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87 真与幻的间隙
    阮黎医生说了符合她身份特征的话,而这些话也不是什么新鲜的内容了。她反复灌输给我一个观念,但是,我无法完全接受这些观念。就如同我这一次复生,口口声声说着要牺牲所有也要换来一次机会,却真的无法在面对咲夜和八景的时候,坦然硬下心来,坐视整个世界陷入崩溃。是的,没有谁可以证明,我所见到的一切都是真实,而我在这里看到的人们的死亡和痛苦,也让我无法认为全都是虚假。

    我有自己的判断,自己的认知,这些判断和认知,全部基于我的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想。而我的痛苦和矛盾,也全都来自于此——所见所闻限制了我的观测范围,所思所想更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愚蠢的精神病人。可即便如此,我能够无视身边人们在这样一个末日中挣扎吗?我能够不去思考,该如何将自己所见之痛苦全都消弭吗?

    我只是一个病人,做不到的事情理所当然有很多,但是,将我亲身经历的,亲眼看到的,全都当作是虚妄,是不是也同样为一种错误呢?

    阮黎医生的理论并不出奇,在病院现实里也有类似的说法。那么,倘若幻觉之中,真的存在制造这一切苦难的源头的信息,那么,仅仅将它当成是幻觉而无视之,是不是就等同于放弃了最后的机会呢?倘若这么做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阮黎医生要和研讨会联合起来,去开发“乐园”呢?为什么病院现实中的研究者,仍旧用尽了一切方法,去搜集“末日幻境”这么一个所谓幻境之中的信息呢?

    阮黎医生自己在做的事情,和我正在做的事情,其实根本就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吧。只是。当她看到那些关乎“神秘”的幻觉时,自觉得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时,我早就已经沉溺在其中不可自拔。她要进入这个她视之为幻觉的世界,试图去解释这些幻觉,从幻觉中找出病根,制造出针对性的药物。却要求我脱离这些“幻觉”,这不是很可笑吗?

    是很可笑,但是,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嘲笑她,因为,我从中感受到的,只有家人的温暖。我明白,阮黎医生这些矛盾的根源,可是。正如她希望我回到她所认为的正确的世界中一样,我也希望,她能够就这样活下去,不要被末日卷入其中。

    然而,这样的愿望,大概是没办法实现的吧。

    因为,是否会成为病人,是不由自主的。在瘟疫一样传染的病态中。至今为止也没有防治的特效药。“乐园”不是用来治病的药物,而仅仅是一种以毒攻毒的迷幻药而已。

    “妈妈。也许四十亿人的黑水真的是一种幻觉上的呈现,但是,哪怕用科学的角度去观察,也意味着有四十亿人身处病痛之中,而这就是白色克劳迪娅给世界带来末日的证明,不是吗?”我端坐着。仰起头,和阮黎医生对视,完全不去避让她那锐利而又强硬的目光,“我想要做点什么,一定是我可以做到的。因为,妈妈你也说过了,只有直面幻觉,才能战胜敌人,因为敌人的信息,就隐藏在构成这些幻觉的信息之中。我没有妈妈这样的聪明才智,没有足够的理智和知识,去从这一团乱麻的信息中,找出敌人的真正模样,但是,我觉得——”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要在幻觉中战胜一切,也一定可以给敌人带来麻烦吧。因为,倘若这一切都是幻觉,那么,也是敌人的信息在引导着幻觉。无论这个敌人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实际存在的某种生命,亦或者无法捉摸的异常未知,但是,当它引导着什么的时候,就一定是要获得什么,而这种引导将会让它得到它想要得到的东西。末日是存在的,无论在妈妈你的眼中,还是在我的眼中,世界正在走向末日,就是在巨大的差异中,所存在的,最清晰而直接的共同点。所以,妈妈,让我去吧。让我去战斗,去挣扎,让我竭尽全力,去面对末日背后的东西,无论那是什么。”

    阮黎医生猛然弯腰,将我搂在怀中,我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我觉得她在哭。仿佛在那刚硬的态度下,是如同水一般荡漾而脆弱的灵魂。

    “治病,不是病人的职责,而是医生的职责。你没有任何理由成为英雄,而我也只希望,你只是高川,而不是什么英雄。”她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猜测得到,接下来你会‘看’到什么。你总是会在幻觉的驱使下,去做你认为自己应该做的,可是,你又如何确定,那真的是你应该去做的事情呢?这一次,我将杜绝这一切。”

    她说罢,我便感到颈脖被某种尖锐的东西叮了一口。

    “阿川,在你的日记中,你总能在阮黎医生的手中拿到抑制病情的特效药。现在,你也会得到。因为,我就是阮黎医生。你笔下的阮黎医生能够做到的事情,你眼前的真正的阮黎医生,可以做得更好。”

    一个呼吸过去,我的身体就已经麻痹,然后是我的知觉陷入朦胧,我觉得自己就要昏迷,头顶上涣散的灯光,再一次变成折射着光线的水面,而我沉入水中,在无法动弹中不断下坠。

    离这充斥着光线的水波越来越远。

    在朦胧中,我只听到琐屑的声音:关闭,搬动,脚步,机械在运转,液体在流动……

    我还在下沉,上方存在光线折射,仿佛镶嵌着无数宝石的水波在荡漾。阵阵的涟漪,似乎在讲述一些信息,我觉得,那是阮黎医生在说话。

    然后,她提着什么东西离开了。

    我突然明白过来,其实她已经完成了针对黑水和四天院伽椰子的研究,做出了相应的特制“乐园”。现在,她就要出发,去面对那个可怕的怪物或疫病。

    不!不要一个人!带上我!带上我!——我艰难地抬起手,想要伸出那荡漾着光芒的水面。然而,我无法控制自己的下沉,我只能眼睁睁看到,自己距离那水面越来越遥远。我正在被黑暗吞噬,哪怕,越是黑暗的深处。就越是温暖得让人沉静。

    阿川,我们会再见的,那时,你一定会好起来,我保证——我似乎听到了阮黎医生的声音。

    我张开嘴,喉咙便被涌入的液体灌注,充斥在肺中,堵住所有的声音。

    无数的气泡在眼前冒出,上浮。

    然后。我便彻底陷入那仿佛无穷尽的黑暗深渊。

    我用力睁开眼睛,那熟悉的充满了科技感和手术般冷硬的质感,再次充斥在我的视野中。我发现自己正泡在一个棺材般的容器内,充斥容器内的液体让外面的景物有些扭曲。我全身浸泡在液体中,却不感到气闷,不过,这也没什么让人好惊讶的,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身处类似的容器中了。这是医疗舱。亦或者是维生舱,但具体是什么名字并不重要。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记忆在我的脑海中迅速回拨。置身于这个容器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那些于依稀中残留下来的信息,一点点从脑汁中榨取出来。

    我确信自己昏迷了,但是,最后一次挣扎是在多久之前呢?这里并没有计时。

    我的苏醒并没有惊动任何东西,我十分确信。阮黎医生已经不在这里。

    我用力捶打透明的舱门,舱门上顿时浮现复杂的光路,红色的光线从被捶击的地方向四周蔓延,越向外就越淡,就仿佛在描述力量分散虚弱的的路线。我靠上前。一头撞在舱门上,坚硬又结实的力量反馈在额头上,让我感到疼痛,但是,这股疼痛却让我更加清醒了。

    下一刻,仿佛是听到了我在心中的召唤,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从角落的阴影中窜出来,于这个狭小的,充斥着太多仪器的室内翻腾。几个转折后,就再次没入阴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我的身边,虽然在我看来,它就如同浸泡在这些液体中,但是,它的行动之便利,就如同这些液体都是不存在的幻觉。

    夸克——

    夸克化作一片披风,将我裹在其中。我向后一倒,没片刻,就感觉到背脊压在坚硬平坦的地面上,丝丝的凉意覆盖在肌肤上。我扯开披风,披风便又化作乌鸦。乌鸦夸克轻轻叫了一声,就站在我的肩膀上。我没有理会身上的**,仔细打量着这个房间。显然,这个房间又和我上一次醒来的手术室并不是同一间,不过,同样没有任何计时器。

    这个房间里除了机械运作的声音外,什么声音都没有剩下。这里已经没有阮黎医生留下的痕迹,她的气息就好似被漂白一空。我的身体动起来,我对这里没有任何印象,但是,身体却仿佛知道该怎么离开。我下意识摆弄着机器的仪表盘,我根本就不清楚这些按钮、灯光、声音的意义,这些机器上甚至连显示屏都没有——它们的外观只能用粗犷笨重来形容,就如同末日电影中的人们,发掘出世纪前更加先进的制品遗骸,粗陋滥造拼接而成的产物。

    然后,门出现了,大开了。

    身体就像是熟悉了眼前的一切,让我顺着本能走出去。

    一步踏出,没有更多的通道和楼梯,我发现自己突然就站在了昏迷前和阮黎医生谈话的小屋中。在我的脚下,我的身后,没有留下任何让我来到这里的出入口的痕迹。我觉得自己就如同经历了一次空间变换,瞬间就移动过来。

    这种情况当然可以称之为诡异,从一开始,这个地方和阮黎医生就充满了一种“神秘”的感觉,可却又让我无法否定,阮黎医生曾经就坐在这里,在窗边和我交谈。倘若说幻觉和真实的交错,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阮黎医生已经不在了,屋子里一片寂静。灯光惨白地照着,地上的人影好似一直都在蠕动。我第一次察觉到,原来这里就只有一扇窗,便是我之前眺望外面的窗口,也只有一面镜子,就是没有照出我的身影的镜子。

    我试图打开窗,然而,窗叶仿佛和空间凝固在一起,又像是只是一种绘上去的,极为逼真的图画。

    我走到镜子前,打量镜中的世界,再一次确信了。是的,镜子里照出屋子里的摆设,却没有我的身影。仿佛在暗示我,自觉得存在于此处的“自己”是虚假的,亦或者说,我所不存在的地方是虚假的。

    但是,倘若自我感觉到的自己是虚假的,那么,真实的自己在哪里呢?倘若我不存在于这里,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呢?我摸了摸镜面,传来坚硬光滑又冰冷的触感,似乎都在提醒着我,它是真实存在的。

    我来到椅子前坐下。我已经找遍了这个屋子里的每一处角落,找到了许多关于阮黎医生曾经呆在这里的痕迹,可是,如今也只剩下这些痕迹而已。有许多小小的线索,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阮黎医生离开这个屋子的景象。

    她提起行囊,带走药物,转身就推开了屋门——然而,我所见到的这间屋子被围得严严实实,那些充当墙面的木头坚硬得根本就无法认为只是一块木头,窗户只有一扇,还无法开启,又谈何而来的屋门呢?

    我醒来,却无法离开。这个屋子充满了药物和消毒水的味道,就像是故意装修成日常家居的病房,而我就是唯一被关押在这里的病人。

    这些琐碎的,却仿佛丝丝入扣,依稀可以彼此勾连起来,形成一个完整轮廓的信息,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组装成初看怪诞又仿佛合情合理的想象。

    可是,我只想离开这里。我知道,呆在这个屋子里,我将什么事情都做不到。

    突然,站在肩膀上的夸克叫了几声,我朝它凝视的方向望去,突然察觉到,不远处的茶几上放有一包香烟,我十分确信,自己之前检查过那里,茶几上本是空空如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