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23 撕裂
    仿佛幽魂妖魔的半透明怪异群集起来,就像是被挑衅而感到愤怒,它们到底是何种神秘造成的,此时也完全没有个头绪,但它们之前的混乱,的确因为沙耶异常血肉的出现而变得有序起来,同仇敌忾地化作龙卷,和不断膨胀的异化血肉触手针锋相对。不过,大概是因为我更了解沙耶的可怕吧,就我个人的观感来说,这些幽魂妖魔的溃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来到这片精神病院的楼群,除了想要寻找幸存者之外,也想占据一个高地观察四周的情况,然而,情况的变化却给人一种后脚追前脚的紧迫性。我认为这是nog引爆半岛数据对冲空间的后遗症,但若真是如此,这个后遗症的出现,本就意味着,仅仅是数据对冲空间的崩溃,无法阻止沙耶这种程度的怪物,自然而然也不可能遏制异化右江。没能及时逃离半岛数据对冲空间的神秘专家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既然沙耶的存在,或多或少可以证明,爱德华神父也有逃生的机会,那么,其他人也说不定有自己摆脱危机的方法。

    半岛数据对冲空间就好似一个安装了炸药的囚笼,可是,那些非人的强大者,就要以一种可怕而强势的姿态撕开牢笼了。nog的策略没有问题,只是,敌人的强大也是超乎想象,我觉得他们或许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此刻才没有踪影——我不由得想,他们是打算通过一个套着一个的连环陷阱,一步步去削弱敌人吗?那么,这个被数据对冲的浪潮席卷的半岛,必然会成为下一个牢笼陷阱。不,或许数据对冲浪潮的影响。就已经点燃了“连环炸药”的导火索。

    从这个猜测来说,此时“半岛上一个人也没有”反而有着更好的意义——幸存者已经事先逃离这个陷阱。

    千头万绪在我的脑海中筛滤,编织,用仅有的情报和多余的想象力,去描绘当下事态的轮廓。我知道,我知道。正因为我无法观测全部,无法得到所有的情报,所以在脑海中呈现的轮廓一定是失真的,但是,除了这么做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这个模糊而失真的轮廓,所起到的最大作用,并非是“窥见真相”,而是“调整心理”罢了。

    在两个非人的庞然大物相互殴斗的时候。我那被自己斩断的双脚已经修补回来。四级魔纹使者的体制和四级魔纹利用数据对冲余波的力量,让我获得了远超其他三级魔纹使者的自愈力,这无疑也是四级魔纹使者强于以下等级魔纹使者的地方。此时此刻,数据对冲浪潮席卷半岛的声势浩大,余波也比之前刚脱离半岛数据对冲空间时所能感受到的更加强烈,这样的环境十分险恶,但也让四级魔纹如鱼得水。说句实话,四级魔纹使者从某些角度来说。就是针对这种恶劣的数据对冲环境所诞生的。平静的世界,哪怕拥有神秘。四级魔纹也无法活跃,和三级魔纹使者的差距或许不会太大,但是,在愈加混乱惨烈的神秘之中,四级魔纹和三级魔纹之间的,对愈加恐怖的数据对冲环境的适应性差距会拉大到一个仅凭魔纹超能的特性无法弥补的境地。

    我在速掠状态中。就连急速飞旋的龙卷也近乎定格。我窜入风中,在漂浮的杂物碎片中左右躲闪,瞬息间就穿出龙卷,再次看到没有被天空和大地。四级魔纹编织成风衣,风衣就如同滑翔伞的飞翼。让我在紊乱的气流中盘旋。夜鸦形态的装甲和面具迅速沿着身体的曲线构成,我化身夜鸦,从空中俯瞰大地和半岛的边缘。

    半岛之外的河水在暴风骤雨的狂乱中,掀起一阵阵巨浪,但是,在没有月光的夜晚,水面也是一片阴森的沉甸甸的黑色。那到底是因为光线导致视物的错觉,还是整条环绕半岛的大河都已经变成四天院伽椰子的黑水,根本就无法从这个距离确认。但是,那种沉重又绝望的姿态,却会深深烙印在注视者的内心中。它哪怕翻滚着,被风雨拍打着,掀起高高的浪头,也不会让人觉得它是在被迫承受着自然灾害的伤害,反而,这些风雨雷电就好似在为它的狂躁助兴。

    半岛的震动越来越剧烈,无形的,却实际搅乱了天地间气流的冲击,在数秒后让我迫降于另一处丘陵上,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驱散着弥补天空,遮蔽了太阳或月亮的云层。当那厚厚的乌云被撕裂的时候,光就从裂缝中溢出,这才让人感受到,原来这时竟然是白天。

    从乌云缝隙中溢出的阳光稍微让人在内心感到一阵希望和温暖,但是,这并非严峻事态好转的开始。我抬头仰望天空,乌云已经变成了一层半透明的薄膜,薄膜之后兀地出现了一大片阴影,将已经裂开的云边缝隙再次遮蔽起来。天空又开始阴暗,但是宛如薄膜的乌云后,所呈现出来的那巨大的阴影却更加清晰了。

    它挡住阳光,也被阳光勾勒了外表。它就如同一只巨大的眼睛的剪影,于一个呼吸后缓缓睁开。

    一股来自天顶的力量直接撕裂了乌云,在狂风大作中,连暴雨也被吹散了——雨幕就好似帘子被向两侧拉开一样,缓缓朝着半岛相对的两个方向撤离。又有一些阳光从乌云后的阴影挡不住的地方倾泄进来,然而,却衬托得那巨大的轮廓更加光华夺目。

    那真的就是一个巨大的眼球,血色的,就像是从虚空中钻出,还没有睁开。巨大的魔法阵已经在它的四面八方展开,似乎要彻底遮掩整个半岛的范围。虽然规模不一样,样式也有点差异,可是主观感受却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即视感。

    那是——

    “异化右江?”我想起来了,这个眼球,这个魔法阵,不就仿佛是异化右江吞噬月神时那般情景的重演吗?

    眼球还是闭合的,有一层蒙皮包裹在眼球上,让人看不到内瞳。它好似在安歇,但也像是即将苏醒般蠢蠢欲动。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天空和大地在震动,导致了眼球的动弹,还是眼球的蠢动,导致了天空和大地的震动。

    异变的规模是如此的庞大可怖。让人觉得自己这渺小的个体可以造成的影响,在这波及广阔的异变前根本微不足道。

    另一边传来更加强烈,更加绝望的哀嚎声,幽鬼妖魔形成的龙卷被彻底打散,那些半透明的怪异从体内冒出火焰,瞬息间就变成了一团火,无数的火焰就如同从蝴蝶翅膀上洒下的鳞粉,在狂暴的风中飞散。整栋大楼已经异常血肉化,而那些血肉触手也正向着周遭的楼房扑去。砸穿墙面,在楼体内纵横交错,又从门窗中挤出,然后,这些无机物构成的大楼,就传来器官活动的声响——像是心跳,像是呼吸,像是血液在流动。

    大量的异化血肉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将整个楼群包裹起来,如同一团肉质的肿囊。

    其他人在哪里?我在心中想着。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以取消精密度为代价快速向外扩张。密林开始在数据对冲浪潮中变得更加可怖。原先黑暗中藏匿的东西仅仅是错觉,那么,这些错觉正在神秘力量的干涉下渐渐获得形体,在我的脑海中可以勾勒出来的形象,一开始如同一团团不断变幻的雾气,但几个呼吸后就结成茧。又几个呼吸的时间,奇形怪状的东西就从茧中钻出来了。

    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什么怪物,无法用现成的自然界生物来对比,在形体上哪怕有手足和躯干,也绝对无法让人认为是从现有生物进行形变而来。人的想象力取决于自身对自然的认知。那些想象中的妖魔鬼怪或多或少都会带有身周自然环境的特征,例如像是鳞甲动物,像是软体动物,像是细菌亦或者像是人体的变形等等,可是,我利用连锁判定观测到的这些新生怪异,已经完全超乎这些认知——我无法从自己知道的词汇中找到合适的形容。

    我知道在它们的身上,哪一部分是躯干,哪一部分是手足,但也仅仅是直觉感受到,而并非是通过肉眼和认知去确认。它们的躯干和手足和正常意义上的躯干手足是不同的。也因此,我同样无法从外表确定它们具备何种能力。像是异化右江这样的人形怪物,至少在大多数时候,她的运动机理都符合人体构造,她要用肢体进行攻击,也同样是打出拳头,甩动双腿。如果是沙耶哪种异常血肉的怪物,其就如同病毒和肿瘤一样,一眼看去就觉得它会依附在敌人身上,将对方侵蚀,拥有可怕的生命力和繁殖能力。

    然而,如今这些在数据对冲浪潮中,受到神秘力量干涉形成的怪异,最符合其形象的说法,无疑就是“混沌”吧。但是,所为的“混沌”也只是一个把无具体形象的概念定性的名词,仍旧无法确切表达我对这些怪异的感观。

    要说它们厉害不厉害?我仍旧觉得要实际体验过才知道,不过,仅仅从形象来看,脑海中就会自然浮现“狂乱”、“混沌”、“可怕”之类的词汇。仅仅是看到,感受到,就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这种无法描述的东西。

    我也有猜测,也许这些东西只能存在于数据对冲浪潮活跃的这段时期,是半岛数据对冲空间毁灭之后,那狂暴向外辐射的无序混乱造就了它们的存在,所以哪怕在之后,各种怪物的神秘力量施展,让数据对冲现象会继续大规模存在,也会因为变得有序化而让它们失去生存的环境,进而消亡。不过猜测仍旧仅仅是猜测,没有到了那个地步,谁也不清楚它们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我不知道nog等人是否知道,引爆半岛数据对冲空间会导致这样的怪异诞生,不过,他们必然也在密切关注着当前的变化。

    在一片混乱的场面中,有更多的东西比我更能吸引注意力。我潜伏在黑暗中,奔驰在障碍物之间,尽可能让自己的存在感弱化。现在要正面对抗异化右江和沙耶这样的怪物,并非做不到,只是,我不觉得自己有击败它们的机会,最终只会是一无所获的战斗吧。与其如此,不如等待nog等人的下一步反应,我可不觉得他们会就这么坐视不理——放任怪物们龙争虎斗,谋取渔翁之利,当然是很棒的想法,可是,在充斥着神秘的世界中,让怪物自相残杀往往不会有好结果,怪物在持续的战斗中获得高速增长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而且,哪怕上一刻,一个怪物杀死了另一个怪物,自己也看似奄奄一息的时候,也无法仅仅通过外表去衡量它到底是否真的奄奄一息。

    观察和感觉所得到的信息,配合经验的确可以得到一个相对准确的结果,可是所谓的“神秘”,也包含着神奇且秘密的含义,在面对神秘的时候,在自觉得不可能的情况下发生神奇又无法理解的惊天大逆转,也同样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神秘专家总是需要冒险做点什么,也因此会在冒险中丢掉性命,有些事情不去对抗就会死,对抗了也会死,过去总结起来的经验会和事实发生偏差,所得到的情报也会突然变得大相近庭,所以,神秘专家才会比一般人更加看中“运气”。

    有运气的人不一定可以活下来,但是,能够活下来的人一定有运气成份。这和常规意义上的强弱没有任何关系,更像是一种命运般的眷顾和排斥。

    每一个神秘专家被卷入这样大规模的数据对冲现象中,都绝对不可能不去考虑运气成份,既然冒险是必须的,那么,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更有气魄去冒险的,无疑是聚众者——哪怕知道人数在神秘之中所能起到的作用很小,但是,也仍旧会因为一起行动的人数增加,和自身所感受到的有序且强大的行动能力,而产生冒险的冲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