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96 人形之潮2
    “江”在苏醒。

    我无法直接用视觉之类的直观印象去注视这种苏醒,但是,绝望和恐惧的变化却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它的活动。它是什么样子?无法形容,哪怕是在我的想象中,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形状。它仿佛就在我的心中,在我的身体和灵魂里,但却无法描述具体的位置,那仿佛是“自我”这个概念的最深处,就像是一片深海底部的深渊,在那黑暗又冰冷的不知道有多深的下方,它稍稍动弹了一下,没有立刻醒来,就像因为吵闹而处于半梦半醒之中,翻过身,惯性带动肢体——我觉得那或许是一根触手,我无法想像它会是人形的模样,因为它的恐怖已经无法用“人形”来容纳——对它而言,这根触手也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却完全超出我所在之处的负荷。

    伫立着“门”,弥漫着一望无际的灰暗,仿佛除了我、门和异化右江的扭曲人性之外,再没有多余可视之物的这个意识态世界,就如同摔裂的镜子一样,发出不是用耳朵去听,而仿佛是响彻在心灵中的碎裂声。看不到裂缝,但是所有的运动都停止了,朝我扑来的异化右江的扭曲人形之潮凝固在一个即将卷落的姿态上,却在倏忽之间,我看到了一抹红色从空间的某一点绽放。

    在我得以眨眼之前,这抹妖异的红色便浸染了可以观测到的每一处。

    灰暗的视界也好,门也好,我也好,异化右江的扭曲人形之潮也好,没有一样可以抗拒被这妖异的红色侵蚀。我所能注视的,无论是他物还是自身。乃至于在我用无法停息的思绪去描绘的想象之物,全都无可避免的尽是红色。

    正如异化右江的“思维锁定”会针对目标的思维和想象力进行侵蚀,“江”的蠢动所带来的红色,也同样充满了来自于神秘的强制性。我无法在想象中勾勒出除了“红色”之外的任何颜色,“红色”的概念和字词,就好似一块块沉重、巨大又冰冷的金属。有固态的,有液态的,混淆在一起,在一条名叫做“思维”的河流中奔涌。很快,这条河流的正常河水就被排挤出去,余下的只有这些固液混合的洪流。

    异化右江的扭曲人形之潮开始崩溃,就在它凝固的时候,就让我有一种“从流体变成固态”的感觉,此时此刻的崩溃之景象。更是让这种“固态”的感受更加强烈,并且,不得不附带上“干涸”、“苍白”、“如同被吸走全部的水分,正从土壤变成沙粒”之类的形容。当它一块块地崩落,到了尾声时,就已经如同沙堆坍塌下来。

    我似乎听到了哗啦啦的声音,但其实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从头到尾。无论是何种运动,都没有发出过正常意义上的“声音”。

    我的手掌传来一种柔软温润的感觉。这是在这个灰暗冰冷的意识态世界里第一次产生的感受。我的手在“江”苏醒之时,也一直放在“门”上,可是,这柔软温润的感觉,绝非是之前这些“门”所给我带来的触感。我没能在第一时间转头去确认,因为我的身体还僵硬着。我虽然感觉到了,但那就像是在一片无穷尽的红色中,所流露出来的,颜色稍淡一些的红,让人无法将注意力转移到这少许的不同上。

    也许。是因为我的思维、想象和感受力正在被“江”夺走,就如同在异化右江身上散发出来的,那极度的瞩目感,让人难以从她的身上挪开视线,面对“江”所造成的一切,哪怕不是真正意义上亲眼看到它的正体,而哪怕想象也十分匮乏,无法正确描述它的正体,但是,哪怕只以“存在感”和“让人瞩目的程度”而言,异化右江也远在此时所呈现出来的“江”之下。

    异化右江所拥有的,“江”全都拥有,而且,每一样都在异化右江的程度之上。假如异化右江是怪物,那么,“江”就是怪物中的怪物,不,或许用“怪物”都无法形容其存在。任何一样东西,所给人带来的震撼超过人们自身的想象时,无论其姿态是带着恶意还是善意,都会充斥着一种人所不能承受的重量。

    “江”就是如此的沉重,哪怕,它也是如此的“邪恶”。我过去试图把“江”和“病毒”区分开来,这样的想法至今也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每一次感受到“江”,都仿佛让自己距离它更近,也更让自己感觉到它身上所具备的非人恶意。那是只能用“邪恶”来形容,所有的绝望和恐怖,都来自于这种“邪恶”,而我从人形江身上感受过的那些人性,也仿佛是从这种“邪恶”中诞生出来的一般。

    “病毒”是更加神秘而冷酷的东西,就如同无机的运动,没有可以观测和想象的轮廓,一直都只是以一种单纯而残酷的存在方式,存在于多样病症延伸的联想中——“病毒”就是一个词汇,研究者用“病毒”的概念,尝试去更直观而形象地描绘那个引起末日症候群的存在。相比起来,“江”似乎更贴近人性,可是,每一次和它进行接触,无论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哪怕确实是被它救了一命,也无法让人感受到非恶意的一面,同样也无法让我产生“温暖”和“幸福”之类的美好感受。

    恐怖、绝望、冰冷、阴森的恶意,就好似在我的肌肤和血管中蠕动。我觉得它总是沉睡着的,可即便如此,我也可以在某时某刻的沉睡中,说不出来的幻觉中,陡然爆发的危机中,或隐约或切实的感受到它注视过来的视线。

    它给我带来的沉重,定然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可即便如此,我也仍旧可以自称,自己爱着这个东西,而这个东西也爱着我。很多时候,我也为此感到疑惑,自己是凭什么去确定这份“爱”的呢?我所感受到的“爱”肯定和普通意义上的“爱”不同。但是,差异到底在哪里呢?

    我的第一次普通意义上的恋爱,第一次非常识意义上的深爱,全都是放在人形江和非人形江的身上。在这份爱之前,没有经历过任何意义上的爱情。我十分清楚,这份爱也绝对不是亲情。不像是正常人类社会中所存在过的,所描绘过,所批评或颂扬过的任何一种用“爱”冠之的情感。所以,我无法比较,我对江的爱和其他人对异性的爱到底有多大的差别。

    但是,一定是存在差异的吧,而且,一定是在根本上有所差异吧。哪怕是身为当事人的我,也很难用常识和理智去理解。为什么在如此绝望、恐怖又冰冷的恶意之中,在被这恶意化作的舌头舔着身体,被这恶意化作的视线凝视着灵魂的时候,还能如此毫不犹豫地说自己爱着这个东西,也被这个东西深爱着。

    我虽然心理有问题,但却不是笨蛋。

    可是,哪怕思考也没有答案。更何况,这份“爱”无论是什么。都已经是支持着我继续前进的力量,是我如今所做一切计划的基础。

    这份爱。也确实无数次推动着我,拯救过我。

    就如同现在。

    我在思维中,从感受和想象的世界里,去追逐着这份对“江”的异常的爱。也一如过去那般,当我又一次确定了这份“爱”的时候,下一刻就陡然间“清醒”过来。就如同大梦方醒。却没有任何懵懂,那些绝望、恐怖和冰冷的恶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褪去,虽然留下了痕迹,但是。这些痕迹也会渐渐淡去。

    “江”又一次沉睡了吗?在那个无法接触的深海深渊之下。

    从接触“门”的手掌传来的柔软温润的感觉,于这一刻占据了最引人注目的位置。因为,除了这个感觉之外,其他感觉都消失了,除了我和“门”之外,这个灰暗的意识态世界中也再无他物。只是,这种柔软温润的感觉,那生机勃勃的鼓动感,那滑腻的触感,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得让我不想转过视线去注视它。

    即便如此,我要离开这里,仍旧必须通过这扇“门”。

    我按捺下这股恶心的熟悉感,把头转过去,终于看清了这扇“门”的模样——原来是无机的材质,仿佛是石料、木块或是金属,此时却是生机勃勃的有机物——一堆蠕动的血肉堆砌而成的大门模样。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血肉,不知道是哪一处的内脏,全都是没有皮的血淋淋的肉块,散发着让人嗅不到,却会直接想象出来的让人作呕的腥味。

    而且,可以深刻地感受到,这些血肉和内脏是活生生的。它们蠕动,鼓动,黏糊糊地错位滑动。甚至于,让人不禁想到,只有之前那澎湃的扭曲人形之潮,才能带来如此数量的血肉和内脏。让人不禁去联想,这些东西就是异化右江那些扭曲人形身上的一部分。

    换做是普通人,说不定会惊吓得无法思考,无法动弹吧,甚至于就此晕倒也绝对不奇怪。可是,我除了觉得有些恶心之外,再没有更多的感觉,比起“江”那庞大而异常的恶意,以及之前存在的绝望和恐怖,眼前的内脏所带来的恶感是如此的渺小。

    血肉之门在蠕动中,已经吞下了我的手掌,一股股吸力,正在将我朝内部拉扯,越过手肘,然后是肩膀,脚也不得不伸进去了。半个身体都被其吞下,我没有太大的抗拒,只是那滑溜溜的粘腻的蠕动感,着实让人无法兴奋起来。

    我没有被伤害的感觉,而且,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最后一扇门。或者说,它本来不是,只是被“江”的力量侵蚀后,就是最后一扇门了。

    我深吸一口气,将整个身体主动挤入这扇血肉之门中。

    眼前陡然大放光明——其实也不怎么亮,因为天空也好,大地也好,都是一副深沉的色彩,弥漫着灰雾、灰烬,呼啸的风可以让人时时感受到一种绝望而疯狂的情绪从心底滋生——我便知道了,自己已经完全脱离意识行走,回到半岛战场上。

    连锁判定的观测影像一瞬间就在脑海中复苏,我持着枪,和异化右江恰逢擦身而过。我还没有更多的动作,飞旋地撕裂了空气的狙击子弹就击中了异化右江的左眼。异化右江的身体好似失去平衡般,以极快地速度摔向和我相反的方向,但是,在我调整身位的时候,她就已经站稳了脚跟。

    这是她第二次被击中了。

    她垂着头,长发遮掩住她的面孔,看不清伤势。

    可是,连锁判定已经告知了我结果——确实击中了,但很可惜,无效。

    无形高速通道的碎片瞬间拼接出通往铆钉和接头人的路线,我加速奔驰而去。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异化右江抬起头,露出愉悦又残酷的笑容,她的左眼中镶嵌着那颗子弹,但是,此时看来,却更让人觉得,是那颗异常的眼球,正缓缓将子弹“吐”出来。

    是的,子弹头是朝外的,从涟漪的,仿佛泪水的水波中,一点点“吐”了出来。

    倏然间,子弹的运动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变成了一条直射向铆钉和接头人所在之处的直线。子弹的速度无法用肉眼捕捉,超乎预期的快,我虽然早一步动身,但仍旧在一瞬间,就被这颗子弹超越了。不过,仅仅是快速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东西的。

    速掠的参照物在被子弹超越的一刻完成转移,我抢在铆钉和接头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再次超越子弹,抓住两人远离原先所在的地方。

    场内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在如此短暂的突变中反应过来。当我停下脚步的时候,铆钉和接头人的视线焦距仍旧停留在埋伏狙击的那一刻。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