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934章 姜还是老的辣
    高寒回国,对全家人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自从玉泉山的别墅装修好了之后,高大民夫妇耐不住高寒和林夏的劝说,就搬进来住了,市区的房子基本上全都用来出租,每个月都有相当大的一笔房租收入,再加上成衣店的生意越做越好,尤其是在给张泉技术入股后,这位国内知名的大师也是越发尽心,生意更是红火。

    这就直接导致家里每个月都收入不菲,高大民近几年攒着攒着,又开始买房了。

    每次高寒回来,他第一时间就要带着儿子儿媳到新买的房子和旺铺去走走看看,满足一下他小小的虚荣心,顺便叮嘱一番租赁事宜。

    用他的话来说,这一切早晚都是要交到下一辈手中的。

    而每一次高寒劝他多享受生活,带着老妈到处去旅游,别买那么多房子的时候,他总是很理直气壮地回一句,“当初你也是这么说,可现在你瞧瞧,北京的房价都上天了,要是当初没早点买,能置办下这一份家业?”

    更有趣的是,母亲的想法竟然跟他一模一样,两公婆啥都不想,平日里也从不乱花一分钱,出门大多数还是公共交通,一门心思就想给儿孙留一份大大的家产,仿佛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毕生最大的成就。

    高寒对于父母亲的这种想法很不能理解,但却很尊重。

    就好像别人很难理解他对足球,对青训的那一份执着一样。

    所以,每次回到家,他都会尽心尽力地陪着父亲去四处看房子和商铺,而老头子总有自己的门路去买到好的房源和临街旺铺,买下来后也是只租不卖,而且他还很挑租户,但凡是他看不上眼的,他一个都不租,可要是他看上眼的,没钱交租让你欠着都无所谓。

    还是向天鸣告诉高寒,据说老爷子前几年出租的时候吃了亏,遇到了一个无良的租户,房子被糟践得厉害,让他看得心疼,一怒之下将对方给告了,从那以后就对租客的要求非常高。

    不过,这也带来了另外一个好处,老爷子的口碑不错,房子总是供不应求,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长期租客,据说最长的几户人家租了整整十年了。

    “老爷子是个念旧的人,你成天在外不知道,可他却经常跟我说,做人要知恩图报,当年他来北京的时候,要不是六爷收留,你们一家三口就得睡大街,虽说现在是新时代了,可新时代也有新时代的难处。”

    “现在北京这个房价跟租金,涨得老爷子自己都心慌,常说要不是早买了,他累死累活干一辈子,都买不起现在北京的一个小单间,所以,他对租户确实不错,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吃亏,可他却很乐意。”

    坐在别墅客厅里,听了向天鸣的话,看着庭院里的父亲,正跟前来做客的林国平研究着他精心栽培的花花草草,高寒也是深有感触,从小到大,父母亲都是这么教育他的。

    “随他吧,只要他高兴,再说了,他不常说,吃亏是福吗?”高寒笑道。

    坐在对面的向天鸣点头道:“别说,现在老爷子起码也是身家数亿的人了,多少大老板还没老爷子的身家丰厚呢。”

    当年,谁能想到北京的房价会这样暴涨?

    别说是房子了,中国城青训中心的那一块地才几年?

    早前向天鸣说,有开发商对那块地皮非常感兴趣,想要跟中国城合作,联手开发,由他们去变更土地用途规划,中国城以土地入股,做成之后起码获益几亿,乃至数十亿。

    这让高寒也很是心惊肉跳了一番,思考了好久才挡住了诱惑。

    以现在高寒的身份地位和影响力,钱对他来说,早已不是最重要的了。

    “对了,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再开青训中心的事情,怎么样了?”高寒关心问道。

    “嗯,我有认真研究了一下,很多地方政府都挺感兴趣的,而听说我们有意多开青训中心后,国内很多知名企业也都纷纷接洽。”

    “哦?”高寒有些意外,还有企业愿意投青训?

    向天鸣知道高寒的忧虑,“我有认真调查过,很多都只是单纯地想要借助你和中国城的名头去牟利,看似做青训,实际上是要赚别的,也有的一部分是单纯希望跟我们合作,他们可能都有自己的职业球队,或者有意涉入足球领域。”

    如果是前一种的话,高寒是断断不会选择的,而如果是后一种,倒是可以考虑。

    现在中国城的教练培训班就有很多职业球队送过来的青训教练,他们在中国城这边学习和提升之后,基本上都回去各自的职业球队工作,但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问题。

    基层的工作往往是最难处理的,中国城青训中心从一开始就引进了马德里和西班牙一整套成熟的青训机制,经过几年的摸索和磨合后,也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稳定,同时又符合国内环境的管理机制和青训系统。

    例如中国城的走进校园计划,就在北京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甚至引发了一股踢球热潮。

    而接下来,中国城还将继续跟教育系统合作,希望能够组织小学生足球联赛,进一步吸引更多的孩子对足球感兴趣。

    很多其他球队的青训教练过来学习后,可回到原来的球队,却发现自己所学到的东西根本没有施展的余地,所在球队的管理机制根本没有给他发挥的空间,再加上近几年青训球员越来越少,使得他们毫无用武之地。

    之前就有职业球队向中国城取经,希望学习中国城的经验,高寒也都授意向天鸣全力支持,但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没能成功,这也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

    足球青训的问题,看似简单,却又牵扯极大。

    这也是高寒最终决定自己再投资兴建青训中心的原因。

    只不过这一次,一定要慎之又慎。

    聊到这话题,原本在庭院里的林国平一边擦着手,一边走了进来,在高寒和向天鸣对面坐了下来,“刚才听到你们的一些讨论,我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高寒和向天鸣一愣,哪里还客气,立即当他畅所欲言。

    林国平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我自己也是个球迷,所以我知道,很多事情表面上看是足球的问题,可实际上是很复杂的社会问题,牵涉会很大。”

    高寒和向天鸣都点头表示明白。

    “北京中国城青训中心现在算是成功了,但要复制到其他城市,就不可避免会牵涉到很多问题,而我觉得,你们应该要时刻把握八个字。”

    林国平一脸凝重地看着自己的女婿,他真心不希望看到高寒掉进坑里。

    “亲近政府,远离政治。”

    高寒初初一听,还是一头雾水,可再仔细一琢磨,却不禁觉得这八个字对自己而言无疑是醍醐灌顶,一下子就解除了自己许多的麻烦。

    姜还是老的辣!

    高寒是越想越觉得佩服,再看看自己的岳父,这样的人才,年纪轻轻的就退休了,多可惜啊,心中想法一动,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我说,爸,我呢,基本上都不在国内,你看向天鸣这人,做事有干劲有激情有魄力,这是好事,可就是性格太躁,不靠谱。”

    坐在一旁的向天鸣双眼一睁,嘿,哥们,你用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可他是何等精明的人,看到高寒一挑眉,再一琢磨,登时心里头就快笑翻了。

    可不是吗?

    林老爷子是外交家,最擅长的就是跟形形色色人群打交道,由他来主持大局,把控利害关系,那向天鸣做起事情来也更加随心顺意。

    一念及此,向天鸣当即就笑了起来,“可不是吗?老爷子,我老爸整天说我还年轻,不懂事,我自己也知道,主要是缺乏经验,你看我之前跟一些城市的招商谈的时候,我完全是抓瞎呀,根本不懂得怎么打交道。”

    “就是,我都很担心,自己什么时候被他给害了,所以啊,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位老成持重,能够稳定得住局面的老前辈来压着他,那我才放心。”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向天鸣忙不迭地点头。

    林国平是什么人?

    坐在对面就看着这俩小子一唱一和,他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想法?

    当即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你们就别耍那些心思了,我现在退休的日子别提多悠闲惬意,让我去给你们劳碌奔波,慢慢想去吧。”

    说着,他还真就起身往外走。

    “我还是去跟老高剪剪花,修修草,日子舒坦。”

    向天鸣指着林国平离去的背影,再看着高寒,摇头道:“你说,你这女婿是怎么当的?连你老丈人都不管你死活。”

    高寒差点飞起一脚,踹死他。

    要是林国平不关心他,会特地进来说这一番话?

    说到底,他也是怕高寒年轻,又长期在国外,对国内的情况不了解,不小心踩进坑里,所以才会出言提醒,但要他放弃舒坦的退休生活……

    高寒仔细一琢磨,还是有戏的。

    晚上给林夏吹吹枕头风,让她去给老妈夏蓉吹吹风,再让老妈夏蓉给林国平吹吹枕头风。

    别人不知道,高寒哪里还不知道?

    只要夏蓉出马,林国平肯定就范。

    再说了,林国平也不止一次向林夏提起过退休生活的无聊,估计心里头也有出来做事的想法,来高寒这里主持大局不正合适?

    “你想什么呢?笑得这么邪恶。”向天鸣有些浑身发冷。

    高寒恶狠狠地盯着他,“你别管了,总之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搞好青少年足球邀请赛,这是我们接下来的头等要务,而我也会尽量争取说服他,相信问题不大。”

    向天鸣也是真心实意地觉得,如果林国平出来主持,事情一定会顺利很多。

    “你放心吧,邀请赛的事情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门德斯近日也会来北京,再加上马德里中国城青训中心的人,这件事情不会出问题的。”

    高寒点了点头,只是一提到门德斯,他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

    之前他向门德斯打探一些消息,不知道进展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