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18 方糖要塞2
    代号“方糖”的正立方体武装要塞的构建思路已经在我的脑海中存留许久,在察觉到四级魔纹的真正用处时,我就不断摸索四级魔纹的特性和要素,每一次使用四级魔纹吸纳数据对冲余波,用以制造各式各样的武器装备,都是一个熟练和开发的过程。魔纹作为一个系统化的统治局技术,它所带来的种种能力也应该是延续性的,相辅相成的,每一个等级晋升所带来的能力虽然呈现阶梯性,在应用方式上也或多或少呈现割裂性,例如连锁判定和速掠,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明显的关联点,同时应用这个才能和超能,最多也只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结果。

    然而,在过去的我看来,魔纹使者哪怕是在统治局的安全系统中,也应该拥有相当重要的份量。也许不如安全警卫那般可以批量生产,在战斗协同性上也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但魔纹比之安全警卫系统更灵活,更具有自发成长性,应该是用作单兵模式补完整个安全系统的短板。之后素体生命的出现,也让我的这种想法更加深刻——安全警卫在针对灰雾恶魔的战斗中可以起到非凡的作用,但在应对素体生命这种超规格的智慧生命体时,却会显得全方面,无论是基础素质、神秘性还是智力上,存在巨大的差距。

    素体生命在某些意义上,完全可以视为安全警卫发生质变,成为智慧生命的模板。而在我收集到的资料中,统治局在自我毁灭的过程中,经历过两个重要的阶段:一个是灰雾技术的过度应用,导致灰雾恶魔的诞生;二是在愈加残酷的技术应用性统治中,不甘沦为“材料”的居民因缘际会和灰雾恶魔达成共生。逐渐转变为素体生命。

    灰雾恶魔是强大而混乱的,于是,统治局利用安全系统配合安全警卫系列战斗兵器,以绝对秩序化和一定程度的智能化,配合强大的生产能力去对抗。期间避免不了加深对灰雾技术的依赖,进而让其社会生态更加恶化。当越来越多的人仅仅是为了“当成制造灰雾的材料”而诞生出来的时候。巨大的绝望阴影简直难以想象。因此,当人们发现了和灰雾恶魔共生的手段,进而可以对抗统治局的灰雾技术时,矛盾激化就变得理所当然。

    在持续不知道多久的反抗和镇压中,灰雾技术也好,和灰雾恶魔共生的手段也好,都在以超乎当事人自身预料的速度发展。灰雾技术越是发展壮大,因为不堪这种“以人为材料”的技术的压迫,决定和灰雾恶魔共生以换取生存空间的人也就越多。而这些和灰雾恶魔共生的人,正是素体生命的开端。

    在许多统治局中遗留下来的资料中,素体生命的出现,都被视为是统治局毁灭的开端。针对素体生命这种在个体能力和神秘性上全面超越安全警卫,无法单纯以数量取胜的新型智慧生命,灰雾技术已经得到高度发展的统治局,理所当然会制造更加强大的安全警卫——从各种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中,魔纹系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运而生。

    魔纹使者在统治局安全系统的权限。明显高得不正常,根据魔纹等级的不同。权限也会有极为明显的提升。例如,虽然所有的魔纹使者都可以使用临界兵器,但是,临界兵器的威力受限于权限,而魔纹等级更高,就越能发挥出临界兵器的威力。但是,哪怕是三级魔纹,也不足以在正常情况下,开启百分之百的威力权限。

    如果此时我的手中还拥有临界兵器,倒是很想试试看。四级魔纹是否已经拥有日常使用百分百威力的权限,而百分之百发挥其本身力量的临界兵器又到底有多么强大。

    类似的细节数不胜数。使用临界兵器的魔纹使者,在作战能力上,极度靠近素体生命,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取得胜利并不是妄言,而哪怕在没有临界兵器的情况下,三级魔纹使者也有相对较高的可能性,在面对素体生命时幸存下来。

    因此,在统治局的历史中,战斗体系上矛与盾的配对是极为明显的。安全警卫对应灰雾恶魔,魔纹使者对应素体生命,从这个推断来看,四级魔纹使者哪怕没有临界兵器在手,也理应拥有极强的个体作战能力。而这个所谓的“极强”,应该是以复数素体生命作为参照的。

    三级魔纹使者已经可以对抗素体生命,但仍旧拥有重大的缺陷,那么,四级魔纹就应该会在一定程度上补缺陷,让四级魔纹使者可以全面性和素体生命对抗。毫无疑问,我认为,四级魔纹的特性,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的。

    我始终认为,哪怕没有临界兵器在手,四级魔纹使者仅仅凭借魔纹体系的力量,也应该不亚于素体生命,但很明显,将过去魔纹等级所产生的神秘力量配合使用,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结果,仍旧不足以普遍而正面地对抗素体生命——以这个想法为基础,我在多次战斗中,尝试去触摸四级魔纹的极限,去尝试用四级魔纹的特性,去将自己过去数个等级中所拥有的力量整合起来,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

    毋宁说,在我的心目中,只有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才是真正发挥了魔纹系统的力量。

    “方糖”就是基于过于的战斗体验、个人风格以及思维方式,最终决定下来的四级魔纹应用方案之一。方案虽然有许多种,不过,仅仅是针对不同的作战环境而产生差别。在理论上,不同的四级魔纹使者,最终所制定的整合方案,也必然是拥有自己独特个性的。

    四级魔纹对数据对冲余波的吸取,进一步的物质转变乃至于无中生有般的神秘,就如同一个生产积木的工厂。使用者本身的作用,就在于生产最符合自己风格的积木,然后将这些积木以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搭配起来,让其最为契合自身的战斗理念。或许最终的结果在第三者看来并非是最好的。但对使用者自己来说,却应该是可以达到彻底超越之前所有力量搭配效果的程度。

    “方糖”很强,其本身的体积、质量、质地、攻击手段搭配、自我监控和外景监控,再加上移动能力,全都是三级魔纹的我所无法达到的高度。仅仅是第一击,就让我彻底拥有了一种超拔的体验。与之对抗的素体生命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是名符其实的要塞,让我不由得产生一种自信:只要身处在“方糖”之中,哪怕是同时面对复数的素体生命也无须畏惧,甚至可以说,这个要塞本的构建,针对的就是“复数素体生命”这种程度的敌人。

    用来应对比素体生命更强的异化右江也是可行的。

    现场存在多种侵蚀性的力量,效果最为显著的,无疑是沙耶的异常血肉和异化右江的红色。但是,这种侵蚀在“方糖”独特的拼接构造时,也会被极大削弱。简而言之,这些侵蚀性的力量,也同样是线性的,必须从表面开始,逐渐深入内部,但是。“方糖”的零件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个“蜂窝口”都可以分解成模块化的部件。每一个部件都可以利用四级魔纹的力量重新构建——只要数据对冲环境仍旧存在,只要吸纳数据对冲余波的速度可以跟上消耗,那么,整个“方糖”就会时常处于一个极为剧烈的新陈代谢状态。

    被侵蚀,被破坏的部分,无论其程度如何。都会第一时间剥离,替换,将线性侵蚀牢牢阻止在表层上。哪怕是神秘性极高的异常血肉和“江”之红色,哪怕是相当于攻击威力相当于临界兵器的素体生命,要在这层层的新陈代谢中。深入到边长五十多米的正立方体核心,都绝对不可能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

    就算在同一时间,以面前的所有怪物为敌,“方糖”所表现出来的综合力量,在我的心目中,也是绝对不可能轻易就被击溃。

    我驾驶着“方糖”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飞驰,自身的快速旋转,自身的速度和质量,就已经是所谓的“超质量炮”,单纯的撞击也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更何况,结合过去适用过的ky系列武器和枪炮阵列理念,“方糖”的每一个部件,都可以单独视为一种远程攻击的发射器,所有的弹药也是依靠自身质量部件填充。所消耗的部分,在精心计算的体积、零部件数量、火力威力和四级魔纹转化效率面前,达成一个相对完美的平衡循环——这个循环比例被直接数据化显示在驾驶室内,哪怕在遭受敌对目标集火攻击的时候,也没有掉下的百分之五十。

    战斗的节奏极快,宛如血条一般的循环损失比例数值不断波动,上一微秒还在减少,下一微秒就已经增加,只有在增加不足以抵消减少的情况达到一定次数时,这部分数值差才会被视为真正的战损。“方糖”仿佛喷泉般,泼洒着巨量的弹幕,这些弹幕中夹杂着为数众多的,可以被我构想出来的特种弹药,通过实际攻击效果,去试探这些怪物是否针对某些弹药特性存在弱点。而只要这些怪物仍旧可以被连锁判定观测到,就不可能完全避开这些弹幕,哪怕弹幕之间拥有缝隙,并且这些缝隙可以通过击落弹药来扩大。

    如果没有十分特别的神秘力量,仅仅用躯体素质所做出的任何运动,都无法逃过“方糖”的锁定,哪怕是异化右江的行动轨迹和行为趋势,在分析之后也会以一个可能性数据表达出来——我并不理会这些数据是如何得出的,因为数据本身也太过繁琐,所以也只是任凭它们在屏幕上流淌,但是,哪怕我不去看数据,也能以战斗直觉的方式得到一个省略性的结果。

    我就是知道对方的下一步会落在哪,明白它的变向和速度变更,在它举手抬足的时候,就明白它的手足会以怎样的轨迹滑落——它们在我的眼中变得缓慢,而且还在变得更加缓慢,能够在第一时间完成速度同步的异化右江,只要无法一击破坏“方糖”,就可以暂时忽视,去竭尽全力击溃其他在速度上无法跟进的敌人。

    从一开始,我的对手就不是异化右江这么一个,所以,在“必然有所损失”以及“方糖迟早会被破坏”的前提下,取得更大战果的可能性,就在素体生命身上。

    攻击开始后的第一秒,“方糖”的结构在巨大的对攻冲击中,失去了十分之一的质量,这些质量部分化作星星点点的碎屑。而在碎屑刚刚溅起时,“方糖”就已经从这个位置消失。哪怕远程弹幕的威力不足以给素体生命带来预想中的伤害,但是,“方糖”依靠自身巨大的动量和质量,在一秒内针对一个目标进行高频率的撞击,很快就让三个武装搭配倾向于进攻的素体生命奄奄一息——它们那坚硬的构造体身躯,在面对相同硬度,却更大体积和动量的“方糖”面前,不能说是脆弱,但也绝对谈不上固若金汤。

    仅仅是外壳的破坏,或许无法真正危及素体生命,但是,当外壳被撬开后,其内部结构也会失去保护。哪怕素体生命的内部结构已经和人类有了巨大的差异,但是,针对支撑其生命存在基础的微构件进行破坏,就如同杀死人类的细胞一样,同样是素体生命同样无法抵御的。

    单纯砍下素体生命的脑袋或肢体的一部分,或许也难以让其真正死亡,但是,将物质本身碾碎,它们也同样无法变成“鬼魂”——临界兵器对素体生命的破坏力,在大多数时候,的确是表现在物理现象上的。

    “方糖”的每一个面,每一个边角,都在这短短的数秒内,处于一个无法完全修复的损伤状态,从第一秒的冲击开始,就注定了“方糖”在之后都不可能再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性能。按照受损率推断,几分钟后就会到达极限。但是,没有关系,战斗会在以秒为单位的时间中得出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