们去往何处,都并非是“寄人篱下”。

    “是的,整个转换过程都有玛索负责。我们这边也只有她有这样的能力。”约翰牛没有丝毫隐瞒,“如果你不放心,可以亲自陪同。”

    “不,不用了。”我笑了笑,但是约翰牛的眼神却闪过几分愕然和疑惑,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如此放任,也许在她的心中,咲夜和八景比起“临时合作伙伴的友人”这个身份,更像是“人质”之类吧。不过,我也不反对她这么看待。她没有去过“病院现实”,根本就不理解咲夜和八景,对玛索和桃乐丝来说,代表着什么。也许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玛索没有与咲夜和八景发生太多的交集,但是,那份家人一样的情感,是会通过潜意识传达的,我如此深信着。况且,不还是有桃乐丝在吗?桃乐丝针对的只是我这个“变质的高川”,而不是什么普通人一样的咲夜和八景。

    玛索和桃乐丝都在网络球,在组织里都有着特殊的地位,她们的身份,内心和力量,都足以庇护咲夜和八景,直到世界毁灭的一刻。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或者说,我觉得,事关咲夜和八景两人,可以如此安置就已经足够好了。咲夜和八景是不幸的,但相比起其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却又并不是最不幸的。哪怕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仅仅是普通人的她们也比更多的神秘专家幸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