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00 怒涛疾风3
    突入我们的战局,接替我们牵制异化右江的人竟然是江川。

    我的脑海中就如同有一颗超新星在爆发。在极短的时间里,我对眼前所见感到不可思议,而这种情绪也在迅速膨胀,宛如有一道道的电流在脊椎和神经中窜动,让肌肤都起了鸡皮疙瘩。我很难去一一描述自己的心情,那是一种极为复杂而冲动的情绪。我甚至对自己此时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过去和江川一同生活的短暂时光,就好似走马灯一样在我的脑海中回放。

    我对自己的心情和思绪也同样感到不可思议,它们是如此强烈,超过了我自以为的程度——我对江川的了解,以及和她共同生活、战斗的时光,在我的生命旅程中仅仅占据着极小的份量,可是,这个份量所带来的重逢的震撼,却又远远超过大多数和我打交道更久的人,诸如席森神父和锉刀等人。

    可是,为什么呢?没错,我对江川的消失一度充满了遗憾、悲伤和消沉,但这些负面情绪并没有在我的心中停留太久,我仍旧很快就振作起精神,去思考她的消失背后所蕴含的意义,并将对这些意义的判断做为推动计划的一个情报。也许这么说很不留情,但是,我的确试图以一种理智,不掺杂太多感性的方式,去充分发掘过江川的生和死所带来的信心。

    我原以为,当时自己可以做到那样的事情,是因为我们相处的时光太过短暂,而没有留下太过深刻羁绊的缘故。我也原以为,当时可以做到那样事情的自己,可以更为冷静地承受所有在江川死后。仍旧会涉及她的各种事情。

    我觉得在如此急剧发展的局势中,层出不穷的危险和诡谲的局势中,自己已经可以将她当成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可是,此时此刻,亲眼见证她的再次现身,心中所正在掀起的滔天巨浪。却有点儿超乎想象。

    不是为了质疑江川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再度登场,而仅仅是她就这么出现在我的眼前——难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江川还具备着这种可能性吗?不可能没想过吧,因为,哪怕江川就只是一个“剧本”中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可是,她的名字,以及她遭遇过“江”的侵蚀。这才掌握了神秘力量,从一个没太多独特之处的人造人迅速成长为一个神秘专家。而这些身份和经历,都足以让人去想象她的未来所存在的可能性。

    任何一个和“江”扯上关系的家伙,都不能用常理待之,这本来就是我观测他人时,所注重的规律之一。

    可是——不,没有什么可是,我会在这种时候看到她。会在看到她的时候生出这般激烈的情绪,必然是有意义的。然而。这个尚且不明白的意义,和我闯入此处的理由毫无干系。

    我只是想救下这个和异化右江纠缠,失陷在魔法阵中心的人而已,不管她是江川还是别的什么人,亦或者,我也有想过。对方什么不是人。倘若只是无人性无灵魂的战斗兵器,那么放任不理,于我内心也没有任何不妥,但只要对方不是一个“机器”,而是有着继续生存下去的**的某种生命。我也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我是带着这样的念头,才甘愿冒着风险来到这里的。

    因此——

    “有什么话之后再说吧。”我的愣神连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都不到,速掠的无形通道碎片已经在感知中翻滚。封闭空间被打破的时候,内部的运动信息和外部的运动信息正在汇流,就如同流向不同的河水彼此碰撞,混乱的旋流和激荡的浪花让这片百米范围的空间,成为此时魔法阵之中数据对冲最剧烈的地方。碎片在产生的一霎那就被冲击得什么都不剩下,这些碎片就好似泡沫一样。

    运动的混乱已经超过利用连锁判定进行精密观测的承受能力,过去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超过承受能力的观测会让大脑如同要烧毁一样,这一次哪怕有了准备,不断下降精度,但这种混乱的爆发和滋长幅度,仍旧超出预期。

    血已经从五官里流出来了,眼睛被一层淡淡的红色蒙住,脑袋也好似被架在火上炙烤着。我听不到声音,嗅不到味道,肌肤也开始麻痹,嘴巴张开就有恶心的感觉,搅着血腥往上涌来。即便如此,我仍旧可以习惯,对这种程度的伤害,我已经比以前更有忍受的能力。

    我摘下乌鸦面具,扔到一旁,早已经在数次形态变化中,变得更加轻巧的铠甲自行脱落。我捂住嘴巴,用力咳了一声,在此期间数次形成又被冲毁的无形通道碎片,终于以一种在感觉中支离破碎的方式勉强拼接成一条通道。

    除去铠甲的话,哪怕是再轻巧的铠甲,也让身体宛如去除了一层束缚。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不希望解除防御,但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似乎就会更加难受——我不明白,但是身体是明白的,铠甲和面具的脱离,在我想清楚前,本能就去做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和本能,所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亦或者说,就算觉得不妥,但在想清楚前就已经做了的话,也必须去面对这个事实。

    至少,身体变轻了,那沉郁的痛苦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我咳出的血,就好似也带走了一部分伤势。

    虽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情绪如此激烈地起伏着,但是,从贯穿闭锁空间到再次勾连起无形的高速通道,时间连一秒都不到。来自异化右江的神秘力量的诡异红色还在滋长,破开闭锁空间后,红色就试图侵蚀魔法阵,和那汹涌的黑水所具备的黑色纠缠在一起,就仿佛是在黑水中,漂浮着一层红色的微生物。

    而我也已经开始速掠。

    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闭锁空间形成的基础,就是江川的神秘力量“固有结界——自我牢笼”。那无数形成的身形轮廓,正在围攻异化右江,却又在对方的强大力量前迅速被碾压的,正是无数的江川。只要固有结界还存在,江川在理论上能出现多少个。至今也没有一个定论,因为,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在江川的固有结界中,可以撑过太久的人物。

    然而,哪怕是看上去完全被使用者掌控的固有结界,也无法阻碍异化右江的移动和侵蚀。

    “newtype”让异化右江对各种奇异的范围性神秘现象有着远超寻常的适应能力,而在我的设想中,这种能力让所有禁锢类的能力都无法对其始终生效,也意味着。倘若脚下这个超巨型魔法阵是用来束缚异化右江行动的,就如同针对月神的整个半岛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一样,那么,被异化右江突破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异化右江本就已经可以自由出入这个看似封闭的半岛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除此之外,以吞噬了月神的魔法阵为基础编织而成的红色围巾,在解离成“红色”的现象后,对任何充斥神秘力量的事物都拥有极强的侵蚀力。这也是江川的固有结界不可能获得胜利的重要原因。一旦固有结界被侵蚀的话,哪怕是江川也无法再如臂指使吧。甚至于,她这种基于固有结界才能发挥出来的奇异能力,转眼就要被异化右江窃取。

    江川和异化右江的对抗,以一己之力拖延了这十几秒,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对江川的胜利没有抱任何希望。反而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她的败亡将会十分突然,就如同陡然垮塌的沙堡,所以,才必须无视她眼下的勉力支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带走。

    我没有任何继续和异化右江对抗的想法,虽然来自异化右江的意识力量,仍旧让多余的念头蠢蠢欲动,让思绪仿佛次方般膨胀,但是,依靠自己的意识行走能力,我仍旧可以抓住自认为最重要的那个念头,去让身体专注而统一地贯彻这个念头。

    许许多多的江川被异化右江杀死,死状惨不忍睹,尸体七零八落,跌落一地,甚至于连尸体都不复存在,而失去了固有结界,她们的数量也不再增长,在我速掠的同时,就好似被一个无形的橡皮,迅速擦除了更多。我在游走,在等待,在观测,直到江川剩下最后一个——如果不这么做,我也同样无法分辨,哪一个才是她的正体。

    从复数的个体到只剩下最后一个,异化右江的用时是一秒,她观测到我,同步了我的速度,以至于比只面对江川时更加的富有战斗力。她没有利用红色围巾战斗,因为红色正在浸染魔法阵,她只是简简单单地,以江川来不及反应的速度穿过众多江川之间,来到她的背后,用手撕开她的身体,拔掉她的脑袋,贯穿她的心脏,倒数第二个江川就被她掐住后颈,高举在空中,宛如在对我们示威。我想,在这个时候,因为固有结界的破坏,这里的情景想必已经可以被更多人观测到了吧。

    就在她毫不在意地耀武扬威时,我已经开始加速。能够在勉强维持的无形高速通道中观测到的移动物体,她就是最显眼的那一个,也是最快的那一个。在其他大多数事物都仿佛定格的时候,我和异化右江朝着最后一个目标突进。我觉得,我们两个就如同在争夺最后一个猎物——唯一剩下的江川。

    在短短时间内,我完成了三次加速,每一次都总会比异化右江更快一步。最终兵器的同步能力之被动,在这之前就已经被我试探得清清楚楚,短距离内的加速,在即时性上,我占据着优势,这一点我已经可以毫无疑虑。

    异化右江当然可以不去在意这种“小事情”,但对我来说,这是必须重视的细节。正因为没有异化右江那种压倒性的综合实力,所以,才不能放过自己擅长方面的任何一丝优势。

    江川的表情是凝固的,但其实也没什么表情,并不是木愣,而是一种全身心投入战斗之中,却没有足够的反应能力,对敌人的行为做出对应的心理和行为上的变化。这样的凝固表情,在我过去的战斗中已经不知见过几许。在她的眼球移动一丝之前,我率先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朝身后拖去。

    异化右江只是迟了一刹那,但是速度上的同步已经达成,我的动作可以更快,却无法做完。异化右江抓住了江川惯性扬起的左手。与此同时,我的长矛已经刺出,但方向不是异化右江,而是被异化右江抓住的江川的左手。

    长矛将这只左手肘部以下的部位切断了。在把江川拉至身侧的时候,异化右江也扔开了断肢。即便在这个时候,她也仍旧没有任何减缓速度的意思。的确,哪怕是第一击慢了一步,她也没有任何理由率先后撤。我达成了初步目标,但占据上风的一直都不是我。

    两个运动同样快的事物,相互接近的速度会更快。

    我和她的距离已经接近到抬手即触的地步,刚刚刺出的长矛来不及收回,另一只手则需要抓住江川,双脚在奔跑,几乎没有攻击的余力。不过,攻击的方法,哪怕是没有手没有脚,对我来说也仍旧是存在的。

    我伸长颈脖,身体压低,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异化右江的爪子——我看得很清楚,虽然仍旧是五根手指,但是表面形状完全看不出是人的手,指尖之尖锐,让人觉得连空间都能割破——看上去更像是月神的肢体。

    无形高速通道在即将和异化右江碰撞的一刻重组,被红色侵蚀的部分碎片被废弃掉,新的碎片生成,四级魔纹竭尽全力吸收着澎湃的数据对冲余波,以降低无形高速通道在补完前的维持压力——说起来很轻巧,但是,这是一个复杂的工程,哪怕如同本能一样无需思考,作为魔纹超能,施展时也无需额外的消耗,但身体仍旧可以清晰感觉一种对极限状态的挤压。

    在这个比过去任何一刻更短的即时时间里,在如此严酷的数据对冲环境中,复数次作成无形高速通道,复数次要在即时的时间段里,比异化右江“更快一步”。

    这次的移动,必须是连最终兵器的“同步”都无法在第一时间完成的复数加速的节奏。

    做到了这种事情的我,就好似飘移一样,带着江川,贴着异化右江伸长的手臂,从她的侧腹滑过。在滑过的时候,我扬起脑袋,张开的嘴巴用力闭合,敲击牙齿,事先用四级魔纹生成的特殊发射器,就在嘴部的运动中激发了子弹。

    子弹射出之后,我头也不回,带着江川就直往正前方疾驰而去。如疾风刮过怒涛,于黑水、裂缝、石峰之间穿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