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15 妖精
    “天门”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仅仅是缝隙中泄出的光,就对整个战场带来了灭绝性的打击。我能观测到的地方,能够抵抗自我毁灭的存在简直是少之又少。形同源源不绝的安全警卫没有一个可以幸存下来,强韧的构造体材质身躯在自我毁灭中瓦解成颗粒,失去了维系形体的力量后,就连结构功能都无法维持。素体生命也损失了三分之一,哪怕看似还在苟延残喘,却让人无法感觉它还有挽回的余地。

    天门力量的释放层层叠叠,虽然无法用肉眼看到,却能直接感受到,这股力量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壁障的冲击。数据对冲正在变得强烈,就仿佛空间刮起了一次次风暴,可见的物质态都在这个感知上的风暴中扭曲,乃至于就连意识都不得不承受极为强烈的负荷。按照我的直观体验,这种烈度的数据对冲,就连二级魔纹使者程度的神秘专家都无法坚持下来,死亡的几率,或者说,自身存在因为数据对冲而扭曲、破损、毁灭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这一次冲击,就给在场的所有存在划分出一个残酷的分界线——幸存下来的是毫无疑问的强者,而淘汰者一定会迎来死亡。

    召唤“天门”的末日真理教巫师们在异常血肉化之后,已经在“伦理”上死去,而这些肿瘤般的异常血肉,也没能承受住天门之光的照耀,在第一时间就飞灰湮灭。风吹动灰雾和灰烬,其中又夹杂着其它颜色的微粒,这些微粒带着血腥和恶臭,一旦沾染到身上,就让人恨不得将皮肤都搓掉。那是一种由心而发的厌恶感。也是本能的拒绝,只要是还活着,拥有知性,理性和感性的思维中拥有“排斥”之类观念的生命,就一定会产生的心理状态。这种心理状态最初是由沙耶带来的,而如今。伴随着异常血肉的自我毁灭,却渗进了风里,和灰雾、灰烬、尘埃搅拌在一起,撒播到这一阵阵绝望的风可以抵达的地方。

    在风吹过的地方,这些从个体的理性和感性上都处于“绝对排斥”的东西,却在我的肉眼中,呈现出一幅宛如虹光的景象。明明是让人厌恶的,却仅仅在肉眼的注视中,表现出一种异样的美态。从这种美中流淌出来的恶心。就好似无形的毒液侵蚀着心灵。

    矛盾无处不在,而生和死,美与丑,接受和拒绝的矛盾,在这个战场上,在我的经历中,从未有过的如此直观的体现出来。然后,这个无比强烈。无比真实,让人无法躲避的矛盾感。就会让人直觉感受到,“天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又拥有何等可怕的神秘性。

    这就是中继器的打击。跨越空间的壁障,跨越时间和维度,跨越感性和理性的交界,跨越物质和意识。从那个无法确认的彼端,末日真理教完成了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中继器对中继器的打击。

    这是我的脑海中所浮现的结论,而哪怕没有更多的证据,我也下意识认可了这个结论。

    战场是如此的寂静,只有风声大作。连残桓断壁中的余响也被这种寂静吞没。它让人窒息,让人沉默,让人没来由地兴奋,却也没来由的恐惧。它吸引了所有幸存者的视线,如果无法用宏观俯瞰的视角去遍历整个战场,而只以目光专注去看一件事物,那么,这件事物就必然是天空中正在敞开的“天门”。

    当“天门”之后的光伴随着门开而越发明亮的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更强烈的冲击了。就好似只要经历过第一次冲击而幸存下来,自身存在就会适应这种光芒。无论这光有多明亮,都不在对自身产生干扰。但是,仅仅认为来自“天门”的威胁就仅此而已,一定是天真的想法吧。我不由得想,当“天门”彻底开启的时候,又会出现什么景况?

    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内,nog成员和五十一区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我可以确认以铆钉和诺夫斯基为首的他们并没有在“天门”的第一次冲击中死去,因此,我不得不将这种消失视为卷土重来的预兆。本来跟随爱德华神父的那些隐秘行动的独行者则在观测中,被确认彻底死亡的可能性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如今仍旧可以站在这片废墟中,仰望“天门”的存在,可以在观测中确认的,包括我、爱德华神父、沙耶、异化右江和素体生命在内,仅有十三个。

    十三,富有神秘性的数字,即便相对于之前参与厮杀的数量,简直是沧海一粟,但却给我一种“筛除了杂质”,反而“拔高了本质”的感觉。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根本无法预料。可是,越是这么去想,去猜测,在没有答案的同时,心脏也扑通扑通地跳得更加剧烈,更加强劲,让人浑身发热。

    只是,在这个热血上头,情绪和思维剧烈波动的时刻,却有另一种潜伏许久的理性,陡然脱离了这片剧烈震动的波形。我突然想要冷静下来,于是从口袋中掏出“原本不存在”的骆驼香烟和火机。点燃一根,静静地抽着。

    等待,唯一做的只能是等待。我的直觉告诉自己,无论现在对这个“天门”做什么,都没有任何用处。其他人或许可以干涉“天门”的形成,但是,若他们不那么做,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那就什么都做不到。

    我的双眼注视“天门”,但连锁判定一直从宏观俯瞰的角度,尽可能锁定在其他人的身上,确认他们的每一个肢体上的细节活动。我读取这些细微的表情和动作,以过去对它们的了解,判断它们的内心活动状况,预判它们下一步的行为模式。即便如此,我也未能从它们身上,看到半分它们会干扰“天门”形成的可能性。

    我得出一个结论:“天门”的出现,对于不同立场的它们而言,也许不是好事。但也并非是坏事。“天门”所展现的力量,没有对它们带来任何心态和计划上的打击。乃至于,几乎可以确认,它们对“天门”之后的可能存在的任何异常,都没有恐惧和拒绝的想法。

    当末日真理教以这种方式,加入到对拉斯维加中继器的争夺时。对在场的所有幸存者来说,很可能是“乐见其成”的。

    和我打得主意一样吗?通过不断升级的神秘战争,通过维系一个脆弱的平衡,通过一个逐渐加热的战场,将所有可能卷入的存在都拉扯进来,榨干每一个参与者所可能藏匿有的底牌,让他们竭尽全力,无以为继。让每一个可以干涉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存在都无法坐视不理,无法抽身离开。无法浑水摸鱼,无法隔岸观火。

    不过,哪怕末日真理教按照预计的那般加入了这场战斗,但距离这场战争可以容纳的“量”来说,还不足够,这也意味着,还会有一些转折。

    能够制造因果偏差,创造时间和机会的神秘。在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所以,理论上。在所有可能性都用尽,所有转折都消失,所有无法判断的未知数都被尽数处理,得出最后且唯一的那个结果之前,任何结果都是可以改变的。我无法预计这场战斗的时间会是多长,但是。必须确保自己在任何可能出现的结果中,自己都是幸存者,才能去进行后面的计划。那么,接下来,我应该要做的事情是……

    我这么思考着的时候。“天门”终于彻底打开。

    “天门”内里的光消失了,只剩下一个漆黑的入口,沙耶的异常血肉已经爬满了门框的三分之二,并分离出更多的肉触须伸进这个漆黑的入口中,但下一刻,就有大量的血肉炸裂——不仅仅是依附在门框上的血肉,那些遍布在山城各处,和“天门”没有直接接触的血肉肿块,都好似被从内里撑破了一般。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首先是血肉被无形的力量叮咬出一个孔洞,然后从孔洞处撕裂,眨眼都来不及,就留下一个几乎让这块血肉分成两半的裂痕,在极短的时间里,类似的裂痕出现了多次,于是,整一块血肉就变成肉泥,被内部释放出来的巨大力量推开,向四面八方溅射。

    伴随着异常血肉的炸裂,有某种东西从中孵化出来——看不清楚,就算是连锁判定,也无法描绘其轮廓,它们仿佛是无形的,较小的,给我的感觉,类似于神秘学中那些没有明确形体的“妖精”——有这么一股力量,把沙耶的异常血肉当成了温床和食物。

    肉眼看不见的它们就悬浮在半空,如同它们就是空气中质量稍轻的成分,而所谓的“风”,也有一部分是它们运动所产生的现象。可这里的风是绝望的,疯狂的,直击心灵的,因此,这些难以用直接观测去确认的小东西,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疯狂和绝望,同样是它们本质的一部分。

    它们成群结队,在不可视的境界中呼啸而来,宛如蜂群。它们直接穿透了素体生命,却没有给素体生命带来半点麻烦,素体生命似乎无法感知到它们的存在,似乎是处于一个无法触碰到它们,也无法被它们触碰的空间里。它们也掠过了异化右江的身旁,异化右江伸手就抓住一大把,那抽搐般乱转的左眼球,猛然定格在被抓住的它们身上,她似乎可以直接看到它们,然后,若无其事地塞到口中,带着森然的微笑咀嚼起来。

    异化右江嚼了几下,侧头吐了一口。我无法看到她吐了什么,但那如同吐枣核般的样子,不由得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那些仿佛邪恶妖精般的东西,被她的牙齿口舌榨成渣汁,吞下柔软的部位,又将骨头或脑袋吐出来的场景——当然,那无法直接观测到的东西,当然不可能真的有寻常意义上的骨头和脑浆。

    我不由得猛吸两口烟压压惊。

    果然,哪怕有十三个,但是,能够如此大张旗鼓地昭示自身存在的家伙,都是不正常的怪物。十三个异常者,本身就具备着正面对抗任何神秘的神秘性,至少也拥有对自身拥有这种强度的神秘性的强烈自信。那些躲藏起来的家伙,虽然也可以说是谋而后动,但也可以视为,在正常情况下,无法确保自身的神秘性可以直接对抗吧。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那些没有被“捕食”的无法直接观测的小东西,在感知的范围中,全都聚集在了爱德华神父的身上。爱德华神父的恶魔变相渐渐虚化,就好似被一层看不见的布遮挡,而其自身也渐渐消失了形体,只余下感知中可以确认的存在性。

    原来是沙耶的能力应用之一吗?我又用力吸了一口烟。最初我还以为,是因为沙耶对“天门”的侵蚀遭到反击,才产生了那些东西。

    此时此刻,沙耶的异常血肉对“天门”的侵蚀,只身下一丝就达到百分之百。

    而百分之百的血肉化“天门”,在一个眨眼后就已经完成。没有任何力量阻挠这种侵蚀,就连末日真理教也看似毫无作为。或许“天门”的内里已经有所反应,但是,这种反应的确没有被存在于“外边”的我观测和感受到。是被牵制了吗?亦或者说,这种“天门”的血肉化,其实是爱德华神父和末日真理教之间还存在的那一分默契?

    爱德华神父开始移动,我无法观测他的移动,这种移动的方式和形态,已经超出了连锁判定所能具体观测的运动范围。而且,哪怕是对这种移动的“感受”也在削弱,更多由“直觉”取代。直觉给了我一个答案:这种移动方式并不快,但优点在于无法被干扰,是否连异化右江都无法干扰,无法直接确认,但是,我和素体生命都不存在干扰的条件。

    真是保守又谨慎,我这么想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