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新的忍者大师!
    所有人都相信,这是一场大战!

    就算不是大战,也绝对是一场无比激烈的战斗!

    忍者大师乃是整个刺客联盟的神之存在,他的实力,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无比。

    那是不可挑战的存在!

    至于说新来的那个挑衅之人,他们同样也不敢小窥!

    尤其是在经历过刚刚被那人给教训一番之后,对于他那种可以凭空控制人的手段,也是心有余悸。

    这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然而,他们心中也清楚,想要打赢忍者大师,这绝对是很艰难的事情,

    尤其是泥莎,心中更是明白。

    或许这个人有着很诡异的手段,可是自己的父亲又何尝没有?

    百年的寿命,却让自己的父亲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一般,这岂会是普通人?

    虽然说,这些大多是因为复活泉水的原因,可是也正是因为复活泉水,每一次的复活都让自己父亲的潜力被激发,各项机能暴涨,如今的他,说是一个人,其实也不是个人了!

    至于说这个男子,实力是不错,可是想要打赢自己的父亲,没有必死的决心,这恐怕很难做到的吧?

    嘶……

    就在泥莎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吸冷气声。

    她抬起头,这一看,整个人脸色顿时大骇。

    只见自己的父亲,手中的剑,依旧保持着冲刺的姿势,但整个人,却依旧腾空在了半空中!

    是的!

    腾空!

    时间,空间,好像都停止一般!

    那剑尖,距离那男子的额头,不过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剑,寒光依旧冷咧!

    自己父亲脸上的神色,依旧狰狞无比,那是嗜血的**!

    可是就是这短短的不到一厘米的距离,那剑,却再无法寸进一分。

    “又是这手段……”

    “嘶……”

    “这手段也太诡异了一点了吧,忍者大师现在……”

    看到这一幕,整个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道道颤抖的声音,妮莎脸上也满是震惊的神色。

    她虽然知道这男子身上有神秘的手段,可是这种手段,也绝对是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了。

    就连自己的父亲也无法抵抗吗?

    那么这一切,定局就定了吗?

    忍者大师的眼神中带着惊恐的神色,虽然身体无法动弹,可是这中恐惧,依旧能清楚的表现出来。

    “这……这是超能力者吗?该死,果然,就算我在强大,也无法抵抗超能力强者吗?那么现在自己……”

    不好的预感在忍者大师的心中腾起,他惊恐的看着卫子青。

    果然,只见那卫子青嘴角微微翘起,缓缓的抬起了手,在他的指尖,一道璀璨的剑意在跳跃着,随即,那剑意直接朝着忍者大师的胸**了过去!

    噗!

    忍者大师整个人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他的脸上带着死气之色。

    没有说话,只是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卫子青,随即,挣扎的爬了起来,跪在了卫子青的面前,颤抖的将戒指拔了起来,恭敬的举在了卫子青的面前!

    眼睛闭上!

    保持着这个姿势,他已经死了!

    可是哪怕是死,也要做出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联盟的规矩,也是他的结局,就如同当初他从上一任的忍者大师手中接过这戒指的时候,他同样也亲眼看着那个忍者大师死在自己的面前,无动于衷!

    空气变得很是安静!

    没有人说话,卫子青也只是淡淡的看着死去的忍者大师,看着他手中的戒指。

    他必须死!

    这是规矩!

    只有杀了上任的忍者大师,他才能继位忍者大师的位置,所以,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打算留着他的决心!

    更何况,活了一百多年的他,死的,也并不算亏了!

    拿起戒指,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中,戴了上去。

    在他带上戒指的那一刻,整个大厅中,上千的刺客联盟成员,齐刷刷的跪了下去!

    “拜见忍者大师!”

    “拜见忍者大师!”

    “拜见忍者大师!”

    ……

    “你不想杀我?”

    卫子青淡淡的看着泥莎,她的眼神有些冰冷,这种冰冷,出乎意料的平静。

    “我为什么要杀你?”

    泥莎只是抬起头看着卫子青。

    “我杀你的父亲?”

    “或许吧,但我是刺客联盟的人,你杀了他,这是他的宿命,正如有一天,你也会因为这个位置被人杀了一样,而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尊崇新的忍者大师!”

    卫子青微微楞了下,随即笑着摇了摇头,这泥莎,还真和原著中一样,和忍者大师毫无父女之情!

    “沙拉呢?不在联盟中?”

    “你认识沙拉?”

    泥莎不变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他也知道沙拉在这里?

    “认识,也不算认识,她是我一个朋友朋友,所以,也算是开口问问罢了!”

    奥利弗的朋友?说成自己的朋友,也不算有错吧?

    泥莎没有在问什么,只是冷声道:“她逃出联盟了,只是她忘记了一件事情,联盟不是想要逃就能逃的,本来我已经准备带人去抓捕她了,你却出现了……”

    是了!

    原著中,白金丝雀大概是在第二季中出现,而算算时间,卫了躲避刺客联盟,这白金丝雀出现在奥利弗的生活中,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就是了!

    摇了摇头:“既然是叛逃的,带回来就是了!”

    卫子青的话让泥莎眉头有些紧皱,这沙拉不是她的朋友吗?他还要抓捕她回来?难道他不知道对于叛徒的惩罚,联盟是有多么的残忍的?

    不过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这是联盟的规定,也是忍者大师的旨意,就算泥莎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自己又能怎么办?

    违抗联盟?

    这个联盟,可已经不再是自己父亲的联盟了。

    那个男子,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同样也不知道的!

    “你知道复活泉水在哪里?”

    卫子青并不知道这泥莎在想什么,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她的想法,而是开口道。

    既然就成为了忍者大师,那么,复活泉水,自己也是时候,该去取了!

    “知道!”

    泥莎点了点头,那地方虽然是禁地,可是对于自己,却并不是禁地!

    “既然如此,带路吧!”

    在泥莎的带领下,卫子青朝着复活泉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