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85 窗台
    我回忆着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我在狙击异化右江的战斗中,在意识行走中败下阵来。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身处手术室里。

    再次见到阮黎医生的时候,她给我的印象,和我与之分离后所感觉到的,以及之后半岛变化所带给我的想象,都隐隐有所不同。

    我觉得自己可以找出这种不同,将其背后的原因梳理出来。

    “我发病了吗?”我将一切的梳理,重新从“病情”的角度出发,用阮黎医生最常见的逻辑,去想象在她的视角中,我此时此状的意义。我的所有想法和对阮黎医生的印象,都基于我亲身经历过的,所看到的,所接触过的信息,但是,这些信息在阮黎医生眼中,却大概是有许多错漏的,是一种幻觉。

    无论我是否承认那是否为幻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阮黎医生可以看到什么,她接触了什么,以及她对自身所能看到的,经历的,接触过和感受到的,是基于怎样一种逻辑思维方式进行整合。

    从很早之前,我就已经知晓,阮黎医生眼中的世界,和我眼中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

    也许,在某些情况下,我们都看到了同样的现象,但是,对这些现象的理解却有着明显的泾渭之分。

    “是的,发病了。”阮黎医生这么说着,似乎也有点儿头疼,“这不是你的错,我低估了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乐园的药性虽然一度产生效果,却进一步刺激了你的精神和身体,让病情产生了新的变化。”

    “也就是说?”我顺着她的话问到。

    “也就是说,你的病情没有恶化。但却和之前有些不一样。而我这里暂时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阮黎医生严肃地回答到。

    我沉默了几秒,设想了一下,阮黎医生会说出这般话的前提。

    显然,我之前所遭遇的一切,或许有很大一部分,在阮黎医生的眼中。是不存在的,是一种病态严重的幻觉,是在幻觉中的过激反应。

    我不清楚,半岛上正在发生的一切,有多少对于阮黎医生来说,是“不存在”的。因为,在我的亲身体验中,那一切都是正在发生的“事实”,而并非是病情所导致的“幻觉”。

    “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我说。

    阮黎医生平静地点点头。回答到:“我知道你会如此,我早就已经习惯了,无法区分幻觉和现实,本来就是最常见的病况。这次病情因为新药的效果而产生变化,你要有所准备,阿川。”一边说着,她一边拉开侧旁的抽屉,将一袭病人服递过来。

    我拔下身上的针管。穿戴整齐,便随同她离开这间手术室。如我所想那般。手术室是在地下,我们沿着向上的旋梯走了十米,就彻底脱离了那种被高科技器材包围的氛围,进入一栋装修平凡,没什么亮点的小屋中。从屋内的窗户眺望外边,我看不到任何风景。有的只是被深夜包围的黑暗,这黑暗是如此浓郁,让我看不到任何事物的轮廓,就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我们所在的这栋小屋。

    “你看到什么?”阮黎医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突然得让我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就仿佛是我从来都没有觉察到她的靠近,也在看向外面的一刻,忘记了她就在这里。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的心脏跳动却是惊悸的。

    她的声音,就像是幽灵,可是,身为神秘专家,我已经很久不为幽灵鬼怪什么的感到惊讶了。

    我对自己此时的过分敏感也有点儿吃惊。

    我十分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背脊上生出一股凉气。

    “什么都没看到,外面就是一团漆黑。”我不由得照实说到。

    我借助屋内的光线,看向玻璃上的倒影,阮黎医生的声音就在耳畔,但玻璃上倒影着屋内器物的轮廓,却没有一丝人形的影子。我用力转过头去,却看到阮黎医生的确就站在近侧,而她身后有一面更衣镜,镜子里也照映出她实实在在的身影,然而,在我的心头仍旧有一种荒诞诡秘的情感浮现——镜子里有阮黎医生,却没有我。

    我似乎恍惚了一阵。我觉得自己霎时间就又清醒过来,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离开窗边,偏离了镜子。只看到阮黎医生反而站在我原先所在的窗台前,凝视着外面的景色,那神情让我觉得,外边是存在什么东西的——然而,我从这里瞧出,那外面也仍旧是一无所有的漆黑。

    我听到她说:“阿川,你还记得我们分开前,经历过什么吗?”

    当然记得,我们遭遇了四天院伽椰子,目睹了她的四十亿黑水环伺半岛的景状。四十亿人的牺牲,让阮黎医生感到愤怒,感到绝望,巨大而复杂的情绪,让末日的来临更加清晰,也激活了她更坚定的意志,要通过一系列对“乐园”的进一步实验去寻找复仇的方法。之后,我们分别,她的去向不明,而就在她离去之后,整个半岛在接踵而来的激战中,几乎被彻底夷为平地。仅仅从那荒凉的惨状来说,倘若实验室不安置在地下,我不觉得普通人有生还的机会。

    尽管在我的心中,坚定地相信阮黎医生不会被这可怕的战斗波及而身亡,但也无法想象,她该如何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中保证自己的生存和实验。

    然而,她此时此刻就在眼前,只有这一点,我不认为是幻觉。哪怕就在刚刚,我又经历了一次诡秘的体验。

    假如在这个屋子里的我是存在的,在和我交谈的阮黎医生也是存在的,那么,我所有看到的和感觉到的“不存在”,就只可能是一种幻觉。

    我的心脏一度急剧跳动,但又复归平静,只是。弥漫在这个屋子里,悄悄渗透到我和她的对话中的那一股诡异的味道,却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巨量的黑水包围了整个半岛,一个叫做四天院伽椰子的女人……就像是鬼怪一样。”我简单回答了阮黎医生的问题。

    “在当时的你眼中,是如何看待当时的我的?”阮黎医生侧过脸看来,她的问题。她的眼神,那被灯光照亮的半张脸,以及看不到的另外半张脸,结合起来只让我愈发感到喉咙发紧。

    “你很愤怒,你宣誓要击败那个女人,要用乐园破解黑水。”我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儿吃力,但这本来并不是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

    阮黎医生顿了顿,对我说:“你的病发征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但是,当时我并没有觉察到。”

    “什么?”我隐隐有所预感,仿佛知晓阮黎医生的意思。

    “黑水,女人,我们所看到的东西是一致的,但是,你的感受……”阮黎医生说到这里,似乎在考虑着。如何才能把解释说得简单一些:“你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和真实的情况有一点儿偏差。这个偏差没有造成你的理解错误,却是之后一系列错误的基础。”

    “错误?”她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发生了错误的,亦或者说。从哪里开始,看到的就是幻觉——因为,从阮黎医生的视野角度而言的“幻觉”,对我来说,却是切实发生的事情。

    “也许说是错误。也不太正确。”阮黎医生摇摇头说:“仅仅是认知存在偏差,这些偏差积累起来,就会让你我看到的世界变得截然不同。”

    “这一点我明白,妈妈。”我说。

    “现在就有一个例子:你说,屋外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阮黎医生的话中蕴含着深意。

    “不是这样吗?妈妈。那屋外有什么?”我不由得捏了捏手指,带着一丝不知为何的紧张问到。

    阮黎医生张开嘴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我觉得自己又是一阵恍惚,用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再次站在了窗台前,而阮黎医生的声音又从近在咫尺的侧后方传来。让我觉得,我和她的位置,就和最初那样没有变动过。只是,玻璃上的倒影,出现了阮黎医生的轮廓。

    猛然间,窗外雷光迸射,宛如利剑劈向黑幕,将一无所有的黑暗如裂帛般的撕开。在蜿蜒的,紫红色的雷蛇下,是陡然亮起的景物——阴沉浓密的乌云,哗然的大雨,如小溪般流淌的积水,被打蔫的树木花草,以及被脏泥覆盖,仅仅剩下一条隐约轮廓的道路——全都在这一闪亮间挤入我的眼眸。

    虽然和过去所见到的景物有许多不同,但是,唯一熟悉之处,却让我直觉明白,自己仍旧身处在半岛上。这个屋子所在的地方,就是半岛的某一处。可是,在和月神以及异化右江激战后,这种景色本该已经不存,即便还有残余,也应该是极为偏远,靠近半岛周边,却没有被黑水淹没过的区域。然而,在我和阮黎医生分手的这短短时间里,她是如何跨越如此远的距离呢?而我被异化右江的意识行走重创后,又是如何来到这个地方的呢?

    在我的认知中,会在手术台上醒来,会在这样的场合下看到阮黎医生,会在这个屋子里,看到窗外那没有变化的,身处暴风雨之中的半岛光景,都是极为不可思议的情况。

    窗外的景物只是雷光炸裂的一瞬间出现,之后就又被吞没在黑暗中。那片黑暗遮掩了所有的生机,就仿佛之前所看到的,才是真正的幻觉。

    我睁大了眼睛,却再也什么都看不见。

    “这就是白色克劳迪娅的……我调查了许多资料,全都……病人所看到的幻觉,会让他如身临其境……”阮黎医生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我听到的并不完全,却大约明白她的意思。阮黎医生对这些诡异的判断基础,仍旧是从她所知道的科学层面出发,核心也仍旧是“白色克劳迪娅”。

    而我所看到的,感受到的这一系列诡异情况,也都仍旧被视为“发病”的结果。

    我用力摇摇头,试图把这些复杂的东西抛出脑海。对我而言,我和她看到了什么,之间又有怎样的差异,又是基于怎样的一种原理,亦或者说,这些所见的不同的本质意义是什么,都并不特别重要。因为,就算完全接受阮黎医生的说法,也完全对我的“病情”没有任何正面的疗效。

    我认为,阮黎医生对我说这些,试图扭转我对“幻觉”和“真实”的判断,只是她一直以来,身为我的心理医生的习惯。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试图“医治”我,却从来都没有真正意义上成功过。并非是我不配合,更大的原因,在于病情的严重程度,发病的机理,以及难以预料的恶化。

    倘若她将所有的失败,都归结于白色克劳迪娅,那么,在她完全理解白色克劳迪娅之前,我不觉得她有任何办法。

    我最想知道的,仅仅是她对“乐园”的实验到了怎样的阶段,无论我们眼中的世界存在怎样的差异。她和我一样,都看到了黑水和四天院伽椰子,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用她的话来说,她此时也是被白色克劳迪娅感染的状态,只是病情并没有我这么严重而已。

    乐园、黑水和四天院伽椰子,就是我们的连接点,也是我们的观测产生交叉的地方。

    这样的想法让我重新平静下来。

    我来开窗边,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阮黎医生也坐在对面。我和她对视,身处的境况突然让我产生一种即视感,就仿佛是过去十分常见。我就像是一个等待着心理医生诊断的病人。

    在我的眼中,只有我和她对坐的这个小圈子是明亮的,就仿佛有两盏聚光灯打在我们身上。而之外的屋内景状全都暗淡模糊下来。

    “白色克劳迪娅的侵蚀,会让人产生幻觉,但这些幻觉都有着复杂的现实基础,是个人所具备的信息,个人所即时接收到的信息,人与人之间互动的信息,人与自然之间互动的信息,乃至于包括了白色克劳迪娅自身活动所产生的信息,这种种信息在潜意识层面上进行一种复杂有序结合的结果。这种结合是有目的的,基于对生命科学的理解,也可以暂且视为,是对白色克劳迪娅有益的。”阮黎医生的声音,变得十分清晰,“这一点,你是可以理解的吧?阿川。”(未完待续。)