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18章 想要的东西都到手了
    二十多万人,连同在海面上着急等待战果的库尔提拉斯舰队的将士,所有人下意识地抬起头,他们随即瞪大了眼睛

    那一轮冉冉升起,最终孤悬于天际的黑日,竟然让整个奎尔达纳斯岛,不,这几乎是让整个大地仿佛都与之共鸣,微微震颤起来。

    那是仿佛末日降临的一幕。

    杜克龇了龇牙,虽然明知道克尔苏加德要借着太阳井复活,但依稀感到自己似乎在穿越前那些亮瞎眼的魔幻大片见过相同的景色。

    在黑色的太阳照耀下,太阳井无比巨大的基台升了起来。

    接下来的这一幕给希尔瓦娜斯和她的同胞带来了终极的恐怖她们看到阿尔萨斯带着几个身影走向那个使高等精灵种族的荣耀得以延续几千年的能量之池。

    在最强大的死亡骑士旁边,一个真实,一个半透明,两个身影在候着死亡骑士,希尔瓦娜斯一眼就认出了那家伙达尔坎*德拉希尔。

    就是他首先背叛了奎尔萨拉斯。

    然后是见势不对的太阳王……

    达尔坎那双保养精细的手上沾的血甚至比阿尔萨斯还多。

    狂怒在希尔瓦娜斯体内奔涌,如果不是杜克举起手拦住了她,说不定她已经脑门一热就冲上去了。

    太晚了!

    太阳井高地上有一个巨大的空间屏障,现在看到的,根本无法直线达到。不从太阳井高地的正门进入,永远无法去到太阳井的面前。

    尚未被彻底污染的太阳井金光倒影在阿尔萨斯脸上,使他的五官显得柔和,甚至有了一种造作的暖意。

    紧接着,大家注意到阿尔萨斯早已把那把凶名在外的【霜之哀伤】插进了太阳井的祭台上,溢出太阳井的金色能量正迅速被污染,然后再反过来引回到太阳井里面。

    阿尔萨斯示威似的朝杜克这边撇了撇嘴,然后潇洒地打了个响指。

    达尔坎当时会意,他将一个精雕细刻的骨灰瓮反过来,里面的东西倒进了水里,光芒立刻发生了变化,脉动着,旋转着,在衰减的魔光漩涡中心出现了

    那是一道扭曲的暗影。

    从那个骨瘦嶙峋的影子可以认出,那是一个巫妖的干瘦灵魂。

    被污染的太阳井翻滚起黑色的液体,开始向着踏入太阳井里的肮脏灵魂身上攀附。

    “不”这一刻,好多高等精灵哭了出来,他们绝望地看着被污染的魔力在那个邪恶的影子上蔓延,他们咬着唇,也只能祈祷奇迹会发生。

    这个时候整个岛屿再次震动起来,

    两支堪比参天巨木的干枯手臂虚影,从污染的太阳井中伸向天空捧住了天空中那个黑色的太阳,尽管杜克早已对这事有心理准备,尽管他早已打定主意坐收渔人之利,此刻他还是惊呆了。

    巨大的手背虚影将整个黑色的太阳揽入怀里,只见污浊的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缩越小,越发浓缩,最终没入到那个屹立于黑色井水当中的邪恶身影当中。

    克尔苏加德的身影这一刻终于打破了灵魂与实体的界限,重新回归到这个艾泽拉斯世界里。

    那是一具带着邪恶笑容的有角骷髅,它的眼洞里烈焰熊熊,身周盘桓着毒蛇般的锁链,紫色的法衣随着他的一举一动飘飞。

    克尔苏加德仰天大笑:“正如巫妖王大人许诺的,我重生了!他给了我真正的永生!”

    希尔瓦娜斯、洛瑟玛、哈杜伦、莉亚德琳,每一个高等精灵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克尔苏加德。

    一切都只是为了这个?

    所有的屠杀,折磨,恐怖,仅仅为了复活一个巫妖?

    攸关一族命运的宝贵太阳井染污蒙垢,延续了几千年的生活之道毁于一旦。

    仅仅为了这个?

    开什么玩笑!?

    希尔瓦娜斯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她能喊出来的最大音量呐喊道:“进攻”

    每一个高等精灵都用愤怒的目光瞪视着尖笑的大巫妖,唯一能让他们感到一丝安慰的,就是让这个杀千刀的巫妖再一次被毁灭。

    还有那个背叛了自己同胞,以太阳井为礼物向新主人的献媚的达尔坎,唯有把他的尸体挫骨扬灰,把他的灵魂丢到地狱里炙烤百万年,才能一泄他们的心头之恨!

    西面,联盟的大军同样在莫格莱尼的率领下冲锋了。

    然而,作为联盟和高等精灵核心的杜克却停下了脚步,缓缓坐下。

    “杜克,你怎样了?”

    杜克不用抬头都知道是私家侍女凡妮莎到了,苦笑:“没!就是连续使用太阳井支流的魔力,对身体的负担还是太大了点。”

    “杜克,没事吧?”

    “总帅有没有受伤?”

    紧接着到来的是吉安娜和阿比迪斯,一个是闪现过来,一个是策马赶至。

    “没大事,让莫格莱尼先去。不过,我估计阿尔萨斯不会跟我们硬拼了。”杜克捂着胸口,唿吸有点急促。

    吉安娜注意到,杜克的鼻息之间,唿出来的空气有着超越普通人许多的高热,那是近乎蒸汽级别的鼻息。

    杜克猜对了!

    阿尔萨斯虽强,却没想过,在手下损失殆尽的情况下再跟联盟的主力硬拼。这次带来的不死军团,全是用太阳井魔力支脉的力量直接传送过来的。在太阳井被污染的当下,支脉能量的稳定性自然荡然无存,也谈不上继续补充兵力了。

    打了这么久,联盟和天灾军团彼此都清楚,因为灵魂强度与堕落程度的问题,新收纳的不死者战力始终有限。

    天灾军团固然能够以战养战,但要成为不死族当中的真正强者,还是需要经过大量时间的培养和调整。

    阿尔萨斯的撤退就成了必然。

    果然,那边听到了阿尔萨斯的大笑声:“哈哈哈!杜克*马库斯!这一次,是我的胜利!我很好奇当我们揭开最终底牌的时候,你是否还有勇气站在我们的面前!”

    一个巨大的空间传送门,在克尔苏加德的施法下出现了。

    大军杀过去,始终是需要时间的。

    就这样,一场可能发生的大战,草草收场。

    这不是遗憾,因为阿尔萨斯和杜克想要的东西,都到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